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抛弃平凡的我

    更新时间:2017-01-19 23:12:00本章字数:3437字

    一路上杜杰就再也没醒过,他刚才清醒时说的事情我也很清楚,也很理解。既然他不想回去,而且是醉着酒回去见苏萱,这么多年了,我清楚地知道杜杰是个追求完美的男人,他更不希望三番五次的,将他这狼狈的一面带去给他最爱的人,他孤傲得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不容许苏萱看到他这难过的一晚,更不想苏萱难过。

    又或者他们之间闹了不愉快,我想如果又是后者,作为一个男人他不愿意再回去面对爱人,甚至逃避......想到后边,我有些心惊又有些后怕,掏出香烟点了一支,索性地我将车窗打开,任由凛冽的寒风不断地冲刷着我的灵魂,也不再去想,一切等杜杰酒醒了就会有结果。我想到那时,作为杜杰的兄弟、苏萱的弟弟,我都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在我眼前发生。

    黑色大众的士车穿梭在这条繁华的街道上,车外也同以往一样,泊油路上闪烁着淡黄色的光芒,路上总会有车来来往往,我不知道此时又有多少人是快乐的,能够忘记了忧愁,忘记了这延绵不绝的烦恼。

    “小哥,你朋友这是干啥子噻,看样子喝了不少咯,你不像是杭州本地人喏,没去找妹子耍?”一阵烦闷之际,开车司机操着一口浓厚的四川话,语速很快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他扭着脖子望了我几眼,随后加了一把油门道:“我干完今晚我就不干了咯,回家娶个婆娘过日子去。”他很开心的搓了搓手,丝毫没注意此刻他是在开车,而不是在玩玩具车,不过车子却是依旧很平稳的行驶着。之后他又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以前,最喜欢周星驰的一句话,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我激动呐怀着满腔的热血来到了这个地方,一直想努力的赚钱,回去讨个好老婆生个大胖娃子,后来我才晓得没有咸鱼谈啥子嘞梦想嘛。”

    我依旧沉默不语,我想今晚这位大哥说的这番话或许不是第一次,他带着满腔的热忱,把所有的一切都倾注在今晚以后的日子里,但他却是敬业的,更应该令人敬佩,他敬业的站好了最后一班岗,我希望这样执着、有责任的人能有个好归宿。

    我想他也同我身旁的杜杰一样,他们今晚都有着说不完的话。眼前这其貌不扬的老男人却是挺淡然的,我想他生活不得意也并不是一无所有,至少他懂得简单的活,懂得了平凡是福,懂得妥协以后也就没那么累了。

    我淡淡的对着后视镜真诚的笑了笑,我将这个微笑,送给最后一次奔波于这条路上的男人,也希望他的生活正如他所幻想的那样,会有所期待,活出前半辈子没有活过的精彩。他也微笑着回应了我,礼尚往来间寄托了我们情谊的讯号,在这间小小的车厢里荡漾着,随后顺着敞开的车窗渐渐地飘远。

    “烟云酒店马上就到了,我倒是有些舍不得了噻。”他掏出香烟怅然若失的抽了几口,也递给我一支,可能他更想我能和他分享他的欢喜与忧愁。

    “大哥祝你幸福。”

    ......

    我将杜杰扶下车以后,真心实意的说了这句话,司机大哥愣是没要这车费,他说他今晚就是来找祝福的。我掏出一百块悄悄地放到椅子上,我希望他们的感情能够像这红色的毛爷爷一样能够圆满、如红色般热烈。

    进了酒店我开了间标间,这样也好照看杜杰,虽说他醉酒得不严重,看他倒也没什么身体上的不适,可我也不能扔下他不管不顾,至少也得给自己和苏萱一个交代。我以前可没少喝醉后一个人躺在酒店,独自待在冰凉漆黑的房间里,与呕吐物睡在一起,那种孤独和无助,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我想要是那时我突发什么状况,还就真的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我将杜杰扶上床,又打了一个电话给苏萱,告诉她今晚杜杰就不回去了。过了一会儿苏萱可能不放心杜杰,又是发短信又是打电话的,可电话里却是什么也没提,估计这事儿还真的和我想的不一样,他们不是闹了矛盾,而杜杰确实遇到了另外的一些麻烦。

    我忙活着烧了一壶热水,才发现酒店里没什么能够醒酒的东西,我将杜杰吐了一身的衣服脱下,盖好被子锁好门才放心的离开了酒店。

    我赶忙掏出手机搜索着附近有卖小吃的地方,不过不幸的就是我离我最近的几家餐馆,隔着我差不多一公里,悄然间我抓了抓头发,我真后悔今晚来这家酒店住,说真的我以前也来过,还觉得服务质量挺不错的,却也没留意这附近有没有餐馆,这挺不符市场规律的。我只能又打了一部车,急急忙忙的告诉他,尽快带我去附近这家叫做尚粥的小店,只是司机却是像看傻逼似的看了我几眼,道:“前面不远就是啊!”

