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病危

    更新时间:2017-02-14 10:16:12本章字数:3568字

    回到家里,妈妈连连夸王小荷变漂亮了,也瘦了。王小荷看看镜子里自己那张脸说:“有吗?妈,你又讽刺我了!”

    “有!妈说的都是真的,你再接再厉,妈就不愁你嫁不出去了!”妈妈说。

    王小荷把头一扭说:“去!你也太小看你女儿了吧!”

    “来,跟妈说说,有男朋友了没?”妈妈赶紧凑了过来。人家别人父母都是怕孩子在学校搞对象,而王小荷的妈妈却巴不得她交男朋友。仿佛只有交个男朋友才能佐证她女儿也是个美女。

    王小荷摇摇头。妈妈立刻失望了,用手指点点她的脑门说:“再减减肥吧!今天中午就不做你的饭了!”

    “妈!你别……”王小荷觉得自己妈妈对自己是真狠。

    王小荷第一次觉得假期太长了,她时不时的拿出那纸条来看看,痴痴的发笑。她每天都把那一天重温一遍。仿佛她还在与韩月声和公孙己容喝茶,他们漫谈些杂事,公孙己容把所有的事都说的风淡云轻。而韩月声总是一幅诚惶诚恐的样子。她想起公孙己容淡淡的微笑,他那样年轻帅气,有一张似乎永远也不会老去的脸。韩月声动情的讲起他的表姐,他在公孙己容的面前,像个孩子一样……他们,都那么美好,那么遥远,而她却只是王小荷,只是个犯花痴的王小荷。

    她偶然的听到妈妈在与爸爸嚼舌根说:“小荷谈恋爱了……那男孩字写的挺好,会写小情诗,是个文艺小青年……”

    “这不行。肯定没钱……”

    王小荷心里火气直冒,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偷偷翻她东西来着。他们竟这么肤浅的评价别人,真不愧是自己的父母!

    果然妈妈来找她来谈心说:“小荷啊!妈不求你以后大富大贵,但也得平平妥妥的过生活。一些浪漫小情调的确是让你们这些女孩动心,可是,它又不能当饭吃……咱还得挑那些实实在在的……”

    妈妈说一句,王小荷就听一句,待她说完,王小荷冷冰冰的说:“以后不许动我的东西。”说完,竟一抬屁股走了。

    “唉!你这孩子,妈说的话有没有听啊?”见她头也不回,态度十分坚决,妈妈大喊一声,“王小荷!今天中午没你的饭啊!”

    及到真正开学了,王小荷的内心却莫名的失落了。新的学期又是她们宿舍例行的聚会。关磊雷打不动的出现在了桌旁,他与于雪简直是越来越有夫妻相了,两个人好成了一个人。王小荷其实挺佩服于雪的,谈恋爱都能谈的如此稳固高效。单独看去,于雪与关磊都是暴脾气,谁都不好惹,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却奇迹般的架都吵不起来。他们这种罕见的感情的确难得,后来他们顺理成章的结婚了。但是好景不长,他们结婚不到两年就离婚了,这是后话。

    半年不见的赵明允也出现在了苏茶茶的旁边,但是显然关磊并没的意识到他的存在,只是问王思秋:“那姓韩的哥们儿怎么没来?”他说着便自己点起了烟。

    于雪一把夺过他的烟按灭了,向他挤挤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王思秋却满不在乎的说:“分了。”

    突然和王思秋同时站在了“单身者”的行列中,王小荷总有种怪异的感觉。王思秋与韩月声的一段感情,仍然在她的理解范畴之外。韩月声虽然很少提起,但能看的出他是挺伤心的。而王思秋却轻轻巧巧的一句“分了”,像是掸走了身上的一点灰尘,王小荷又忍不住替韩月声伤起心来。

    “那哥们儿不错,怎么说分就分了?”关磊说。

    王思秋微微一笑,不予做答,一顿饭就这样吃了。

    对于苏茶茶的“僵尸恋”王小荷仍然有看法:“我觉得你们两人一点都不像在谈恋爱,真不知道你和他在一起有什么意思?”

    “我……”苏茶茶叹了口气,“不是每个人恋爱都得像于雪或思秋,我也有我的方式。”

    王小荷突然觉得自己又管的太宽了,她说:“既然你觉得好就好喽!寒假你们约了不少会吧?”

    苏茶茶点点头:“虽然他不善言谈,但是能感觉的出来,他对我挺关心——我觉得足够了。”

    王小荷又以一副曾经沧海的口吻说:“你天天呆在宿舍,根本不知道其他男人都是什么样,就一个赵明允,你就满足成这样……唉!”

    苏茶茶笑道:“说的你好像阅人无数似的。你说说其他男人都什么样?”

    王小荷想起韩月声、己有大哥和公孙己容他们,她只得长叹一声,看着苏茶茶精巧的脸颊说:“其实,都说王思秋漂亮,其实我觉得你更漂亮些。你应该选择更好的,赵明允配不上你。”

    苏茶茶摇摇头:“我不想那么多。”

    “也许你是对的。赵明允细看有点像郭富城,也还不错。”王小荷笑笑。

    由于和王小荷有代沟,苏茶茶一时没想起郭富城长什么样来,但她得到了王小荷的认可,更加开心了。

    开学第二天,王小荷就接到了韩月声的电话,让她出来,有急事。不巧的是,他们今天仍然是满满的课,王小荷只好请了个假,说是姑妈来医院复查,需要她陪同。

    撒了谎后的王小荷心虚不已的奔出学校,刚刚走到大街上,还没有站稳脚,一辆雪白的豪华轿车“吱”的停在了她面前。韩月声摇下窗玻璃说:“上车吧!”

