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幕:枫叶落在漆黑的影子

    更新时间:2017-01-04 21:58:10本章字数:5888字

    意识还在朦胧,身体动弹不得,睁开眼看见的是灰暗的屋顶,空气中弥漫的尘埃气息透露着静谧。

    “这里是… …”凯瑟琳想抬起手揉揉眼睛,却发现自己的手完全没有力气移动,双臂跟她的主人一样倔强地放在床上。

    “醒了。”布雷泽倚在一边的墙壁,伸腿踹了一脚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睡觉的源,“该你训话了。”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凯瑟琳的声音冰冷至极,“你们趁早杀了我吧,我没什么好告诉你们的。”

    “噗”的一声,挂在源鼻子上的鼻涕泡破裂了。凯瑟琳扭头看向地板的人的眼神仿佛在看青山刚跑出的病人。布雷泽也抽了抽眼角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啊!咳咳!”源一阵鲤鱼打挺坐了起来,“早知道我昨晚不嫖了,不好意思睡着了。”

    凯瑟琳瞳孔骤然一缩。他说他昨晚嫖.....?这里这么破旧,他有钱嫖吗?他去哪嫖?嫖谁?

    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往自己被子里面看… …自己的身上缠满了纱布和绷带… …先前的衣物全部一扫而空。

    脑子嗡然巨响… …他该不会是… …

    体内的能量骤然加速运转,凯瑟琳的被子里传来了暗红色的光芒,她就算自己动弹不得,也要强行运转起体内的能量酝酿出魔法,为了… …杀伤那个人渣

    “咚”的一声,源起身就往凯瑟琳头上扣去一个爆栗,低沉的声响听得一旁的布雷泽都觉得自己的头疼。

    “唔唔唔… …”凯瑟琳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头上的疼痛让她不发达的泪腺涌出了泪水,巨大的委屈攻占她的心理防线,居然埋下了头低声抽噎。

    源见状顿时慌了,急忙用手去揉刚才赏过爆栗的地方,他的爆栗功底他自己最清楚,敲起来自己都怕。

    一道狡黠的微笑闪过。一张暗红色的塔罗牌从被子中射出,直指源的放在头上的右手。

    又是“咚”的一声,源瞬间抽回了右手,反手又是一个爆栗。

    头上传来让人窒息的疼痛,凯瑟琳整个人都快被疼傻了,泪水真的不可控制的涌了出来,就像从天而降的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地宣泄下来。

    “嘿嘿嘿。”源随手扯了一张椅子到床头,舒舒服服地一屁股压下去,“好玩吗?还玩吗?”

    凯瑟琳眼睛眯成一条缝,每当她生气的时候她就会眯眼睛,眼睛眯地越小说明越生气,此时凯瑟琳的眼睛眯的都快看不到眼睛了。头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忘了自己被那啥的事情,只想好好地报那两爆栗之仇。要不是她现在动弹不得......

    源把手搭在后脑勺,晃着二郎腿说:“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身上的纱布和绷带是正规医院包扎的,医院我们有熟人,包扎好了把你抬回来的。”

    凯瑟琳转眼又瞪大了眼睛瞪着面前的这个流氓。这是人开的玩笑吗?这人是变态吧?不行我要逃出去我一定要逃出去,这里全是变态我还小在这里不安全啊!

    沉寂的两秒钟。凯瑟琳想起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她可不会相信这两个人是因为“啊,这个妹子好可怜,我就勉为其难撞烂一栋大厦抓死ERD专员踩着他的尸体空中救这个妹子吧”这样好心… …

    “深海之心!”凯瑟琳冲着两人咆哮,“你们的目的是深海之心。”

    “我们的目的一开始确实是深海之心,不过后来我们觉得你很适合加入我们,你愿不愿意… …” 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挠了挠自己桀骜不驯或者说放浪形骸的头发,顿了顿,“‘试一试?’”

    凯瑟琳一脸黑线… …这二货为什么总是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流氓的气息,这“试一试”是什么意思哦?是不是真的要把她拉去做奇怪的时?

    源扯着嗓子说:“当然,你不加入也可以啊,那你就好好呆在这里呗。我们又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只是不能出去,毕竟你见到我们两个的脸了啊。”

    凯瑟琳心想卧槽,这是要把我放在这里自生自灭啊?这两个该不会是搞传销的吧?我现在能偷偷打电话吗?这里偏不偏警察叔叔能不能来救我?

