• 第一章 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6-12-11 11:16:03本章字数:1471字

    咱们没有生在饥荒年代,更没经历过战争年代,体会不到童年时太祖奶时常向我们聊得一些难以想象的事情,为了一张煎饼就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给人家,接的人们可以吃野草啃树皮等等等。相比较他们,我们似乎要幸运点,解决了温饱,物质生活相对丰富,但是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烙印,这个是我们改变不了的。

    我记忆的起点是相对是从两三岁开始的,太小的时候确实没有印象,最多也就是零碎的模糊画面,隐隐约约的,有几次强迫自己去回想那些零碎的记忆,最后都会适得其反,而且还会更加失落,索性就不再去想。因此,那段记忆只能听身边的人获知,这其中我妈是给我讲的最多的人。

    在我印象当中,我们家这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是最严的一段时间,那帮人在坚决执行国家政策的时候也出现过很多有悖于初衷的事情,甚至因为执行过度导致人命案的比比皆是,但那个时候的人命不太值钱,所以就算报警了,也都是不了了之,我就是出生在那个年代,我们家隔壁的婶婶为了生个带把子的,和我叔叔一起出走,十几年才回来,以至于后来回的时候还因为孩子的户口发愁。后来听说是找了什么远方的亲戚,再加上政策执行有变化,户口最终艰难的办下来了。

    村里人都说我们村里有几个比较坏的人,就是个个庄子上的眼线,谁家生孩子了,谁家怀二胎了,甚至谁家有生的打算,这些人都一清二楚、了如指掌,我们从小就流行一句话:“不要使不流汗的钱”。那个年代老百姓的唯一收入来源就是土地,而且还要缴纳“公粮”,所以真正到手的真的就是那点血汗钱。平时家庭开支都是省吃俭用,但是你会发现这帮人家里烟酒不断,陌生人不断。相信大家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去年乡里面的一个人就进去了,据说就是那几年犯了错。活该,对这种人不能有一点点的怜悯,当时他们欺压百姓的时候有无曾想起过百姓的艰辛呢?

    我妈怀我的时候,就到我姨妈家“躲运动”,说起姨妈,包括我们家在内的很多亲戚要感激她,如果没有姨妈家或许就没有我二舅家的表弟,没有我小姨妈家的姨妹,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我。所以之前我妈跟我说的要记得感恩尤其是曾经给我过无私帮助我们家的人,显然,姨妈就是这样的好人,值得我感激一辈子的人。

    我妈时常跟我讲那段艰苦岁月,当时住在偏房里,房子比较矮,大多数人举起手来手会超过最下面的一排瓦砾,甚至连屋里的地面都是地面,和院落里的泥土是一样的。每逢下雨,屋里屋外都是泥巴,想来也奇怪,平时不太闹腾的羊和鸭子会在这个时候在院里开party,好不热闹,我有时候会问我妈为什么不把他们强硬赶走呢,我妈说,我姨家养的大都是专职产仔的母羊,尤其是一些“准妈妈”保护都来不及,毕竟那个时候这是我们姨家的重要收入来源,我妈说她刚来的时候,实在是煎熬,我外婆经常说我妈是六个孩子中最干净的一个,如果说我妈是那个年代的“洁癖人”一点都不为过,但我妈说为了我还是忍了下来,刚开始吃不下去饭,后来饿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吃了,吃的比别人还多。

    要说我姨妈家的人要是真的待我妈不好,也是绝不会住下来的,老话说得好“日久见人心”嘛,一天两天的好生伺候、短时间的好其实大多数人都可以,然而要说连续半年的贴心照顾,这是很难得的,这份情亲更弥足珍贵,说的也倒是奇怪,我妈说那边的人都非常友善,二十多年了,我妈还能记得谁谁谁经常找她聊天,又经常去谁谁谁的家玩一玩,上次我大姨嫂生闺女的时候,我妈去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拉着我妈不松手,虽然许久不见,但是感情不减当年,很多长辈们都会指着我说,“乖乖,过得多快呐,你看看当年来的熊孩子都成人了”。我妈每次都会当着他们面说“还是那么不听话,不懂事”。其实我知道,她这是故意这么说的,咱中国人不都是这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