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幕:雨夜流星之光

    更新时间:2016-12-22 16:51:58本章字数:2668字

    “臭小鬼,你站住!让我抓到你我非剥了你的皮当被子盖!”一个满身流氓痞气的小混混在大雨中飞奔,下身水洗蓝的牛仔裤有一半都被泥水染成了深棕色,头发黏在脸上,小手指缠着一块纱布,鲜血染红了整块纱布,样子看起来狼狈不堪。

    “呼呼…”一个小男孩在混混的前头狂奔,消瘦的脸颊上糊满了泥巴,膝盖上摔的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正在汩汩地往外冒,心脏跳的跟打鼓似得,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男孩已经快无法保持呼吸了,心脏猛然抽动,男孩小腿一软又摔在了地上,受损的膝盖再次与地面进行了亲密的接触。男孩很想再次站起来,像刚才那样把混混甩开,但他发现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腿了,膝盖上的皮肉已经看不清楚了,鲜血染红了整条小腿,他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整条腿已经麻木了。

    “终于还是… …可恶啊。”男孩狠狠地咬了咬牙,口中满是血的腥甜味,肺在长时间剧烈的奔袭中早已到达极限,他已经无法呼吸了。

    大雨无情,打落在这个无人的街道,天空被乌云渲染的一片漆黑。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混混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这里不是什么安定的地方,这是一片贫民区,黑社会在这里占据势力,每天都会有许多人在这里死亡,这里不会有任何的人愿意给这样小的一个男孩施以援手,这里的贫民们已经淡漠了这样的场景,只求能在这片荒凉的地方求得生存。

    “…”混混已经站在了小男孩的身后,无声的掏出一把砍刀,此刻他也没有什么力气去怜悯这个小男孩了,只想早点拿回他要的东西。混混缓缓地走向小男孩,盛大的狂风暴雨做为此刻的背景,混混居然也有了几分王者的霸气。

    混混的脸毫无表情,右手举起了砍刀,目标是男孩的头。只要一刀,一刀就能让男孩瞬间毙命,不用再让这个苦命的男孩承受痛苦。男孩趴在地上,不想回头,只想等这一切结束。

    “噗!”男孩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紧锁着眉头。刀进入血肉的声音清晰可闻。混混瞳孔骤然一缩,从后背传来了剧烈的疼痛,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如小型喷泉一般泼洒出来,一把刀插入了混混的后背,通向了他的心脏。

    下一秒,混混闷哼了一声,倒在了雨水之中,双眼未闭,眼球似乎要冲出眼眶。

    男孩没有等到想象好的疼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回头看向身后。

    一位白色头发的男孩站立在风雨当中,喷涌而出的血把他的脸染红了一大片,但他不以为然,任鲜血在他的脸上滴落。漠然地看着地下的惨状,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漆黑的瞳孔暗淡无光,就像是一位皇帝凝视着将死的囚犯。

    “你…你是。”男孩惊恐地看着身后的白发男孩,声音忍不住颤抖,他此刻被男孩看着就好像被死亡近距离的凝视,灵魂都忍不住恐惧。

    “别误会。”白发男孩的声音着实像皇帝的命令。

    白发的男孩扭头望着周围一栋栋低矮破旧的贫民屋,神情有些落寞:“在这个死亡充斥的地方,每一个阴影里,都隐藏着杀戮和死亡,也许你已经麻木,无动于衷,但我不会。在这个贫民窟没有规则,那我就会成为规则,罪恶的世界没有秩序,那我就会成为秩序,我不是什么正义的化身,我只是想用我的律法审判他们,审判这些罪人。”

    “你就是…这个贫民区的人说的秩序者… …?”男孩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男孩就跟他一般大,怎么可能能够保护这里的居民。但是他却忍不住这样问了,疲倦充斥着大脑,他也没有力气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不知道…可能是吧。”白发的男孩不置可否,“你灼热的灵魂,让我很兴奋。”

    “什…什么?”男孩没有明白眼前白发男孩的意思,心想这人该不是变态吧,别人最多是要杀我而已啊怎么感觉他要挖我脑子说看看我灵魂啊!我是男的啊我的灵魂有什么好看的啊喂!里面没有记载变态梦寐以求的东西啦啊喂!

