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恒悦破产

    更新时间:2017-01-04 22:26:01本章字数:3289字

    不知是什么时候,我被尿给憋醒了。估计早已过了十点,窗外的阳光格外温暖,稀稀疏疏的透过窗帘洒到实木地板上,我揉了揉眼睛就起了床,准备去方便方便。脑海中想起来小时候的荒唐事,那时候估计是身体不太好,意志力也有些低下,各方面都有所欠缺,不能够很好的控制排尿。

    于是有好多次晚上喝多了水,早上五六点就会做着一个相同的梦。梦见自己在自家的厕所里舒舒服服的上了一个厕所,那感觉别提多畅快。只是每次都会被自己的尿给凉醒了,然后拉过被子将罪证给遮盖起来,生怕老娘会臭骂自己一顿。

    就这样,家里我的床垫是怀得最快的,老妈也带我看了医生,然后不辞辛劳的将我的毯子晾晒到太阳底下。慢慢的长大以后也就没有了这样的事情发生,说起来还挺怀念的。

    只是卫生间的门却是关着的,这一套房里也只有一个卫生间,说起来这设计的挺不合理的。

    “大姐,你能快点吗?我快憋不住了啊。”我等了大概五分钟里边还没什么响动,尿意正浓我只得蜷缩着,憋着,说实话挺不舒服的。

    “你去楼下公厕呗,我还没好呢!”过了好一会儿,陌情这才吭声道,好似乎她已经羞愧的不行。

    “我擦,公厕差不多有一公里呢,你快点呗我求你了姑奶奶。”我实在是憋不住了,说起来这事我也挺不好意思开口的。

    “那你就等着呗”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存心想要我难看,过了好一会儿她还没出来。说实话我挺憋屈的,稀里糊涂的这上个厕所还这么麻烦。还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舒坦,没人会和你抢厕所,当然也没有人陪你吃饭,给你做饭。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选择了一方面也就得放弃另一面。就像选择了自由,也就少不了孤独。

    吱!

    厕所门终于是开了,我赶忙拖着有些僵硬的身子窜进了厕所里,陌情倒是笑了笑,好似乎是在和我炫耀她的阴谋又得逞了,看到我这副模样她似乎前所未有的开心。

    这小解别提有多舒服,索性我就趁着在方便后想一次性洗把脸,只是洗漱台上我用了好久舍不得扔了的牙刷却是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崭新的牙刷,还有高夫的洗面奶和一床还没见过水的毛巾。

    在这一刻,我对我的女房东倒是有些刮目相看,没看出来她对我还挺好的,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一时间我有些捉摸不透这个姑娘,不过看她也没交什么男朋友,我的心里也挺好奇的,这美女该不会想一辈子光棍吧。

    洗漱完,出了洗漱间我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我耸了耸肩进了厨房。此刻陌情披着她的米奇老鼠的“战袍”,正在不亦乐乎的翻弄着炒锅里的煎鸡蛋。她有些害怕这热油溅到她的手上,不时地将手伸进伸出的,和这滚烫的油玩着你躲我藏的游戏。

    “我来吧,唉!也不知道你老公以后娶了你该怎么办,我想他应该吃不上热腾腾的饭菜了,真替他感到心痛的。”我没好气的打趣着她,来缓解刚才我被她戏弄的气愤。

    “他娶的是我,可不是家里的保姆,我不做饭就可以天天去外边吃大餐了,这样岂不是更好吗?再说了我也不是不会做饭啊,只是有些生涩而已。反正我又不会饿死,所以我不太担心这个问题。”她将头仰得老高,好似乎是在挑衅我。告诉我自己是有多惨,告诉我这些年混的有多菜。

    “懒得和你说,你肯定体会不到这做菜做饭的乐趣,因为你也就只会吃了。我真羡慕你们这些一生下来就不用操心自己生活的人,用找不着为了衣食住行而烦恼。”

    “这一代你没享受这样的待遇,好好努力呗!让你的孩子享受这待遇,这样也算是圆了你当年的梦了,你说呢楚阳。”

    “想生孩子至少得有个女人吧,怎么着你要给我生一个富二代吗?”我将鸡蛋放到盘子里,又将蒜末放到锅里炒了炒,这才笑了笑望着她开口说道。

    “你想的美,赶紧做饭吧。”她红着脸没再厨房里和我斗嘴,蹦蹦跳跳的出了厨房又看起电视剧。

    吃过午饭,我俩躺在沙发上休息了好一会儿,她放在桌上的手机短信声音响起,她高兴地看了看手机对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随后卖弄着她的笑容开口说道:“楚阳你替我去前门娶个包裹呗,我去收拾碗筷。”

