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重出江湖

    更新时间:2016-12-19 20:07:06本章字数:2694字

    昨晚后半夜我睡得很舒坦,这大概源于我的心灵得到了放空,没有了身上沉重的枷锁,内心的挣扎。

    迅速起床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之后我便来到李婶家院落外,李婶一家据说是居住在思鑫坊的老住户了,房屋都是老旧式的合院,或许是家里没有男人的缘故,庭院许久没装修有些显得破旧。我倒是挺喜欢这种合院环境,一家人待在院落里赏赏花,谈谈心简简单单的生活,没有了喧闹没有了纷争。外边是大世界,里边是小世界。

    “楚阳娃儿,快进来坐!”还没等我敲门,坐在木椅上的李婶他爸这个年过8旬的老人家倒是先发现了我。挥舞着手臂,笑呵呵的往我招手,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一举一动中还能暗暗透露出一股子的精神气,军大衣上佩戴有一枚挂在胸前的党徽也在此刻变得夺目耀眼起来。

    “老爷子,您今儿个倒是起得挺早,怎么没去晨练吗?”我笑着坐到他身旁的小木椅子上,掏出香烟递给了老爷子一支。

    “来,给我点上,我没带火好久没抽了。”老爷子接过烟,满意的对我笑了笑,此刻还能看得出老爷子当年在军队的那种豪情。

    我起身给老爷子点上,就在这时老爷子他媳妇已然现在一棵桂花树下意犹未尽的观察着我俩,好像是在偷听我俩此刻在说些什么。

    “小娃儿,我最近身体不大好,估计早些年烟抽多了,老毛病犯了,现在把烟给戒了,我还想多陪陪我老伴几年,她照顾我这么多年我倒是有些舍不得早早地离开她啊!”

    估计是王奶奶听到老爷子说的这番话,捂着嘴就走进了院子。爱不是一朝一夕,一粥一饭一句话也藏有堪比金坚,难以磨灭的爱。

    “老爷子,您身体好得很,我儿子娶媳妇还得请您过去当先生呢!”

    “哈哈哈,你这小娃!”老爷子笑着将抽了半截的香烟弄灭了放在小桌上的烟灰盒里。

    我和老爷子絮叨了半会儿,这才见到李婶胸前系着围裙手上沾有白面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啊,楚阳是你啊!快进屋吧!我刚好蒸了包子,你来尝尝。”李婶对我笑了笑,这才又在庭院里喊到:“啊爸,阿妈来进屋吃早饭了!”

    我没拒绝,好久没享受这种家的气氛了,心中有些悲凉,也不知道自家老爷子和我爸妈是不是也在门口盼望着我能回来,也不知道自家老爷子那腰痛的病好些没有。

    我们围坐在小桌上,虎子也进来了看样子是真的病了面色还有些惨白,想来是有些误会李婶了我竟有些脸红,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我却是没好意思再看李大婶一眼。

    就在这时李婶笑着将几个包子放到我盘子里对我说道:“楚阳这是你李爷爷独创的汤包,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我拿了一个小汤包,外形和街上卖的也没差别,不过就在入口后这味道我却是有些难以言表。

    这种感觉很温暖,很醇厚又稍微带点姜的气息,吃起来回味无穷一个下肚还意犹未尽,让我在一时间想到了我娘过年时给我灌的小汤包,让我想起儿时的回忆,久久难以忘怀。

    “老爷子,这包子味道不错啊!叫什么包?”我很兴奋的望着老爷子笑着问道。

    “这包子叫做忆年—记忆中的年味,怎么小娃儿你尝出什么味儿来”老爷子有些兴奋的对我说道。

    “就是年味,我想到了我老妈给我灌的汤包,想起和我爷爷一起抢包子的回忆。”

    “好好好”老爷子接连说了三个好字,这才端起茶自顾自的喝起来,在这一刻他似乎得到了满足,得到了认可。

    吃过早点,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将上个月拖欠的和这个月的房租一并交给李婶,总共四千块。又掏出两百块递给李婶让她买点补品给虎子,李婶不好意思的推脱了半会儿这才将钱收下。

