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杜杰的反常

    更新时间:2017-01-05 23:03:37本章字数:3072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自从昨日恒悦集团破产的爆炸性消息散播,在杭州也掀起了一丝浪潮,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也都是些有关恒悦的一些传言,众说纷纭,这座老城里流传着各种各样的说法。不过人们更多地是唏嘘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居然一夜之间就化为乌有。

    就好像也印证也这句话,“一切皆有可能!”。细细想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比恒悦的老总庆幸的多了,我们可没有经历过这种大起大落。不过说起来我也有些不那么开心,毕竟我毕业后的第一个岗位就是恒悦给我的,这对我来说就相当于一个家园,虽说已经回不去了,说实话我到挺希望它能够继续辉煌下去,只是这一切现在来说实在是太迟了。

    此时只能希望曾经一起奋斗过的那些年轻员工,能够重新收获一份满意的工作吧。下午的时候我给胡杨老大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些安慰他的话,虽说此时我的几句安慰算不得什么,不过我也希望他能够尽快的恢复状态。想当初我被恒悦抛弃的时候,我也悲痛了好几天。

    我这个小员工失去这个饭碗都有这么大的反常,更不用说恒悦的高层了。将心比心,我也只想当胡总的听众,听听他的不快还有满腔的怒火。不过倒是不知道杜杰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什么反应,估计他现在还偷偷的乐着呢。

    傍晚,天色有些灰暗,和陌情吃过晚饭我就一个人乘车来到了嘉华国际商务中心广场,东北方向有着一栋能和嘉华广场大厦比肩的高楼。楼下有着不少的行人驻足观望着这头巨象,而我们就像是一只蚂蚁,在它面前我们只能抬头仰望,它的造型像是一把尖刀插入云霄,如今这头大象倒下了不再那么辉煌了,这就是恒悦集团办公大楼。

    一时间我心中也是掀起层层巨浪,这种感觉说不清楚,不过也没太难过和失落,说起来这已经和我没关系了。有的也只是一些难以磨灭的记忆,还有对它的怀念。说真的,我真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什么可以永恒不变,能够永垂不朽的。就像当初秦统一六国,而它终不能独领风骚数百年,它也破灭了,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

    我点上一支烟,或许也算是祭奠恒悦的衰亡吧,而我也越发迷茫,越来越觉得这世界的可怕,弱肉强食的时代让我不寒而栗,脑海中想着许多事,想着我的小店也会不会被淹没在小街小巷里。我攒紧了拳头,我输不起,我也不能输!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被电话铃声给惊醒,电话是杜杰打来的,我看了看接通了电话,也不知道他现在找我是不是因为恒悦集团的事情。

    “楚阳,恒悦破产的消息你知道了吧,说说看你现在有没有一丁点的高兴呢!”电话那头,杜杰好似乎喝得有些高了,说话的时候明显的带着些许激动。

    “开心算不上,我还不至于拿人家的失败来寻开心的地步,怎么看你的样子似乎挺高兴的啊,该不会是在哪里庆祝吧!”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杜杰此时的行为,作为一个被恒悦抛弃的员工来说,这件事情确实是给我们出了一口恶气,只是落井下石的行为在我看来也有些不那么地道。不过也看在自己在恒悦奋斗多年的份上来说,那里有着我们洒下的汗水,我们可以私底下说恒悦的坏话,而别人说就让我们听着不那么舒服了。或许这就是集体荣誉感,而这些也只能偷偷的藏在心底,因为这一切已经烟消云散了。

    “赶紧来我家,我在家喝酒呢,你苏大姐也还没睡呢,她也挺想你的。”电话那头杜杰催促道。

    “行吧,你问问苏大姐要吃什么,我现在正在嘉华这边呢,要吃什么我也方便带。”我笑了笑开口说道。

    “楚阳别破费,有钱你就攒着,你也不是准备开店了吗?小四把我照顾的挺好的,赶紧来吧过来陪陪你侄子。”电话那头,苏大姐将电话抢了过去,和我絮絮叨叨的说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说真的这些年来挺感谢苏大姐的。

    “哎,好我这就过来!”挂了电话,我上了购物中心,买了一盒维生素D的钙质剂,还有一些营养品。细细想来,当初自己小时候可没吃过这些好东西,听母亲说那时候家里穷也就只能勉强维持一日三餐。母亲总会抱怨亏待了我没给我吃过好的,所以我以前一直缺钙,小时候经常腿软,现在倒是没有那些后遗症了,不过唯一让我有些遗憾的就是我的个子,长到一米七五就没再长过。