    “我是说,我看到你的求生欲望了,很炽热。你在被追杀到最后一刻都没有放弃,我知道你是身体已经无法支撑你的脚步了,你有一个很强大的灵魂”白发男孩顿了顿,“我很欣赏。”

    男孩愣了愣,看向白发的男孩。

    此刻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大雨骤然之间停下,化为淡淡的绿色薄雾。一道绿色的光从天空划过,像是贫民区大人们说的“流星”。

    流星璀璨闪耀,莹绿色的光芒像是带着生命的气息。男孩望着那颗流星出神。

    真美丽啊,像是能带来生命的希望之光,如果他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该有多好。

    但很快男孩就感觉到不对劲,那道绿色的光正在不断地变大,愣神的几秒钟,那道光已经像一只灯泡一样闪亮,那颗流星正在朝男孩这边落下!

    “你看… …唔… … !”男孩还没有说出来,白发男孩已经捂住了他的嘴。

    “恩,快点跑。”白发男孩扛起了男孩,往前面的废墟前行,免得真的被流星砸到,那就很尴尬了。

    下一秒,整片街道被光覆盖了,绿色的光照耀得这片街道如同白昼,一扫先前的灰暗阴沉。男孩的视线一片模糊,似乎隐约看见白发男孩…他在笑!

    大地轰然巨响,陨石砸落在男孩的身后,强大的气压把白发男孩掀出去好几米,男孩更夸张的摔倒更远的地方去了,一嘴摔了个狗啃屎……

    绿色的光逐渐褪去,只留有地面的深坑中,绿色的光芒正在闪烁。

    男孩心说哎呦这就是贫民们说的灵异事件吧?那东西一定碰不得的吧?这个碰了会鬼缠身比死还烦的对吧我已经够烦了我绝对不要在遇到这种烦人的事了!

    但白发男孩不知道男孩的想法,走到男孩的面前扛起男孩就往陨石走去。

    “喂喂兄台那个不能碰的啊,一般这种情况不会有什么好东西在里面的啊!”男孩挥舞着手臂挣扎以示抗议。

    “不一定啊,大城市里宅男们最喜欢看的称作‘小说’的书不就经常有什么变态武器说是天外陨石做的吗?”白发男孩回答,顺道拍了拍男孩的屁股以示抗议无效。

    男孩一脸黑线… …卧槽有几分道理啊!

    巨坑下面,有有一块石碑状的陨石嵌入地下,陨石似乎是砸出许多裂纹,裂纹的形状好似一颗树,树状裂纹如同呼吸一般闪烁着绿光,就像是一颗生命之树。

    “你有什么愿望吗?”白发男孩突兀地问了一句,“听贫民区大人们说对流星许愿很灵。”

    男孩望着白发男孩的脸出神,真特别啊,这一头白发… …

    白发男孩扭头看向男孩,男孩发现此刻白发男孩的瞳孔绽放出一片血光!怎么回事?!

    “别在意这个,这是一种病,有时候会犯。”白发男孩把头扭了回去,似乎看懂了男孩的想法。

    “你先说吧。”男孩回答道。

    “我想改变这个世界,这个不平等的世界,惩处那些为非作歹的罪人。”白发男孩顿了顿,“用我的方式。”

    “我…我也差不多… …”男孩的表情骤然凝固,下一刻又变得无比狰狞,完全不似刚才天真和善的他,“我要让那些欺负我的人都去死!”

    此刻的男孩瞳孔放大,似乎想起许多不堪的往事,原本带有点婴儿肥的天真的脸此刻凝聚着狰狞,五官阴冷地扭在了一起,咬着牙说出了这种与他外表完全不符的暴虐的话。

    无法想象男孩经历了什么

    “恩。”白发男孩应了一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源,源头的源。”男孩回答,“你呢?”

    “Brazel,布雷泽。”白发男孩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