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吃货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6-12-30 23:14:10本章字数:3173字

    很庆幸我可以混吃混喝了,过了一小会儿,小七我们几个人蜂拥而入窜到陌情的车里,今天要去的地方,那可是传承了160多年的老字号店,杭州西湖区孤山路30号,人们称的“楼外楼”。

    “一楼风月当酣饮,十里湖山豁醉眸”这幅楹联说的就是这西湖菜馆楼外楼。估计这几个小家伙也来过这里,倒是没有特别的惊讶。反倒我成了乡巴佬了,说实话我一起也就和诗雨来过一次。眼前的一切依旧还是老样子,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进了包厢,我们也都点了一些招牌菜,挺合适小七的,白血病的患者免不了得多吃一些高蛋白的食物,就像小七她每天至少得喝两袋牛奶,饭菜中也有些高蛋白的食物。小七看着蛮能吃,只是身材却是挺消瘦的,一想到此难免有些让人心痛。这花样的年纪,得了这种怪病,让人叹息。而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就让他们好好享受现在的生活。

    “西湖醋鱼,叫化童鸡,火踵神仙鸭,杭州东坡肉......来嘞。”服务员吆喝着,端上来一盘盘卖相极佳,色相醇厚的菜肴。

    “来来来开吃”看到菜肴都上齐之后,说完我就掏出筷子准备下海捞鱼,还没碰到醋鱼就被陌情给打了回来。

    陌情没好气瞪了我一眼,然后嘴里叫嚷着:“先夹给小七她们啊,瞧你这做哥哥的。”说完还没完,一股劲的向我使着眼色然后连连摇头。

    说罢,我也没再搭理她,女人嘛我挺能理解的。随即我就将所有的菜都夹了一些放到几个小孩碗里,小七她们几人倒是很有礼貌的说了声谢谢。晃眼间,余光扫视过我身旁的陌情,却发现此刻她正在闷着头大吃特吃,丫的感情我刚才影响了她的计划啊,她可是早有预谋啊。

    看到这我哪能忍下去,揪着她的小耳朵,然后很严肃的批评道:“小七,来看看这就是你们的好姐姐,看到她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面这颗吃货的心了吧。”

    “啊,你弄疼我了,你个死楚阳,我和你没完。”陌情大声叫嚷着。

    “快......放开陌情姐姐”小七看到这一幕边啃着,边吱吱呜呜的说道。

    还没等我把话说我,倒是小七她们几人不乐意了,拿着筷子,鱼骨头就朝我甩来,感情她们是一家的啊,进了土匪窝了。

    “得,我是进了土匪窝了,我可不敢欺负你了,我的姑奶奶。”

    随即,我这才挥舞着筷子飞快的穿梭在盘子之间。入口后,这香浓多汁,入口即化,细嫩爽滑,肥而不腻的口感可是让我大饱口福了……

    饭饱茶足之后,我挺着大肚子,游览着一旁的美景。心情可谓舒畅至极啊,要是在古代非吟诗作画一番不可。一时间有些失了神,望着远处的美景佳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我身旁的这几个家伙早已没了影子。

    我赶忙打开手机才发现,陌情发来的消息,说她刚才不好打扰我欣赏美景,就带着小七她们回去了,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看到这条消息我怒火中烧啊,可这一切都没有用,顶多自己发个牢骚,路还得自己去走。只是转眼间小雨在湖面上泛起了层层涟漪,我只得躲到长廊上避雨。

    大概晚上七点左右,雨势还是一如既往地浩大,一时间我只觉得今天我还有什么事没做,我今天还得找屋子搬家啊,我在脸上轻轻拍了一下,接下来我可得咋办啊。睡大街?还是睡地铁站?摆在我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

    我拨通了阿布的电话,希望他能收留我一晚上,好在这次他倒是接的挺快的。

    “楚阳,咋的了你和那陌情好上了,今晚没事带陌情过来一起喝酒,好几天没见你了。”电话那头,阿布没好气的打趣道。

    “得了吧,那你和王梅好上了吗,都是一块田里的蚂蚱还逗我玩。对了和你说个事儿,我今晚去你那住行吧。”

    “可以啊,我这地方大,不过房间倒是只有两间,自备耳机啊。”一开始我还以为他说的是酒吧太吵,叫我带耳机我也没在意。

    “行,就这么说定了,待会我就过去。”絮叨了一小会儿,我愉快的挂断电话,随即将衣服拉扯过头顶,就奔向雨中。

    奈何雨再大,我也得回家收衣服啊,否则明天工程队一来,还不得把我仅有的财产给填了。

    回到家中,我将所有能用的物品打包,我可不是大土豪,现在我可是三无青年。一个小时之后,我擦了擦挂在脸上的汗水,在一旁抽着烟看着眼前被我打包好的三袋行李。我苦笑道我可真够穷的,三年下来就留下了这点财产,估计老爹老妈知道了还不得气晕过去,狠狠骂骂我这混账儿子。

