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黄太子的救命之恩

    更新时间:2016-12-16 21:54:17本章字数:3413字

    黄夕温认识林霏的时候,是在他的主场——泳池。

    林霏刚从杂志社下班,摸着饥肠辘辘的小腹,给付方卉又打了一通电话。

    还是无人接听。

    她干脆在路口打了一辆出租,直奔体育中心的游泳馆。

    但是她忘记吃晕车药了,以至于来不及找零钱,就跑下车一阵狂吐。司机还算良心,趴在车窗处询问了半句。

    林霏摆摆手示意没事,接过零钱,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游泳馆。

    但是,付方卉在的体育中心,是省级运动员训练的地方。非馆内人员,不能随意进出的。

    林霏被安保人员挡在接待处的时候,她又打电话给付方卉。

    这一路上她打了不下十个,但就是没人接。

    彩铃唱完以后,不等温柔的女声道歉,林霏就对着手机恶狠狠的埋怨了一句:“付方卉,我今天非得宰了你!”

    林霏勉强的挤出一脸笑容,对安保说:“那个,我朋友她。。。。。。”

    “她是我朋友,让她进来吧。”

    这是救美的英雄的声音吧!

    林霏看了一眼那位伟大的英雄,但其实,她是严重的散光。也看不清英雄的脸,就回头冲安保‘嘿嘿’一笑,麻溜的从隔离线下钻了进去。

    英雄特别热心肠地带她进了训练中心,但英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前面带路,酷酷的。

    “林霏~~”

    刚踏出特殊通道的门栏,付方卉的声音就缥缈而来。

    林霏看不见她在哪里,眯着眼睛往前走。

    林霏总说近视眼的世界没有人懂,散光的痛也没有人懂,近视加散光的悲哀更没人懂。

    她只感觉好像踩到硬质的柱形物体,没来得及反应是什么鬼的时候,喉咙里就被呛进了冷水。

    好像,小时候站在陇上,突然身体失重掉在水渠里一样,醒来的时候吐了苦涩涩的水。

    “霏子,霏子。。。。。。。林霏子!”

    付方卉的脸一直在林霏的上下眼皮的打架中,若隐若现。

    林霏感觉到满脸肉的脸蛋被人狠狠的拍了几下,忽然清醒了。

    径直坐起,抱着了付方卉的脖子。嘴巴里还小声的嘟囔着:

    “是你救得我,你做的人工呼吸,是你对吧,对的对的对的,没有错,还好还好,初吻还在初吻还在,贞洁还在还在还在。。。。。。”

    林霏自言自语的声音,其实,周围人都听得见。

    付方卉很是无语,略微尴尬。她拍拍林霏的后脑勺,安慰她:“好好好,没事了没事了。”

    人群散去,付方卉带着林霏去休息室。

    她躺在长椅上,盖着毛巾,等着付方卉给她拿干衣服。可偏偏付方卉前一天晚上把衣服放在全自动洗衣机后,忘记把衣服拿出来了。

    可身上的衣服湿答答的现在还在滴水,她不得已,只好先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裹了一条长浴巾。

    市体育中心的设备正在更新,但是更新速度实在慢,现在只有男休息区才有烘干机。没办法,付方卉跑去男生休息区借用烘干机。

    “霏子~你等我一会儿啊,我先把衣服送去烘干,然后给你拿吹风机吹头发啊!马上回来!”付方卉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林霏用鼻音发出一个‘嗯’。

    长椅对着窗户,正午的阳光投进来,暖洋洋的。暖的林霏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地听见脚步声。

    该是方卉回来了吧......

    “你可不可以给我吹一下头发?我累的不想动......昨天写了一晚上的策划案,早上又去布了一早上的景......”林霏嘟嘟囔囔地拜托着付方卉。

    吹风机呼呼啦啦的拂过她的发丝,清清凉凉的指尖偶尔触碰到她的头皮。隐隐约约间好像还做了一个头皮按摩,这个午觉林霏小憩很是舒服。

    咳咳咳......迷迷糊糊中的林霏咳个不停。

    许是刚才喝了几口泳池里的凉水导致的,喉咙发痒。小憩也在停不下来的咳嗽里,渐渐清醒。

    林霏感觉到有人挡住了阳光的直射,一个人影乌黑黑的倒映下来。

    她缓缓的睁开眼,视力还没恢复过来。她躺在长椅上,看到的人又是倒过来的。盯着看了许久,也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付方卉......

    林霏受惊,慌忙坐起。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见了一个男低音......

    “我看你咳嗽的厉害,给你倒了一杯热水......”

    林霏头皮发麻,背脊发凉。

    此时的她,只是过了一个浴巾而已!怎么办?

    她坐在长椅上,一动不动。

    “额......你没事吧?”男生好心询问。

    林霏的视力有丁点恢复,注意到身后男生悬在她肩膀上方的手,停顿几秒后,收回去了。

    好在没有落下来,林霏想,也许对方也觉得若是碰到肩膀的话,颇有不妥吧。

    “不好意思......”

    林霏好容易开口说话,谁知身后的男生也出口抱歉。气氛又重回尴尬......

