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机场

    更新时间:2016-12-22 23:29:17本章字数:2072字

    ——我为你做出了正确选择,却放纵自己一错再错。

    今天是个坏天气,不仅因为一直被云压得低沉的天,再加上一点空气里的潮湿闷热,最后撒上几滴离别的眼泪,酿成酒水饮下,化成胸口挥之不散的苦涩。

    手上拿着机票和通行证件,看着上面方方正正的名字,笑了笑,自己从今往后就彻底变成冷天枢了,所有证件资料上会这样写她,父母会这样叫她,同学老师会这样叫她,他大抵也会这样叫她……

    “天枢,到了记得给妈妈打电话。听说那边冬天特别冷,你一定得多穿点。平时吃饭别总挑食,多吃点……”

    从冷天枢定下要走的日期开始,孟春熙便从未停止过嘱咐,从衣食住行各个方面,总能找出新的问题,东西装了两个箱子,最后冷天枢挑挑拣拣才留下了一个箱子的东西,也许这就是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感觉吧。

    “妈,我记住了,这些话,你在家的时候就已经跟我说了十几遍了。”

    “记住就好!你头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我们又都不在身边,我能不担心嘛。”

    “我会时常回来看您和爸爸的。”

    “嗯,我和你爸有时间就去看你。在学校和家里不一样,遇事多忍让,和同学好好相处……”

    “这些我都知道,您和爸爸在家也要好好照顾身体,还有我哥,他那个人就是嘴坏,其实人还挺好的,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知道,你哥他就是面冷心热,时间长了就好了,你不用担心。今天本来还说要过来一起送你,可是后来公司有急事把他绊住了。”

    她知道妈妈只是在安慰自己,因为冷陌言对她说不会过来机场送她,那就是不会来了。

    母女两个互相嘱咐了一道,孟春熙一直将女儿送到安检口。

    “妈,你跟爸爸先回去吧,我这就过安检了。”

    “嗯,你一个人小心点,飞机上也注意安全,别睡得太实!”

    冷天枢站在长长的队伍末尾一点一点往前移动,朝着母亲挥手,脸上笑得灿烂,不像是平日里在外人面前温吞的笑,更像是那天婚礼上,万般滋味混在心头的笑。

    回去的路上,孟春熙一直在抹眼泪,看得冷渝山直心疼。

    “孩子是去上学,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更何况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照顾好自己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就是心里难受,她才十八,刚找回爸爸,还没受几天宠,就又要背井离乡。”

    “要不然你打我两下泄泄火,看能不能好受点?”

    ……

    看着老来夫妻并肩牵手往前走,冷天枢觉得,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母亲已经辛苦了半辈子,终于在最后找到了幸福的归宿。

    低头看看手表,离飞机起飞还有四十分钟,队伍也渐渐排到了头。

    “小姐,到你了。”

    后面的人小声提醒着她,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了排头,可是她还不想过安检,她想再等一等。

    “不好意思,我还在等人,你先来吧。”

    以相同的方式,让过了一个又一个人,目光频频向机场大门的方向看过去,终于到了避无可避让无可让的时候,离飞机起飞只剩下三十二分钟。

    “女士您好,安检系统将在飞机起飞前三十分钟关闭,目前剩余两分钟,如果您坚持等人,可能会来不及。”

    “不好意思,开始检查吧。”

    将东西拿出来放在塑料筐里,站在安检门内,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可是注定等不到的人又怎么会突然出现。

    他不来,她明白,甚至是如释重负,可是为什么,心里仍旧止不住的难受呢。

    冷陌言,原来我们分别的时间,从昨晚变已经开始。

    机场的监控室里,一块块同步着机场内景的显示屏前,坐着一个人。

    也许是坐了太久,笔挺的西装被压出了一些褶皱,背脊挺直,肩膀却微微下塌。

    这人就是冷天枢在最后一分钟还在等着的冷陌言。

    他甚至比所有人到得都早,只不过是一直躲在这里,从小小的屏幕上看着她从机场大门走进来,取票,道别,和最后一点点的拖延……

    烟头上的星点光亮一点一点燃烧,手上传来灼热的痛感却依然无法让他将目光从屏幕上移开半分,薄唇紧紧抿着,侧脸的棱角冷硬到尖锐。

    “要不然你过去送送她吧,我看她好像也在等你。”

    “不去。”

    被斩钉截铁地拒绝回来,十分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纠结的男人。

    也认识他不短的时间,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矛盾的一面,想要见一眼,却又不想露面。

    “你跟她究竟是什么关系?”

    “兄妹!”

    鬼才相信你们是兄妹关系,他怎么不知道兄妹之间会有这样的感觉。

    看着冷天枢过了安检,坐在候机室里,低着头安静地盯着手里的机票,长发盘起,露出雪白的脖颈,阳光打上去,莹莹如玉般剔透。

    登机时间到了,冷天枢拿起背包,跟在人群后面站过去排队。

    角落里的监控器安静地替冷陌言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像是有所感觉一样,冷天枢突然抬起头来向四周看去,视线对上摄像头时,停了下来。

    目光似是透过屏幕直接看到冷陌言的眼底,脚步随着人群缓缓移动,但眼睛一直朝着这里看过来,静静凝视,不闪躲亦不罢休。

    直到还差一个人便到她时,冷天枢对着摄像头灿然一笑,唇齿张合,说了一句再见。

    再见,从此山高水长,天各一方,再见,从此江湖两忘,人行两行。

    “再见。”

    伸手去触摸屏幕上的人影,轻轻道着别。

    看他的模样,好像被人勾了魂魄,半点没有平日里的跋扈。

    “你要是喜欢,就去追,要是不喜欢,就放手,我就不信你在这儿还能纠结出来一个既喜欢又不喜欢来。”

    “你以为,如果我能抱着她,会选择在这里坐着吗?”

    “冷天枢,过去我答应了你的事,从未食言,可若是让我再也不能见你,我永远都做不到言而有信。”冷陌言望着起飞的飞机,在心里无奈叹息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