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命运的捉弄

    更新时间:2016-12-13 15:01:29本章字数:3055字

    016

    胡宇看着两人哈哈狂笑,方志远心里恨的要死,但又有一种无法言明的亢奋,好像自己在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即悲壮又光荣。

    胡宇逗了一会儿玲子,让她叫自己叔叔,又问她想不想吃棒棒糖。

    玲子无视他,看着他就像在看空气一样。

    李冉冉看着他们,睁大着眼睛,似乎刚刚发现胡宇这样的一面……

    “生日快乐!”

    开了门,胡宇对着一脸诧异的姜文迪说,“没带礼物,除了…”指了指李冉冉,“这两个人你随便挑一个当礼物吧!”

    面对三个陌生人,姜文迪有些不知所措。

    “都是我的朋友。”胡宇补充道,“李冉冉,方志远,玲子。”

    姜文迪反应过来,惊喜地说:“欢迎欢迎,快请进。”

    屋子里装潢是典型温暖的美式风格。

    胡宇在屋子里四处乱转,东张西望,“田松原呢?”

    “在厨房呢。”

    这时玲子走上去,抬起头,面无表情地望着姜文迪,好像要在她脸上读出些什么。

    望着如此清澈但不知什么寓意的眼神,姜文迪有些莫名其妙。

    “对不起,卫生间在哪里?”

    “这边,这边。”

    姜文迪把玲子带到卫生间,看着门关上,长长地送了口气。这时田松原从厨房走了出来,会下厨,又沉稳的中年男子简直性感到爆,他举起双手,高呼:“欢迎欢迎!”

    “这是李冉冉!“姜文迪高兴地对田松原介绍,“这是方志远……。”

    方志远有些紧张,伸出手寒暄地弯腰。

    这时玲子从卫生间出来,胡宇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拉到方志远身边,一脸坏笑,“这是方志远女朋友。”

    “你好,嗯?”

    看着玲子,田松原的微笑开始凝固。

    “你把头抬起来我看看?”

    玲子低着头,慢慢地抬起来,“你在这干嘛?”

    “这话应该我问你!”

    望着田松原,玲子略微歪过头,看着他。

    “爸!?”

    017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惊呆了。

    方志远更是大脑一片空白,要不是胡宇在,他都以为这是一场噩梦,所有坑爹狗血的剧情在自己身上一刹那实现了。趁着田松原和玲子目光交锋的时间,方志远飞快地把胡宇拉进卫生间,猛地关上门。

    “啊啊,这怎么回事啊!”

    “通过我的细致观察,事情应该是这样的。”胡宇故作镇定地说,“他们是父女关系。”

    “废话,傻子都知道了。”方志远气急,简直要跳楼了。

    “那你还问我,什么意思啊?”说着胡宇就要走。

    方志远赶紧拉住他,“不是不是,我是说怎么会这样啊!”

    胡宇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我怎么知道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方志远抓住胡宇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我的小心脏啊,我的小心脏,都快炸了。”

    胡宇嫌弃地使劲甩开他的手,“镇定点,事到如今,只好见机行事了。”

    “行个头啊,哪有什么机可见,这摆明了要逼死我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在这厕所里不出去了?”

    方志远一屁股坐在马桶上,“你呆会给我送点吃的进来好吗?我就不出去了。”

    遇到比自己小七八岁的女孩,又遇到比自己大十岁的男人,这很正常,狗血的是他们是父女啊!

    这时门轻轻开了个缝,玲子探进头来。

    “方志远,你没事吧?”

    方志远镇定地坐直身子,不能在学生面前丧失男人的威严,虽然现在已经碎的一败涂地。

    “玲子,”胡宇皱着眉头,“他真的是你爸?”

    “对啊。”

    “这样见到你爸,你居然一点都不吃惊?害怕?”

    “有什么大不了的吗?”

    这下连胡宇,都觉的困惑起来。

    “他和我妈离婚了。”玲子坦白道,“我和我妈生活在一起,只有要零花钱时见见他,谁知道今天怎么会遇到他?”

    原来是这样,胡宇若有所思,一副福尔摩斯胡的样子围着玲子走了一圈,终于若有所悟,俯身在方志远耳边说。

    “现在你知道她喜欢你什么了吧。”

    方志远呆呆地看着他,突然间也明白起来。

    这世间,怎么会有毫无缘由的爱。

    018

    回到客厅,田松原正面带微笑,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帮着姜文迪插着蛋糕上的蜡烛,李冉冉在旁边帮着倒着红酒,一副和谐温馨的画面。

    胡宇小心翼翼挨到田松原身旁,“没事吧?”

    “啊?”田松原一脸诧异。

    “我去把方志远叫出来,你不会杀了他吧?”

