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雪(四)

    更新时间:2017-01-01 20:16:39本章字数:4387字

    接下来,每天放学后,我都跟着王杰来到学校的演播室进行排练。现在,整个年段都知道初二(8)班要表演话剧,只不过作为一大笑料的一件新闻就是居然让我这个阴阳脸的人来担任女主角。

    “哈哈,那个丑八怪如果上台了,还不把底下观众吓跑。”

    “咦?听说他们班用一个长得像鬼一样的女生演女主角,太可笑了,哈哈。”

    “他们班随便拉出一个女生也比这个怪物好看,真不知道怎么会让她上台?”

    “如果是这个阴阳脸的人表演,我可不敢去看,担心半夜做噩梦了。”

    ……

    一声又一声的讽刺,如同一把把尖刀刺进我的内心。有好几次,我实在受不了这些言语的攻击,想放弃。但温老师和王杰却鼓励我千万不要因此而放弃,要坚持住。

    每当听到温老师那肯定的话,看到王杰真诚的目光,我又打消了退演的念头,决定好好排练,无论其他人怎么嘲笑我,讽刺我,我都当作没有听到。

    这次的话剧里,林青青演了英格拉姆小姐。每次排练时,我总能感受到背后有一道满是怒气的目光袭来,但回头一看,却又什么也没有。

    实际上,由于我对《简•爱》一书的深入阅读,用心去体会简•爱的内心世界,所以自己很快就背下了剧本的台词。只是,每次排练,当我和王杰对词时,就会频频出错。只因为,当我独自面对王杰时,我就会脸红,脑子里一片空白。

    王杰的脸,靠的那么近,那清晰的轮廓,那温柔的目光,看得我心跳加速。这一刻,全世界都沉静了,仿佛只剩下简•爱和罗切斯特,只剩下我和王杰……

    “尊敬的王罗先生……,不……不对,罗切斯特……王杰……”我一下子混乱了,记不起台词,心中十分生自己的气。

    在场所有排练的同学都哈哈大笑起来,令我越发感到难堪。

    王杰严肃地说:“请大家不要笑,墨雪只是紧张,我们重来一遍。”

    “紧张吗?也对,面对这么帅气的罗切斯特,她当然会紧张了。”林青青冷笑了几声。

    “对,对。不过有的人天生长相不修边幅也就算了,连脑袋都那么蠢笨,当女主角,未免太勉强了。”赵柯在一旁也不忘趁机在我已经微微受伤的心灵上再补上一刀。

    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

    “你们不应该这样。”王杰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墨雪她只是……”

    “每个人都有表演权利,同学遇到困难,不应该互相帮助吗?”这时,演播室门口响起了温老师的声音。

    温老师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王杰带我到教室休息一下。

    我不知道温老师和大家说了什么,但在我返回演播室排练时,再也没有听到一句关于讽刺我的话。虽然我看到林青青依旧冷眼对我,赵柯一副不屑的表情,还有其他几个同学暗暗朝我翻白眼,但大部分人表面平静。我很感激地朝温老师点点头。温老师用鼓励的目光看着我。接下去的几天排练,也都比较顺利了。我用尽心思背着台词和专注地排练着。很快,还剩下两个星期就要上台表演了。我已经可以熟练地演下简•爱这个角色。

    但是,乐极生悲。上天似乎是在嘲笑我这个丑陋极致的人竟然也敢有资格上台担任女主角?便在这天下午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

    按照往常惯例,临近晚会的前两周,学校派了审查节目小组过来看看。温老师领了五位老师坐在台下,然后让我们正规表演。

    审查节目组的老师,从我开始出来时,就一直看着我,尤其是坐在正中位置的那位那老师。我猜,可能是节目组组长。全程表演下来,这位老师一直都用探究和怪异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我,弄得我内心发毛。但我还是强忍着内心的紧张,总算顺利地演完了整个话剧。

    过后,我看到中间的那位女老师带头鼓起掌来。见此,我心里雀跃,以为我们的节目顺利通过审查。就连温老师也高兴极了,再次感谢审查节目组的五位老师。只是这份喜悦还未落下,就听到中间的那位女老师说:“你们这个节目很好,就是她,像这样的形象,是不应该出现在舞台上的,更不该担任女主角。”

