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 入戏

    更新时间:2016-12-22 23:34:05本章字数:2088字

    ——我们活得太过虚伪,连眼泪,也只能在别人的故事里流出来。

    “天枢,我有话想和你说。”

    他的表情有些严肃,蹙着的眉头与刚刚明朗的笑判若两人。

    “我买了电影票,我们一会儿一起去看电影吧。”

    冷天枢脸上带着明快的笑意,去拉秦晋的手,却被他避开,同时他脸上的嫌恶一闪而过。

    “你听我说,我们分手吧。”

    冷天枢的手停在了半空,有些僵硬,最后缓缓收回,无力地垂落在身体一侧,头慢慢低下,一切都像是放慢了的动作,始终沉默着进行的动作。

    “告诉我,为什么?”

    “你很好,但是我们不合适……”

    “我想要一个认真的答复,而不是这样的敷衍。”

    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头保持着微微上扬的弧度,她努力抑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我喜欢上别人了……”

    “好,那分手吧,谢谢你,让我明明白白地离开。”

    没有过多的言语留恋,也没有多么的悲愤,只是平淡地说着好,就好像与人聊天时平淡无奇地说着“今天下雨了”的模样。

    “对不起……”

    “不用了,感情的事从来都是愿赌服输,我输了,也不过就是输了而已。”

    “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可以随时联系我。”

    “不必,我更愿意,从今往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再无联系。”

    潇洒的转身离开,可是转身的那一霎那,泪已滂沱。

    豆大的泪珠悄无声息地接连落下,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从羊脂玉托盘上倾洒而下。

    她的悲伤,渲染了在场的许多人,但是那个决绝又挺直的孤单背影,仿若被全世界抛弃却依然骄傲到不可一世的人,让秦晋也有些看花了眼。

    纵观前后的老师,看见她背过身来的眼泪时,也不得不感叹她在表演上的天赋和张力。

    可是这样的悲伤,只是冷天枢从丢失的爱情中抽离出来的一小部分,压抑了许久,却要借着别的由头,流着自己的眼泪。

    一室寂静,下课铃声尖锐地划破压抑,老师深深看了一眼台上的两个人,转而对座位上的同学说了下课。

    待到教室里的人都散了去,只剩下老师、冷天枢和秦晋三个人。

    秦晋看着老师的眼神,便知道她是相中了这个学生。

    “老师,她可是学导演的。”

    “用你提醒。”

    瞪了身后这小子一眼,他自己不肯当她徒弟,还不许她收个关门弟子吗?

    “小丫头,叫什么名字?”

    “我叫冷天枢,北斗七星中的天枢。”

    “嗯,很好听。”

    秦晋靠在讲桌一侧,抱着手臂看自家老师如何“拐卖少女”,脸上复又现出笑意。

    “你不是他女朋友吧。”

    “啊?是啊。”

    “放心,我不会扣他分的,你说实话就行了。”

    “呃,我是来给人替课的,但是是谁,我不能告诉您。”

    “嗯,这课替得好,你最好别告诉我是谁,要不然我一高兴再给她加几分。”

    这话听起来不太对啊,怎么不扣分反倒可以加分,莫非这老师是在试探她,想要让她供出陶夭来?不行,不能轻易上当。

    “老师,这就不用了。”

    “噗!”

    秦晋没忍住,在后面笑出了声,随即便更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你闭嘴!”

    “天枢,为什么要去学导演啊?”

    “那是我的梦想,亲手导出自己喜爱的电影。”

    “没想过演戏吗?就像是刚才那样,同样是亲自去完成一个作品,只不过是从幕后转到了台前。”

    “没想过,演员这条路,太难了。”

    秦晋和老师听她说这话,都有些沉默,他们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论辛苦导演和演员没什么太大区别,甚至实习导演跑前跑后比演员还要更加辛苦,她要说的是,女演员,从零到一实在是太难了。

    这个圈子确实这样,对一个女孩子的危险远大过那些男人,保护自己都成了一件“太难”的事……

    “那我希望你现在开始想一想。如果想要导出一部优秀的电影,除了纵观全局的天赋还要有在演艺方面的真知灼见。而切身实践才是真正领悟表演内涵的方法。你是我见过在表演方面最有灵气的孩子,如果成为演员,你会更加耀眼。”

    “老师,我只想静下心来实现自己的梦想。”

    “你错了,你的梦想是做电影,不是做导演,而你的天赋告诉我,你应该成为一个更优秀的演员。”

    “您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如果您没有其他的事,我先离开了。”

    “我叫柳卿尘,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好的,谢谢您。”

    冷天枢其实并未真正想过要去考虑这件事,她答应了冷陌言,去做导演而非演员,这并非事关梦想,也事关承诺,她已经失诺了一生一世,不想再反悔其他。

    九月的阳光比之前柔和了不少,她脸上的泪痕已在阳光的蒸发下不见踪影,甚至连一丝冰凉潮湿的感觉都不曾在她脸上留下,所有情绪终于又完美地隐藏起来,片刻的插曲过后她仍旧是那个冷天枢。

    “妈,你怎么见一个爱一个啊,这么快就把我抛弃了。”

    “明明是你自己不愿意当我徒弟,少在这蛮不讲理。”

    “妈,我是你儿子,自然就是你徒弟,干嘛非得走你那套拜师学艺的老规矩啊。”

    “闭嘴啊,我跟你讲,我很看好这个小姑娘,不管是坑蒙拐骗,反正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收徒弟我看着办什么?”

    “这学期之前,她要是成了我徒弟,我就客观地给你打分,要不然,你就等着挂科吧,而且我会把你的成绩单交给你老爸看。”

    “我爸还不了解你,他会相信我的。”

    “他会相信你,但他会听谁的呢……”

    “您这也太狠了吧。”

    “如果你能把她真变成我儿媳妇儿,我会更高兴的,加油,小伙子,你妈看好你哦!”

    “我要求做亲子鉴定,您是我亲妈吗?”

    “这姑娘长得也漂亮,瞅着也乖巧,就是有点倔儿,不过正好治治你。”

    柳卿尘自说自话,丝毫不搭理在旁哭号着儿子,此时,绝对是儿媳妇儿和徒弟比较重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