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和她同居

    更新时间:2017-01-01 20:35:14本章字数:3344字

    一下午的时间,我又去了阿布的酒吧,借了八万块存到我银行账户里。现在我银行账户里刚好有着十二万五千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王小哥莫非猜中了我的家底,我没好气的苦笑道。

    转眼间,夜色变得斑驳漆黑,黑夜就这么降临到这座小城里,我独自走在思鑫坊的街道上,灯火有些暗淡。望着这行人如织,车水马龙的街口,我停下脚步站了许久。过往的行人大多数是成双成对,好像是故意出现在我面前来虐我,告诉我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单着。其实我觉得自己已经够惨了。

    我只能望着街灯透过的昏黄灯火,找到了一个朋友,我们宛若许久不见的好友。我回头看看,顾影自怜的想着,看着,它只不过是一道影子而已。黑夜让孤独变得深邃,我可笑的问自己:我的归宿又在哪?或许我本来就没有归宿,我始终还是一个人。

    在这一刻,我好想遇到某个人,亲口告诉我:夜凉了该回家了。以至于,我在路口站了许久,望着来往的人群走走停停,抬头望着这座带着浓厚商业气息的城市。

    而这繁华城市的背后却是我落寞要死的身影,那真实的落寞正在一点点蚕食着我本脆弱的心灵,掏出已经有些褶皱的烟,点燃一支,就这样沉沉的吸了一口,却发现烟根本无法麻木我,却更拉长了我的孤独,看着模模糊糊的烟气,在慢慢消散融入夜色中,我发现自己更加迷茫了……

    模模糊糊的待了好一会儿,电话铃声想起,我才觉得我也是会有人惦记。还会有人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一时间我有些兴奋!

    “楚阳,你能过来我家吗?我家好像闹鬼了。”电话那头,陌情低声细语急切的说道。

    “别骗我了,哪个鬼这么不长眼,居然跑到你这姑奶奶家里去了,你该不会孤独寂寞了想找我消遣吧?”在这一刻,我似乎忘记了我之前的落寞孤寂,反而觉得调侃陌情更让我觉得畅快,此时我才感觉到我的生活是多么的无趣,仅仅靠着调侃陌情,才能换来一时的快乐。

    “哎呀,你快来行吗?我......我拿我二十多年的贞操担保。”这是她在我面前第一次撒娇,我甚至想象不到,她现在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和表情。她总会让我弄不清她的表象,也看不清她的内心。而我在她面前就像是透明的物体,毫无保留的将我的一切摆在她的面前。我有些纳闷,她真的有某种特殊能力,又或者她怎么这么了解我。

    迟疑了片刻,我噗嗤一笑,被她的话语给逗乐了,随即我有些不怀好意的说道:“你还有贞操啊,很难以想象哦!那我还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小孩呢。”

    “楚阳,你个死变态,你就说你来不来吧。”电话那头,她没忘要挟我。

    “额,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要是不行那你就早点睡呗,这夜是黑了点,那鬼应该也不会突然从你屋子里冒出来啊,很安全的。”

    “楚阳你个混蛋,你……你快来行吗?,我答应你就是了。”电话那头,她好像是抖了抖身子,望了望漆黑的角落。

    “行我这就过来,我希望在我到你家之前,希望那鬼看在你漂亮的份上能放你一马。”

    “啊,楚阳你个死混蛋。”电话那头,她好似乎是龇牙咧嘴的气得不行。

    挂断电话,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往公寓区,希望只是她的错觉吧,而不是什么歹徒之类的。虽说我不太相信鬼这东西,不过我也没见过,有些事到现在也无法解释,这也不稀奇。人的心脏很脆弱,吓坏她也不太好。

    还没进她的屋子,我也感觉不那么对劲,走廊里灰黄的灯光闪个不停,一整栋楼笼罩在漆黑之中。一时间我也提高了警惕,我倒不怕那些东西,可有些歹徒比鬼还可怕。我可不敢保证,我有能力在穷凶极恶的歹徒面前逃命。

    忽然,在陌情的楼梯门口,有个白色的影子晃了晃,我没在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打开照明。一来我不确定遇到的是什么,二来我也想再观察观察。

    我在原地停了好一会儿,这东西就在原地没动,好像是发现了我。由于我的眼睛适应了现在漆黑的环境,朦朦胧胧的能够感觉到这应该是个人,而不是鬼。我又提高了警惕,希望他不是什么歹徒。慢慢的我靠了上去,抽出系在裤腰间的皮带,就在这时我将电话的灯光打开,随口大喝一声:“谁”

    “啊,鬼啊”

    “怎么是你?”