    女老师的手指向我,犹如一把利箭直穿我心。血,滴答,滴答。

    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定,已经无法思考了。

    “不,不,墨雪演得很好的,您刚才也看到了。”温老师讨好地望着女老师,“而且已经排练这么久了,这个话剧,大家也都已经熟悉各自的角色。若是临时换演员,会乱的。”

    “温老师,我想你们班上肯定有比她形象好的女生吧。我看那个就不错。”女老师随手指了指林青青。

    林青青见自己被夸奖了,骄傲地看了我一眼,那得意的模样似乎在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当然。但是我认为每个学生都是平等的,都有演女主角的机会,何况,墨雪她很努力,也演得很到位,不是吗?”温老师再次为我求情。

    “老温啊,实话跟你说吧,我们今年来的校长对这次晚会很重视,还邀请了其他学校领导前来观看。虽然我知道简•爱的形象不怎么样。但……我想在现实里,我们还是要注意这台面形象的。所以,我只能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换了女主角,要么拿下你的节目。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说完,审查节目组的五位老师便走出了演播室。

    温老师看着大家,沉思了半分钟,说:“解散!”然后,看了我一眼,也走了出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我自己一个人呆呆地跪在地上。我回忆着温老师离开前看我的那一眼里,有着忧郁、挣扎和歉意。

    我知道,做了这么久的舞台梦也该清醒了。

    空荡荡的演播室里,我如一粒卑微的灰尘,被深深地埋进地里。我想站起来透口气,但双脚如灌铅一样,沉重得让我站不起来。头顶是一种无形的威压,压得我连头也难以抬起,那股威压布满了我头顶的每一寸空间。

    我好累,无法呼吸。将头深深地埋在了双膝之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地面。演播室里响起了“咚,咚”的沉闷声。我认为那不是我的头在撞击,而是我的心。我多想此时有一个人来安慰我,哪怕只有几个字。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我耳边,只有从窗外吹过的风声,和我的呼吸声,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绝望,死寂一般。

    这样的绝望,让我想到了死亡,但不是表示我要自杀。我只是回忆起《简•爱》里的话并作了修改:“如果上天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们选择我,就像我选择决定登上舞台一样。可上天没有这样安排,我们的尊严是平等的,就如同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天面前。你们的言语令我痛苦,但是我无法去憎恨。因为生命太短暂了,不应该用来记恨。人生在世,谁都会有错误,但我们很快会死去。我们的罪过将会随我们的身体一起消失,只留下精神的火花……”

    我内心的声音越来越大,在毫无意识下中,我随心而动,脱口而出,直到吐完我的压抑和疼痛。慢慢地,我的心也平静了下来。抬起头,突然一道明光朝我照耀过来,使得我不得不闭上眼睛。

    “墨雪!”

    王杰的声音带着几分惊讶,却马上走过来,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睁开眼,原来,不知不觉中,外面已经天黑了。王杰的手里拿着一把手电筒站在我的面前。

    “天黑了,学校又断了电。温老师见你一直没有回去教室,有点担心。让我回来看看你是否还在演播室。还好,找到你了。快点回家吧,学校快关门了。”王杰带着我回到教室收拾书包。

    随后,在离开学校前,温老师来见了我,很委婉地告诉我他的选择,一脸抱歉。

    我只是笑笑。真的,我一点也不怪温老师,不怪任何人。我早就猜到结果。甚至,我是感谢温老师的,感谢他给了我一个与同学相处的机会,和将我带上舞台展现的机会。即使只是排练,我也满足了。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不再踏进演播室一步。女主角还是换了,林青青如愿以偿地担任了。只不过,听其他同学议论着,简•爱感觉不像简•爱,倒像英格拉姆小姐。这些闲话更是加重了林青青的压力和紧张感。导致在春节文娱晚会上,我们班的话剧表演失败,成为了当晚全校师生的笑话。校长的脸更是黑得可以刮下一层灰了。之后,我听说温老师被叫到校长办公室,扣了这学期的年终奖。

    听到温老师的遭遇,我心里十分难受。多想冲到校长面前大喊:这不是温老师的错!

