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约会微信好友

    更新时间:2016-12-22 22:12:23本章字数:3742字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娘子的缘故,杭州最近几天天气有些妖气,刚刚还碧蓝如洗的天空,转眼间就大雨倾盆而至,洋洋洒洒的散落到胡同的房檐上方。

    我将昨日陌情送我的一盆郁金香从穿台上搬了下来,窗台上已经积了一层水滴,当然这花我也不是白拿的,作为回报我将装修设计图“花房”送给了她。恰巧也就在昨日,晨月也将“花房”给要了去,告诉我她要装修个美美的屋子,而她却是没告诉我她人现在在哪,孤零零的一个人又是否过得安好。

    一时间我竟有些搞不清楚,常人所说的“花房”又是什么一种意思,当初在我看来向往爱情和自由的姑娘就是如此,。历这些事情之后我又沉思着爱情和自由是否又能够并存,这个答案又会在哪?

    9月18日,我瞅了瞅今天的日历,自从没去公司上班的那天起,我好似乎淡忘了时间观念,也不用在乎今天是周末,还是初一,好似乎这种无聊的状态也该去缓解了,我也快25岁了,估摸着今年自家老爷子又得催我带孙媳妇回去了。

    晚上就是要带微信好友赴约的日子了,我却是有些难以开口,踌躇之余我将电话从桌上拿了过来,想了想索性就发了条消息给她,至于结果那就看天意吧,大不了被他们狠狠宰一刀就是了。

    “最近我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如果不行我也不会介意的。”我打了几个字迅速发到她微信号上。

    “行啊,不会叫我去扮你男朋友吧?”她发了个害羞的表情过来。

    “你真聪明啊,该不会是我肚子里蛔虫吧,那你能答应吗?既然游戏选择了你,我想这就是缘分,如果你答应事成之后,我也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你看怎么样。”

    “呸呸呸,你才是蛔虫呢”过了一小会儿她又接着发来一条信息:“好啊,在哪见面啊,具体时间多少,不过你可要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哦。”

    “没问题,6点龙凤祥大厅见。”

    这女的我倒是挺好奇的,微信里没有暴露她一点的隐私,当初我还曾要过她照片,不过都被她给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

    或许是自己太孤独的缘故,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想起和她聊上几句。因为她不会对你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不会走进你的生活,去干涉你去做任何事。我想这样的交流才是最自由的,而如果爱情也这般自由和神秘我却是没想过。

    收拾好屋子我就出了门,一路上细雨绵绵,石板路上有着一些打伞的姑娘,摇曳着身姿,熙熙攘攘的人群与这如诗般的画面应接不暇,细雨给这些人披上一层面纱,让你怎么也看不真切。

    今天我还特地约了杜杰和苏萱,我想做东请他们几人吃一顿,毕竟这是我最近第一次有点成就的事情,不过我却是没邀请陌情,我想如果苏萱她们见到陌情时,不免有些尴尬,更令他们费解,也会很麻烦。

    渐渐地高楼拔地而起耸入云霄,雨点密集的打落到雨伞上,滴答滴答,厚厚的乌云像一床棉被盖在大楼顶端,心情也好似乎如此这般被压得难受,“人的心情真是个善变的东西”刚刚还挺开心的我此刻却是有些难受起来,不过一想到要去见个神秘女友,心中不免有些激动,没过一会儿我已来到了这座美食城。

    广场上,人流不断,却丝毫不在意此刻的大雨会将他们打湿,我发了条信息,便站到了大厅西侧的一块草地旁,告诉她我已经就位,目光扫视着过往的人,在雨中等待着这位神秘微信好友的到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一道身影。她今天穿了一件长衫,一双黑色高跟鞋,一副绝美的容颜在雨中绽放,我有些激动又有些彷徨,我不知道来这的会是诗雨还是陌情,好似乎就在这时她也看到了我,表情惊讶的望了望我,随即打着伞径直往我走来。

    我没先开口,因为上次遇到陌情的场面确实挺尴尬的。我有些搞笑,自己居然已经分不清诗雨和陌情,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她依旧面如冰山,夹杂着雨花的气息看上去更让人寒冷,随即她开口说道:“楚阳,你来这吃饭吗?”

    “对啊来见个朋友,怎么你也是来这吃饭的?”

    “好巧,我也是”

    话至此我俩却是没再交流下去,我掏出手机又发了一条微信过去。顷刻间,陌情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我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而她好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惊愕的将手捂住红唇,蹲在地上笑了起来。

    “我说,你倒是演的真好啊,真人不露相啊,微信界可是欠你一个奥斯卡奖哦。”

    随即她轻轻踹了我一脚,捂着小嘴开口说道:“没你厉害啊,你可是百变星君,小女子怎么敢和你比啊。”

    哈哈哈

    笑完过后,我俩就像是陌生人,既尴尬又难以和对方开口,好似乎这一切都不是我们预计的结果,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这般令人费解。

    我一想到即将就要带她去见苏萱她们,待会她们又会怎么想,会不会误以为陌情就是诗雨,然后出口责备她当初和我的不辞而别,这幅画面我想着就有些头疼。

    “能和你说个事吗?”我有些难以启齿,又有些犹豫,眼看着雨越下越大我这才开口对她说道。

    “说吧,怎么了你很讨厌我?”她嘟着嘴,将飘在胸前的一些头发撇在背后。

    “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现在我要带你去见我的好哥们好姐妹,她们待会儿可能会透露出一些古怪的动作,你就当没看到就好了,这样可以吗。”