    “利索点,要是你不去,我告你拒载。”他不屑的瞅了我一眼,好似乎是在告诉我,这么近还打车,真是个人傻钱多的二货。

    我左手拎着绿豆粥,右手拎着红枣莲子粥,马不停蹄地上了酒店的楼梯,愣是从一楼直奔十一楼,我缓了口气这才将房门打开。一进屋杜杰像是个恶鬼般,立在窗台上,我没好气的笑道:“你这是要寻短见呐,喏要死也得做个饱死鬼啊,这碗是绿豆粥,这碗是红枣莲子粥,那老板说绿豆粥醒酒,莲子粥养胃我就都给你带来了,我怕苏萱又找我麻烦,说和我呆了一晚就瘦了好几斤,这罪我可背不起。”

    “你喝吧,我没胃口。”看来他的酒醒的差不多了,我赞叹着他这醒酒的速度。之后杜杰神情复杂的看了我几眼,才转过身继续靠在窗户上,任由窗外的冷风挂乱他的头发,慢慢地撕碎他那颗坚强的心脏。可好似乎再凛冽的寒风,也无法将他此刻的万千愁绪给冻结,随后他低声叹了口气。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我想作为兄弟既然能够有福同享,也一定能够有难同当。说实话苏萱和他真的待我不薄,就拿这回开汤包店的资金都是他们赞助的,将心比心,我也是该为他们做点什么,我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说你总不能像是个黄花大闺女似的见不得人吧,将所有的事都憋在心里吧。有什么事情说出来会好受点,我可是你最好的兄弟,说出来我们有难同当,兴许我还能帮上什么忙。”

    听到我说的这番话,他将低沉的头扬了扬,轻薄的笑道:“好啊,我确实遇到了烦心事了,你借我点钱呗,最少五十万,你有吗?”

    我......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怎么会搞得这么......”我有些惊愕的他说的话,却更加难以置信,我在心底默默地告诉自己,他是在和我开玩笑。他从不是这么一个做事如此草率之人,要说他摊上五十万的事我可真想象不到,我疑惑的问道。

    “别问了行吗”他猛地握紧了拳头,狠狠地往白色的墙面上锤了一拳,我甚至能够看到他打破的手正在滴着鲜红的血......

    “啊杰还有机会的,等你酒醒了你告诉我,别丧气,我们一起想办法。”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希望下一秒他会靠在我的肩膀上,像个女人似的大哭一场,然后我们一起共担以后的风风雨雨。

    我话刚说了一半,他就拍开了我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打断了我的话语,吼道:“楚阳,我和你做了这么久的兄弟,我看过你叱咤校园,那时我挺羡慕你的,甚至有些崇拜你。也看过你穷困潦倒,但尽管那样你还是有着一股打不死的小强信念,让你的人生透着光。可现在看看你,你因为一个女人糟践了自己,你现在还有资格说你能帮我,你告诉我你拿什么帮我。要钱你有吗?要权你有吗?我想就算我有一天败得一塌涂地、一无所有,至少我拼搏过,而你呢?你整天就只会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自个喝你的粥去吧。”

    那一碗莲子粥被他狠狠地一巴掌抽飞,随处泼洒,飞溅到我脸上,而他说的这番话也如同这溅了一地的粥一样恶心,我不知道他今晚为何突然对我发这么大的火,我将快喷涌而出的眼泪挤了回去,苦笑道:“阿杰,别这样我知道你喝多了,有什么事真的可以一起解决,没事你出气了也就好了。”

    我强忍着怒火,说真的我很珍惜这段维系了多年的兄弟情谊,我小心翼翼地把话又圆了回来,我真的做不到和他大打出手,我知道他说的都是气话,我完全可以当他放了一个屁,明早醒来还做好兄弟。

    “楚阳,你走吧,你真的帮不了我,我也不需要你帮忙,你真的很没用。你真的挺失败,可你却还挺满足的,我真搞不懂你们这些整天浸泡在情怀里的青蛙,碌碌无为还总喊着口号说平凡可贵,我真的打心底里看不起你。我想......我......我想我们没必要再做兄弟了,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下一秒,我这一辈子最不想听到的这句话,就从他的口中无情的冒了出来,狠狠地敲击着我的心。我那快崩碎的心灵,像是被一把锋利的锯齿来来回回的割了无数遍,痛得我声嘶力竭、欲哭无泪。

    “阿杰,我想我这辈子最庆幸地,就是认识了你们这几个好兄弟,希望我们来生还能继续做兄弟,欠你的钱我尽快还你,保重身体,没事少喝点酒,苏萱怀了孩子,多陪陪她。”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抹了抹挂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迈着沉重的步法出了屋子。之后我轻轻地的将房门给关上,我苦笑着自己悲催的命运、体无完肤的生活。我再一次被抛弃了,或许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和房间里的男人说说笑笑,我终归就像今晚遇到地的士师傅一样平凡,可我却少了对生活的期望,少了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