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人生如戏

    更新时间:2016-12-16 21:41:55本章字数:3587字

    夜晚赋予人们的并不是只有孤独,然而温暖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件很昂贵的奢侈品。人们向往着灯火辉煌背后那纸迷金醉的生活,我也为此得到了相应的惩罚,而这一切的源头竟然是一瓶可恶的二锅头。

    那晚酒吧买醉以后,我整个人好似乎充满了魅力,身旁总会有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缠着我,我会不自觉的照照镜子,镜子里我还是我,不过是胡茬长了些,脸庞瘦了些,迷人的或许是我那不擅于装束的外表,我笑了笑。

    “楚......楚阳,我是晨月,你在家吗?我在你门外呢!”

    一听到说话的这声音,我愣了愣,莫名的烦躁和无奈感就这么占据着我的脑海,好似乎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

    “我没在家啊”撒谎的时候我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晨月好似乎擦掉了眼泪,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明天你能陪我到医院复查吗,我......我好像怀孕了。”

    “怀孕那是好事啊,恭喜恭喜。祝你们早生贵子,阖家团圆哪。”

    “什么叫你们,我怀的可是你楚阳你的孩子,你叫我找谁团圆啊。”她说话的声音大了几分。

    “那你的意思要赖我头上咯,我劝你下次你要骗人的话,先睁开眼看看清楚吧,你当我傻瓜啊?你爱找谁找谁去啊,我可不知道你和多少人滚过床单,骑车还得开张证明呢,怎么就成我的孩子了,你有证据吗?再说了我现在连自个都养不活,你要我拿什么养你啊,我长得壮可也不能拿肉喂你们啊。”

    一时间我有些不乐意了,这稀里糊涂的就当个爹,搁谁身上谁会乐意啊,还保不准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个隔壁“老王”,这帽子我可戴不起啊。

    她好似乎是气得咬了咬牙道:“楚阳,我听说你可是大学时候的风云人物,怎么现在就是个敢做不敢当的无赖,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混蛋吗?”

    “唉,我说你这人挺奇怪的我当初可是没跪键盘鼠标的求你,你自个投怀送抱的还赖我头上了,再说了我可记不得那晚我俩发生了什么关系,你可以去问问我那几个兄弟,我那晚真有没有把你那啥了?”

    ……

    嘟嘟嘟嘟

    我将电话摔到床上,脑海中浮现着许多以前的画面。

    莫名的失落和孤独就这么吞噬着我的灵魂,而我此刻就像是一个流浪在外的逃犯,不想见人,更不敢见她。虽说我不承认这事儿,可也不是闹着玩的,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下半生就不愁吃喝了,可以安安心心可待到局子里去了,想到这里我菊花一紧。

    我将手里一条长长的烟灰,抖落到昨天中午吃剩的面条碗里,却不小心碰倒了我床边桌子上的一排啤酒瓶,酒瓶随着桌子滚落下去,“啪”的一声碎在地上。如果我的命运也如此这般,那将又会是如何凄凉。

    我没在看它一眼,随手将被子拉过头顶,不过自己的肚子却是挺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唤个不停。

    我没了继续再睡下去的欲望,在床上挣扎了半天,索性将被子掀开起身下了床,低下身子在抽屉里翻点有没有能够撑饱肚子的东西。

    可是我翻遍了整个屋子,除了散落一地的垃圾和刚才摔碎的酒瓶渣子却是毫无收获,我不禁有些迷茫和失落。

    我拿起烟盒将里边仅剩下的一根香烟点着,怅然若失的坐在凳子上,我想此刻全中国没人会比我过得窝囊,我没怀好意的苦笑道,更多的是对自己一事无成的感慨和嘲弄,我就像躲在角落的小强,有谁会在意我是有多么的失落,又会有谁会看一眼这漆黑屋子里挣扎的身影。

    那弥漫在我身旁的烟雾飘荡在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屋内,香烟燃尽剩下的只有遍地的狼藉,还有落寞的身影。

    简单的洗漱之后,掏出了裤兜里仅剩下的二十五块钱和三个一元钱的钢镚。我笑了笑,这可就是我现在最后的家当了,过不久或许我得出去讨饭吃了,细细想来却有些酸楚,我好好的一个大学毕业生混得这么一个下场,搁谁谁信啊,我靠在床上过了许久,等外边没了响动这才披上一件外套出了门。

    我走出思鑫坊,这是一条见证过杭州变迁的街道,三年前来到这里,不是因为这里有多漂亮,我只是喜欢这里的青砖石瓦,听着弄堂里关于青春的故事。此刻江南小城的上空却是布满了乌云,看上去就像一张七八十年代的黑白照片,将整个小城笼罩在它的牢笼之下,而我的心情也如此这般好似乎全世界都没有了色彩,没有了光明。

    或许自己真的是太饿了,我不自觉的在卖烧玉米的摊位前停留了许久,闻着这股清香扑鼻的味道,随后我掏出三块钱,买了一包烤玉米喜滋滋的啃了起来。

    没过一会,卖烧玉米的老板娘目光轻佻瞅了我一眼,我这才意犹未尽的迈出了步子,上了华祥网吧二楼收银台,续了三个小时的网费,用仅剩下的十三块买了一包云烟和一瓶矿泉水,坐在电脑前。

