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平淡无奇的开业典礼

    更新时间:2017-02-14 23:05:14本章字数:2041字

    漫千的思绪缠绕着,萦绕在这桥头,也将我困在黑夜的寂寞里,愁云很浅,却足以将以往搁浅,我找寻着她的足迹,可她总会消失得那么干脆、那么彻底,仿佛不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冷冷的风刮过我的脸颊,我卖力的吼了几嗓子,“我爱你,可你又在哪?”,待我喊出声之后,我却在不经意间就笑出了声,湖面上还是静的那么干净,也只有我这个孤独的人才会这么无聊。我爱的人,我爱的人真的越来越远了,甚至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她是谁,又会在哪......

    恍惚间,我感觉我像是来到大话西游(大圣娶亲)的那片芦苇荡里,正好音乐也是那一段《芦苇荡》,我划着小船不知追寻了多久,追寻的不知道是紫霞还是白晶晶,我无奈的望了望远方,眼前还是漆黑的夜,直到此刻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昨天将我的手机铃声给换成了这首曲子。

    透过手机屏幕,印在上方的号码是去了北京的陌情地,一时间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略微迟疑了半晌,我安慰道,她此刻给我打电话仅仅只是给我报个平安,更多的是告诉我小七已经有了治疗的安排。我怀着这样一种心情,接听了来自首都的电话,电话那头,她好似乎并没有因为这段漫长的手机铃声搞得不耐烦,相反地她今晚的语气多了几分柔情,多了几分不知所语的暖。

    “楚阳,我就知道你还没睡,抱歉啊,我今天不是有意不告诉你我提前来了北京,今晚有没有乖乖的在家待着,别让我知道你又偷偷去了夜店否则,否则......。哦对了!小七在后天就会有美国的专家过来为她做手术,这些天我也回不了杭州了,家你可得给我照好了,不然你以后就露宿街头吧。”。

    我很耐心的听完她的电话,可她还是那样少不了威胁恐吓我,我不知道她的出现是否是来缓解我的压力,又或者是为了让我轻松一下,总之她就这么出现了。她不止一次的出现,又不止一次的将我从烦闷中解脱,可我却始终说不出感谢她之类的话语,或许更多的是我不想告诉她我之前的不快,我就是一个宁愿自己孤独也不愿意告诉别人的人,也不愿意吐露心声。

    我掐灭了香烟,缓缓地将烟雾吐了出去,我希望随着这一吞一吐,能够将我的郁闷也随着烟雾一并带走。电话那头她似乎是等待的焦急了,才有些急切的说道:“楚阳,你在听我说话吗?你是在湖边吗?风挺大的。”。

    我一方面被她的观察事物的细致入微所折服,另一方面也挺纳闷,一直未曾工作的她究竟是有着怎么一种身份,我想她出手这么阔绰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我怎么也想不出她穿上职业装时的样子,不过那样的她也一定很美。随即,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才回道:“别老是和我套近乎,就好像我们真是一家人似的,对了你这么晚找我不会就说这么一件事吧,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在这一刻,怀着期待的心情去聆听她的答复,期待她祝贺我开业大吉。

    “有啊,还真要麻烦你多去看看另外几个孩子,保姆一个人也忙活不过来,要是你有空就带几份好吃的过去,等我回来我好好款待你。”,可待她把话说完,我也未曾听到自己想要听到的话语,我有些不自然的又提醒她道:“真的没有了吗,你好坏想想。”。

    “楚阳,你真是个话唠,电话费挺贵诶,不聊了,我得进去陪小七了,早点休息。”,直到电话那头没了响声,我才有些失落的将电话关掉,此刻我始终还是孤独的。直到所有的期待都消失以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没有将店铺在明天开业的事情告诉她。

    这一晚,我在湖边呆了很久,久到忘记了数过的星星有几颗,回到家中,我带着一丝悲喜交加的心情睡去,可我的内心又如何会这般轻易的放过我,我还是一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彻夜不眠。所有的一切都挤在这间屋子里,挥之不去。

    直到清晨带着一丝寒潮的光透过玻璃窗户,驱赶走了折磨了我一夜的黑暗和孤独,我才迅速的起身,穿好店里红色喜庆的员工服,我就赶忙往小店赶去。这一路上,人有些稀疏,这也不奇怪,这大冷天的有钱人很少出来活动,更多的是一些和我一样不得不早起奋斗在最底层的人士。他们并没有我穿了这一身大红色套头衫而感到诧异,相反的,他们却给了我一种,只属于我们这一类人独有的尊重。

    6点整,我们的员工也都纷纷来齐,接下来我们开始为了第一天的开业,而忙活的不亦乐乎起来,在第一天我们没少备料,我不怕卖不出去,就怕做的不够,那样第一天就给一些迟来的客户,留下不好的印象这总归是有些不好的。

    在今天我们的汤包店准备了五种类型的包子,素菜、荤菜类的灌汤包,高营养的海鲜类汤包和馅料包,富含多种元素的五谷杂粮包,自然我们的招牌也就是带有家乡年味的灌汤包了。

    由于开业比较忙,我并没有很细致的将各地喜欢吃的包子馅料都备足,不过却也准备了几种,比如北京的烤鸭包,四川的麻辣包,东北的葱姜包......

    随着几蒸炉的包子散发着各自不同的味道,我们几人脸上也是洋溢着笑容,接下来就是等待着顾客的到来了,例行惯例,我们几人也站到了门口,燃起了鞭炮,不一会儿就来了许多看热闹的看客,议论纷纷。

    接下来,小东则是负责分发前两天没发完的传单,而我则是站到橱窗口帮着几位女员工卖包子。直到时间越来越接近早点的时间,我的心底总像是住了千万只蚂蚁似的,再也坐立不安了,就这样我们的店铺平淡无奇的开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