    田松原呵呵笑起来,“小孩子嘛?过家家,你怎么这么紧张?”

    “你一点也不介怀?”

    “有什么介怀的,他们又没做什么。”田松原笑着说,突然收起笑容,一脸杀气,“做了吗?”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胡宇心惊胆战,双手乱摇。

    面前的男人,又笑了,“那不就完了?”

    “哦……”胡宇走到李冉冉身边,深思低吟,“此人深不可测啊。”

    此时的李冉冉,像大姐姐一样爱怜地摸了摸胡宇的头,“去把他们叫出来吧。”

    胡宇走到卫生间门口,使劲砸门,“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抓紧出来束手投降,不然我们就冲进去扫黄了。”

    过了一会儿,方志远尴尬地走了出来,玲子也低着头。

    玲子终于陈述了她爱上方志远的原因,而方志远得知原因的时候,心也好痛,好痛……

    019

    烛光摇曳,姜文迪闭眼许愿。

    一口气吹灭蜡烛,姜文迪迎接着众人的祝福,把第一块蛋糕分给玲子。

    “第一块给你,玲玲,你受惊了。”

    玲子表示一点也不受惊,接过蛋糕,若无其事地吃起来。

    客厅一角。

    “不好意思啊”,田松原走到方志远身边小声说,“小孩子不懂事。”

    “不不……怪我怪我。”方志远连忙说。

    “谁追谁的?”田松原笑问。

    “她追的……是我追她……,也不是。”

    这叫什么事啊……妈的!

    胡宇一边和李冉冉,姜文迪聊天,一边留意着阳台上的玲子。

    她一个人站在阳台,背影看起来孤单萧索,可怜的孩子啊。

    原以为喜欢一个人是毫无缘由的。

    可还是有原因的

    但是,找到原因就非要难受不可吗?

    爱一个人非得是毫无缘由,才值得欢欣鼓舞吗?

    胡宇走到阳台,和玲子并排看着城市的夜色。

    “想开点。”胡宇转过头,“很多事情你必须经历,经历了才能长大。”

    少女沉默不语。

    “对不起,肩膀借我靠一下。”

    还没经过同意,玲子轻轻把头靠在胡宇肩膀上。

    “方志远跟我说,我不是喜欢他,我只是需要我爸。”

    “不是吗?”

    “或许吧,可是我爸也不要我了,他要和别人在一起,比如……”转过身,玲子指了指里面的姜文迪。

    “那是你爸一时眼瞎。”

    “胡宇!”姜文迪突然冲了过来。

    “你什么耳朵啊!”胡宇简直想从阳台上跳下去。

    “我刚刚不小心提起上次遇到你的事,可能说错了话,她打了个电话,拿起东西就走了!”

    胡宇呆呆地望着姜文迪,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错话,说起上次遇到萧晓的事了……”

    姜文迪还没说完,胡宇就推开她匆匆出了门,匆匆下楼。

    020

    路灯下,好大一片小区的空地,李冉冉在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面前抽泣,那个男人从车里拿出纸巾,递给她,低声安慰着。

    胡宇不由自主地朝他们走去,那个老年男人看到胡宇,愣了愣,拍了拍李冉冉的肩膀,回到了车里。

    李冉冉也反应过来,转身看着胡宇。

    胡宇刚想解释一番……

    “不用说了,我不想听,是我打扰你了。”李冉冉望着这个她认识十年,让她喜让她悲的男人,哭着又笑了起来,“你有女朋友,只不过有一天你厌倦她了,或者有什么事情吵架了,然后你遇到了我,突然心动,是么?”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胡宇想拉起她的手,却被她一手甩开。

    “我真是疯了才会去遇见你,才会想再给你一次机会,是我想多了…不过没关系。我明天就回美国了,你保重吧。”

    “什么机会,到底怎么……!”胡宇还没说完,李冉冉转身上了车,坐在汽车后坐痛哭不已,而后消失不见。

    原来一直是自己在做梦,从下午到晚上,到现在,都恍如一个美好的梦。

    再一次,你给了我一场空欢喜。

    不知何时,玲子站在胡宇身边,递过来一只棒棒糖,“很多事你都需要经历,经历了你才会长大。”

    唉……

    party终于结束,方志远送玲子回学校,互相寒暄着有事没事常联系。

    胡宇告别了他们,一个人走在街上,几个小时前,她还在身前,让自己觉得新生活就要开始,但忽然之间又被打回原形。

    想着李冉冉走之前说过的话,有误会却很奇怪,又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这场偶然的相遇不是命运的安排,而是人为制造的事件?

    但也只有命运,才喜欢这样的捉弄人吧。

    看来自己的小说可以继续写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