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南方姑娘

    更新时间:2016-12-26 16:07:39本章字数:3322字

    他的歌声悠扬温柔如水,唱的是一首来自赵雷的《南方姑娘》。

    “北方的村庄住着一个南方的姑娘,她总是喜欢穿着带花的裙子站在路旁,她的话不多但笑起来是那么平静悠扬,她柔弱的眼神里装的是什么 是思念的忧伤,南方的小镇阴雨的冬天没有北方冷,她不需要臃肿的棉衣去遮盖她似水的面容,她在来去的街头留下影子芳香才会某然的心痛,眨眼的时间芳香已飘散影子已不见,南方姑娘 你是否习惯北方的秋凉,南方姑娘 我们都在忍受着漫长,南方姑娘 是不是高楼遮住了你的希望。”

    迷迷糊糊的我在原地站了许久,脑海里浮现着一副副画面,南方的小城,青石路,打着伞的姑娘,细密的小雨,缓缓的西风……也不知道歌声是什么时候停的,不过我倒是听的入神。

    “嘿,哥们有烟吗?”他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有的,云南的烟,不知道你抽的惯不。”我笑了笑说道。

    眼前的小伙,衣服有些破旧,大概和我年纪差不多,不过脸上却是刻满了沧桑,或许是经常在外漂泊,听着这口音却是掺七杂八的,让我在第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哪里的人。

    “云烟,挺不错了,流浪人哪有什么讲究,有口小酒,一支烟足够了。”他放下手里的吉他,将他坐的凳子挪了挪,示意让我坐下和他聊聊。

    “你刚才唱得挺好的,不过这地方不太好,你还不如去西湖边呢,那儿人多啊。”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自由,不怕你笑话,我是穷了点,不过我唱歌也不是为了钱,给听得懂的人唱首歌,觉得就挺幸福了。我记得,我第一次出来唱歌,就是在北京地铁站的地下通道里。说来挺奇怪的,在我最低落的时候,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她就像我生命里的摆渡人,缘分尽了就走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又是否过得好?”

    小伙欲言又止,笑着笑着就哭了,接下来没再说下去,脸上神情有些复杂。过了好一会儿,点上香烟重重的吐了一口烟,随后又开口问道:“哥们,你相信缘分这种东西吗?”

    我摇了摇头没再说话,倒是他笑了笑又开口说道:“我相信缘分,我相信我和她会再相见的,现在可能还不合适。”

    听着他的话,不知道他是出于自我安慰,还是心底仅仅存留的一丝希望,还在继续激励着他。他就这么坚信着将来他们的邂逅,幻想着还会有将来。不经意间我又想到诗雨,我和她是否又会再相遇。或许没人知道,也不会有答案。

    恍惚间,脑海里想起我曾经也去西湖边弹唱过,不过那时候诗雨还在,我演唱的都是些愉快的歌曲,还依稀记得我唱她跳的那一晚。我突然间想和他一起唱一曲,随即开口对他说道,来我们唱一曲吧。

    “行,你想唱啥?”

    “就你刚才唱的,南方姑娘吧。”

    他将吉他递给我,我也没拒绝,我承认这是我这么久以来,遇到的第一个唱歌不错的小伙,他唱的很柔情,好似乎他的那个南方姑娘也这么温柔,笑起来是那么平静优雅。音乐停了,我将剩下的香烟留给了他,他笑了笑接过烟,没说什么抱起吉他继续唱着《南方姑娘》,唱着这首歌好似乎永远不会觉得腻,每一次唱起来都比上一次更柔情。

    望着他的身影,好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我,还在追寻着这个南方的姑娘。他也没有讲这个关于他的南方姑娘的故事,我倒是挺希望他们能够在相遇的。或许是他和南方姑娘的故事吸引了我,隐约间我对他倒是产生了不少兴趣。

    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的九点,简单洗漱之后,躺在床上脑海里却是想起诗雨来。

    她就是个南方姑娘,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她有着南方姑娘的柔情,有着北方姑娘的豪迈,有着杭州姑娘的美,有着西藏姑娘的纯真。

    记得她在来去的街头留下的影子;记得放假那天我在火车站送她时,她留在窗户上的唇印;记得她那有些瘦弱的肩膀;记得她将我送她的衣服穿的破旧,还留在她的身旁;

    一时间,这间小小的屋子早已困不住我的思绪,飞到校园,飞到湖边,飞到鲜花遍的花海,飞到白雪皑皑的香格里拉......