    不过这行李带过去挺远的,也不是办法。就在这时我脑海里却是有了一个更好的法子,于是我就拨通了陌情的电话。

    “喂,美女麻烦你个事儿呗,我有小点东西,能寄你那儿吗?”我笑口颜开的说道。

    电话那头,陌情迟疑了半会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随即开口说道:“东西不多的话,倒是可以。不过别放太久,我怕影响我屋子的空气。”

    听到这话我可就不乐意了,开口就骂道:“哎,我说你这嘴可是比蛇蝎还毒啊,虽然我是穷了点,可你也不能侮辱我的人格啊,玷污我这天朝男人的形象啊。”

    她似乎是摇了摇头,不屑的叹了口气说道:“你爱来不来,不来拉倒,挂了啊。”

    “谁说我不来,我马上就来,别着急宝贝……”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她就将电话给挂了。我倒是没在意,看着此刻雨小了不少,这才左手一袋,右手一袋,背上背着一袋漫步在细雨绵绵之中。

    这平时十分钟的路程,我硬是在此情况下,也准时抵达了她住的公寓区C903,随后上了楼,按响了门铃。

    陌情一开门见到我这幅模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我,这才结结巴巴的开口说道:“你……你你,不是说一小点东西的吗?怎么带了这么多,你该不会要住这里吧。”

    “你想的太多,来来借过借过,我可累死了。”我没管她,拎着包就进了屋子。然后将这些东西放到她隔壁的房间。

    做好这一切,我才洗了个手坐到她这舒服的沙发上,拿起几颗葡萄吃起来。

    她神情复杂的望了我好一会儿,红唇微微一张,开口说道:“你可丝毫没把你当外人啊,怎么着这还成了你家了?”

    没错,她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狠毒,骂人不带脏字,可一点也没有掉味,我不得不暗自佩服她口舌的厉害之处。

    我没搭理她,将她放在桌上的一盘葡萄吃完,又将她放在她桌前的一瓶酸奶喝光,我这才意犹未尽的起身,舒坦的摸了摸肚子舔了舔嘴唇,舒展了一下身子。这才注意到,此刻陌情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的眼神。我撇了她一眼,扬了扬秀发。

    “大美女,我的包可就交给你了,里边可是有些少儿不宜,你可别瞎翻哦。”

    “你给我快滚。”

    没错,我就是这样被她给轰出来了!好在我还占了点便宜,出门前我又从她的桌子上拿了一带饼干。

    出了门,雨还是没停,密密麻麻的洒落到石板路上,朦胧中我就像是这片天地间的一粒雨滴,凄沥沥的洒落在地上,泛不起一点浪花。路上一些男女不时地从我身旁路过,仅仅只是擦肩而过,没有人停留下来,看看和他们一起在雨中的人是谁。他们迈着匆忙的步伐,或许在家中还有在等待自己的人,而我除了孤独的影子,洒落一地的雨水外剩下的还有什么。

    下了车,雨却是越来越大,甚至难以落脚,溅到我裤子上溅到鞋子上,我只得赶忙跑到酒吧里。虽说这场大雨下了半个晚上,不过酒吧里却还是挺热闹的,这点小雨又如何能阻止他们躁动的心。

    酒吧灯火时亮时暗,烛火下不乏扭动腰肢的女人,还有喝的烂醉的男人。走过小吧台,我径直上了舞台,此刻阿布倒是正在忙活着给招呼着客人。一个女人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让他放下了江湖的恩恩怨怨,平淡的度过了这些日子。或许许芳就是阿布生命里的摆渡人,缘分尽了也就走了。

    “桌上喝的都准备好了,去王梅那坐吧,我一会就来。”阿布看到我朝他走过去,他笑了笑指着角落里一个人坐着的王梅说道。

    我没和他说什么,就坐到王梅身旁。桌上摆了七八个空瓶子,王梅穿了一身黑色长裙,半倚半躺的趴在桌上,伸着手臂端着半杯啤酒。

    “还好吧,王大美女,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啊?”我开口说道。

    “楚阳,你说句实话,我美吗?”她从桌上起来,拿起另一杯啤酒举到我面前,神色复杂的问道。

    “美啊,在我认识的女人里,你算得上一号美女,怎么了你对自己不自信。”我没好气的笑了笑。

    “我以为你们男人都喜欢美女,而我到现在也没明白你和阿布是什么样的人,你们的心早已被蚕食,或许在你们而言,女人都一样,不过却怎么也比不上得不到的对吗?”

    “我想,这一切只需要一个时间,需要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