    “原来是这小事啊,吓死我了,行吧,不过你可得答应我要做的事。”她又开口强调了一遍要我答应她的要求。

    随即我们进了大厅,而我心里已经有了结果,我心底仅存的一丝疑虑,也在此刻烟消云散,她终究不是诗雨。

    如果她是诗雨,又怎么会在这样的情况去见苏萱她们,而且刚才的对话中,她丝毫没有做出反常的举动,而我心底却是又想到了诗雨,不知道她此刻一个人又是在何方,她住的城市此刻又是否在下雨,又是在否邂逅雨后的晴天。

    进包厢前,为了大家避免尴尬,我还是让陌情在门口等了等。

    “你小子怎么就一个人来了,你约的人呢?”杜杰开口说道。

    “对啊,对啊,人家姑娘呢?”

    “你不会要耍赖吧?”

    “楚阳,你输了可得记得我和阿布一个月的生活费哦,咯咯咯。”

    “在外边呢,先别急和你们说个事儿。”

    将事情和苏萱他们几人说了清楚,而他们则是一脸惊讶的望着我,说起来这事情放在我身上我也挺难接受的,可我自认为我对诗雨的了解绝对错不了,这才更加肯定的对他们说道。

    就在我和陌情两人进来的一瞬间,苏萱和杜杰都惊讶的站了起来,阿布也毫无例外。

    “诗...诗...诗雨,哦不,陌情,天哪!你们真的太像了。”坐在杜杰身旁的苏萱结巴着,张大着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晚宴开始了,而这场晚宴好似乎成了大家打量陌情身份的聚会,吃饭时各种怪异的目光扫视着陌情,而她倒是正定自若,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适。我不禁有些佩服她的胆色,过了许久,大家好似乎也接受了这个荒谬的事实,这才没在爆发出什么事情。

    大家絮叨了许久,我们这才下了楼,期间我看到杜杰似乎心情不大好,又问了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而他则是望了望站在他身旁的苏萱没再开口。这一切好似乎再也回不去,回不到那个不开心时买上一瓶酒和我诉苦到很晚的日子。

    出了大厅,夜色有些迷离,所有人都已离去剩下我和陌情,广场草地旁有着两棵梧桐,一起在风雨中飘摇着,我和陌情也就像它们一样,没有交流毫无瓜葛,只是存在于彼此身边而已,风雨过后留下的也只是两道落寞的身影,还有这漆黑的夜。

    渐渐地,洒落的雨变得细小,地面上还有着一滩滩的积水,将我们的影子倒影在上边,以前诗雨总爱在下雨天叫我出来闲逛,记得她说过要陪我走过风雨飘摇,然后去看看大海的蔚蓝......

    不自觉间我的思绪又飘了回去,生活里,不是因为不快乐,才伤感,也不是因为不幸福,而是等待过后自己依旧是落寞的一个人,没有人分享喜怒哀乐,夜深的时候只能一个人独自悲伤。恍惚间,看到陌情在我眼睛前用手晃了晃,我这才回过神来,然后惬意的对她笑了笑。

    我和她在广场的亭子里坐了下来,她起身站到的小台阶上,望着远处那两棵梧桐,微风夹杂着细雨拂过她的脸庞,她依旧站在那里,闭上眼静静地聆听着今晚的细雨叮咛。

    随后她转身望着我,眼角却是沾满了泪水,我不知道是不是雨水进了她的眼睛,还是她真的流泪了,神情有些复杂的望着我,随后开口说道:“楚阳,现在我们算是朋友吗?”

    “当然啊,要做我女朋友我也是不介意的。”随即我笑了笑对她说道。

    她没有接过我的话语话锋一转问道:“那你还爱着那个叫做诗雨的女孩吗,她真的和我长得很像吗?”

    我点了点头,可是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否还爱着诗雨,还是否再盼望着她能够和我在一起,这一切好似乎就像今晚的雨,下过之后是否还会永远停留在这一场夜雨中,难道这就是匆匆那年的故事。

    我又开口问道将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之前你是不是知道,微信好友就是我啊?”

    过了半晌,她笑了笑开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之前就知道了?你个傻瓜,你微信就是绑定手机的,怎么会不知道。咯咯咯”

    “那你干嘛不和我说明啊,搞得这么神秘。”

    “你有没有想过,我想我们好多交往的时候,也正是因为彼此间保留着神秘感,在彼此不太了解的情况下,才往往能够勾起彼此的兴趣,当我们渐渐熟悉之后,就会顾忌很多东西,不会那么交心的去相处除非把对方当朋友,我想这点暴露的就是人的本性。”

    她走到我的身旁,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冷的缘故,她颤抖着身子将头埋低,没再说话。我想正如她说的那般,当初我还有些误会她,不过想来她知道是我才答应见面,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满足。一想到刚刚雨中她等她时她那诧异的表情,演技可不是一般的好,不经意间有些好笑。

    我脱下衣服,披在她身上,她既然把我当朋友我也应该把她当朋友。脑海里又想到了,她照顾小七她们几个孤儿的场景,如此善良的女孩也有着痛苦的回忆,又想到那天她和我说她将回忆埋葬在土里,那时我不懂,而现在我却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姑娘。那埋在土里的回忆,来年土里又会长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