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开学

    更新时间:2016-12-23 07:00:00本章字数:2071字

    ——这夜这灯火,你终于不在我身后,留我一人成长。

    冷天枢去了中戏,在一个美女帅哥云集的地方,开始学导演。

    不似表演系那般花团锦簇,她的室友还都只算得上是长相清秀的女孩子,性格却是各色各样,有来自东北看上去性格就十分大大咧咧地女孩子,还有来自于上海有些小精明的姑娘,最后一个来自广州,和她有着差不多的口音,听起来格外亲切。

    但是,冷天枢在大学真正的好朋友,却不是宿舍里的同学,而是军训中因为误会而碰到一起的一个人。

    大学生活里,军训是一个永远逃不开的话题。

    绿色的迷彩服稍微有些不合身,肥大的裤子和发硬的鞋底都暗示着军训学生的悲伤。

    顶着大太阳开始站军姿,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冷天枢在心里暗暗吐槽,为什么这里的夏天一点都不比香港逊色,说好北半球凉爽的夏日原来都是骗人的。

    教官绕到他们身后转悠,眼睛一直目视的前方没了目标,而站在她身边的两个人似乎也面临同样的困扰,所以竟隔着她开始小声说起话来。

    “几点了,玉姐?”

    “我不知道啊,估计差不多快两点半。”

    “这得站到啥时候,真是疯了!”

    “要不然咱俩装晕倒,去病号连吧。”

    “这才第三天,是不是不太好?”

    “你们几个!说什么呢!”

    教官一回头,便看见队伍中间有人在窃窃私语,大喝一身,冷天枢明显感觉身边两个人被吓得一个激灵,立刻站好不敢再说话。

    但是很明显,教官并不会因为你的迷途知返而不计前嫌……

    “第二排左数四五六,你们三个出列!”

    四!五?六……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关她什么事,为什么她也要出列,心里暗暗叫到不好!但还是非常镇定地跟着另外两人站了出去。

    “你们三个刚才说什么呢,那么高兴,来来来,跟我说说,我也听听,好听的话我请大家给你们鼓鼓掌。要是不好笑的话,看没看见这操场,这么有精力,跑几圈没问题吧。”

    “报告!”

    “说!”

    “我刚刚没有说话!”

    ……

    等等,冷天枢愈发头脑发昏,她还没说什么,怎么就有人站出来先澄清了呢?她没说话,那说话的岂不就是冷天枢和旁边的小伙伴?

    旁边的另一个女生也气得不轻,偏过头去狠狠瞪了那个人一眼。

    “报告!”

    “你也没说话?”

    “不是!我要指证,刚刚是我和六号说的话,和五号没关系。”

    “有意思,五号,你说说怎么回事吧。”

    “报告,大抵是听者有罪,所以我被一起喊了出来……”

    这语气听上去甚是无奈,说完话后略微抿了抿唇角,更显得有些……呃……无辜?

    果然表演系的女生就是不一样啊,这无辜演得不错。教官也是训了好几届的学生了,所以对于她们这些动作都静静将其归类为小伎俩,不过这次他真的是冤枉冷天枢了,她可真不是表演系的,她是导演系的队尾甩过来的……

    就恰巧多了一个人,就恰巧是她,就恰巧被夹在了那两个人中间……

    “这样,三个人认罪跑三圈,两个人跑五圈,一个人跑十圈,要是一个人都没有,那你们成绩就直接不及格怎么样?”

    她能说,不怎么样嘛。

    果然刚刚就果断选择抛弃队友的女生跳出来,“教官,我心脏不好,不能跑步。”

    “OK,那你们两个呢,有没有跑不了的?”

    “没有!”“没有……”

    怎么办,总不能扔下她去跑十圈吧,到时候她如果也不跑,难不成自己就要成为完美挂科第一人,这是她所拒绝的……

    “李红霞太过分了,我再也不跟她好了!关键时刻不讲义气,小人!”

    冷天枢没说话,她认为此刻应该省点力气,因为两千米,她可是从来没挑战过。

    “对不起啊,还要连累你。”

    “没事。”

    “我叫陶夭,陶瓷的陶,桃之夭夭的夭,你呢?”

    “冷天枢,北斗七星里的第一星。”

    “你名字也好好听,你是几班的啊?”

    “导演系三班。”

    “你不是表演系的啊!这么漂亮不当演员太浪费了!”

    “夭夭,我建议你节省点说话的力气,因为我们还有四圈……”

    路过表演班,路过导演班,路过编剧……

    整个操场好像成了她俩的大型show,因为第一天就被罚这么惨的人实在不多,她们路过一个连的时候,还听见那个教官在警告自己学生:要是不听话,就跟着五连那两个女生一起跑!

    兵哥哥,你能等我们恰巧不经过的时候再这样说吗?果然又是会心一击。

    男生一起共患难,那就是生死兄弟,女生要是一起跑了五圈,大抵也能发展一段友谊。

    陶夭人如其名,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长相美得十分张扬,长眉凤眼,高笔薄唇,像是工笔重彩的水彩画,华丽斑斓。她的性格一如她的长相,华丽张扬,色彩分明。

    晚上,连队的人坐在草坪上,一起学习唱军歌,连长偶尔领着做几个小游戏,比起白天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虽然草地上带着夜间的薄凉,但总好过烈日一层层剥掉皮肤的难受劲儿。

    “诶,天枢,你想不想去洗澡?”

    “洗澡?晚上的吧。”

    “一会儿都散了,人就多了,现在去我们洗完了再回来,保证他查不出来。”

    “咱们才刚跑完五圈……”

    “所以一身汗,更得去洗个澡啊。”

    “但是我没带洗漱的东西啊。”

    “我带了,走吧走吧。”

    难得冷天枢逃的第一课是军事训练,果然朋友的影响十分重要,因为从那以后她们两个成为了作案熟练的惯犯。

    结束训练的夜晚,她静静躺在床上,身体的疲惫却出奇地使大脑分外清醒。

    白天的跑步,让她想起了上高中时的每个晚自习,那时候每天晚上冷陌言都会过来看着她做体能训练,从最初的四百米到后来的一千六,他说她进步很大。

    过去她总是耍赖不肯跑两千米,可今天还是跑了下来,在没有他的时候,她也尝试一点点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