    “…我为什么要加入你们?”凯瑟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酸楚,“我没有理由免费帮你们做事情。”

    “你是要发工资?”源挠了挠头,“多少钱一晚… …呃… 一个月好?”

    凯瑟琳眼皮都在抽动,眼前这人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我是变态”、“我是流氓”的气息啊,感觉自己的精神领域快要被这淫贼摧毁了啊!。

    凯瑟琳扶了扶额,摆手道:“不是发工资,赚钱不比偷钱快,我是说能得到什么好处?”

    长久的沉默… …源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委实他们无法做出什么保证,就连他们所做的事情,也是不知何时会身首异处的事情,他们确实没有什么资本让一个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加入他们为他们工作。

    “先说说你们是做什么的吧。”凯瑟琳清甜好听的声音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局面,“我总不可能跟你们去搞传销。”

    源摆摆手:“我们真不是搞传销的。我们是搞科研的。”

    “你这个‘真’字真是让我感觉此地无银啊。”凯瑟琳扭了扭秀气的眉毛,“还有我可从小不学好,我的BGM里没有人的学习成绩学习成绩会比我差的,你们搞科研不能指望我。”

    “不,我们搞的不是一般的科研”源对凯瑟琳发出了认真的眼神,“我们搞的其实是超能力啊!”

    这认真的小眼神好似真的能说服凯瑟琳… …或者说弱智的小眼神… …

    又是沉默。

    “好啊,我可以加入你们。”凯瑟琳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们,“不过你们要告诉我你们要深海之心做什么?”

    “建立新的研究基地啊,你看看我们现在这里多破烂。”源潇洒地说到,“你看我们这里的厕所还经常塞住呢,你是不是已经闻味儿到了啊?”

    … …这两个家伙的话到底可不可信啊!说搬个家就搬个家,居然就还想搞个了个神器要重新造一个家,这到底是要有多大的脑洞才搞得出来这种事啊!

    “相信我吧,深海之心在我们手里比在你手里更加有价值。”源猛然起身,伸手一掀,把凯瑟琳的被子扯了下来。凯瑟琳婀娜的身躯呈现在两个大男人的面前。

    凯瑟琳下意识地猛然缩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四肢真的是无法动弹分毫,体内的能量运转地也相当滞涩,完全无法对这个流氓做出反击!

    果然狗是改不了吃屎的,这个流氓从始至终都只是想骗她吧?凯瑟琳的眼神中流露着一丝冷漠,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果不其然,源把手伸向了凯瑟琳的后背,后背是全身绷带的结点出,轻轻一拉,凯瑟琳就会顿时春光乍泄。

    一阵布料摩擦声后,凯瑟琳意外地觉得自己身上还有一些温暖… …那家伙已经把手搭上来了?

    低头往自己身体看,自己里面还穿着内衣,但是先前左肩深可见骨的伤已经毫无痕迹,右肩好像也从来没碎裂过似得,完好如初,运用自如。

    “这绷带不是疗伤用的,这是封印。束缚你的行动和魔法使用的。我们怕你中途跑掉。”源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白色绷带,看起来与一般的绷带毫无差别,但此刻松开的凯瑟琳很清楚那白色绷带的厉害之处。

    “事实上你已经睡了超过48小时了,我们付出了很多东西为你治疗,不然你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之内痊愈。”一旁看了半天热闹的布雷泽嗡了嗡嘴唇,声音十分干涩,“你欠我们个人情。”

    这句“你欠我们人情”听起来真让人觉得楚涩啊。

    凯瑟琳猛然炸毛坐了起来大吼:“什么叫我欠你们人情!你们自作多情把我拉到这里!我有说我要你们救吗?要是没有你们我现在一样带着深海之心远走高飞四处旅游了好吗?你们凭什么就这样给我卖人情?!”

    凯瑟琳低下了头,她觉得自己很累,比刚从新加坡商业大厦逃出来时还累,比从商业大厦笔直降落惊魂未定落到地面时还累。

    她无力地蜷缩着,被子当做毯子披在她的肩上,莫名其妙被带到这种折磨人的地方,眼前这两个人的居心实在不明朗,好似两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且这头狼居然还对着这个小羊羔说我们需要你呀!加入我们吧!我们刚才帮你把狼赶跑了呢!

    “你有什么愿望吗?”源也学凯瑟琳蜷缩在椅子上,“帮你实现愿望,这个好处怎么样?”

