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陌情第一次出门

    更新时间:2017-02-08 22:06:05本章字数:2377字

    我被眼前这个名不经传的咖啡馆深深吸引着,它就是一个被繁华遗落的世界,让你忘记了尘世间的是是非非,它打开了许多美好场景的同时,也关闭了人们关于欲望的大门。我震惊着紧靠捐赠来维持生计的店铺,它居然能够在物欲横流的大都市,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可我又想到王梅的身份,我想她朋友有这样的能力也无可厚非了,我做不到也不代表别人就不行,说实话还是自己的能力太弱了。

    匆忙的谈话之余,才能让我们从内心深处去体会着时间的珍贵,我们拥有无数个十五分钟,而真正有价值的却没有几次,时光的沙漏不断流逝着,不会因为人的或喜或悲而停留,它是公平的,也不会因为你的贫贱或富有而有所偏袒。

    我点燃了香烟,思索着许多隐藏在我们周围资源财富的可贵,我想只有到了沙漠深处快要渴死的时候,才会知道一滴水的分量,同样许多东西的存在都是有价值的,小到路边的花花草草,大到星辰宇宙,而我们总会趋利避害的将这些都绕过去,也习惯了用经济价值来判断一件事物。我们打开一扇窗的同时却将眼睛蒙上一层纱,我们习惯用这样的方式麻痹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王梅一直没有打扰我的沉思,待我醒来她则是依靠在路边的路灯上,饶有情志的看着我,微风将她的短发扬起,却是没有遮住眼睛,她掖了掖衣衫,把紫黑色墨镜卡在灵动乌黑的眼睛上,才开口说道:“楚阳,好好努力吧,我想你也知道现在的你还真的太渺小了,渺小得经不起风吹雨打,同样也避不得别人的风雨,其实我也知道你真的挺有实力的,可如果换做是我,我却是不想将一辈子交给一个前途未卜的人手中,卡里现在有十万,不过我相信明年的今天卡里不止翻了十倍。”

    她的这一番话挺让我震惊的,以前在我眼中的她,并不是一个会如此看待金钱的女人,同样她也不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平凡人。就像她死心塌地的爱着不太出众的阿布一样,她愿意一辈子跟着他不求名分,这一点我想换个普通人可未必能够做得到。可今天的她却是挺令我刮目相看的,甚至她愿意卸下她的装束,让我看到了另一面的她,我不知道她为何要如此,说真的挺让我费解的。我想她或许知道我并不是一个满口胡言乱语,喜欢挑弄是非之人,否则她不可能毫无顾忌的告诉我这番话。可细细想来,至少也让我知道了她的纯情只为了阿布一个人,我想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女人,我会爱她一辈子。

    还未等我答谢她的慷慨相助,繁忙的大街上早已没有了她的踪影,而我手中却是还拿着带着她体温的银行卡,我细细打探了一番,才将它放到钱包里层揣到衣衫口袋里,我生怕有什么闪失,说实话我真的经不起折腾了。就像我母亲告诉我的那样,或许要是今年底我还没点成就,真该听家里的话好好回去考个公务员,过点小日子,从此不再奔波,也不再青春澎湃,娶了母亲给我介绍的在我她们圈子里出了名的美女,然后按照一家人的意愿结婚生子,再劳碌大半辈子买车买房,了此余生。

    我重重的吐了一口烟,低头望了望陌情的停车位,草坪上却是没有停着陌情的宝马,我喜忧参半的进了屋,一来打算做一桌好菜和她庆祝一下店铺即将营业,二来我算是给她和小七践行,希望她们此行顺利,小七能够健康归来。可当我进屋后才发现,屋子被收拾了一番,冰箱里也装了不少蔬菜水果,一股不太好的念头悄然爬上心头,在这样的日子里我挺希望有个人能够陪我喝上几杯。以前我会找杜杰和苏萱,现如今我能找的,也就是现在和我同住一个屋檐的陌情了,我想她一定会乐意听完我曲折的故事,然后告诉我一切向前,美好的景色总少不了风雨的相伴。

    我怀着一种莫名的心情,将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椅,我特地烧了她爱吃的糖醋排骨,我饶有兴致的将三年前从老家带来的茅台倒了两杯,又舍不得的抿了抿沾在瓶口的几滴琼浆玉露,这味道却是美到了极致。不知一个人坐了多久,抽了烟灰盒里插满了我今天抽剩下的烟头,我怀着些许忐忑不宁的心思拨通了陌情的电话,电话响了许久回应我的也只是一句流利的英文,“sorry!The phone you dialed is not be answered for the moment,please redial later.”。

    也就在这时我才发现,原本明媚的天气也昏沉了许多,还未等我将阳台上的郁金香搬进客厅,雨滴就敲响了窗户,像是一个老钟敲响在我心底,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有些猝不及防,我回头望了一眼宽敞整洁的大厅,才发孤独的我独自享受着这一刻世界带给我的落寞。挂在我身后的时钟,摇摇摆摆的指到8,到了最后我还是没能等到陌情回来,她发来短信告诉我她们已经踏上了飞往首都的航班。我不知道她和小七的行程是有多繁忙,繁忙得我忘记了告诉我她几时离去,也忘记了叮嘱我这个外人照看好她家的一草一木。

    我不知道此时的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看待她今天的行为,我端起摆放在餐桌上的酒杯,我没有细细品味它的味道,一股脑灌入喉咙以后,我才发现原来这酒竟然也这般苦涩、也这般难以下咽。烧在胃里的酒液,也将我一开始的愉悦燃烧殆尽,褪去了脸上的笑容。我深深地暗骂着她做事的不地道,可到了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只是可有可无的普通朋友。

    我纳闷女人是不是都这样喜欢不辞而别,我本以为这应该是我们男人雷厉风行极致的表现,可我遇到的这些女孩都表现得如此决绝,曾经的诗雨,往日的晨月,现如今的陌情,她们总是习惯了不将这些事情表露出来,甚至不愿意给我一个挽回的机会,我不知道我和陌情之间,将来会不会也不辞而别,从此在彼此的世界里销声匿迹。

    收拾好东西,我又将屋子打扫了一遍,才给陌情发了一条消息,告诉她我会照看好她的家,同时也希望小七能够治好病,我也承诺陌情会找一间让她满意的屋子,让她安安心心的在北京待几天。

    待一切尘埃落定以后,我怅然若失的才坐到沙发上,又将酒收了回去,我并不是觉得这酒太贵可惜,我怕我真会喝醉,醉得不省人事,然后尘归烟土,飘飘然荡然无存。依靠在窗户上,望着窗外的烟雨,我不知道春城的今晚也是不是烟雨朦胧,也不知道祖国的首都是不是白雪皑皑,总之我的心不知为何再也不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