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不卖

    更新时间:2017-02-09 23:24:45本章字数:2603字

    紧张的忙碌了几天之后,眼瞅着距离开业的日子也仅仅只是咫尺之遥,天色依旧阴晴不宁,手机上的日期就像勒在我头上的紧箍越来越紧,也更加让我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为何会产生这样的状况,原本我以为自己经历的风雨足以让我内心不再挣扎,路途上的跌宕起伏也不再让我左右为难,只是到了今日我才发现自己终究也只是一个,无法避开内心喜怒哀乐的普通人。

    明天就是选定好的日子,清晨八点寒冷的气息将我从睡梦中惊醒。辗转反侧之后我再也睡不着,就急急忙忙的找来李大婶,带上小东来到了附近的菜市场,匆忙的和他们吃了一顿早餐之后,我们几人来到昨天我考察过的几家食材商铺,细心的挑选着鲜肉还有一些海鲜和蔬菜,由于第一天开业我并不清楚地知晓第一天的生意是好是坏,同样也不太清楚需要多大的量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不过我也和卖米线的老头打探过一些情况,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底的。

    我手里拿着挑选好新鲜的猪腿肉,卖肉的师傅也正准备下刀切肉,就在这时前不久刚招的员工小东,有些磨不开嘴的将我拉到店铺外,抓着后脑勺,说道:“楚大哥,我发表一点我个人的观点,说得不好的地方你也别往心里去。”。

    我点了点头,看我接受了他的说词,他好似乎也大了几分胆子,也不再羞涩,语气大胆的说道:“我以前也跟着店铺老板买过不少的食材,其实做汤包也是一样的,我们盈利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是赚取差价,其实小腿肉和普通的瘦肉之类的口感上差不了多少,选其他海鲜还有蔬菜也是一样的道理......”。

    还未等他把接下来的话说完,我就有些怒不可遏的将他的话打断,虽然我也知道他的初衷其实挺好的,只是我们的当初定位就与众不同,这汤包店不再是开在菜市场的包子店那么随便简单。更怎么能够在这些最基本的事情上犯糊涂、占消费者的便宜,于是我缓了缓神情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道:“我知道你的初衷并没有恶意,我也挺高兴你能站到我的角度上替我考虑,不过这些地方以后千万不能马虎,选用食材的钱千万别省,现在的消费者和我们都一样,吃得放心买的舒心,别因为一点蝇头小利损坏了我们店铺的声誉,当然我也会和食材老板再商讨商讨,给咱们一点优惠。”。

    “楚老板,抱歉,之前我确实没将这些考虑进去,以后我一定认真负责。”看他有些自责,我笑了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的说道:“我相信我的眼光,你会是一个出色的厨师。我挺希望你能够在这里做好我们当初许下的承诺,再有我们可是商量好的以后只许叫我楚阳,别叫什么楚老板听着挺生分的,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把汤包店做大做强,我们一起加油吧!将来你的前途会是光明的。”。

    这一番话,也像是立在我心底的标杆,激励他的同时也勉励着我,也时刻提醒着我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我承诺给他这些以后,我肩头担起的担子也变得沉重起来,我再也不能随心所欲,我们也都有了共同的目标,也会为此不断奋斗!

    辗转几家店铺之后,我们终于将食材挑选完毕,眼看着装了满满一三轮车的食材,我才缓了口气,心里舒坦了许多。我掏出香烟传了一支给小东,他也没拒绝,随后我赶忙催促小东将三轮骑到汤包店,也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我们身后的李大婶,红着脸笑着说道:“小楚,明天店铺就开业了,我在前天就准备了一些食材,你看我到现在为止也没出什么力,我希望大家能到我家简单的吃顿便饭,你李大爷挺希望看看你们,毕竟是你们圆了他的梦想,你看怎么样。”。

    听着李大婶的心里话,我心里也挺暖的,我想至少现在我们早已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们终归还是一个家庭里的人。我迟疑了一会儿开口征求小东的意见,小东也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待我打电话一一询问了剩下的两名员工,也亲耳听到他们爽朗的答应今晚吃饭的事情后,我笑了笑对她说道:“李大婶,那行那我们这就这么说定了,我一会还有点事情,我忙完下午就赶过去帮忙,您也别太麻烦做太多菜,有点下酒菜就成。”。

    原本骑在电动车上的小东,听到我的答话以后,自个在一旁乐呵个不行,看他样子好似乎是在嘲笑我、也在讥讽自己找了一个爱喝酒的老板,有些跳进狼窝即将遭罪的感觉。

    目送骑三轮车的小东和李大婶离开,我才起身又赶往离陌情小区不太远的雨花毓秀小区,我不知道陌情是什么时候回来,她离开时我可是下了军令状,要给她找一个漂亮温馨的小家,自然我也不想食言,我可是一个大老爷们,说出去的话不说驷马难追,至少也得对得起我的老脸。同时我也希望给她一个惊喜,毕竟她也是挺有爱心的,这也算是我给她好心照看小七的一点报酬。

    “大叔您好,我听说您要卖房,我想看看,您方便现在带我去看看吗?”我之所以没去网上找中介公司买房,那样浪费钱不说,有些房子的底细我也不太清楚,到时候买处不干净的屋子给陌情,她还不得把我折腾死。二来也正好听到邻居的吴大叔说,他住这里的亲戚刚好要出国急着卖套房,我想熟人的房子住了挺让人舒心的,索性就赶着过来了。

    眼前的大叔,在十二月份的季节穿的却是夏天的服饰,一条大花短裤,一件宽松的粗布短衣,一眼看上去就显得挺精神,这样的人最难猜测他们的真实年龄,看上去他也就和我父亲一般年纪,我叫他一声大叔也挺合理。不过他腿上的汗毛却是挺多的,一看就是个长待寒冷地方的男人。可好似乎我说的话让他有些不悦,他撇下老花镜,瞅了我几眼,自顾自的走进屋子,愣是没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更甭提和颜悦色的招待我。

    眼看我挺不招人待见,我无奈的耸了耸肩也跟着走了进去,不过他也没因为我未经许可擅自进屋而将我轰出去,我心底暗自笑道这老头的有趣,我想他的脾气倒是自家老爷子挺搭的。他将泡好的茶水递给我一杯,过了片刻,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卖房,你买房是用来干嘛,你结婚没或者有结婚对象没?”。

    我刚喝了一口茶水,差点没被他说的话给呛到,说实话我真猜不透眼前的老头的用意,我也没听说过买房还要交代这些的,随即我也硬着头皮说道:“我帮我朋友看房子,大叔我说你这屋子不错啊,装修花了不少钱吧,这屋子是给您儿子闺女装修的吧,挺优雅大气的。昨天住我隔壁的吴大叔介绍给我说他的一个朋友要卖房,我就赶着过来了,不过我现在还没结婚对象,怎么现在买房都要交代自己的底细吗?”。

    他又没好气的瞥了我一眼,喝了一口橙红色的茶水才开口说道:“这个死老头真巴不得我明天就搬走,我这屋子不卖,你自个找其他屋子去吧!”。

    听到他将话说死,我又赶忙和颜悦色的补充到:“大叔其实吴大爷也挺好的,他不是看你有事忙着出国嘛,其实我知道你不希望住户将这屋子破坏了,我打包票我们会善待这间屋子,也不会重新装修,价钱也好商量,您看这样成不?”。

    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