    登上QQ,上边有个印在我脑海中的头像确是再也没亮过。我习惯性的点开她的主页,然后看看她还好不好,不过这一切好似乎没什么用,除了两年前的消息确是没在变化过,她就像沙漠里迷人的海市蜃楼,随风消散不着痕迹。

    我迟疑了许久,我想这辈子是没机会再和她见面了,而我所做的一切是那么的可笑和荒诞,我为她堕落了而她是否又会在意过。

    我打开曾经和她一起玩过的游戏“英雄联盟”,那时的我或许还有些稚气未脱,到现在还依稀记得对她说过这么一句“你若为我挡千夫指,我定会为你扛万重浪”于是我玩起了机器人和锤石,我只想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挺身而出挡住千军万马的厮杀,护她平安。

    而她则是玩起了外国妞“金克斯”,那时的我们是快乐的下路二人组,而我总会用机器人摆着张开怀抱的动作来逗乐她,然后在她身旁没心没肺的笑个不停。

    时光是把杀猪刀,杀的不是我而是我们许下的诺言。

    有些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永远不会死去,我本以为随着时间流逝我会将这一切尘封在我的脑海,可笑的是时间只能让你慢慢习惯伤痛,却无法将它抹去。

    三年前,我是ZD优秀的学生干部,那时我风光无限,对人生充满了希冀和向往,毕业以后进入大企业已经铁板钉钉的事儿。

    三年前,她是校文艺部部长,至今我还记得她晚会时表演的那只芭蕾舞,后来她成了我最爱的女人,我们许下诺言此生定不相负,而此刻想来却也只是井中月水中花,一切都只是泡影……

    我玩了三个小时,没浪费一点时间,或许是太过拮据,这些日子里我养成了节约的习惯,我竟然会觉得浪费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这变化,比起当初大手大脚的我可真是不小,下了网吧我一路唏嘘着到了出租屋外。

    我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哐嘡”一身,门却是从里边开了,一股不好的念头悄然爬上脑海,随后我一脸茫然的望着眼前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子,以及穿了一身白色长裙,长发披肩的晨月。

    我有些疑惑,更多的是不知该怎么面对她,而她却这么悄无声息的就来到我屋子里,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重新整理好。

    “你……你怎么在我屋里,你是怎么进去的?”我质疑的问道。

    晨月将拿在手里的拖把放在一旁,然后将我堆在桌上的啤酒瓶收到一个纸箱里,这才转身望着我,那美丽的红唇微微张开,露出一小排洁白无暇的牙齿,笑了笑这才对我说道:“李婶有钥匙啊,我不来,这都快成猪窝了。”

    “我叫你来了吗?求你了,你赶紧走行吗?”我狠狠地踢了一脚纸箱,随即几个酒瓶就被我这么一脚踹飞,玻璃渣子弄得遍地都是,将她刚打扫好的屋子又弄脏了。

    她没再看我,也没怪我践踏了她的劳动果实。随后左手捂着小嘴低下头哭泣着,伸出右手捡起散落一地的碎片。

    “啊,嘶”

    她弯下身子将左手紧紧地掐住被玻璃划破的手指,殷红的鲜血从指尖滴落。

    滴答!滴答!

    我赶忙低下身子,一把抓住她被划破的右手。

    “你没事吧,你这是干嘛啊?”

    眼看着这双白皙的小手被鲜血染红,手指被化得多深我却是没能看清楚,我只感觉自己此刻很不地道,我在心里深深地自责,又不想让她看到我会在意她。我就像是个伪装者,套上面具让人看不清我的内心世界,因为我确实忘不掉那个埋藏在灵魂深处的身影。

    我走到桌旁,找了一瓶消毒水和一个创可贴,这还是自己的死党苏萱前两天送过来的,我用棉签蘸了消毒液轻轻的拂拭着她的伤口,嘴里吹着气希望能减轻点疼痛,此刻在我面前的女人也没那么讨厌了,反而觉得有些可怜。

    晨月低着头没说话,那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缓了许多,随即一抹淡淡的笑意悄然爬上她那绝美的容颜。

    我将创可贴贴好,看着挺顺眼的,随即笑了笑淡漠的对她说道:“好了,你看看行不行”

    “谢谢”

    我起身走到储物台前,从柜台里拿了一个还算干净的杯子,将饮水机里的最后一杯水倒在杯子里。

    “不嫌弃的话,喏请你喝杯水。”

    “谢谢”

    晨月没有说什么,重复的还是那句话,可能在她骨子里就养成了待人有礼貌好习惯,不过在我看来这一切都是那么没有必要。

    “抱歉,我这人就这样脾气不大好,你别生气了。”我耸了耸肩说道。

    晨月放下捧在手里的杯子望我一眼,随后她有些低迷的拖着嗓音对我说道:“没事,我习惯了,记得好好照顾自己就好。”

    我有些纳闷,什么叫习惯了,这才认识了几天啊,不过话却是没说出口,憋了一肚子气,强颜欢笑的她说道:“我比小强还厉害,这点问题还难不倒我。”

    晨月没再说话,神情复杂的望了我一眼之后,转身离开了屋子,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我也是不忍,又有些难受,我没敢再问她关于那晚的事,不过我也不想当个便宜的爹。我现在一无所有,就算我们因为这个原因在一起,也不会幸福,我们真不该相遇。

    有的人想见只能在梦里,而有的人却总在你的生命里来来回回,我搞不清楚缘分这种东西,或许它真不是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