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躁动的夜晚

    更新时间:2016-12-31 17:04:12本章字数:3492字

    夜晚,说美也美,说孤独也温暖。你永远看不清猜不透,灯火辉煌的背后又会有着什么,我们向往着夜晚带给我们的那一丝神秘,还有那难以捕捉的诱惑。我想这就是夜晚的魅力,像是一杯美酒,或甘甜或苦涩。王梅思索了半晌,望着下起雨的窗外,好似乎她这一刻也在追寻着她自己的答案。

    过了好一会儿,她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想我们人就是一个矛盾体,永远重复着,思考着问题。我总会想什么才是爱,什么样的爱情只得我们付出一辈子。其实我挺羡慕许芳的,让一个男人等了这么多年。我也挺感激她的,是她将阿布从悬崖边给拉了回来,不然我可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阿布。”

    听到她说的话,我也在心里反复着问着自己我现在追寻的又是什么,只是为了得到诗雨的一个答案?还是让她亲口告诉我她还爱着我。我想这就是安慰我最好的一颗解药。随后我又开口对她说道:“如果一开始你就知道答案,你还会继续下去吗?”

    她没有思考,重重的点了点头无比肯定的回答道:“不怕你笑话,我就算只能陪他睡一辈子,我也会继续和他在一起。从一开始我就没报什么希望,不过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我想阿布,到现在也只是把我当做解决烦恼的工具,不过我心甘情愿。”她是蠢吗?或许不是。她聪明吗?也不是。她只不过是一个受过伤的可怜女人。

    她说完,笑了笑将一杯酒狠狠地灌入喉咙,眼角泛起点点泪花,随后又开口说道:“是他冲淡我所有苦涩,让我知道那两个字的美好与痛苦,因为有他的岁月,我忘记了心灵及身体的伤悲。其实我以前觉得我自己挺肮脏的,当我拿了钱和前男友分手的那一刻,我就觉得我配不上爱情这两个字眼。那一晚或许没有他,我可能也见不到第二天的阳光了。”

    一时间,我又重新审视了一下坐在我身旁的王梅,她很真诚,真诚的懒得伪装自己,她也是可怜的,我想如果在给她一次机会她还是会那么做,因为那段感情再也没有她什么事情了。或许王梅早已把阿布当做救命的稻草,对他产生了依赖,当做能够让她幸福走到最后的伴侣。现在他们的生活,平静幸福,我想这就是两人还一直能够在一起的缘故。陪伴或许是最好的方式,她还在等待着一个让她满意的结果,只是这又会有多久。

    过了好一会儿,我又倒了一杯酒放到她面前开口说道:“我有时候也会想,我们明知道会受伤也会一如既往,或许就像这杯酒,喝下去会让人麻痹得到一时的舒缓,可醒来后又何尝不是没得到答案,那时不光是肉体连精神也到了摧残。人生路上,有着无数的选择,路是我们选的,再怎么也得走完。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本就是矛盾体,不知该如何是好。或许还没到故事的结局,一切都没有结束。其实我挺希望你们能在一起的,我相信时间会见证这一切。”

    “那就借你吉言了,干杯!”

    “死婆娘喝够了吗,酒也不能当水喝啊,喝醉了自己去雨里醒醒酒,别让我半夜还得服侍你。”就在我俩快要碰杯的时候,阿布一把将王梅的酒杯抢了过去,疾言厉色的说道。

    “你是不是想我喝死了更好,那样也就没人烦你了。”听到阿布对她大吼大叫,王梅也耐不住了,哭丧着脸说道。

    “一边去”阿布,没好气的瞅了她一眼,开口说道。

    “我就不去,你说什么我就要听你的啊!”王梅嘟囔着嘴,撇着头扬起下巴,像是个负了气的孩子。

    “咳咳咳,我说你俩诚心的吧,我好歹也是条哈士奇,怎么着你俩这你情我浓的,我可受不了啊。”我笑了笑,这感情是来演戏的啊。

    “怎么着,你的店铺张罗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准备开业,对了你不是说缺资金吗?我这里大概有八万,你先拿去就当我投资了。”啊布坐到王梅身旁,双手撑在桌上,一本正经的说着。

    “你就不怕打水漂了啊,店铺还得再找找,你可不知道我可是为这事敲破了脑袋,烦得很啊。钱的事再看看吧,你也挺不容易的。”阿布虽说有个酒吧,可他也不是个吃软饭的人,他也得生活。这些年虽说他看上去过得光鲜亮丽,其实我也知道他过得也挺不如意的。

    “你还把我当兄弟吗?把我当兄弟就别说这话,听着瘆得慌。”阿布倒是不乐意了,敲着桌子,质疑的望着我。

    “行行,你们人傻钱多我也不会介意的,要不再给我点。”我倒是在一旁打着哈哈,打趣着她俩。

    “去你大爷的,我把裤衩都翻了个底朝天,再也抖不出来点料了,兴许这裤衩还值几个钱要不要送你。”阿布也不甘示弱,随即开口说道。

    “算了吧,你留着作纪念吧,里边不知道藏了多少你的子孙后代,我可不敢收。”

