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唱歌

    更新时间:2016-12-18 11:03:23本章字数:2033字

    ——当我想要与你相忘于江湖时,却发现除了你的世界,我早就没有了江湖。

    二十几个人去了香港最有名的“红港KTV”,孟天枢原来跟着冷陌言来过一次,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里的消费,真是贵得让人咂舌,普普通通的一瓶水,竟然可以卖出几倍的价钱,更不要说其他的东西了。

    万博家里经营着上市公司,这里对于他来说倒也真算不上大手笔,大家心知肚明,因此也不觉得有什么放不开,依旧按照怎么乐呵怎么来的方式玩。

    “咱们唱之前,作为一班之长的我先说两句。”

    话还没说,掌声就很自觉的响了起来。

    “不闹,那我言归正传,今天咱们来的人,不是给我万博的面子,是给咱三年十三班的面子,是给咱青春的面子!今后不管你是老总还是白领,咱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

    “今后无论哪位兄弟,只要一句话,我胡磊就算天涯海角也赶过来!”

    每个人都要放几句豪言壮志,甚至恨不得把同学录上的台词拿出来用个死去活来。

    或许正应了冷陌言那句话,孟天枢生来便应该姓冷,因为一句句豪言壮语或是同学情谊在她眼里,只有幼稚二字。如果二十年后真的有人穷困潦倒到捡垃圾,真正能伸出援手的屈指可数,或者连屈指都用不上。

    麦霸一:“那什么,我给大家唱一首海阔天空,beyond乐队的。”

    麦霸二:“给我点一首朋友!”

    麦霸三:“陈奕迅的浮夸,带给大家……”

    ……

    或波澜起伏或低沉优雅的旋律回荡在包厢中,偶尔扣不上旋律的音准让人听得发笑,在小细节上改了几句歌词,有这帮少年少女的张扬,那些红绿蓝黄的灯光从顶棚和四壁向各个方向投射,五彩斑斓的花纹甚是好看。

    “你当我是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

    唱歌的表情,确实很浮夸。孟天枢靠在沙发角落里,大多时候都在刷着手机,虽然五音也算在线,但是她会唱的歌真的算是稀有,恰好这一首是她唱得最好的。

    听到这句歌词时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站在前面那人,手拿着麦克风,捶胸顿足地唱着歌,表情有些……自我陶醉地浮夸……

    第一次听见这首歌,是在一家旧CD店……

    当时冷陌言那人还很能装,极不情愿地送她回家,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冷脸,路过一家旧光碟租卖店,听见里面放着这首歌,脚步却不知不觉慢了下来。

    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但是她却看见了,那是她第一次在冷陌言脸上见到一种类似怀念的表情,也许每个人年少的时候都会有那么一两个偶像去喜欢吧,就好像她喜欢张国荣一样。

    后来她跑遍了香港,终于买到了这张光碟,在圣诞节那天非常霸气地塞到了他手里,那是她这么多年来最有勇气的一天,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时候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

    现在想起冷陌言当时的表情,有些佯装的嫌弃,又有些藏在眼底的窃喜,她想,人怎么能生得那么纠结呢,可偏偏她还是喜欢上这么一个纠结的人。

    “天枢,你来唱一首吧,我看你一整晚都没唱过。”

    “别,我五音不全,就不上去丢人了。”

    “不行,来了必须唱一首,不然不能放你走!”

    “那我唱完了,就能回家了?”

    “没问题,唱完就放你回去。”

    “我想唱《独家记忆》,这里有吗?”

    “磊哥,《独家记忆》,给咱们女神走上。”

    这首今年四月份刚出炉的新歌,几乎一听到,便被它迷住了,之后接踵而来桩桩件件的事情,似乎都印证着歌词里的一句话。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摆在心底……

    四年一瞬,你终于成了我的独家记忆。

    唱完歌,跟大家伙道了别,拿着东西站在KTV大门口。人已经出来了,却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给冷陌言发消息,要不然还是打车回去吧。

    招手拦着路边的出租,一道明晃晃的灯光直接打到了她身上,刺得她赶紧捂眼,这是哪个混蛋,开灯的准头抓得真好。

    灯光转暗,喇叭又响了几声,转过头去看,强光刺激过后有些光圈晃在眼前,却丝毫不影响她认出那是冷陌言的车。

    像是做贼被抓了个正着,低着头似是乖巧顺从地走过去上了车,又系好了安全带。

    坐了十几分钟,车子还未发动,而冷陌言手放在方向盘上,整个人不发一词一动不动地坐着,她知道,这是生气了。

    “你来多久了?”

    “比你早。”

    “我怕太晚,影响你休息,反正也不远,打车二十几分钟就回去了。”

    “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会骗人了,姓了冷,果然就是不一样。”

    “哥,开车吧。”

    冷陌言似乎总不记得他也姓冷这件事,冷心冷性或者是满口谎言,也总跑不了他那一份。

    车子启动,四个轱辘摩擦地面的声音竟成了车里唯一能打破安静的东西,孟天枢开始怀念刚刚包厢里的吵闹。

    “志愿表上我填了北京。”

    “随你。”

    “中央戏剧学校。”

    车子倏地加快了,孟天枢暗自心疼那被狠狠一脚踩下去的油门。

    到了家门口,正要推门进去,孟天枢被冷陌言拦在了门口,他狠狠地盯着她,好像要用眼神将她钉在墙上。

    他这是什么意思,并未出声,只不过是抬头看了回去,眉头蹙着,眼神询问。

    “你想当演员?”

    “不是。”

    “最好不是,冷家的大小姐成了戏子,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我们冷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你不应该侮辱任何一个职业。”

    “那你就不要让我有机会亲自去侮辱这个职业。”

    “冷陌言,我要去学导演,原来我跟你说过的。”

    不想这样一直僵持着,可偏偏了解这个人的怪脾气,只好放软了声音。

    也是奇怪,每次她就算只是叫全名,冷陌言也会觉得高兴。

    “进去吧。”

    心情略好,这才推门让她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