    和他们一家人道了别这才回到租屋里。“如果将来有些资本,将李老爷子的忆年包子做个连锁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来,老爷子肯定也是想要将这种味道传递给更多在外漂泊的游子,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想法。

    我摸了摸身上仅剩下的八百块钱,这时我才感觉到这钱是有多高的含金量,纸一般的厚度却承载了我的生活希望和未来的规划。

    我有些纳闷的摇了摇头,最近这些日子资金是有出没进,刚到手里还没捂热的钱就这么放到别人的腰包里,那苦楚那滋味不是简单的一句难过能够表明了的。

    我略微感慨了半会,将嘴里叼着的香烟掐灭。打开电脑,将我自己珍藏的东西给翻了出来,我想此刻它应该能够排上用场,毕竟这可是我花了心血下了狠功夫,没日没夜的做了几天才弄好的东西。

    所谓一晚上想出千万个点子,不如第二天踏踏实实的去做一件事,我将前不久大刀阔斧用AutoCAD创作的装修设计图从硬盘里找了出来,然后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将编辑好的软文配上四五幅精美的装修成果图放到了自己经营了多年的博客、知乎还有微博上,不过这只是一个长久的计划短时间里很难以有所收获。

    这也只能算作是我的后手,投入大的买卖分秒必争,股市行当就是这个理儿。而像一般的行当按月来算就行,可我此刻确却是囊中羞涩啊,如果我也去干点投资周期长的东西估计生意没做成,反倒把我给先饿死了。

    所以我得干点投资小见效快的生意,才能迅速积累资本,进行下一个项目。

    大学时代没少干兼职的我倒是有些门道,此刻我也觉得我这“西湖第一贴膜手”是该重出江湖了。

    做好这些工作,我也没闲着出门打了张车,匆忙赶往离这儿最近的“会友商场”,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一小套展开有五十公分的折叠桌椅,一百块钱买了三十五张手机贴膜,五十块买了一套贴膜用具,就这样大概半小时之后我已经带好装备来到我们这最大的沃尔玛超市广场下边。

    我轻车熟路的就来到我挑选了许久,人流密集的商铺下的一小块空地上,不过在这里还有着几个卖衣服鞋子的小摊贩。

    “老哥,来抽支烟,最近生意怎么样啊。”我朝着靠超市进出口最近的那个卖衣服的大哥笑了笑将烟递了过去。

    “小弟啊,还行吧,怎么你也要来摆摊?”

    有烟就是好说话,奈何你有千言万语还不如递给烟友一支香烟来得实在,何况我可是和这哥们买过衣服的,商场的衣服太贵这里无疑就成了我穷困潦倒的日子里购买衣服的天堂。

    “对啊,最近家里老婆快生孩子了,赶紧来挣点钱好给孩子买点奶粉。”

    “老弟,那你可得抓紧了,找到好地儿没?”这位老哥笑了笑,对我说道。

    我掏出五十块,放到他手里然后笑着对他说道:“老哥啊,我一看你就是个好相处的人,我这不来投奔你来了,给我挪个一米左右的空地就成,你要贴膜、下载歌曲电影之类的也方便不是。”

    前些天这哥们告诉我,在这摆摊都得交份子钱,也就相当于分了别人的地盘一个道理,我也没觉得什么不妥,毕竟都是些小摊小贩很正常,倒也不太想欠别人的人情。

    “别啊,小弟你这样多生份啊,这地你想要用多久都成。”他笑呵呵的说道,不过却是将我递给他的钱攥紧,倒也没立马揣进裤兜。

    “老哥,这钱你拿去买包烟抽。”

    “得,老弟我叫胡汉良,你叫我啊良哥就成。”

    “啊良哥,一看你就是爽快人,这兄弟我交定了。”

    就这样快黄昏的时候,我才回了家。这一天下来不多不少扣除两瓶水钱和饭钱刚好一百五,一个月下来也就是四千五百大洋,我偷偷乐呵着不过就在这时我才意识到赚的钱刚好够还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