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十年,献给孤独的你

    更新时间:2017-01-20 23:20:16本章字数:3312字

    狭窄的走廊里铺满了五色的毯子,灰黄色的灯光射穿了我疲惫已久的身影,好似乎在这一刻我的灵魂也被挤压得扭曲起来,甚至看到它难过得流泪。冰冷的水泥墙砖将我们的感情无情的隔断了,再也感受不到它的温暖。

    忽然我身后的房门开了,我怀着仅存的一丝侥幸心理,往身后望了望,开门的正是杜杰,他好像是趁着我离开后,抽空洗了个脸,晶莹的水滴从他的发丝间滴落,浸湿了他白色的衬衫。看到这一幕我有些期待,也有些激动,我心中猜想着他一定是后悔了,不过他依旧面无表情,眉宇间再也看不到往日对我的那股平和,却多了几分陌生的气息,迟疑了半晌,他开口道:“谢谢你,今晚照顾我。”

    我们往日的情谊,也随着这“谢谢你”三个字变得陌生,变得摇摇欲坠起来。这冷冷的三个字像是一把冰锥,狠狠地刺穿了我的胸膛,我只感觉胸口钻心的疼,我苦笑着自己挺傻的,也挺失败的,他真的不再把我当兄弟了。恍惚间我在门口站了很久,甚至我听不见风声、也看不见灰黄色的灯光。

    什么都没有了!

    全世界也都安静了......

    我不知道杜杰什么时候走的,待我缓过神来,他的房门早已关紧。我伸出手,来来回回好几遍,却始终没能敲响他的门。我们的感情也随着这堵冰冷的水泥墙,看不到彼此,将我们多年的情谊无情的阻隔在两头,我在外头,他在里头。

    一直以来,我总以为兄弟情谊,总比那虚无缥缈的爱情靠谱,也更能让我体会到温暖和关怀。只是今晚我才发现,这其实都一样,两者都是有着共同点的,终归有些东西不是一厢情愿就能如你所愿。这其中有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左右着我们的感情,就像今晚杜杰和我之间的感情一样,我们终归还是败给了我的平凡。

    我没再步行下楼梯,选择乘坐了电梯到了一楼,因为我害怕我的脚步再也支撑不了我疲惫的身体,我不想这么倒下,我只想好好醉一场,然后过好以后的日子。即使生活待我很薄幸,我也不会再做一只小强,杜杰今晚说得挺对的,是我糟践了自己,也亲手将我们多年的感情送走了,我不应该平凡,也不应该一无所有。痛彻心扉以后,我是否应该继续坚持我所谓的平凡,我想,只要是我身边的人都会笃定的告诉我,选择平凡无异于慢性自杀。

    下了楼,夜色已经漆黑,我抬头望了望被夜色渲染得污浊的天空,夜空下我的影子就像我的好兄弟杜杰一样,再一次无情的抛弃了我。我想,他们可能忍我很久了,却始终顾及着多年的感情没说出口而已,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将我的无能和拖累记到心里,隐忍着,直到再也无法忍受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终归像是洪水泄闸一样,爆发了出来,无法阻挡。而这一次不同了,还一直维系着我们感情的那点情谊,再也无法将我们捆绑到一起,最后就像打破的玻璃瓶一样,啪!的一声,碎裂在地上之后再也无法复原,也看不出它曾经是有多美好。

    风是有多凉,我却感觉不到,黑夜里我身旁走过的那一个个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的年轻男女,也同这世界一样体会到了黑夜独有的寒冷。我笑了笑他们真的挺幸福,身体凉了冷了,至少跳动的心脏是滚烫的,只是我早已变得麻木,唯一还有感觉的心脏也敷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我心里的那股钻心的寒冷,正在迅速地向我全身的四肢八脉扩散着,或许心凉了,真的没救了!

    以前在杭州,我总会感觉我是有家有兄弟的,过年过节也还有凑热闹的地方,只是过了今晚,我在杭州再也没有了家,再也不会有人袒护着我,我深深地担心着苏萱在我和杜杰面前该如何选择,我苦笑道,这可不用选,也没得选。不知走了多久,我再一次来到青砖石路上,看到老树摇摆着它的身子,掉落下来一片片枯叶,像是在告诉我,过去了就过去了,就像这凋零的落叶一般,再也无法变得翠色欲滴。

    鼻息间,我闻到了一股酒菜的香味,混合着李婶自家酿的农家乐,差点让我忍不住哭了出来,想起第一次喝白酒就是和杜杰来这里喝的农家乐。那一晚,是纸迷金醉的,那是我们四人组第一次出来聚会,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一晚他装逼时喊的口号“喝不起,大声喊我的名字,三遍”,随后,诗雨和苏萱应声喝道:“杜杰小酒量,杜杰小酒量,杜杰小酒量”。到了后来,我和杜杰再也闻不出酒菜的味道,汗液里都掺杂着酒的气味,一阵凉风刮来,我们才知道原来喝得这玩意是酒,而不是水。

