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左眼皮跳跳

    更新时间:2016-12-24 16:19:44本章字数:3062字

    我麻利的上了楼,按响了门铃,她这火急火燎的是要干嘛啊,听人家说左眼皮跳是有好事,可我眼皮跳个不停,也没见中了五百万哪,该不会是有桃花运了。

    “快进来吧”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睡衣,看着她那副可爱迷人的模样,一时间我有些接受不了,与之前她那冷漠的形象极为不符合,难道每个女人都有着两面性,那街头的大妈也会不会是这样,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进屋,我略微打探了一番她的住所之后,我就一头扎到了她那舒适柔软的沙发上,像是躺到了女人怀里,真舒服!她倒是给我倒了一杯果汁,热情的将一些水果放到我的桌前,我看到这一幕有些脑热无事献殷勤,准没好事啊。

    我喝了口果汁,开口对她说道:“你找我有事吧,我这人不喜欢白吃人家东西,你说吧,有啥事我可以帮你的。”

    听到我说的这话,那原本舒缓的眉梢变得紧皱起来,随后开口说道:“楚阳,我就知道你够义气,还真要你帮个忙,我屋子里有只老鼠,我想请你帮我把老鼠给抓了呗,晚上没事总喜欢到处乱窜,我好几晚上都失眠了,好烦人呐,你帮我抓到老鼠待会我做好吃的给你。”

    “噗”我将一口果汁喷了出来,“没搞错吧,抓老鼠?”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看到她正经的样子,我才又开口应道:“好,我跟这东西可是有血海深仇的。”细细想想来,我从小可没被这东西给害惨,一听到抓老鼠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

    “它是不是把你屁股给咬破了,咯咯咯。”陌情捂着嘴在一旁笑个不停。

    我没好气的瞅了她一眼,这才同她讲起这个关于老鼠的故事:“那时候家里穷,以前我倒是没给老鼠捉弄过,也没堤防。有一次吧,班主任布置了一些作业,还放狠话说没做完的就别去上学了,那时候年纪小我哪受得了这吓唬。于是我辛辛苦苦忙活了一个周终于给它弄完了,舒舒坦坦的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作业本子不翼而飞了,我把家里都快给翻了个底朝天,结果我一个周没去上学,老师罚我扫了一个月的教室。还说我是个坏学生,以前班里每次发奖,我都是一朵小红花啊,结果伤心地哭了一个晚上。”

    哈哈哈

    “后来吧,我在老鼠洞里发现了作业本的残渣,一气之下我哭闹着发动全家来了个大扫荡,我把隔壁家的猫都借过来,然后在我屋子里关了好几天,结果......”我忽然停了下来。

    “那后来呢”她很认真的听着,随后开口问道。

    “后来,我的床单被褥,就成了那几只家伙拉屎撒尿的天堂了......”

    她抱着肚子笑个不停,我自个也挺好笑的当初自己可真是有些呆萌。也不知道是不是骨子里,就讨厌这些家伙的缘故,说完我有些手痒痒。

    进了她的房间,一阵芳香扑鼻而来,房间整理的很整洁也很漂亮,我打探着屋子,倒是与我的花房的设计挺符合的,于是我开口说道:“你什么时候要装修啊,你这间屋子规格和设计图极为符合,装修之后比这个还要漂亮温馨啊。”

    “真的吗,那样太好了。”陌情激动得蹦了起来。

    “我长这么大,还没欺骗过哪家女孩子呢!”

    她听到这里往我投来鄙视的神情,好似乎我真的欺骗过她一样,我这才又回想着从我们相遇,到现在所发生的事儿,可我想破脑袋也没发现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我脸上有什么吗?别看了,赶紧抓老鼠吧。”

    “谁看你了,自作多情,老孔雀。”我一字一句的说着,反击着她好似乎这样我心里挺爽。

    “你才是老孔雀,你应该去趟韩国的。”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干嘛要去韩国啊,我不太喜欢韩国,当初玩游戏可没少被韩国棒子教训,特别是那个叫做大魔王的家伙。”话一说完我就感觉好像掉到坑里了,随后鄙夷的望着她。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就没好气的说道:“去整嘴呗,你说话太不积口德了,像是个来了姨妈的女人。”

    说完,她好像意识到我要进行报复,我也没放过她随即开口说道:“你说话真损,估计可以去和周立波PK一下了。”

    她把门给关了,于是我只得老老实实的进行灭鼠工作,一个小时下来我累得满头大汗,就差把她的屋子弄得天翻地覆,可惜连老鼠的鬼影子都没见到,我这才累的坐到她的小桌上,掏出香烟准备舒舒坦坦的吸两口。

