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微信摇到个鬼

    更新时间:2016-12-19 20:08:06本章字数:2832字

    晚上九点左右,天色已经漆黑,阿布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好几天没见到酒吧叫我过去叙叙旧。他还说着帮我叫几个漂亮妹子介绍给我,我不敢相信他圈子里的那些女人,于是一口给回绝了。

    阿布算是我到杭州以来能够交心的一个朋友了,就冲他当初和我一起出生入死,替我挨过刀子,我也会一辈子将他当做我兄弟。

    想起那段灰色的日子还真有点让我难忘,现在想来才感觉我当初是有多傻,也有些佩服我当初堕落时和那几个流氓打架时的勇气。

    我换上一身夹克,带好吉他就来到了酒吧,我想为我曾经的日子唱上一曲,不为别的就想要为那份离我而去变得模糊的爱情唱一首,然后告诉自己现在开始我会过得很好。

    香榭8号酒吧,一个承载了我无数记忆的地方,在这里我和诗雨表白了,同样在这里我失去了她,至今不知她去了何方,如果能够回到从前,我还是会选择和她在一起,如果还能重新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她说,我爱你,不死不休。

    如果这酒吧对我来说算是寄托,那么对于阿布来说就是他家,是他一辈子也无法忘怀的地方。

    我刚踏进酒吧绕过小走廊,就看到阿布此刻正搂着她那便宜女友王梅正在激情的热吻,我足足在外边站了五分钟他俩才一脸茫然的望着我。他俩表情有些难受就好像是脱了裤子尿了一半,突然被人给硬生生拖出了茅厕,那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确实很不舒服。

    其实王梅也是个美人胚子,属于那种御姐类型的,可不知道他俩却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如果他俩真能相爱那还倒是要恭喜阿布了。

    “咳咳咳,没打扰你们吧。”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到靠近阿布的椅子上,对他俩笑了笑说道。

    阿布八月天里穿着一件小背心,将他那健壮的腹肌和粗实的胳膊展露在外,就在小手臂上方有着一道伤疤,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刺眼,是什么让阿布放下了曾经的一切安定的生活,或许这个故事得去问问那个叫做许芳的姑娘。

    “什么影响不影响的,想喝点什么?”

    “青梅煮酒吧”

    “得,我这就去拿。!”

    没过一会功夫,阿布就端了三扎梅子酒放到了桌上,然后乐呵呵的望着我说道:“最近看样子,你心情不错啊!那晨月没再来烦你了?我说那姑娘挺不错的,娶回去保准能生个大胖小子。”

    “王梅也不错啊,说不定能生俩。”

    “哈哈哈,你俩可真是够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王梅听到这话,奈何再开放的性子也是红了脸。

    “不说这个”倒是阿布脸色有些难看,当下却是没有进入气氛,王梅一看到这里一股难以言表的神情爬到脸上,那美丽的容颜上浮现出一丝的不满,我有些纳闷难道王梅假戏真做了,真的喜欢上了啊布。

    或许,曾经的那个北京女孩许芳在阿布心里扎下了根,阿布依旧忘不掉这段情,不过一想起这段经历我又些难过,替她们的爱情感到惋惜,也替许芳感到悲痛。想来如果不是那件事,现在他俩早已结婚生子了,人生就是这样越美好的事物越容易凋零,我自己的人生故事又何尝不是如此。

    “来,我们玩个游戏吧,怎么样?”阿布提议道。

    “不够狠的不玩,没意思。”王梅不屑将头发一扬撇着嘴说道。

    “臭娘们,晚上再好好收拾你。”阿布指着王梅的鼻子,晃了三下脸上则是浮现出一丝猥琐的神色。

    就在这时王梅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站了起来不怀好意的对我俩说道:“哎哎哎,要不我们来摇微信吧,不管摇到男女都要缠着他三天,如果中途有人拉黑你,换人重新开始,刚好今天周三,下周日看结果,输的请我们吃龙凤祥的大餐你们看怎么样。”

