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最后的净土

    更新时间:2017-01-30 20:33:40本章字数:3006字

    我们聊了许多,直到深夜我们才怀着对生活的期望睡去。我想这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也就在今晚十一点左右,我收到一条特别好的消息,王梅告诉我,她打算给我的汤包店投资十万,一时间我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不知道王梅是出于什么原因来,来投资我的生意的,我现在有的也只是对汤包店前期的经营规划,虽说我对此很看好,可我也不觉得别人就能看好这个项目,我对此还是有着一些疑惑的,我想更多的是阿布在其中的关系了。

    我怀着满腔的热血独自面对着眼前的黑夜,外边的灯火也不那么冷,反而有些迷人的美。在这个夜晚我想了许多事情,同样有些事也让我无法理解,我一面痛心着我对友谊理解的肤浅,另一方面又感慨着世界的美好,我总是矛盾的,我不能做到方圆自如,就像人生本就是不完美的。

    这一切就像握在手里的沙子,握得紧了、松了沙子都会散落下来,我不愿意用经营这个词去玷污感情,这其中本就是不对等的,就像我和杜杰、诗雨的感情一样,绷紧在琴上的弦,越是小心翼翼越是用力就越容易崩碎,当我点亮了前行的灯火,而看灯的人却是不在了,他们终归不会在意我是用心点的,又或者是无心的,我想我们彼此之间要是多一点理解,这一切又是否会变得不一样。

    第二天一早,醒来之后我才发现厨房里做好的早餐,而陌情不知是什么原因她早早就出了门,吃了一顿简易的早餐之后,说实话这画面挺温暖的,我喝了一碗暖暖的粥就出了门,我生怕装修后的屋子有些么不干净的地方,影响了开业的日程,我又特地请了隔壁的徐大婶一家帮我打扫一下店铺。原本我打算请李大婶还有虎子的,反正我都是要花这个钱去打扫店铺,还不如照顾一下邻居,可我又不知道她会不会误会我,我们现在这种关系挺尴尬的,这其中掺杂了许多的人情世故,到时候她不肯收我的钱,那我这事做得还真有些不地道了。

    下午,我很高兴地从人才市场招到了三个店员,两男一女,另外一个则是早就说好的李大婶,她的手艺我可是知道的,既然我们按照约定给她家分了股份,那么她掺和进来也挺合情合理,我有事时还能请她帮忙在店里照应。几个员工也挺好的,他们都答应这个周末就能来上班,这也和我筹划的开业日子不谋而合,十二月一日汤包店正式营业,距今还有四天的日头。将这些搞定,我心底又提起了几分精神来,虽说这事情也办的差不多了,可我也不能松懈,总在心底盘算着遗漏了什么。

    待店里几台做包子的设备放到后边的操作台上,我赶忙让设备厂的送货员给我调试着,眼前这台比我还要高一个头的大家伙,待机器发出有规律的响声之后,我们的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抹笑容。确实眼前这台四万块的大家伙,可是花光了我最后一点积蓄,它就像是我藏着的宝,我不容许它出什么岔子。细算这些天我花在这小店上的钱差不多有二十三四万了,我想换个其他的餐饮行业,前期出的这份价钱也能够操办的不错了。要是换做二三线城市,三十万的投资已经可以开一家大型的餐馆了。

    这些日子我也难免有些纳闷,细细想来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每当我遇到困境的时候,我身旁就会冒出一个个掏心掏肺帮助我的人,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一个贪婪的家伙,朋友的支持我从来没有拒绝过,可我也没忘记他们的好。我将凳子摆放整齐之后,王梅打电话告诉我,下午太阳偏移正中四十五度的时候,在The last pure land(最后的净土)咖啡馆聚聚。三点过十分我将店铺的门窗关好,怀着一颗急切的心,准时到达了这家独一无二的咖啡馆门口,它是留在你心底品尝过人生的酸苦热汤,也是在寂静夜晚让你温暖如春的液体。

