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篇:泠幽全传(完)

    更新时间:2017-05-07 11:24:39本章字数:3145字

    “当年怎么回事?你不是灰飞烟灭了吗?”终于,慕容离提出了这最大的疑问。

    当年的刘依诺的灰飞烟灭也是否定她身份的死穴,泠幽强作镇定的笑着,说道:“什么灰飞烟灭?如果灰飞烟灭的话,我会站在这里吗?慕容离,你是不是在做梦啊?我怎么会灰飞烟灭呢?”

    慕容离又问:“这些年,你去了哪里?”

    泠幽答道:“当年所谓的灰飞烟灭其实是我为了躲避丁若和你而想出的计谋,从那之后,我就隐居在深山,不问世事,可是……日子很清闲,可也很寂寞,然后无意间遇到了燕皇墨子年,他带我来了华国,其实出山之后,我第一个相见的,就是你。”

    “那么多年,我不断的回想,真心对我的,也值得我付出真心的,只有你,慕容离。”泠幽认真的看着慕容离,希望慕容离不要再追问下去,毕竟她撒谎的技术再高明,也不可能高明过真相。

    慕容离没有再急着追问,在她款款深情的注视下,上前将她抱入了怀中。

    泠幽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说明慕容离是信了她吧!

    随后,慕容离命人册封她为妃,并且当晚就留在了她的身边,云雨翻腾之时,她害怕的要死,却只能强忍着,她看着慕容离的脸,心中所想的人是丁若尘,也只有这样,她才能说服自己和他一起滚.床.单,事后慕容离抱着她跟她说话,她强打精神回应着,心中却在不停的滴血。

    天刚刚亮的时候,慕容离就起身离开了,她却躺在床上久久不愿起身。

    看着那渐渐发白的天际,呆呆的出神,也不知丁若尘在送她入宫之前,是否想过,她会经历这样的一夜,或者……是夜夜。

    然而,泠幽并不知道,从第一眼见她慕容离就不信她。

    惊讶是真的,但是信任却一分都没有,那个从泠幽房里出来的慕容离七拐八拐之后回到了慕容离的寝殿,到达殿中之中,他单膝跪地朝着屏风后正在穿衣的人拜道:“参见陛下。”

    真正的慕容离从屏风后走了出来,跪在地上的人揭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另外一张脸。

    慕容离冷冷的问道:“发现什么了?”

    “她对刘小姐的事情,知道的很清楚,甚至对竹梓潇的感情,也很真,但是……她并不很清楚和陛下独处时所发生的事情。”

    慕容离问:“一点儿都不清楚?”

    那人摇头:“也不是,对海棠小筑的日子她是知道的。”

    慕容离顿了一下,接着问道:“那她可知,当时依诺做噩梦,梦里喊得什么?”

    “她说的确做了噩梦,但不记得梦里喊了什么。”

    “哼,是吗?”慕容离冷笑一声,说道,“她梦醒后,朕可是问过她的,她在梦里喊得那样凄惨,不可能是无关紧要之人,若是在意之人,又怎会不记得?”

    “陛下,此人是假冒的?”

    慕容离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假冒的,可问题就在于是谁假冒的?如今看来她对依诺很了解,这说明是依诺身边的人。”

    慕容离停顿了片刻,之后说道:“去派人盯住墨子年,还有将燕国这阵子发生的事情报给朕听。”

    “遵命。”

    ……

    丁若尘曾经说过,他要让那个女人尝到当年他所尝过的苦,爱人被抢走的苦。

    因为前有韩晓,后有墨子荨,所以他怀疑那个女人还活着,而且正是慕容离的皇后季雨彤。

    泠幽找机会去见了她,体弱多病,完全不似当年那个神采飞扬的女子。

    听宫里的人说,有时候她病起来,一趟就是半个月。

    看到她这副模样,不知怎么滴,泠幽竟觉得有些痛快,就是眼前这个女人,仍旧借助刘依诺的身体,伤了她所爱之人的心,这个女人曾和她一样爱的执着,可是如今她却放下了执着得一人心,恩恩爱爱。