    “说不定能摇个女朋友,来吧楚阳。”一旁的阿布打趣道。

    “算了吧,我可是好公民,告我扰民就不好了。”我剥了一颗栗子扔到嘴里,摇了摇头对他俩说道。

    “我和他这关系都玩这游戏,你还拒绝这就不好了吧。”阿布投来鄙夷的神色。

    “行,那我们开始。”我扬了扬手,他俩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好怕的,不管他俩谁输我都不吃亏。

    游戏就这么开始了,啊布摇的头像是一个奔放的女人有点像范爷,王梅摇了一个酷似小明星的男人,而我却是摇到了一个鬼,而且是个女鬼的头像鲜血沾满了整个脸庞,舌头伸吐得老长卷起身旁的男子的脖子......,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一时间难以接受,他俩倒好顿时俩人抱着肚子笑个不停。

    “你俩笑啥”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哈哈,不好意思咯,阿布摇到的是我,你说你该怎么办吧,还是乖乖请我们吃大餐喏。”王梅此刻却是开心的不得了,我却是有些郁闷了,这概率都让他俩摇到,还真是服了。

    不过更让我纳闷却是摇到的这人,话说用这头像的要不喜欢看鬼片,要不然就是心里受到过打击,有些阴暗的回忆,我倒是希望这家伙是前者,而不是心里有些扭曲的人,那样我也就能够顺利完成任务了。

    我添加好友的请求发了过去,然后阿布拉着我来到酒吧的唱台,我们准备演奏一曲朴树的《那些花儿》。

    我们抱着吉他,很快悠扬的歌曲响起......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边......”我俩望着彼此,此刻或许没人能懂我们此刻唱的姑娘是谁?那姑娘是否还等在鲜花盛开的地方,不曾离开。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想她......”

    音乐声戛然而止,而我俩却是还意犹未尽,又演唱了最近比较火的《成都》,我想正如他歌词里写的那般,“让我掉下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此刻阿布哭了,哭的撕心裂肺,王梅跑上吧台,让后紧紧地抱着阿布,而我则是想起了我们在这座小城里的故事,想起她是否还长发披肩,是否还会再亲吻着我的额头,想起她是否还会再陪我一起走到小酒馆。

    最后阿布送给我一首Berlin的《壮志凌云》,他说:“希望我还能满怀希望,只要有希望就不要放弃。”而他则是笑了笑,好似乎在笑他那份同我一样只能等待,只能回忆却没有结果的爱情。

    我告诉他我挺希望他能放下过去,重新一段爱情忘掉深埋在他心底的小芳,而他则是说我不懂他,出门时还没忘了在我胸口狠狠地拍了一拳。

    回到家后,我害怕刚才微信摇到的那人不同意加我,还特地写了一小段话回了过去,这事情可正如自己想象的那样没那么顺利,我本已经没报什么希望,晚上十二点我查看着自己发出去的装修设计图是否有人回信,微信却是亮了起来。

    “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加我有何意图;第二,是否抱着来泡我的目的接近我;第三,是否意图想把我当做朋友。”

    看到这回信,一阵无奈感在我脑海里乱窜,我这人还真是神了,没成想还真被我给猜中了,看来我还真是有做心理学大师的潜力。我将电话放到桌上,思考了半晌这才回了过去。

    “第一,加你好友纯属游戏需要;第二,我喜欢孤独和自由,暂时不想谈恋爱;第三,我不会把你当朋友,不过你会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

    发完信息,我将电话摔倒桌上,至于结果如何就看天意吧。躺在床上想起曾经遇到诗雨时,她也是个孤自闭的女孩,到后来才好了不少。

    曾经有人告诉我,有些人不对她负责就不要走到她的心里,否则有一天她觉得失去你会做出更坏的结果。想起这些,我竟有些手足无措,不过我倒是希望能够尽自己的一份力,治愈这个人的心灵,我想我这么落魄穷酸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事还比这更难以解决。

    皎洁的月光洒落到我房间,夜已深我将电话关机,希望明天能够有生意,我嘴角上浮现出一丝喜色,原来自己很久没尝到无忧无虑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