    “陌情”我俩几乎在同一时间惊奇的望着对方。

    我正要讲话,被陌情狠狠地拽住我的裤腿,示意我不要大声说话,可我没系皮带,裤子差点就被她给拽了下来。我停了停赶忙将裤子给穿好,陌情一脸嫌弃的望着我,却也没开口说话。随后她抢过我的手机,在手机上拼写了一行字:你那晚住的房间里有个闪着绿光的东西。

    “你跟着,我去看看。”我也拼了一行字给她。随即我将门打开,一步一步的往里走去。而陌情则是抓着我的衣角,也跟了上来。一时间,我在心底暗自将她给嘲讽了一遍,看她平时挺男人的,怎么也会害怕鬼啊。

    我走进屋子,里边却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将屋子打探了一番,却是没看到陌情说的鬼,也就在这时灯忽然就亮了,屋子一下子变得敞亮起来。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妮子还真会糊弄自己,我还是习惯性的躺在她的沙发上,没好气的瞅了她一眼。陌情也好似乎意识到这仅仅只是一场虚惊,不过看她的样子也挺不大正常,脸色还有些惨白,像是真的受了惊吓。还真是奇了怪了,该不会是她身子虚弱,眼花了吧。

    “唉,我说你该不会来姨妈了,身子虚弱眼花了吧。”我也没顾忌,这听起来不那么检点的话语就从口中窜了出去。

    “你才来大姨妈呢,你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啊。”陌情有些不那么开心,不过也没走开,窜到我身旁一脸无辜的望着我。

    我没回答她,趁着光亮,我想起身打探了一番她的屋子。可陌情却是不乐意了,拽着我的衣角,好似乎害怕得离不开我半步似的。我们查遍了每一个角落,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这才哭笑不得的坐到沙发上。

    “行了,没事了,这天色也不早了,我还没地方住呢,你早点休息吧,这屋子真的没什么,有事你再打电话给我吧!”我休息了一小会儿,陌情也好似乎是平静了下来,随即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开口说道。

    “你,今晚就在这睡吧,我真的害怕。”陌情哀求道。

    我可是服了这姑奶奶,这都二十好几了,还这么胆小。这可一点不符合她的表象,这女人可真是搞不懂。我也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不过这也好,省得我又去开房间住浪费钱。我可不介意在她这里常住下去,既不用交房租也可以蹭吃蹭喝,挺好的!

    “行啊,那我去睡了,你早点休息。”说完,我起身就要往她房间隔壁的屋子走去。

    “你跟着我干嘛?该不会要给我暖床吧。”我进了屋子,正准备洗洗睡了。却没成想,这妮子直接坐到我床旁边了。

    “想得美啊,对了我屋子宽敞,一个人睡挺冷的,你在我床下边打个地铺睡吧。”她将头瞥向一边,没再看我,小嘴微微上扬,灵动的眸子望着天花板。就算在这时候,她也不愿意承认她胆小的事,也不愿意亲口告诉我,让我在她身旁睡觉。还是这么爱要面子!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我喜欢睡这里,你赶紧去睡吧。”一时间,我感觉我总算揪住了她的小辫子,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成全她呢,我倒是不介意和她打一打心理战。

    “楚阳,你没感觉你这屋子睡了不舒服吗,你这屋子不干净,还有很多蟑螂,睡了会得病的。我屋子干净,还挺暖和的。”她依旧没好意思将头撇过来,又或许是不想让我看到她此刻的表情。

    “不用担心,我比小强命硬,没事的你赶紧去睡吧。我睡了,麻烦把门关一下。”说完,我就要脱衣服,准备睡觉了。我迟疑了好一会,一不做二不休,当着她的面就脱掉了衣服,一股脑窜到被窝里。

    看到我这副模样,陌情生气的跺了跺脚,走了出去,将门重重的关上,像是个负了气的孩子。看到这里我哪能就此罢休啊,随即添油加醋的开口大声说道:“放心吧,有鬼也是到了夜里十二点才会出来,你屋子干净肯定不会闹鬼的。”

    “楚阳,你个死混蛋,我看你还怎么睡。”过了一小会儿,门忽然被她给打开了,随即一瓢凉水浇到我的被褥上。

    “你有病吧,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这是干嘛啊。”这大半夜的,被谁这么折腾哪受得了啊,随即我开口骂了过去。

    “和你说了,这间屋子不干净,我怕你生病呗。”她低着头,看着被水浇湿的我,好像是有些过意不去。

    “真的,那可得好好谢谢你了,我去睡沙发,谢谢你关心哦。”我将衣服穿好,仰着头就出了屋子,平日里我总不是她的对手,这一时间找到她的弱点我有些开心,甚至有些得意忘形。

    我从我的背包里掏出一套清洗过的被褥,将她的沙发打开铺平之后,就躺下准备呼呼大睡。这妮子倒也没嫌弃,也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躺下,把我一半的被褥给抢了过去。

    黑夜漫漫,这一夜终究是不平静的。在这一夜里我无数次的从寒冷中清醒过来,随后我跑到她的房间将她的被子给拿了出来,盖到她身上。这才好好睡了一觉,就这样我们同居了。说起来,这事情挺让人费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