    “你要不先把这个披上吧!”从背后递前来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衬衫在耳稍的周围,侧脸的附近。林霏嗅的到衣服上,淡淡的洗衣液味道。

    猜到可能两人用的洗衣液是一个牌子,林霏就接过了衬衫。

    可是她自己披的时候,需要一个手按着浴巾。而只是一只手,她没办法披上衬衫。

    男生看林霏接过衬衫后,就一动不动了。转念也想到了这个顾虑。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然后有开口说:“额......要不我给你披吧......”

    男生的右手摊开,停在了林霏的肩颈间。

    林霏把衣服还回去,男生接过去便把衬衫披在她的肩上。

    想到对方还算是个绅士,林霏终于开口说了话。毕竟,是她自己不操心的。

    “不好意思,我的视力和听力不是很好,所以......”

    “黄太子?!”付方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打断了林霏的话。

    “你?”付方卉在门口看着两个盯着她的人,觉得气氛很是诡异,“你们......干嘛啊?”

    付方卉想问的只是,你们干嘛这么诡异的看着我。

    而其他两个人却觉得是,你们俩干嘛呢......

    林霏低下头,耳朵有些红。

    “不是......你,让我来送吹风机的吗?”男生说话小结巴。

    “是啊,我是说......”方卉说着走到了林霏的身边,把衣服放在林霏身旁的长椅上,弯腰起身的时候,刚好注意到林霏披下来的长发已经干了。

    便转话,诧异的问道:“已经吹干了?你自己吹的?”说的时候,还不停的用手抓抓林霏的长发。

    “不对啊......这谁的衣服啊?”付方卉摸了摸林霏身上披着的衬衫,“黄夕温~~这不会是你的吧?”她扭过身子,直勾勾的质问着黄夕温。

    林霏脊背挺直,‘黄夕温’,他就是黄夕温。

    “你不是有洁癖么?你这会儿怎么个意思?”付方卉上下打量着黄夕温,语气中满是调侃和故意。

    “我......”黄夕温说不出话,因为这个问题的中心思想,他审不出来。

    “付方卉,你是不是有病?”林霏踢了她一脚,“你思想能不能正常点?我衣服呢?”林霏没好气的看着她说。

    “哎呀,我开玩笑的,谁让黄太子一天到晚都摆着个唐僧的脸......”付方卉把怀里的衣服塞进林霏的手里后,做双手合十状于胸前。

    黄夕温黑线。‘唐僧脸’是什么脸?

    “等一下就把外套还给你。”林霏抱着衣服站起身,对黄夕温说。

    不等黄夕温客气,林霏就抱着衣服走进更衣室。

    “什么是‘唐僧脸’?”黄夕温问。

    “没什么,就是夸黄太子你绝世美颜!”付方卉笑着回答他。

    黄夕温无语。

    “哦!对了,好得谢谢黄太子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霏子......”付方卉看一眼更衣室的方向,压低声音说,“感谢你给做的人工呼吸,但是!黄太子你这次就做一个背后的英雄好吧?林霏子可还没交男朋友呢!要让她知道她的初吻是因为我不得已被你人工呼吸走的,她会宰了我!”

    黄夕温郁闷,他只不过是给做了一个人工呼吸而已,和初吻有什么关系?

    初吻......

    黄夕温反射弧绕了一大圈,终于到达了终点。

    陷入沉思。

    付方卉从林霏手里接过衬衫,递到黄夕温跟前。

    “黄夕温!”付方卉大叫。

    黄夕温受惊回神,一脸呆状。

    “你想什么呢?那还你的衣服!”付方卉递衣服的胳膊都要酸了。

    “哦......”黄夕温拿回衣服,像刚忽然想起什么一样,着急告辞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

    “黄太子记得帮我给教练请假!”付方卉朝着黄夕温匆匆离去的身影喊到。

    付方卉和林霏在市体育中心的食堂吃的饭。

    兴许是因为就餐人员以运动员为主,市体育中心的食堂饭菜,是在省里出了名的营养价值高。

    选餐前,付方卉接了一个电话。

    “喂?”

    “付方卉同学,我是林霏的哥哥严穴瞑。”

    付方卉诧异,捂着手机话筒,凑到林霏跟前耳语:“严哥哥,严哥哥,严哥哥!”

    林霏清清嗓子,接过电话。

    “哥~”

    林霏和严穴瞑的通话,从头至此时,付方卉就只听见她说‘嗯’、‘哦’、‘好’。

    付方卉觉得无聊,用肢体语言告诉林霏,她先去选餐了。

    “哥,他来了。”林霏看着东南方向的餐厅入口,通着电话。

    她看见一群黑色正装的壮汉们,围成一个圈,簇拥着圈内的中心人物。

    随从的记者和摄像师,穷追不舍的跟在‘壮汉圈’外,硬着头皮想要采访到独家新闻。

    壮汉圈向着她这个方向而来,路过的地方,会有人避之让道。

    林霏的拳头握得紧紧地,‘咔嚓’一声,筷子断了。

    她也不管电话那头的询问声,便自顾自地往不断移动的‘壮汉圈’前去。

    临近,有人猛然钻到她的身前,挡住去路。

    林霏停住,抬头。是严哥哥......

    “我知道你想杀他,不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