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去经年,陌路成殇(上)

    更新时间:2017-01-01 13:52:10本章字数:4166字

    原以为,只要有爱,就可以克服一切困难,彼此一生一世相守。

    不曾想,社会现实的残酷,依旧逃不过分开的命运。

    岁月流逝,无论曾经如何深爱的两个人,抵不过命运的安排。终究各过各的生活。

    不再有一丝一毫的交集。所有的一切,归于最初的平静,就好像此生彼此从未认识过一

    样。

    校园与社会的爱情,终究是不一样的。我想,每对校园里深爱的恋人,都是给了对

    方最真诚和纯粹的爱,希望最后的结局能携手一生。然而,出了社会,许多生活中难以

    解决的困境,还是让彼此分离,留下无奈,遗憾……

    (一)

    初遇许夜的的时候,我正从一堆姹紫嫣红的伞架上挑选了一把淡雅的蓝色雨伞。伞面,纯净的湛蓝如同一望无垠的天空。我很快付完款,心满意足地打开这把小蓝伞,走进了外面的雨幕里。

    最近的天气阴晴不定,好似小孩的脾气。明明早上出门时还是阳光灿烂,未曾想,到了中午,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未带伞出门的自己,只好临时进了商店,买了一把伞应急。

    雨越下越大,路上行人早已匆忙去找躲雨的地方。因为买了伞,不担心被雨淋湿,所以我有些慢慢地走着。

    今天,身上穿着一条白色及膝连衣裙,走得太快,生怕路面的雨水溅起来,湿了白裙子。

    但,就在我走向平日常走的一个转角处,一辆自行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我直冲过来。那速度之快,令我只能险险侧身躲过,却免不了白裙子被印上那自行车驶过而飞溅起的水花。

    “呀,我的裙子!”我低头一看,一朵朵刺眼的乌花灿烂地盛开在裙摆上,“喂,你这人怎么骑车的,你看,弄脏我的裙子了。”我生气地朝那自行车上的主人大吼。

    “Sorry,雨天路滑,我一下子没控制住。”

    眼前的男生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深蓝色长裤,裤脚处微微卷了起来,露出了脚上阿迪达斯的球鞋。

    “不过,小姐,你的反应还真是迟钝也,我的车都冲过来了,还不躲快点。”男生看着怒气冲冲的我,有些似笑非笑,一脸轻蔑地说着,“真是只笨猪啊。”

    “你骂谁笨猪呢?明明就是你弄脏我的裙子,你还有脸骂人了?道歉!你马上给我道歉!”亏我在看清他的脸后,还觉得长得不错,没想到竟是一个空有一副好皮囊,内里却是如此没素质的人。

    “道歉?拜托,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也太不讲道理了,真是只野蛮的笨猪。”这次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骑着自行车远去了。气得我直跺脚,却只能将此事作罢。

    “就当是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一只疯狗,被咬了一下。”我的好心情被破坏得一干二净,不再踩着诗行一样的脚步,慢慢走着。而是急匆匆地赶回家,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许多年后,当所有的细节都被时光消磨得只剩下一点点模糊的记忆时,即便我内心依然有着一道伤痕,但我仍旧偶尔会想起他当时对我讲话时的那副拽拽的模样。

    许夜。

    狂妄自大,拽得不得了的许夜。

    大一开学,我在那群新生当中,再次看到了那张狂妄的脸。

    我特意绕过他,实在不想看到这个讨厌的人。

    那年,我十八岁,刚考上北方的这所大学。

    只是,未想到,我们之间的牵绊才刚刚开始——

    (二)

    A大是北方有名气的一所高校。我拼了命,熬夜苦读,终于考上了自己如愿的学校。因此,在未来的四年里,我要保持着像高考一样的奋斗精神,努力年年拿下特等奖学金。因为我不是很聪明的人,能靠的只有一股坚持不懈的韧劲。

    只是,因为当初在最爱的专业和最爱的学校,我选择了后者,自愿接受了专业调剂,才考上理想的大学,但付出的代价是,我被调剂到自己很不喜欢也不擅长的金融专业。因此,任凭我第一学期努力努力再努力,认真认真再认真,依然输给了那些天生脑袋聪明,却不用花费什么力气就能拿下第一名的人。比如许夜。