    “你这人......别在我屋子里抽烟。”我刚点上还没来得及递到嘴边,她就气冲冲的跑进她的闺房,提着我的耳朵将我揪出屋子。

    “疼疼疼,我的亲妈,我耳朵......我耳朵快掉了。”虽说耳朵挺疼,脑子里却是又回忆起,小学时被数学老师揪耳朵的画面,真是气的我牙痒痒,女人简直不可理喻啊。

    “你在里边抽烟,想毒死我啊。”她将双手插到腰间,虽说气势很足,不过我的注意力,倒是被她的胸器给吸引了过去。

    她看着我眼睛直勾勾的,好似乎在这一刻她也意识到什么,双手护在胸前拖着红色小拖鞋,一溜烟跑到厨房里去了。

    “好汉,休走。”

    说着,我就跟着进了厨房,她披着一件米奇老鼠的小围裙,在炉灶前望着锅里的动静。

    “我说,看不出来你还会做饭哪,怎么没见你给我和小七她们几个孩子露两手啊。”

    “有多余的劳动力,我还瞎折腾什么啊,你不是做的挺好吃的嘛。”她嘴唇上扬,眨巴着那双水灵灵的眸子,开口说道。

    “我就说呢,原来我还以为你要让我干嘛呢,你真是个懒虫,国家的蛀虫,怪不得我们国家一直还没成为发达国家,原来是多了你们这么一些好吃懒做的家伙啊。”

    “我好歹还是一只美丽的虫,可你连虫都不是!”

    你......

    我没再说话,我真给我们男同胞丢脸了,嘴上的功夫可真比不上这些姑娘,索性我就站在原地,看着她将一碗瘦肉粥递到我手里,我的脸皮才得以保存下来。

    一时间,洋溢着幸福,或许单身太久,我竟然陶醉在这种小幸福之中,过了许久我这才舔着嘴,摸了摸肚子意犹未尽的望着她。

    “看着我干嘛,想把我也给吃了吗?锅里还有呢,你自己去盛。”她瞅了我一眼,一脸无辜的说道,随后继续看着最近比较火的电视剧《我的花房姑娘》。

    大概九点左右,我将一只肥嫩的小老鼠放到她身前,得意的笑了笑开口说道:“喏,幸不辱命,这就是残害你的那个家伙,接下来要杀要剐,油煎还是水煮就交给你了。”

    她鄙夷的望了我一眼,这才说道:“你真恶心,放到门外吧,好歹也是一条小生命。”

    就在这时,拿在我手里的小家伙好似乎成了妖精一般,魔性的抬起头,动了动它的胡须,轻轻地点了点头,好似乎是在感激陌情的大恩大德,我可是纳了闷了,不过仍然没对这家伙产生一丝好感,说不准又是一只“流氓鼠”,专门跑到女孩子屋里,干那些偷窥的勾当,随后我开了门将它扔了出去。

    就在这时我才发现,一阵瓢泼大雨就这么悄然而至,滴滴答答的搭在窗户上,我打开淡黄色的落地窗帘,望着窗外的大雨,夜色还是那么漆黑,万家灯火在雨中摇曳着,望向远方,灯火逐渐变得迷离,最后化作一缕微茫再也看不真切。

    不知何时,陌情也站到了窗台旁,呆呆的望着窗外的景色,好似乎在这一刻我们有了心灵的交流,她的眼睛告诉我,她也喜欢雨中朦胧的世界。

    过了许久,雨依然在下,陌情将手中的遥控器递给我,我摇了摇头示意不用,不知道是不是大学时候养成的习惯,我不那么爱看电视剧,好似乎厌倦了电视里那些虚幻的东西。

    “你有没有想过要做些什么事呢,看在你帮我捉老鼠的份上,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她杵着双手若有所思的道。

    “有啊,我定了目标,先挣它一个亿!”我很认真的大道。

    “咯咯咯咯,你以为你是王大爷啊。”

    “我是认真的啊,先定个目标,保不准哪天就实现了呢,哈哈哈。”

    “那就只能祝你愿望成真咯。”

    说笑归说笑,这窗外的雨却是越下越大,搞得我心都凉了,待会儿回家可不得被淋个落汤鸡似的,这可是要人命的。

    陌情也好似乎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开口说道:“雨这么大,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留在这里吧。”

    听到这话,我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心中产生了各种念头,她该不会......难道今天左眼皮跳就是这个原因?

    陌情看到我的表情有些不正常,这才又开口说道:“你要是嫌弃的话,你就睡大街吧。”

    “要不我们一起睡大街?”

    “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