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奇怪的老头

    更新时间:2016-12-28 18:05:51本章字数:3575字

    第18章事情的进展

    走出办公室,陌情脸上那有些难过和愤怒的神色溢于言表,或许是对刚才的李主任的言语有些不满。陌情没再说话,抱着手走在我前面。看上去有些冷漠,好似乎对我刚才的表现也有些不那么赞同。

    不过我也没在意,说真的在底层呆惯了,有些事真的不是硬气就能拧得过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时候挺多的。

    好在这李主任倒也没有言语相逼,否则还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随即我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

    “楚阳,刚才的事儿谢谢你了,如果真办不下来,我就带着小七他们去找个另外的院子,没必要再去低声下气的求他了,刚才的事难为你了,今晚我请客,请你吃好吃的吧。”陌情突然停下脚步表情复杂的望着我,随后开口说道。

    “今晚估计不行,我约了店家去看店铺的。你也别太在意,说不定会有转机的,不过你也真不用和我客气,看到小七他们没了家我也挺难过的,于情于理我都该去做。”说完我好似乎又意识到什么,将话题岔开了去,随即又开口对她说道:“要去的话也行,我看呐楼外楼就挺不错的。”

    “可以啊,那你接下来要去哪儿啊,我送你吧。”

    我还以为当她听到要去楼外楼,会有什么动作,不过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一时间我才又想到她可不是和我一样的穷鬼,那地方虽然挺高档的,不过在她看来估计也就只是一个吃饭的地方,除此之外没啥特别的了。一时间我有种想为国家做点贡献的冲动,缩小贫富差距狠狠宰她一顿。

    “真的啊,好久没去那吃东坡肉了。待会儿我可能要去找找店铺,你要是没事儿送我,我倒是挺开心的呢。”我笑了笑对她说道。

    她听到我这话,上了车,发动引擎也没看我,关上车门一溜烟就驶了出去。

    “哎哎,我说你......”这感情,还真不打算送我啊。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真特么憋屈啊。好歹我也是来陪你办事的,这倒好,这女人可真是恶毒啊。

    明明坐车可以十五分钟赶到小吃街的,结果我愣是走了一个小时,一开始我还有心情拦了几张车,结果没一个是空座的,索性我就杠上了,再也么招手拦过车,可后来我才后悔了,装逼果然是要遭报应啊。

    我在西门附近转悠了好一会儿,前面左拐有家店铺,以前是个面包店,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及忙着转租,不过我前两天去的时候,匆忙中只是存了个电话,租店铺的事儿倒是没谈。

    我从手机里找到他的电话,思索片刻后,拨通问道:“喂,你好。”

    “你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疑惑的声音,他似乎早已不记得留过电话给我了。

    我笑了笑,也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因为我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于是我回道:“上次我不是打电话问过你出租门面的事情吗?现在可不可以约个时间见面,具体我们详细谈一下转让细节。”

    “哦,你就是前天打电话给我的那个人,抱歉我给忘了,不好意思啊。”他先是对我表达一番歉意,沉默片刻后又道:“见面的时间定在明天吧,今天恐怕我去不了。”

    “哦哦这样啊,那到时候你有时间,打我电话就可以了。” 随后我又再次和他客套几句后,便挂断电话,掏出香烟望着街道旁那一排排翠意盎然的绿化树。就好像是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士兵,要多威风有多威风。

    近年来杭州绿化越做越好,一眼望去,道路两旁都是些郁郁葱葱的南方秋枫和黄花风铃木。我感叹时间过得飞快,微风中远处的秋枫一片生机勃勃,而我呢?我的一生又是否能和它们一样充满生机,永远这么美好。

    在这个问题上,我沉默了,不停的思索人存在的意义,以至于最后我感到有些头痛,干脆不再想,点上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希望所有的烦闷与眼前的烟雾一样,微风刮过能够烟消云散。

    瞎转悠这么久,我却一直没有吃饭,此时我才感到一阵饥饿,穿过街道我走到一个卖米线的摊子前,招牌倒是挺诱人的;“不去西湖你会遗憾半辈子,来西湖不吃一碗土鸡米线你会遗憾一辈子。”

    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头上光秃秃的,即使残存的几根头发,却已变成雪白色。不过这生意倒是挺不错的,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店,却是坐满了好几桌子的人。本来刚刚是可以和陌情一起去吃大餐的,现在却在这吃米线,估计待会儿要是被陌情看到我饥肠辘辘的这一幕,将会是一副多么美好的画面。

    “小伙子,要吃啥味的,要不要来一碗凤凰汤?”他见我过来,笑着问道。

    我只是点点头,这老板倒挺会忽悠人的,我在心底嘀咕着,看见他身旁有一摞凳子,我抽出一个坐了下来,看着渐渐昏暗的天色,感到空气中都掺杂着一丝沉闷,而就在这时又走来一对情侣,他们笑着甜蜜的来到米线摊,我心中难免有些触动。

    曾经我也有一份美好的爱情,但现在却离我而去,如果现在我们没有分手,会不会和这对情侣一样,简单的,开心的走到路边小摊上,平淡的吃一碗米线,享受生活呢?