    思念就这么呼唤着我的心伤,呼唤着泪光。这世界太大,不知不觉中你会遇到一个人,又会悄无声息地丢掉一个人。或许,就像《东邪西毒》里所说的那样,“如果不能再拥有什么,那就努力让自己不要忘记。”。

    我点燃香烟,靠在窗前。有时候我不是不想去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可我害怕有一天诗雨回到小城,看到我早已成家立业,那时她会不会哭的很伤心。发现爱的人,早已没有再等她,她的心会不会在那一刻崩碎。

    渐渐地,我有些讨厌自己,厌倦城市的喧嚣。我只能安慰着自己,安慰着时光,勉强燃起一丝希望,只是现在三年了,这烛火变得很微茫,变得迷离。好似乎在这一刻,我希望听到她给我一个答案。亲口告诉我,爱或不爱,那样或许比这样不辞而别会好受很多。

    过了许久,我有些困了这才躺倒床上睡了过去。夜里我又梦到了诗雨,她告诉我别再等她,她让我好好生活,告诉我那个能陪我笑,陪我哭的南方姑娘早已不在了。留给我的只是一道身影,看不清也摸不着。或许就像今晚遇到的哥们,他就像是我现阶段的摆渡人,教会我一个道理。告诉我一句话:“缘分尽了也就离开了。”

    或许我和诗雨真的是缘分尽了,以前我也不是不相信缘分,可是越不相信就越觉得真实。然后只是找着各种借口,把缘分这个词从我心里抹去。现在越来越多的事搞得我有些难以琢磨,和晨月相遇,和陌情相遇。这一切都是个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事情,就在我身边这么悄无声息的发生着。

    我点上一支烟,烟雾里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就好像我们的过去也变得模糊,眼前屋子里的东西也变得不真实起来,可事实上这些事物却又是最真实的。甚至一时间,以为我和诗雨已经隔了半个世纪那么久,或许我该学会释怀的,试着去追寻另一段生活。

    早上起床之后,我将关于诗雨的东西都放到箱子里锁了起来,包括她送我的吉他,留给我的日记本,给我买的夹克......

    吃过早点我就出了门,不过胡同里却是围了不少人,也有政府的领导,有着工程队的人员。一时间我有些迷茫,早就听说思鑫坊的老街道要修缮,却没想到这么快。按照规划,只是修缮也并不是要修建高楼大厦,这个举动也得到了左邻右舍的大力支持。这里的居民也挺不容易的,能改善生活环境自然好事。

    下午我得到通知,事情就正如我说的那般,这里就要做大整改,包括我的屋子,也包括陌情的小院,整条思鑫坊除了公寓区都要整改,我不知道陌情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举动,会不会和我一样有些排斥这次的整改。

    只是立场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就不同,在我看来,我倒是挺希望这里能够保持着原来的模样,没有人能够明白这条街对我的重要性,也没有人能够懂得这里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好似乎这一切,都在预示着我那些日子终究只是回忆,再也回不去了。一时间我有些难受,多年以后这里是否早已变得面目全非,还能不能找到我和她牵手走过的石板路,还能不能看到她穿梭在街头的身影。

    下午,李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尽快搬出去,屋子要做修整了。我躺在床前反反复复的抽着烟,而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变得陌生,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本来我已想好去找铺面的,现在只能先去找住所了,否则我得睡大街了,不知是不是和我一样,有很多年轻人都是租房住的缘故,我找了好几家出租房,都是在这两天被人给租了去。

    然而这一切就像一辆疾驰的马车,朝着我不期望的方向驶去,越走越远。渐渐地我才意识到,有着一双无形的大手,操控着我的生活,操控着我的一切。这时我才觉得我是有多么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想我会好好努力,至少将来能够保全一家人的周全。在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里,还能有我的一席之地。

    我坐到一块还算整洁的是头上,抽着烟。翻看着手机,许久不见的晨月倒是有了新的动态。在微博里发了一组最近的照片,她去到了国外,到了湛蓝的爱琴海,到了悠扬的塞纳河畔。看到她留下的文字,留下的背影。

    “我想我是幸福的,也是孤独的。幸福的是还能看到这一路看到的风景,没有刻意的装束,它用纯洁质朴书写着令人迷醉的故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都有一个爱琴海。只是景色再美而我只能独自去聆听它们的故事,诉说着一切的美好。

    现在我找到了,找到了那个可以值得我去付出一生的人。而此刻我只想去做你身旁的一朵花,不带走一片云彩,不会惊起一丝波澜。”

    看到她发的动态,一时间我想起她在塞纳河畔那摇摇欲坠,孤独的身影,或许她是该恋爱了,开始一段新生活。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快,来得太突然。然而对于她来说,找到可以值得托付一生的人那样挺好,至少不会那么孤独,而我只需要在远处的看着,说声: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