    “实现… …愿望?”凯瑟琳茫然地抬起了头,盯着源的眼睛。棕褐色的双眼着实透露着让人可信的目光。

    真是个疯狂的誓言啊。

    欧洲联盟,ERD分部。

    “情况危急,组长后背有一道交叉的巨大伤口,三角肌到阔背肌被完整地刨了开来,两边肩胛骨各有一道两公分的断裂,全身失血40%,如果没有奇迹发生。组长最轻的后果就是终身瘫痪,如果严重的话… …”ERD的研究人员汇报着布鲁的身体状况分析。这位研究人员毕业于牛津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即使他从事医疗研究多年也未曾亲眼见过如此骇人的伤势,他没有把话说下去,但是谁都知道最坏的结果了。

    “不会,布鲁他不可能会死。他是我们ERD未来的领袖,他终将会带领我们走向世界顶端,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伤倒下呢?”忧双手抱胸,冷淡的环视着周围“给他点时间,他会站起来的。”

    研究人员紧锁着眉头,眯着眼望着忧:“这是小伤?你是在质疑我科学的分析结果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在ERD,我们不讲科学。你别忘记你是研究什么的。”忧面无表情,“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医学家,你是我们ERD的研究专家,你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EVA到底是什么,我进ERD好些年,听了许多关于EVA的传闻,但是从未见到过这种违背科学的东西。你们为什么真的会相信EVA是真实存在的?”研究人员询问道。

    “想知道EVA到底是什么?”忧抬了抬眉毛,“那就等。”

    梦中,你漆黑如瀑的黑发垂在我脸颊,温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温润如玉的容貌在我的记忆中逐渐模糊。我嘶吼着,咆哮着,想要紧紧拥你入怀,把你从死神手中拉回来。

    可是没能做到。

    “这一次,我们永不分开。”我咬着牙,狠狠地立下了这句誓言。带着你的刀魂,誓要为你报仇。

    暗红色的瞳孔爆出血芒,手中双刀白光黑光璀璨迸发,就像复仇的天使与索命的恶魔。

    中国帝都,枫家族。

    “真是令人头疼。”枫阳揉了揉太阳穴,这几天家族出了计划之外的重大变故,让这个本就日理万机的家族领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面前摆放着一份用宋体大字标注为“EVA资源开发研究参与申请”的文件,这是这份文件第12次被ERD否定,退了回来。

    枫阳望着面前的白皮文件出神,心情格外地焦虑。他现在领导的枫家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家族,从古至今,一直活跃在中国历史舞台的幕后,枫家族领袖所做的一个决定,很可能会影响中国甚至世界未来的发展走向。而现在,他就在试图去做一件改变世界格局的事情。

    枫家族代表着崛起的亚洲很大一部分的经济政治实力,而枫家族却在EVA资源开发计划中被世界各国所排斥,这是他作为这一代领袖不能接受的。千年的家族历史与根基告诉着枫阳他不能在新时代中失去亚洲的领导地位。当得知“EVA”这种物质降临的那一刻,枫阳意识到这是一次空前的机会,把握住这次机会,这个沉寂千年的古老家族将会迎来最辉煌的时刻,他枫阳的名字将会印在家谱流传后辈!

    可是他的“EVA资源开发研究参与申请”已经第12次被ERD驳回了。

    得不到ERD的认可与支持,枫家族是不可能接触到“EVA”这种被严格封锁的物质的。

    也许失去了这次机会,自己的家族会在这一代沉寂吧?枫阳这样想着。无声的叹了口气,开始想下一件棘手的事情。

    “咚咚。”黄花梨的办公室门被轻轻地敲响。

    “请进。”枫阳下意识地回答。

    进来的并不是他的秘书,也不是他手里的工作人员

    一身简约的连衣皮衣,与白色皮衣相称的白色礼帽俏皮的歪在脑袋,栗色的发丝丝滑柔顺,沿着脖子披在肩膀,精致的五官美丽的让人窒息,时间似乎都凝固在她姣好的容颜上。她,出现在了这栋中国最大财团的董事办公室门前。

    身体熟练地运作,一阵钢铁的碰撞声,子弹上膛,沙鹰的银白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凯瑟琳。

    凯瑟琳有些惊讶,没想到对方会如此警觉,而且从入门时间到现在不到3秒,不到3秒的时间,对方已经做好了开枪前的一切准备。

    “5秒钟”枫阳低沉着声音道,“给你五秒钟自我介绍和说明来意,我再决定要不要开枪。”