    正门的橱窗里摆放着一张北京牌照的摩托车,原本我以为这里没什么特别,只是当我推开黄铜色的大门以后,这一切和我想象的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鹅卵石铺成的大厅上空是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正前方西湖碧波荡漾着,远处有着几艘独木舟停泊在浅浅的港湾,这里简直是一个花的世界,直到咖啡馆在水中摇晃了几下身子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已经脱离了陆地,这咖啡馆是建在一艘破败的渔船之上的。

    这里宁静得像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庄园,当我们在靠窗边的座椅上坐下之后,一个头戴米白色头套的年轻女服务员向我们走来,她摆弄好沙漏放到原木的桌椅上,递过一张单子,我要了一杯拿铁王梅则是要了一杯摩卡,坐在我身旁的王梅将平日里常穿的长裙脱下,换上的是一身优雅闲适的休闲牛仔,不仔细来看你很难发现,这个帅气的“男子”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她没有姑娘长留的披肩长发,不过她却是不缺女人味的。

    她端起摩卡,浅浅的抿了一口,如果时光回到上个世纪,我想她换上一身白色长裙来到曼哈顿大街上,那个最亮眼的女郎一定是她,她不由得笑道:“我想当一切都随着时光消融以后,这里的一切剩下的还会是什么,我挺喜欢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感,就像我从不做长期投资,和我的青春一样,我喜欢这种随着容颜易逝飘忽不定的生活。我每次出去外边工作,我都会给自己放一个假,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去听听别人的故事,待我将这些钱挥霍的干净,我才会回来继续工作。你知道吗,其实女人独立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那样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你们呢,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我点上一支烟,可服务员很快就制止了我这个不文明的行为,她带着我还没完全点燃的香烟走后,我略显尴尬的笑道:“其实我挺能理解你们这种行为的,以前我也挺喜欢漂着的感觉,甚至有过背一把吉他满世界流浪的想法,可我始终还是有着牵绊,就像我有着家人,还有我要等待的人,我以前有过出国的机会,可我还是放弃了,我想我还是放不下太多。说实话,我家里就我一个孩子,虽说这些年我也没怎么给家里带来特别的安全感,可我的心却是一心向着他们的。我想我是该好好努力,做出一番事业,然后回家给父母养老。”

    我不知道王梅问我,关于女性经济独立问题有没有什么别的意图,其实我想男人都应该是一样的,我们很难接受女人比我们强势,这是我们特有的尊严,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一无所有,会有一个女人告诉我她会养我,恰巧我也爱着她我又会如何选择。

    我喝了一口咖啡,苦涩回味之余带来的却是阵阵香甜,我在心底整理着思绪又开口道:“你怎么想到要给我的店铺投资的,你很看好我做的这一切吗?你不怕打水漂了啊!”

    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只是浅浅的笑了笑,像是在笑我提的问题是多么的没有营养,她将翘着的腿放下,杵着手又看了我几眼,说道:“我挺欣赏有抱负的男孩子,我想你们这一类人挺辛苦的,不过在你们身上我能看到和别人不一样的热忱。你别问那么多了,这钱就当是友情投资了,你亏了赚了我只要本子就行,另外我希望你和阿布保密,我不希望他觉得难为情。”

    我被这姑娘说的话惊得一愣一愣的,可我又想想她的身份却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了,她们就是那一类有钱没处花的人。可我也知道,这其中要是没有阿布的原因,我们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交集,更甭提她会投资我。

    待我们还想讲下去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沙漏已经没有了一粒沙子,王梅很有礼貌的告诉我,该走了。一时间我才意识到,这家咖啡馆的独特之处,怪不得这里的客流量挺庞大的,待我们走出大厅,王梅从兜里掏出一块看上去挺名贵的手表,投放到摆放在收银处的红色箱子里,她才又转身向我走来。

    后来她告诉我,这咖啡馆是她朋友开的,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遵守时间的原则,没有人可以例外,都是十五分钟。她也告诉我,没有人能够占有这样一片土地,这样一份空间,就像爱一样,都是无私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净土,而我们却从未认真的思考过它的价值,我们总会无止境的掠夺,而从未给过任何补偿,爱是如此,生活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