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幕:月光下的魅影

    更新时间:2016-12-22 16:53:17本章字数:4237字

    新加坡商业大厦顶层。

    粉紫的灯光弥漫着整个夜场,空气中飘浮着魅惑的幽香,所有人在此刻尽情的狂欢,今夜这里是盛大的魔术会场。

    璀璨的荧光环绕身旁,卡牌在手中翻飞,好似飞舞的蝴蝶。

    “要不要一起找点乐子?”

    “噢噢噢噢噢噢噢!!”观众们纵声欢呼,一栋商业大厦都因这场魔术盛宴沸腾了起来。

    一身简约白皮衣,相称的白色礼帽俏皮的歪在脑袋,栗色头发被灯光渲染,散发着酒红色的醉人光泽,手杖挥舞,身影闪烁。

    她就是今晚的主角,魔术师 凯瑟琳。

    “你们实在是太热情了!我快要Hold不住了啊!”凯瑟琳右手持手杖,高举在头顶,俏皮一笑,“不如让我们换一个更凉爽的环境!”

    一股凉风吹在观众的脸颊上,现场的气氛忽然有些变化。呼吸之间,整个会场温度骤降,屋顶居然下起了薄薄的雪花,雪花晶莹剔透,缓缓飘零,融化在观众的掌心。

    雪花悠悠落下,观众们忽然不出声了,纷纷看着雪花出神。

    真美丽啊!美的令人心悸,似乎都忘记了呼吸。标准的,六边形的雪花映在人们的瞳孔,整个会场都因为这场雪沉寂下来。

    安静的几秒钟之后,整个会场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凯瑟琳!凯瑟琳!凯瑟琳!凯瑟琳!”观众们纷纷咆哮着凯瑟琳的名字,现场爆发出了比刚才更加热烈的热情,所有的观众都被这一场雪花之雨所震撼,这场雪花之雨仿佛落在了他们的心中。

    “别这么早激动嘛,好戏还在后头呢。”凯瑟琳抿嘴轻笑,妖娆地对着观众们抛了个媚眼,诱惑的紫色瞳孔似乎要把观众的心都给勾出来。

    就像是魔女的诱惑。

    在14年前,名为Messiah的陨石撞击在南美洲的秘鲁,冲击的能量堪比发生在前苏联的通古斯大爆炸,在其后的几天中,周边数英里的地区出现了“白夜”的现象。

    但Messiah之中还隐藏着另外一种介于生命体与非生命体的物质,以当时的科学水平来说还无法给这种物质下定义,科研机构将这种物质命名为“EVA”。

    在其后对“EVA”的研究中发现其中的生命特征。在对其进行研究和实验的时候,全体研究小组的成员均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生命体征的变异,之后陆续死亡。研究发现,“EVA”是一种大小小于病毒的生命体的结合体,并处在休眠状态,在研究组对其进行某项实验的时候,激活了其生物活性。这种比病毒还微小的物质进入了不知情的研究人员的身体,并与细胞结合,引发了研究人员的身体异常。

    在第一次冲击之后,各国组成的研究专家小组对“EVA”的特性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于这种危险,但可能是世界未来的新能源代替品的新物质,西方各国都希望对其进行研究和开发。经过各种势力的协商,决定成立一个共同的组织(ERD)来对EVA进行研究和开发,并对其资源进行严格的控制。组织的高层是由一个13人委员会来进行决策的,每2年由委员会挑选出其中一个委员来具体负责组织的实际运作,向委员会报告。

    欧洲联盟,ERD分部。在今夜,代号为“月下魅影”的行动组占据着这个ERD分部。

    夜晚,ERD分部中央控制室,灯火通明,忧站在巨型3D投影前,3米高的虚拟地球悬浮在他眼前,随着他手的挥动,地球会迅速旋转到他要看的位置,那种感觉就像神摆弄自己的玩具,令人产生一种挥斥方遒的快感,仿佛权力在握。相信如果是古代帝王看见这么一样东西可以满足自己指点江山的欲望,一定会以倾国之力争相购买。。

    “布鲁,你那边情况如何?”忧做为这次抓捕行动的指挥,望着面前的虚拟地球,红色坐标标记在新加坡的一栋商业大厦。

    “各部门已经就位,正在封锁整栋大厦。”电话另一头回答,“凯瑟琳似乎有所察觉,对普通人动用了魔法。”

    忧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现场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出现骚动或者人员伤亡。”

