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荷声

    更新时间:2017-02-22 11:18:58本章字数:2576字

    三年以后的王小荷已经大学毕业,步入社会,成为一名女白领。她成绩优异,很容易的在一家大企业谋了一份职。一年多的工作后她已在职场如鱼得水,她看着自己镜中的脸,也早已没有从前的样子了。她不再懦弱、不再自卑,她踏实工作,认真生活,闲暇时做饭看书与同事朋友聚会逛街,生活如一匹飞驰的白马,倏忽而过。

    苏茶茶与赵明允回了他们家乡,很快的结婚了。于雪也与关磊结婚了。而远在美国的王思秋也交了个帅气的留学生男友,她生活的很好,工作轻松,经常会与男友全世界各地度假,她在朋友圈晒自己惊为天人的美照和各种美食美景。她说,她从来没有后悔过。

    王小荷默默叹口气,只有她被时间一点点推入了大龄剩女的行列。王小荷的妈妈可急坏了,天天数落说:“让你上大学的时候交男朋友,你偏不,现在可好了,优质资源全都被年轻的小丫头挑走了。你说你怎么办吧?对了,上大学那会儿给你写小情诗的男生去哪了?”

    王小荷无语,只得掩面而逃。

    家里也给她安排了几次相亲。无非就是约在一个中等规模的饭店,男生们穿的像模像样的坐在桌边等她,十分大方的把菜单甩给她说:“你点吧!”

    这些男生们,虽也有长的不错的,但在王小荷看来都面目可憎,他们都习惯侃侃而谈自己刚刚入手的、地段不错的房源,或是若无其事的摆弄着手上的名车钥匙。吃完饭把各式各样的卡拍给服务员,然后说:“走!我们逛街去!”

    如此这番经历过几次后,王小荷总觉得有蹭饭之嫌,便拒绝了所有的相亲。王小荷的妈妈更加抓狂了,多年来的噩梦眼看要成真了,她似乎看到王小荷真的要嫁不出去了。其实王小荷也有同样的预感,王思秋当年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说的对,王小荷单身多年,却再没对哪个男生动过心。可能是那一年花痴太过,后来花痴的能力竟然大大减弱了。女生们趋之若鹜的“男神”换了一茬又一茬,而王小荷的心却如同被凝固一样,停留在那一年那个人那里。

    韩月声,这个名字不管何时想来,都让她的心为之一动。不过她又想,过了这些年,他应该也结婚了吧!看来,误她终身的人,竟然是这个韩月声。

    这三年来,王小荷改变了许多,她戒了零食,坚持运动,虽然没有瘦成排骨却也大大改观了。最主要的是经过这些年的坚持,她意志更加坚定了,只要努力去做一件事情,她就一定能做到。她坚持的事情还有读书。生活之中,让人丧气的繁琐之事太多了,看在眼中的只有隔壁邻居天天争吵、超市大妈们抢鸡蛋、冬天排队买白菜、夏天满大街烧烤,只有在书中,她才能回到她所向往的那个世界。

    图书馆的书种类丰富,王小荷在一排排书架前仔细的浏览,她时时的会看到一些书名集齐了主谓宾的鸡汤书,这些曾令学生时候的她沉迷的书,现在再也不能入她的眼了。她喜欢的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作家的上了年纪的书。她喜欢那些浅淡且悠远的文字。

    这一天,王小荷仍旧漫无目的的在图书馆里逛悠,突然一本小小的书映入眼帘,她心头一跳,再定睛一看果然是《暮葵札记》!

    王小荷轻轻将它取下来,封面是纯白色,飘落着几瓣落花,除此之外再无他物,极其简单内敛。“暮葵札记”四个字下是“韩月声著”四个小字。王小荷看着它,竟像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两眼顿时模糊了。她轻轻将其翻开,看其中的字字句句。韩月声的文笔极好,质朴雄浑、大气磅礴,他以极其冷峻的笔法写了一个神秘民族数百年来的跌宕变迁。她看到有一些段落是她当时与他合写,那时的情境突然涌现了出来,那竟是她一生之中最美好的记忆。她一页页翻过,在写公孙己容时,竟然源源本本的记述了他当时的话,“霸道总裁”与“牛肉面”邂逅着实有着莫名的喜感。

    韩月声在书中甚至还附了她当时与公孙己容对诗的照片。公孙己容的诗她拿在手上,时时看,而她写的却几乎忘却了。她再看到她那几行字时,已是感慨万千。时过境迁,当时的郁结心境在今天看来却如同早已飘散的尘埃,她赶紧将这一页翻了过去。

    最后一页是韩月声自己写的后记,他记述了自己写这一本书前前后后十几年的心路历程。最后一句话竟是“谨以此书送给不知身在何处的王小荷,我在听翠轩等你。”

    看到这一句,王小荷把书往包里一揣,撒腿就跑。她全然忘记了这些年来培养起来的淑女形像,像是一下子又变回了当年那个傻气十足的小女孩。她跑出图书馆,打了一辆出租车。听翠轩的位置她记得清清楚楚,只是离市区较远。车开了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司机看她焦急的样子,便笑道:“小姑娘这么着急,肯定是要约会吧?”

    王小荷支着脖子看着前方,哪里顾得上与他人闲聊。

    待她赶到听翠轩时,已近黄昏。她想起她初次来到这里时,也是相同的时节、相同的时间。她看着斑驳的门和门后杂乱的从草,这里竟一点也没有变化。她慢慢移步过去,门竟是开着的!她推门而入,“聽翠軒”三个字静静挂在那里。园中草木寂寂,斜风细细。园子里停放着一辆半旧的电摩托车,却不是韩月声曾经那辆了。她的心猛烈的跳着,轻轻走进一楼的大厅,除了灰尘堆积的更多了些,其它仍然如三年之前一模一样。

    她踏着楼梯上楼,“嗵嗵”的声响每一声都让她心惊。幽暗的走廊,陈旧的木门,一切如故。韩月声的那间办公室里仿佛有着微弱的灯光。王小荷的手轻轻扶在那扇门上,那扇门仿佛也有着人类的心跳,一下一下“扑通、扑通”——那其实是她自己的脉搏。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男人沉厚的声音。

    王小荷一惊,稍一用力,推开了那道门。

    那盏旧的掉了绿漆的台灯下,是一荧蛋黄色的光,韩月声正坐在桌旁就着灯光安静的看书。他仍然是从前的样子,短短的头发,深蓝色衬衣,可是他竟是这样好看——天底下竟有这么好看的画面——安静的男子、厚厚的书籍、古旧的实木书桌,就连整间屋子都散发出沉郁的书香。

    王小荷想,那个树神离开凡间时的那一回眸,白石桥下撑伞的少年,应该就是韩月声这个样子。不然她为什么会为那一瞥而放弃所有?

    韩月声看到她,眼里流露出绵软的笑意来,他说:“终于看到我们的书了?”

    王小荷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默默的把书拿出来。

    韩月声接过书,再看看王小荷说:“这些年,我一直在等那个女孩长大,等她自信起来,主动来找我。现在看来,她真的成长了不少。”

    王小荷笑笑说:“书卖的好吗?”

    韩月声摇摇头:“你说呢?如果卖的好,我这门槛估计早就被踏破了。”

    他的话仍然很“韩月声”,她鼻子一酸差一点流下泪来,她忍住了,笑着说:“好久不见,我有许多话想和你说。”

    “我也是。”韩月声站起来,拉过旁边的一把椅子——正是当时他与王小荷一起写书稿时王小荷坐的那把,他坐回自己的位子说,“坐下慢慢说吧。”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