    “真是带着男人的枪,做着男人的做法。”凯瑟琳无声的笑了笑,

    左手翻转,一个同样简约的白色皮包出现在了凯瑟琳的左手,“你等一下我找一找。”

    这一幕映在枫阳的眼睛里,心中有些惊异,又莫名地有些期待。

    “啊找到了。”凯瑟琳从皮包中抽出一叠乱糟糟的纸,纸上横七竖八各种神魔鬼怪符号,第一眼看的时候以为是哪个道观的道符。

    “抛过来。”枫阳嗡动嘴唇。

    白色的纸张呈完美的抛物线,稳稳当当落在了枫阳的办公桌。枫阳拿起那叠乱糟糟的纸,仔细地看了起来。

    半晌,枫阳捏着那叠“道符”冒汗,巨大的喜悦刺激着他的大脑,五官都无法自制地抽动起来,他看出来了,那一叠乱糟糟的“道符”,其实是“EVA”的数据资料!

    “我能坐一会儿吗?”凯瑟琳抬了抬下巴,微微俯视着眼前的男人。

    “可以可以,您请坐!”枫阳急忙站了起来准备茶叶招待眼前的贵客。

    一阵忙碌之后,幽远的茶香弥漫在偌大的办公室。枫阳选择烹制了他珍藏的“正山小种”。这种红茶产自中国的武夷山,茶树长在万年悬崖上,采摘茶叶需要用到猴子,茶叶用松针烧火熏制,只有在接待最高级贵宾时,枫阳才舍得拿出这种顶尖茶叶招待客人。

    凯瑟琳轻轻抿了一口:“好茶啊。”

    “过奖过奖。”枫阳摸了摸额边的汗,“我们开门见山聊正事吧。请问为什么这次ERD会主动将EVA的研究成果送到我这来呢?你们不是不同意枫家族参与EVA的研究开发活动吗?”

    “我们不是ERD的人。”凯瑟琳冷冷地吐出这句话。

    场面刹时间凝固了,枫阳的尴尬的笑容僵硬在上一秒。

    “那你们是什么人呢?”枫阳收了收手臂,藏在办公桌下的手紧紧地握着沙鹰。

    凯瑟琳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红茶,轻轻地放下茶杯,说道:“我们这次来是希望与枫家族达成合作,既然是合作,有些事情就必须坦白。事先声明我接下来的话都是真实的,要不要选择相信,就看枫先生你自己了。”

    “‘EVA’其实是以一颗名为Messiah的陨石为载体降落在地球的。我们当中有人是第一时间亲眼目睹着Messiah降落在这片土地,也就是第一批接触到EVA的人,而ERD只不过是后来发现了EVA,企图加以开发利用的组织而已,他们是无法解开EVA真正的秘密的。”凯瑟琳再次举起茶杯抿了一口,“而我们当中就有伙伴,能够真正的解开EVA的秘密,你面前的这叠资料,就是我们团队的研究成果。只不过我们团队真的十分需要资金支持运作,才能完成接下来的研究,所以这次前来我们是为了获取枫家族的经济支持,想必枫家族也对EVA的秘密垂涎已久。”

    枫阳点了点头:“资金倒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你们怎么证明自己,或许你在办公室门前表演的只是魔术棍子的戏法而已呢?”

    凯瑟琳心想哎呦这老油条这都给他说对了哦,我还真就是个魔术棍子专职表演戏法来着的。

    “‘EVA’她其实不只仅仅能作为能源物质,其实她还可以改变人的规则,可以改变人身体的规则,也可以改变心灵的规则,甚至社会的规则。”凯瑟琳摆了摆手,“简单地说,就是能赋予常人超能力。”

    办公室温度骤然降低,枫阳的办公桌甚至出现了冰花,细密的冷雾弥漫在办公室,枫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就是我拿来说服你的凭据,EVA的力量。”

    “这就是… …EVA吗?”枫阳不断地冒着冷汗,不知为何,此时他感到有些心悸。

    “刷”地一声,一阵冷风泄出门外,但是一道寒芒却从门外射了进来。

    黑色的刀剑直指枫阳,枫阳右手弹起,用沙漠之鹰挡住了袭来黑色刀刃。

    “洛漓你回来了?”枫阳盯着眼前一身贵气紫衣,梳着高簪的白发女子,眼神毫无惧意,“你这是要干什么?”

    “血洗枫家,报以血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