    这傢伙,真是阴魂不散呀。我也是在上学的第一节课,才发现那狂妄的人竟然是与我同班。还硬生生地抢走了第一学期的特等奖学金。

    我记得那个时候,当许夜从班主任手中领过特等奖学金,回到座位,经过我身边时,还暗暗朝我翻了个白眼。那欠扁的拽样,气得我差点就站起来揍他一顿。当然,课堂上,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不敢有任何实际行动。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蔚蓝的天空里,没有一丝白云,阳光暖暖地洒落在校园里。我坐在树荫下,懒洋洋地靠着树看书,享受着这一份午后的惬意。夏日的风徐徐吹来,轻抚着我的脸,真是适合睡觉的好时候。这样想着,我也闭上眼,准备小憩一会。

    但是,就在我刚闭上眼时,一阵狂风迎面扑来。我赶紧张开眼,一颗旋转的篮球就要吻上我的脸。

    幸亏我及时将头一歪,球砸上了我背后的大树,然而反弹回来,却撞上我的后背,害得我呈小狗趴式直扑草地上。

    “他奶奶的,谁的球呀,这样砸人,出人命怎么办!”我摸了摸被撞得有些疼痛的后背,不禁骂出口。

    “对不起啊,你没事吧?”一个好听的男声在我还未站起来时传进我的耳畔。

    “没关……等等,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呀?”我立刻站了起来,猛地抬起头。

    “咦?笨猪,是你。”许夜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右手还将那颗身为罪魁祸首的篮球抱在胸前。

    猪你妹呀!我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双目瞪着许夜。

    “怎么每次碰上你,就没好事发生呀?还真是个灾星。”我实在受不了他那副拽拽的模样,于是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用力推了他一把。

    许夜没想到今天我会这样大胆,身子不禁往后倒退几步,差点摔倒 。

    “哼,还挺有脾气的嘛。身为一只笨猪,应该温顺点才是。”许夜那张吐不出好话的贱嘴,在之后,竟然将我狠狠地嘲弄一番。

    那一次,我真的生气了。虽然,我是个平凡得不得了的女生,每次考试总是输给他。但这不代表,我就要任由他一而再的欺负。

    忍无可忍,我抓起放在草地上的书,朝他那张帅脸砸去。

    但许夜却轻巧地侧身躲过,并用左手接住我扔过去的书。

    真是不甘心。

    “喂,许夜,捡球捡到太平洋去了,那么久,快点!”不远处的操场上,几个男生催促着许夜。

    “就来了!”许夜转身回答。“笨猪,想砸我,再练练吧,拿去。”许夜坏坏地笑了一下,随后将书扔回给我。抱着篮球向操场走去。

    听到他又喊我笨猪,真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我朝他背后扯着嗓子大喊:“许夜,你才是笨猪!你全家都是笨猪!你妈的,都同学一学期了,你故意不记我的名字吧?听好,本小姐大名朱小米,我叫朱小米,你给我记住了!”

    我以为许夜会当作没听到,不再理我。没想到,他却回头,笑得一脸人畜无害,俊朗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知道了,朱小米。可是笨猪是猪,朱小米也有猪,那叫什么还不都一样吗?”

    说完,许夜不管我在后面气得如何跳脚,又向操场跑去了。

    许夜,你这个讨人厌的傢伙,我一定会抓住你的把柄让你好看,等着吧!

    (三)

    “许夜一定是我的灾星,不然不会连续两次都因他而倒霉。可恶!可恶!”吃午饭时,我将眼前的鸡腿当成是他,狠狠地咬着,仿佛看到他被我虐的情景。一边咬,一边心里暗爽。

    正当我走出食堂时,却无意中看到许夜也从食堂另一个门走了出去,而且看上去有些神神秘秘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打包好的快餐盒。

    心生好奇,我悄悄地尾随在他身后。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我发现许夜独自一人走向学校最偏僻的一堵墙,并且爬了上去,轻巧地跳到墙的另一边。

    “奇怪,另一边不是学校后山吗?”我心里越来越好奇许夜的行为举止,“不会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好啊,许夜,这下你被我抓到把柄了吧,嘿嘿。”

    我立刻来到那堵围墙边,借着旁边的一棵大树,吃力地爬上了墙头,蹲着,用那棵大树延伸过来的茂盛枝叶遮挡住身体,只露出一个脑袋。

    “许夜到底在干什么?”我睁大眼睛一直盯着他。

    只见许夜打开了快餐盒,轻轻叫着:“小米,小米,吃饭咯。”

    小米?