    “楚阳啊,都和你说了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呢,赶紧进屋吧!”我按响了门铃,苏大姐拖着小拖鞋,穿着宽松的裙子。看到这一幕说起来让我有些高兴,苏大姐一直以来都把我当弟弟看待,说真的在异乡有这么一个胜似亲人的姐姐,我心里也总会暖洋洋的,而她就是这般,无论什么情况总会想到还有我这么一个弟弟。

    “你工作有了着落了吗,在哪上班啊?”她家的客厅里也添置了一套电暖炉,苏萱进屋后又将小手细腿藏到暖炉的围布里,我笑了笑看着杜杰那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开口说道。

    “这还难得到我吗?上个礼拜就去上班了。”说到这里,杜杰神情有些不那么对劲,原本他是靠在沙发上的,眨眼间他就支起身子,伸出手撑着他的脑袋。可他也没说具体的上班地点,一时间我有些搞不懂他是为了在苏萱面前装样子,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来咋们喝酒,不为别的就为恒悦集团的倒闭,当初可差点把我给气死,现在心里总算平衡了。”杜杰笑了笑,将早已准备好的酒杯倒满一杯茅台,那股酒香飘满了整个屋子,看起来年份也不低,在这场合喝这酒倒是有些浪费了。

    “你这可是暴殄天物了啊,这酒怎么也要留着我店铺开业的时候再喝啊。”我没好气的笑了笑。

    “我这还有呢,别急到时候肯定少不了给你庆祝的机会。今天还是那句话,我们只为曾经被抛弃过喝一杯,恒悦破产好啊!恒悦早该破产了。”这是我第二遍听到这话了,第一次是陌情和我说的,我有些哭笑不得,他们都希望恒悦破产。杜杰在恒悦受了气说这话也没什么,只是恒悦似乎也没那么讨厌啊,怎么就把我身边的人都给惹了。

    我想掏出香烟抽几口,只是一想到苏大姐还怀着我侄子,我就将这个想法给抛到了脑后,以后我侄子找我算账,说我让他吸了二手烟这就不好了。只是,一时间我有些不那么自在,看到杜杰的这幅高兴样我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

    “对了,楚阳你店铺刚开张,喏这是我是杜杰和我的一点心意,密码你的生日,钱不多,要是还把我们当你最可爱的亲人,这钱你可不许拒绝。”苏萱从兜里掏出装备好的银行卡,递到了我手中。

    一时间我竟然感觉这东西有些灼手,让我有些不好意思接,也就在苏萱将银行卡递到我手中的时候,杜杰的眉毛抖了抖,脸上的神情有些让我难以琢磨。好似乎他之前不知道这事,随后杜杰笑了笑开口说道:“对啊,这是我和苏萱的一点心意,你呢拿着钱好好做生意,将来我说不定还要和你混呢。”

    “不行这钱我不能收,之前你们帮我的已经够多了,现在你们也要办婚礼,还要生小孩也挺不容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萱给打断了,随后她又焦急的开口说道:“哎呀,楚阳你就别和我们争了,这钱你可得收下,不然以后可不许再叫我姐了。”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点头又重新看了看这卡,说实话我有些羞愧,也有些不好意思,随后我笑了笑答道:“这钱算我借你们的,说实话我现在也有资金的缺口。等我资金能够周转了,我就立马还你们。”

    “哎呀,楚阳你可真啰嗦,我该管你叫姐了。”苏萱没好气的笑了笑,杜杰倒是保持着他一贯的严肃。

    “这可不行,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叫姐多别扭啊。”

    “瞧你那模样。”

    ......

    和这两口子聊了很久,苏大姐炒了一盘牛肉给我俩做下酒菜,之后我没让他们送我,杜杰也喝了酒开车就不行了,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一点。天空稀稀疏疏的有着几颗星星,我却叫不出名字来。这一路上,估计是酒喝的有些多了,走起路来有些摇晃。眼前的事物也有些朦朦胧胧的感觉,我有些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在街旁的绿化草皮上躺了好一会儿,只是胃里翻江倒海似的,很不舒服。我也是有些纳闷了,怎么今天这酒量怎么这么差劲啊,我俩也没喝多少啊,这倒好把我给灌醉了。

    一时间,我有些不知所措,想了想我掏出电话拨了过去,希望她能来接接我这个迷了路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