    王梅听到这话,在一旁笑个不停,伸出手往我身上拍了几下。

    随后我们喝着啤酒,唱着歌,好久没喝啤酒味道也挺好的。像是遇到了久别重逢的好友,还挺温馨的。

    酒吧打烊以后,已经是夜里的三点。酒吧二楼有着两间房,一间是阿布和王梅的,另一间就成了我今晚的小窝。我本想在阿布和王梅的隔壁房间好好睡一觉。兴许是酒精的作用,燃起了两人的浴火,我可就遭了殃了,甚至我能清晰地听清楚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还有销魂的沉吟萦绕在我耳边,搞得我很难受,我现在才知道阿布叫我带个耳机的原因了。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荡爱自由......”我插上耳机听着音乐,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只是我低估了他俩声音的穿透力,一整晚我愣是被他俩给吵醒了三四次。我想我得赶紧逃离这个地狱,否则我会被摧残死的。

    正午十二点,我起身之后就窜到酒吧大厅里。王梅倒是没在,估计出去了。阿布坐在窗户旁抽着烟,看到我下了楼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随后说道:“怎么样,还住得惯吧大兄弟。”

    “去你大爷的,你俩浪货啊,我今天非搬出去不可。”我愤怒的提高了语调和他说道。

    “肯定是你耳机不太好,喏这个可是限量款的,你拿去保准没问题。”阿布说着朝我扔来一个Iriver的音乐耳机,看样子不便宜。

    “这耳机我收下了,不过我还是觉得找个地住比较实在,走了我去找找我的小窝去。”我郁闷的摇了摇头随后就出了门。

    “大婶还有房间吗?”我有礼貌的和租房的大婶说道。

    “小伙子,没有了。这几天房子都给租完了,这条街估计有房的也不会便宜,唉,你早些天来就好了。”大婶叹着气,摇了摇头。

    “大婶,我多给你点钱就是了,你倒是得给我找个屋子啊,我今晚就快没地儿住了。”我又笑了笑。

    “唉,你这小伙也真是的,我还会骗你吗?不信你去其他地方问问,我们这片区整改的地方本来就多,大多数屋子在前几天就被施工队给租了去,你现在找房子肯定找不到啊。不行你去公寓区问问,那儿估计有房。”大婶没好气的瞅了我一眼,开口说道。

    虽说大婶说的可能是实话,可是一听她让我去公寓区住,这味道可就变了,那地方的房租比酒店还要贵了不止一倍,她当我是凯子啊,还是故意想嘲讽我。

    “谢谢啊,大婶!”我重重的拖着声音,随后大婶瞪了我眼,进了屋子。

    真是邪了门了,这行业大有前途啊,我不禁赞叹道。吃过午饭,我接到了出租店铺小哥的电话,叫我过去谈谈。没一会功夫,我兴冲冲的就到了小吃街,走进了这家大概四十平的小店,进门后小哥还在忙活着什么。

    “你好,我是刚才和你打电话的楚阳,你是这里的老板吧。”进门后,我帮着小哥将一些杂物放进箱子里,随后开口说道。

    “哎哎哎,你好,叫我小王就行,老板可是不敢当。我想,你也是知道我这店铺地理位置不错的,左边就是步行街,右边紧挨着办公区。我本来生意也挺好的,只是最近家里出了点事,我这才不得不回北方去。你要是诚心要租店,我这也就一次性转让给你了,估计以后也不会再回杭州了,省得麻烦。说实话我挺着急的,你这几天资金方便吗?你给个价,满意咱就签合同。”小哥开门见山的就和我谈起转租的事情,可见这兄弟可能真有急事,不然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啊。

    “不瞒你说,这地段挺不错的,你就按你最近这里的房价转给我吧,做生意的谁也不能吃亏啊,你说对吧。”

    “成,那今天咱就交你这个兄弟了,我也不往高了叫,十二万块三年租期。这价钱可不高了,你看呢。”

    听到这小哥的条件,我思索了半晌,这价格还真的不高了,甚至有些便宜了。我以前住的那间小屋一个月就要不少钱,这算起来还真是我占了些便宜。随即我开口说道:“这价格你没吃亏吧,我这人也挺实在的,看你这火急火燎的,又把价钱放低了,我这心底也过意不去啊。”

    “嗨,小哥你倒是还真是个实在人,你再给我一千块,我把这些能用的东西都留给你了,也不拿去卖,现在你这样的人可不多了。”他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

    “成,那倒是要谢谢你了,兄弟那我这就去筹钱,明天咱们签合同你看怎么样。”

    “行行,明天我做东,就在街角小餐馆。”这兄弟的眉头终于舒缓了不少,笑逐颜开的说道。

    和小王絮叨了几句,我就回到思鑫坊的小巷,就在这时,今早遇到的大婶往我招了招手,咧着嘴开心的说道:“小伙子,下午有个住户搬了出去,你现在还要租房吗?”

    “租你大爷啊!”我没好气的就骂了几句,这不是摆明了要坑我吗?

    我这是一番欢喜一番愁啊,租了店铺就没钱租房住,我还真是个穷人的命。唉,我这人也算是极品了,这日子倒是会耍我啊,把我玩的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