    “凭什么啊,我可不是替你跑腿的,再说了我俩可是分工好的,我做饭你洗碗这不是挺公平的嘛,你这摆明了想占我便宜。我不去!”我皱着眉,虽说帮她取个包裹没什么,可我不能惯着她啊,那样以后我可没有好果子吃,说不定这以后我就成了她的奴隶了,一想到她那女王样我心底可是一百个不愿意。

    “楚阳,你真不是个好男人,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她说着做了一个鬼脸,想恶心我。可她的那副模样让人看起来一点也不令人讨厌,反而挺逗的。随后她一副委屈到家的模样,恋恋不舍得出了门。

    她走后,我将桌上的碗筷给收拾了,虽说和她斗嘴挺舒服的,只是有时候又觉得我是个男人,不应该和她斤斤计较。我吹着口哨,唱着《洗刷刷》将碗筷清洗干净,随后将昨天买来的绿豆舀了一碗,泡到盆里,打算今晚熬点绿豆汤犒劳犒劳自己。

    大概二十分钟后,陌情衣服得意洋洋的进了屋子,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她撇着头像是有些看不惯我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享受着这饭后的闲适。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看你的样子似乎挺开心的啊。”我放下手机,瞥了她一眼。

    “我刚买的衣服呗,我前几天挑了一个晚上的,挺好看的。咦,糟了!我的衣服呢,哎呀我把衣服给扔进垃圾桶了......”她沮丧的拍了拍她的脑袋,有些苦恼的跑出了屋子。怪不得刚才我看着她的袋子有些不大对劲,里边不像是有着东西的。

    没过一会儿,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拖着小拖鞋,缓缓地进了屋子。随后有些愤怒的看着我开口说道:“楚阳都怪你,我刚才在楼下拆了包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把衣服给扔到垃圾桶里,提着空袋子就上了楼。你说这是有多倒霉,还没五分钟的时间,楼下的垃圾桶就被环卫工人给带走了。我不管,这衣服我要你赔我。”

    进门后她就冲我发起脾气来,恍惚间我还以为她这出去的一小会儿时间里,是不是有人对她做了什么手脚,脑子有了毛病。我有些不那么乐意,随后我耸了耸肩对她说道:“你自己仍的衣服怎么能怪在我头上,你这可是栽赃陷害啊。”

    她负气的嘟囔着嘴,好像受了天大的气,搞得我也是有些不那么舒坦。随后她没再说我的不是,好似乎她也明白了这其中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一下午的时间我俩又陷入了冷战时期,我俩没再开口说过话。在这段时间里我俩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她似乎将刚才的怒火都迁就到零食上,我也不能看着她吃饱了撑着难受,于是我也和她抢着吃零食,没一会儿功夫就将昨天买的零食给吃的差不多了。

    五点左右,天色变得阴沉,好似乎没过一会儿就要下雨。陌情换按了按电视遥控器换了湖南卫视,而我则是看着杭州最近的新闻,无聊的刷着微博。恍惚间我看到了一条惊人的消息,恒悦集团宣布破产,我又仔细看了一遍,有点难以置信。只是后来我在新闻上也看到了有关恒悦集团倒闭的报道,这无疑是一条让人咋舌的消息了,恒悦集团也就是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包揽了杭州的一些旅游会所,算得上是杭州旅游会所的老大。我以前是策划部的,对总公司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可让我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就这么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真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我对它也没有抱有一丝一毫的惋惜,说实话要不是王总的做人不地道,估计我也会一直在公司肝脑涂地的奋斗着,说不准我今天也会因为这公司的倒闭而心痛不已。不过现在它已经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倒是有些心疼自己的上司胡杨,还有公司的千余号的员工。他这么一些年的打拼在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虽说他的能力再找一个工作不难,可这是他付出了心血的地方,这事情搁在谁身上,也挺不舒服的。

    细想起来,第一天进公司我就惹了一个麻烦,我把策划案给弄丢了,随后胡总还骂我丢了公司的脸,亲自带我熟悉策划的工作,他那一丝不苟的精神也让我折服了,他就像是我的偶像,随后我就在他的手底下卖了命的打拼着,没过不久我就提升到策划部的小总监而胡杨则是调到了市场部,代替他的就是王总那个小人。我想胡总过不久也会混的风生水起,因为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他。

    只是更让我感到奇怪的就是这公司是怎么倒闭的,虽说商场的生意瞬息万变,这公司也算是在杭州能排的上号的,之前也没听到什么消息,而且这公司有着北京一家大公司做靠山也不至于如此啊。就在我愁眉不展之际,陌情也好似乎看到了我脸上有些难看的表情,随即开口说道:“怎么了,恒悦集团老总和你是亲戚啊!怎么看你的样子挺难过的啊。”

    “和我是亲戚那就好了,我用得着这么穷酸的生活吗?”

    “那不就得了,说实话这公司早该倒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