    “没有,是她的魅惑之术,似乎这次行动的专员已经开始有些受到了干扰。”

    “没有关系,现场的观众正在逐步更换成我们的专员,很快整栋大厦将会是我们的捕猎场。”忧抽了抽脸颊,嘴角的笑容看不出是什么意味,“这次那个魔女插翅难飞,教教她什么叫做上天无路遁地无门。”

    “别掉以轻心,说不定她真的会飞呢。”电话另一头挂断了。

    新加坡商业大街上,两个大男人在街上漫步,像兄弟般熟络地勾肩搭背。

    “布雷泽,我们这次务必要得到深海之心。”一位身着白背心,下穿沙滩裤的二逼青年用钩在基友肩膀的手扭了扭基友的脸。

    “我不明白为什么ERD会走出风声。”布雷泽头上戴着一顶哈韩帽子,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而且这居然是一条真的消息,我已经感觉到体内的能量流动发生了变化,深海之心就在那栋大厦。还有,源,你不要捏我的脸。”

    源嘿嘿一笑,撒开了手,抬头望着前方的商业大厦,大厦似乎传出一种不寻常的欢呼声,隔得远远地都听见大厦中吵闹的杂声。

    “怎么会这么吵闹?”源皱了皱眉。

    “不知道,但是不寻常的事情发生通常就意味着变数”布雷泽耸耸肩。

    “准备一下,等会儿我们就行动开始。”源戴上了蓝牙耳机。

    “月下魅影”,行动开始!

    霎时间,大厦内所有的观众都不再欢呼,整齐的枪械填装声,纷纷掏出了藏在各处的手枪,训练有素的动作,一手举着手枪另一只手拖着枪柄,黑漆漆的枪口指着凯瑟琳,如果专员们同时开枪,下一秒凯瑟琳毫无疑问将会被打成一滩血雾。

    这不是一场魔术盛宴,这其实是一场为她准备的狩猎盛宴!

    凯瑟琳依旧是面带微笑,似乎早有预料,妖艳的紫色眸子闪过一丝阴翳。

    凯瑟琳摘下白色礼帽,向面前的观众… …或者说ERD的行动专员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哈哈… …看来这次的演出搞砸了啊,没有让观众满意。”

    距离凯瑟琳最近的一位ERD专员缓缓地上前走了几步,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这位美丽漂亮的女士,我们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我们的头目想要见你而已。”

    “嗯,好啊。”凯瑟琳点了点头,听到这句话场面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要么让我跑了,要么拖我的尸体吧。”

    纤细的手指骤然紧握,空气中依稀弥漫的雪雾骤然凝固,执行专员纷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稀薄的冰雾,已经将他们的行动完全冻结了!

    糟,完全大意了!这个魔女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场陷阱,这场狩猎盛宴或许不是狩猎魔女,或许他们本身才是猎物… …

    “敢放出深海之心在这里的消息… …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毫无准备过来送命吧?”凯瑟琳左手点了点嘴唇,更显妩媚万分,“深海之心可是能够建造一个机械要塞的神器呢,想必在此时… …它一定在这最顶层的建筑核心吧?”

    说罢左手翻飞,一张扑克卡牌脱手而出,到达整个会场侧面的墙壁的时候轰然炸开,卡牌在的区域空间骤然形成一道散发红色光芒的力场,整面墙壁轰然坍塌,露出内部的能源供给线路。

    凯瑟琳不紧不慢的走到墙壁内部的能源供给路线之中,而整个会场除了她以外的人,已经僵在了原地完全无法动弹,彻骨的寒冷似乎快把行动组专员的血液冻结。手指轻触线路,感受着线路中能量的流动与传递。

    一滴冷汗流过凯瑟琳的脸颊… …

    “深海之心并不是这栋商业大厦的能源核心… …”凯瑟琳心脏骤然抽动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中。

    一道蓝光闪过,会场的天花板骤然碎裂,蓝光直指凯瑟琳的脖子。

    轰然一声,剧烈的撞击使整个会场卷起了一阵莹蓝色的冰雾,冰雾风中肆意飞散,好似自由的白鸽。地面传来了大理石地板的碎裂声,冰雾中一道蓝色的身影缓缓起身,地面随着他的站立逐渐皲裂,细密的裂纹不断扩散到周围,地面上掉落了一张暗紫色的塔罗牌,随着飘扬的冰雾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

    伏击扑空了。

    刚才,一瞬间,整片空间似乎凝滞了一刻,布鲁最迅猛的招式“一闪”竟然被凯瑟琳躲开了!