    王小荷惊讶的盯着光洁的车身看了半天说:“这什么车?你从哪弄来的?”

    “你赶紧给我上来!别耽误时间啊!”韩月声不耐烦的说。

    王小荷对韩月声十分了解,他为了追王思秋一掷十万,所以借辆豪车来显摆显摆也是可以理解的,她打开车门上了车说:“喂!我跟你说啊,你别拿豪车来吓唬我,我王小荷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你要是真对我有意思呢,就还骑你的破电车来,那才更符合你的气质。”

    韩月声面无表情的说:“系好安全带。”

    “哦。”

    他把车子开的飞快,直奔市二院而去。她撒谎说要来医院,现在果真来到了医院,王小荷看到市二院的大牌子突然意识到什么,她不由的问道:“韩学长,我们来医院干什么?”

    “阿有大哥……病危。”韩月声说。

    王小荷心“咯噔”一下。

    韩月声停好车,两人飞奔着冲进住院部的大楼。他们走到楼道里,却正撞见徐惑与衣龙,衣龙低垂着头,徐惑在极力的说着什么。衣龙一直在摇头。

    “徐大哥……衣龙姐姐。”韩月声说。

    徐惑与衣龙见韩月声与王小荷来了,便停止了说话,衣龙一抬眼,抹掉了眼角的一滴眼泪,她笑笑说:“小韩……你们来了。”

    “己有大哥,怎么样?”韩月声问。

    衣龙摇摇头。

    徐惑拉一把韩月声说:“小韩,你快帮我劝劝嫂子。现在大哥情况很不好,要尽快手术才行,我找了我一朋友,他是市二院最好的医生。可嫂子却怎么也不同意……唉!真急死我了!”

    衣龙抬头看看韩月声说:“小韩,你是写书的人,一定能理解我。我们暮葵族人,有着自己顽固的尊严,就是这个病已经让阿有尊严扫地了,我宁可看他死,也不会接受手术。”

    “哎呀!你听听这话!别人家老头老太太七老八十的还争着要手术呢,多活一天是一天,大哥这么年轻,手术后康复的几率很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嫂子你这话太糊涂了!”徐惑焦急的说道。

    韩月声一言不发,盯着衣龙苍白的面颊,衣龙一眨眼,泪珠又掉了一串,她说:“徐惑,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从小就见多了生死,深深的知道死是怎么一回事。但越是这样,我们就越渴望着生,但是我们的生,是鲜活的生,而不是苟延残喘!你们如果见过阿有曾经的样子,再看到他现在……只怕心都要碎了……”衣龙说着,止不住的啜泣。

    曾经的样子,韩月声没见过,徐惑却是领教过的。他一袭白衣,长风而立,挥舞着宝剑,通身带着地狱般的幽凉之气。只是一想,徐惑都忍不住发抖,他将思绪收回,目光复盯在那病房的门上,他内心感慨万千,看着医院里来来去去的人们,只得一声长叹。

    江湖已远,大侠不再!

    韩月声沉声说:“衣龙姐姐,我能理解你。”

    听他这么一句,衣龙欣喜的抬起头来,冲韩月声点点头,她说:“你有车吧?帮我个忙。”

    韩月声赶紧说:“我开车过来的,有什么事姐姐尽管吩咐吧!”

    “你帮我把衣天鸿和秦风清接到武馆去,我们在那里汇合,让他通知暮葵族旧部,尽量多去些人。”衣龙说,她回头看看徐惑说,“徐惑,你帮我拿行李,我们即刻带阿有回家。”

    “这……”徐惑一愣。

    韩月声却突然意识到所谓“回家”的含义,他一拉王小荷说:“走!我们快去衣老先生家。”

    王小荷复又坐在韩月声的豪车里,她看着他开车的侧脸,心里忐忑难安。但又不好意思发问,怕影响他开车,只好缄默不语。

    “小荷,你说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韩月声突然说道。

    “为了……”王小荷想说,活着无非就是吃喝玩乐。

    “生老病死,谁都逃不过。己有大哥……他一定宁愿死,也不想这样……”韩月声说着,不由的狠踩了脚油门说,“我们要尽快!”

    车子风驰电掣的开到衣渐宽的家里,韩月声将情况略略一说,衣渐宽与秦风清便即刻动身。但一提起旧部,衣渐宽却面露愁容,他说:“实不相瞒,当初我们离开暮葵时确实人数甚众,但是经过凡世这近二十年,走的走,散的散。一部分人无法适应这里的环境与生活得了病,而今,老的老、病的病。即使不老不病的,也把从前的功夫丢开了,再难像以往一样。恐怕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这样一说,王小荷与韩月声心里一阵凄凉,联系了半天,除了衣渐宽夫妇,只来了一对张星辰夫妇还有两位周姓兄弟。他们都曾为暮葵族大将,而今也只落得一幅市井乡民的面容,年纪也都在四十往上,韩月声看着他们说:“真是打扰诸位了,我们走吧!”

    几个人聚在一起,难免一阵感慨,又互相诉说了几位故旧死讯。他们说到公孙己有,更是感慨不已。那姓周的哥哥已快七十岁了,他连连摇头说:“己有公子……可惜,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