    “阿杰,你们慢走啊,记得常来啊。”恍惚间,远处传来了李大婶客气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回道:“诶,好好,我们会常来的。”只是我身旁的阿杰,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阿杰,他们只不过有着相同的小名而已。从我身旁走过的那个叫做“阿杰”的男人,明显没有我认识的阿杰帅气阳光,他也将我此刻的尴尬看在眼里,淡漠的笑了笑,转身搂着他的好兄弟摇摇晃晃地走了。

    “楚阳进来坐坐吧,阿杰应该好些了吧,我做了你们爱吃的酱茄子,快进屋吧。”李大婶热情的招呼着我,我点了点头也跟着走了进去。

    今晚的小酒馆还和以前一样,就连放的音乐也没变,依旧还是熟悉的旋律,那时候我们最爱看的是一群叫做古惑仔的人,而这首郑伊健的《友情岁月》也同我们的岁月一起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随着这无法忘怀的旋律,我的思绪也没有停歇,又带着我回到了往日的时光里,心里阵阵酸楚,说不清道不明。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流浪的日子,你在伴随,有缘再聚,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聚,凝望夜空,往日是谁,领会心中疲累,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经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所有故事,像发生漂泊岁月里,风吹过已静下,将心易还谁,让眼泪已带走憔悴......”。

    听着这首代表着友情的歌曲,我默默地流下了泪来,一次又一次的撕碎了我们的曾经或哭或笑的岁月。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品尝着酒馆里特有的味道,酒还是以前的酒,只是少了一个人,少了陪我哭陪我笑的人。或许我错了,一切都变了,就在转眼的瞬间,我们的路上再也不会出现彼此的身影,天下真的没有不散的宴席。

    到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兄弟这个词,以前总会把它挂在嘴边,原来这个词不必常常念叨,是要记在心里融入到血液里。我本以为我不会醉,只是我喝了几杯以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喝的不再是酒,而是满杯的哀愁、溢满酒杯的难过,三两杯以后我再也抬不起头,等李婶将酱茄子端来,我早已将满瓶的白酒喝光。

    “楚阳,你和杜杰今晚怎么了,这是遇到什么事了,别总喝酒啊,注意身体。”李婶抢过我端在手里的杯子,再也不让我喝酒了。

    “拿来”

    “别喝了”

    “拿来”

    “得,你不让我喝,我上别处喝。”出了屋子,李婶也没拦我,也没找我要酒钱,她知道我们没有赖账的习惯。只是我感觉自己做人挺不地道的,我想着将李婶的好记在心里就好,或许那些摆在明面上客套的话,不必再说,时光会给我们答案。

    我掏出烟盒,将剩下的最后一根有些褶皱的香烟点燃,夜色下有些难以看清缠绕的烟雾,它终归还是随风而散了,没能飘向远方,再也不能拉近我和杜杰之间的距离。我越来越依赖这一时的快感,将这种感情寄托到虚无缥缈的感觉里,等到香烟燃尽,我像是上了瘾一样难受,像个疯子一样满世界的找着,像是找着失散了多年的朋友。

    今晚,我没有去我以前去过的任何一家酒吧,或许我不想再尴尬的遇到不想见的人,又或者我有些害怕面对什么,总之今晚的我像是个怯懦的小女孩,我害怕再去揭开我那伤痕累累的疤,害怕再次看到滴着血的心。

    兜兜转转之后,我来到了这家叫做十年的酒吧,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里的一切与爱情、兄弟这两个词语毫无联系,里边坐着的都是孤男寡女,没有人是带着朋友或者带着爱人来的。

    大厅里一个古老的时钟像是跨断了时光、消去了烦恼,慢慢悠悠的走着,古铜色的时钟表面留下了岁月的痕迹。我想,在它面前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也没有什么会永远清晰可触,就连人们口中那永恒的爱情,也会变得苍白无力,这一切,终归还是不能抵住时光的侵蚀,岁月的流逝。

    我叫了一杯“冰火两重天”,服务员客气的将菜单递给了我,晃眼看了一遍之后,我才发现在这章不大的酒水单正面,印刻着一条无比醒目的话语“献给十年前还在单着的你”,而这里的吧规也正如我所想的,只能一个人来这里喝酒,我感叹道,这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

    我本想着这种经营模式不会受到欢迎,到了后来我才发现,事情也正如我所料想的那样,这里冷情的可怜,我或许就是今晚的最后一位客人了。我仔细揣摩着这店主的用意,我想我们是该需要一个能够看清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人生的机会,我们孤独的活着,不再为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