    凯瑟琳身影闪烁在会场另一端的边缘,惊魂未定,心脏控制不住地剧烈跳动,刚才那一瞬间,她那颗高傲的头颅差点与她婀娜的身姿分离!

    “还好抽出了牌… …差点没命。”凯瑟琳摸了摸头上的冷汗,“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收获… …卷走了这个。”

    布鲁抬了抬眉毛,直视着凯瑟琳的手,毫无慌张之意。那只手上拿的便是这次行动的诱饵— —名为深海之心的神器。

    凯瑟琳嘴角带着笑意,眯着眼睛看着另一端墙壁蓝色的身影。左手抽出一张暗紫色的塔罗牌。

    “再见了!”凯瑟琳挥了挥手中的塔罗牌。

    “噗”的一声,巨大的血泉喷涌而出。

    这才是真正的“一闪”!

    凯瑟琳一脸惊恐… ... 那道血泉是从自己的肩膀喷出的!

    左手的塔罗牌随着松开的手飘落在地上。一柄光刃抵在凯瑟琳的脖子上,光刃的尖端浅浅的没入了凯瑟琳的脖子,细细的血流顺着脖子流动。鲜血染红了白色的皮衣,皮衣衣领呈现出妖异的粉红色

    凯瑟琳瞳孔呆滞,不甘的低下了头,忽然又猛然抬起了头,眼神异常凶狠,好看的五官狰狞地扭在了一起,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蓝色身影。

    “不甘心… …”布鲁似乎恍惚了一下,“么?”

    魔女诱惑!这真是个魔女!就算死亡贴在身边,也不会放弃与死神做最后的搏斗。

    墙壁轰然倒塌,从外映入的莹白色月光洒在凯瑟琳身上,勾勒出一道婀娜的身影。婀娜的身影挺拔地站立,死亡也无法让她屈服半分。这才是真正的月下魅影!

    “真的再见了。”凯瑟琳嗡动嘴唇。自己的右边肩膀发出骨骼碎裂的响动。

    刚才在布鲁走神的一刻,凯瑟琳在自己的魔法“魔女冲击”之下用自己的肩膀撞塌了这道厚厚的墙壁。明明已经遍体鳞伤,明明巨大的痛楚明明足以把一个人的精神摧毁,但她的眼神从没有流露出一丝放弃的念头。

    真是个骄傲的妞。

    纵身一跃,凯瑟琳贴着大厦自由落体,栗色的发丝被狂风吹散,像是渴望自由的蝴蝶肆意飞舞,依旧失血的肩膀在夜幕中拉出一道血色,白色的身影毫无畏惧地向地面冲去,她一定要活着带走深海之心。

    “真美。”布鲁望着向地面俯冲的凯瑟琳,“不过你还没有从死神的手中逃脱啊。”

    布鲁的身影骤然消失在原地,以一种惊人的加速度向凯瑟琳凯瑟琳。他“雷龙”的称号可不是徒有其名的,即使在空中,他也可以不断提高运动加速度。

    蓝色的身影不断接近白色的身影,布鲁的光刃这次直指凯瑟琳的头颅,蓝色的锋芒闪烁,即将抵达凯瑟琳的后脑!

    “轰!”大厦爆出了惊人的响动,就像是一枚TNT烈性炸弹在狭小的空间被引爆。

    一道暗红色的身影突破了大厦的墙壁,笔直地冲向了布鲁,六道骇人的爪痕从布鲁的后背炸开,布鲁后背的肌肉被瞬间撕裂,从后背涌出的鲜血比先前凯瑟琳的肩膀上的血更甚。加速度骤然降低,身体不受控制地在空中摇曳。暗红色的身影借布鲁的后背踏了一下,转向一边的白色身影。

    布雷泽抱住了凯瑟琳,两个人重重地砸在了地面。巨大的冲击力卷起了大片尘埃,地面因为这两人的降落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布雷泽缓缓地起身,看到自己的心脏上抵着一张塔罗牌。

    “我是来救你的。”布雷泽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怀中公主抱着的倩影,“我可以带你去治疗。”

    凯瑟琳虚弱地点了点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感觉身体好疲惫,我已经不想去想着醒来之后会在哪里了。”

    说完这句话,凯瑟琳紧绷的身体逐渐松弛,惨白色的月光照的凯瑟琳的脸也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