    “叫我?”我不由心中一紧,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只听见几声稚嫩的狗吠,接着一只小小的黑狗仔一晃一晃地从一旁的草丛里走了出来,欢快地摇着尾巴,吃起快餐盒里的饭。

    “哦,原来许夜是叫那只小黑狗呀。”我紧张的心顿时松了下来。

    不对呀,他叫那小黑狗小米,小米不是我的名字吗?

    你妹的,这不就变相地在骂我是狗吗!

    “好啊,许夜,你这个可恶加可恨的傢伙,竟敢这样羞辱我,我一定要好好收拾你。”心中火苗蹿起,此时我却忘却了自己是蹲在墙头上,猛地站了起来,一脚踏出,踩空,直掉了下去。

    “啊——”

    眼看着自己就要摔个狗啃泥,我只能先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至少不要破相了。

    然而,意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只是感觉到自己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妈呀,好险。

    我轻呼了一口气,睁开眼,只见许夜一脸好笑:“听到一声尖叫,还以为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呢,没想到是掉下一只笨猪——”

    “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我本来有点感谢许夜及时接住我,以至于我没有摔惨。但一听到他的话,直接将我心里的那点感激之情灭得一干二净。

    我立刻挣脱了许夜的怀抱,伸手整理下有点褶皱的衣服。

    “你蹲在墙头做什么?”许夜有些奇怪地问。

    “我……你管我呢,我喜欢在上面看风景,不行吗?”一想到自己是跟踪许夜过来的,突然有几分心虚,不敢看他。

    “噢,是吗?”许夜显然不相信我的话。

    “当然了,不然还能做什么?再说,这堵墙又不是你家的,我还不能爬呀?”我赶紧辩解,“对了,你刚叫那只小黑狗什么?小米?你这是在变相骂我吗?”一想到刚才的事,我立刻摆出一张臭脸给许夜。

    “小米?你听错了。那只小黑狗是学校保安大叔捡到的,放在这里喂养。这几天他有事回老家了,我帮他代喂几天饭。因为在雨天捡到的,所以保安大叔就叫它小雨,下雨的雨。还是,你想帮它改成小米?听起来好像挺不错的。”许夜双手环胸,拽拽地笑着。

    “才不要呢,我又不是狗。”我突然被许夜看得一头雾水,只见他的手朝我的右脸伸来,吓得我倒退一步。

    “你,干嘛?”我有些警惕地盯着他。

    “别动,你的右脸受伤了。”许夜拉住我。

    “什么?脸受伤了?惨了,这下我可是破相了。怎么办?一定是刚才掉下时,被枝叶刮到的。”我有些着急,“我得赶紧去保健室看看。”说着,我火急火燎地就要回去。

    “不急,我有带创口贴,只是一道小口子,没事的。”许夜从书包里拿出 一片创口贴,靠近了我,小心翼翼地在我右脸贴上,“放心,过几天就好了,不会留下伤疤的。”

    许夜宽大厚实的手掌轻轻地抚着我的右脸,那掌心的温热微微地传递过来,让我情不自禁一阵脸红。从小,除了老爹,他还是第一个抚摸我脸的异性。

    虽然,他只是因为帮我贴创口贴才接触我的脸,并不是恋人间的抚摸。

    但,第一次,有一个异性靠我这么近,近到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毛细孔。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我的心跳瞬间漏了几拍。

    “好了,回去后,记住,这几天伤口不要碰水。”许夜捡起地上小黑狗已经吃完的空快餐盒,“那里有个门,我们出去吧。”

    这次,我点点头,破天荒地跟在许夜身边,一起回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