    但,现实而言,我没有那个勇气。

    新学期来临,简•爱话剧的风波也过去了,温老师照旧给我们上语文课。大家也开始投入初三中考备战状态。

    如果说,新学期开始有什么变化的话,就是每天下午放学,王杰总会主动留下来要帮我补课。

    我很惊讶,因为与王杰同桌半年多,虽然他从未像其他同学一样讥讽我,但也没有帮过我的学习。现在,每节课作业本发下来,他都会帮我检查错误,然后讲解给我听,有时甚至要讲到天黑了。

    除了语文,对于其他科,我都是爱听就听,不爱听就发呆,所以成绩很不好。慢慢地,我也对其他科失去兴趣,以至于看到卷面上不及格分数,也无所谓。因为在家,爸妈根本不会问我的成绩。在学校,其他的科任老师,对我也是抱着爱理不理的冷漠态度。

    但是,看到王杰的热心帮助,我告诉自己不能辜负人家一片好意,便尽量让自己的心思投入到学习中。只是,可能我天生笨拙,基础又差。有时候一道题,王杰讲了好几遍,我依旧做错。

    这一天放学后,王杰像往常一样留下来帮我补课。但因为这天正是奶奶的忌日,令我心神不宁,以致于竟然每道题都做错。我看到王杰紧皱着眉头,但依旧说:“墨雪,没事的,我重新讲解一次,你注意听就好。”

    但是,我的心神不在这里,即使王杰再讲一遍,我还是没听进去。

    “你到底有没有专心在听!怎么那么笨?”王杰受不了我再次做错,大吼起来。

    而此时自己的心情很不好,便也朝他发了火:“是,我就是笨,就不浪费你宝贵的时间。我不要补课了!”说完,我抓起作业本塞进书包,快速跑出教室。

    跑着,跑着,想到王杰那生气的样子令我几分不安。

    我似乎有些过分了,王杰好意帮我补课,我怎么可以朝他发火呢?

    冷静了几分钟,我决定返回教室,向王杰道歉。

    但是,如果我知道这次的返回,会让我发现一个足以将我打入地狱的真相,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回去的。

    然而,没有如果。因为我已经来到了教室外面。我看到了温老师和王杰对坐着。温老师伸手慈爱地拍了下王杰手臂:“辛苦你了,墨雪的事,你也尽力了,我不会怪你的。”

    “温老师,我只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做。但结果还是不理想。不过,我之前与您提出要换座位的事,不知道现在——”王杰抬起头,一双眼睛期待地看着温老师,“老师,墨雪她,太可怕了。刚开始,我以为她只是长相有问题,没想到精神上也有问题。上次我在演播室找到她时,发现她一个人跪在地上,嘴里念着上天啊平等啊,一下子大声一下子小声,让我觉得那不是一个正常人发出来的声音。当时我真的吓到了。所以,温老师,我是建议送墨雪去精神科看看比较好。”

    沉默,可怕至极的沉默。如同黑暗瞬间吞噬了我的全身,如同冬日里刺骨伤人的寒风狠狠地穿透我的心。

    我害怕他们会发现我,悄悄地走开了。一路上,我的心撕裂一般,快速奔跑起来,无法让自己停下。

    逆风而上,我的脸被刮得几分生疼。突然,我踩到一块石子,摔倒在地上。

    原来,在王杰眼中,我是精神有问题。

    顿时,我觉得王杰美好的形象在我心中撕裂了,他是那么地虚伪。而,温老师呢?在他眼里,也许我也是被定义为神经病吧?

    原本,我以为奶奶走后,至少上天给了我两份温暖弥补我,一份是温老师的师长呵护,一份是王杰的珍贵友情。但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哈哈!我真的太笨了!怎么还会期待有谁看了我的阴阳脸后,会将我当作正常人来对待呢?

    月上树梢,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到家。只是,一回到房间,我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伴着无限的悲伤入睡,也再次封闭了自己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