    但这一切对于我来说,现在已经太过遥远,看着那对情侣互相依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出神了许久后,才被端来米线的中年老板打断,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提醒道:“小伙子,想什么这么出神,赶快趁热吃,等凉了凤凰汤可就变成鸡汤了,那时就不好吃了。”

    我没有回答他,蹲坐在地上,将米线放在板凳上,撕开一次性筷子大口吃了起来,不知为何,今天我的胃口异常的好,很快一碗米线便被我吃光,以前我基本上一天也不吃几顿饭的,也没有饮食规律,时间一长,甚至胃都出现了一些毛病。

    此时我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我要开包子店的话,流量肯定都在早上,过了这段时间销量会低迷下去,但是我要在中午过后卖点其他东西的话,使商品多样化那样生意会好做不少。不过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商品化又会降低店铺的专一性,没有品牌效应,以后要开连锁那就没什么竞争实力了。

    既然要做,那就是要有特色了,可以做不同口味的馅料:海鲜,蔬菜,肉类,杂粮,这些都是可以的。再一个就是卖相了,传统的卖相不大好,这里边又可以大做文章。一想起来,倒是把我弄得热血澎湃起来。

    “老板你一天能卖出去多少。”我找纸巾擦了擦嘴,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想拜师?这可是我吃饭的手艺,不能教人,我这里有本武功秘籍要不要学?”老板脸色一沉,摆了摆手矢口否决,那倔脾气模样,显得很是滑稽,手里拿的是一本白皮书。

    我顿时无语,杭州这么大,卖米线的不能说只有他一个,随便一找就可以找到上百家,他此时这幅样子,未免有些小题大做,况且我只是问问而已,也并没有打算去做这生意,更不能说偷师了。再说了这《红楼梦》我也不知道读过几遍了,看出的东西会比这个老头子少,我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

    “我就是问问,又没说跟你说要学……”我掏出香烟,递给大爷一支。

    “嘿嘿,不过你要想学,我教你也未尝不可,不过要来帮我打几天工。”他嘿嘿一笑,性格完全和普通中年人严肃的样子有所不同,让我不由脱口而出:“老不正经啊。”

    听到这话,老板笑的很开心,他没有在意我的讽刺,接过烟后继续走到摊前鼓捣着。

    像老板这把年纪,还这么操劳着,却依然能活的这么开心,我不免有些向往这样的生活,每天早起推着三轮车来到街道边,卖着米线,等到晚上的时候收摊,回家和家人谈笑聊天,生活就是因为平凡而幸福。

    不过一想到现在的社会状况,我又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怎么着也得做个21世纪的杰出青年啊,混个百万啊。就在这时,桌子不知是被谁狠狠拍了一下。

    “小哥,吃好了吧,客人还等着呢。”就在这时,大爷笑呵呵的望着我,他身后倒是还有个几个要来吃米线的客人,估计是在等桌子。

    “你大爷,吓死我可有你好受的。”我没再说下去,也没和大爷计较,付了钱我就出了屋子。怎么着自己幻想一下也这么惨,这大爷可真不地道。

    回到家中已经是八点左右,我舒坦的洗了个澡这才躺在床上。琐事就这么涌上心头,拦也拦不住,一时间才发现这事情想来是一回事,做起来可就不是这样了。本来我打算这两天就能办下来,可光是找个地理位置适合的店铺我就找了好几天,一时间有些烦,又想到陌情院子的事更是让我头痛不已。

    烦恼折腾了我整整一个晚上,十二点我才醒来。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我正准备出去逛逛,倒是李婶的电话打了过来,估计又是关于这屋子的事儿。

    “喂,李婶有事吗?”

    “楚阳,今天拆迁办的又来了,这事还挺好的我们可真是有福气,他告诉我们说后天施工队就要动工,这次第一批修缮的就是我们这一片区的屋子。还有啊这快要修缮屋子了,你可得赶紧找个屋子搬出去,不然到时候麻烦,你看明天能般吗?”电话那头,李婶似乎还挺高兴,不过也没太表意出什么。

    “行吧,我今天就出去找找合适的屋子,我会尽快搬出去的。”真是一家欢喜一家愁啊。

    “唉,行要是需要帮忙,打个电话吱个声啊,我和虎子过去帮你收拾屋子。”李婶似乎是笑了笑开口说道。

    “这倒不用了,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这就去找屋子,先不聊了啊。”

    挂断电话,我靠在椅子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我有些纳闷,这烦心的事情可是接踵而至啊,想死的冲动都有了。

    窗外的天一下子阴沉起来,就好像我此刻的心情烦闷至极,一时间我想跳到湖里游到精疲力竭,那样会不会好一点。过了半晌,我披上一件外套出了门,我不知道待会儿会不会下雨,就像我不知道接下来的生活里会遇到什么样的事,这一切没有下集预告,也没有来电提示,有的只是一如既往地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