    她羡慕,妒忌,痛恨,所以看到她被疾病缠身,她心里很开心。

    可是,又有一些难过,说不出为什么难过的难过。

    预料之中的,她认出了她。

    “泠幽,丁若在哪里?你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那女人摇了摇头,说道:“你不会告诉我。”

    “公子恨你,你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泠幽看着她的眼中,渐渐有了羡慕的神色,眼前这个女人,不管转换多少身份和角色,永远是那么的牵动人心。

    丁若尘送她到慕容离身边的时候,还在她的身边安排了一个人,他让墨子荨伪装成丑陋的宫女跟在泠幽的身边。

    从雪姬那里回到寝殿之后,泠幽问她:“都看清楚了?”

    墨子荨笑道:“你放心吧,都看清楚了,本宫已经将她的神态动作全部印在脑子里了,对了,泠幽,主人昨天提醒我们,该动手了。”

    忆起当年她给她下药的场景,泠幽有些不忍,她说:“同样的当,她会上第二次吗?”

    墨子荨不屑的笑道:“你担心什么?主人的药无色无味,就算她雪姬用毒一绝,也定然高不过主人,一切都已经准备了,你在迟疑什么?莫不是对那雪姬动了恻隐之心?”

    “开什么玩笑?!”泠幽气冲冲的反驳道,“我生为公子,死为公子,一心一意只有公子,公子要雪姬的命,我怎么可能去同情雪姬,你不要血口喷人。”

    在她的面前,墨子荨一贯傲然,见泠幽生气,她摆摆手,浑不在意的说道:“就当我没说,去睡啦。”

    这一晚,慕容离没有来,泠幽也没有睡,她坐在灯下,看着之前丁若尘塞到她手里的药粉,呆呆出神。

    平心而论,在她伺候雪姬的那段日子里,雪姬待她不错,她却回以雪姬一包药,将她送到了丁若尘的口中,她背叛过她,如今却又要害她,说实话,在内心深处她真的有那么一丝的不忍。

    可也仅仅只是一丝,她最在乎的,还是丁若尘。

    丁若尘要雪姬死,要玩弄雪姬和慕容离之间的爱情,她没有办法拒绝,她爱他,所以她会帮他。

    泠幽还是找机会将药粉喂给了雪姬,然后她们迅速的沿着设置好的退出路线退出。

    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雪姬带出了华国皇宫,带到了燕国皇宫之中。

    当雪姬醒过来,失望的看着她的时候,泠幽不敢于她的目光对视,悄悄的扭开了头。

    慕容离来燕国,丁若尘派出墨子荨来应对,她有着雪姬现在所拥有的那张脸。

    丁若尘将雪姬关在狭小的密室里,对她百般折磨。

    她看着雪姬痛苦的挣扎,看着雪姬浑身伤痕。

    还有墨子荨,因为当初雪姬对她下药将她变傻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对付雪姬更是花样百出,能够想到的折磨人的方法全部都用在了雪姬的身上。

    雪姬被挖了眼睛,变成了瞎子,曾经风华绝代的雪姬,名震大陆的雪姬变成了不人不鬼的模样。

    泠幽在一旁看着他们用各种方式折磨雪姬,看着丁若尘露出享受的神色。

    忽然,泠幽觉得他们都疯了。

    她所深爱的那个人,是名震江湖的医仙,翩翩白衣,救人回春,而现在这个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治病救人的白衣公子了。

    在她们疯狂的折磨之下,雪姬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怜,于是泠幽后悔了,她想要救走雪姬,但是凭借她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足够。

    幸好,慕容离他们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联合龙相公和燕国丞相玉红梢将雪姬从密室里带了出去。

    但是被丁若尘撞破了。

    丁若尘修炼无级功法多年,这天底下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泠幽追过来看着他们交手,看着他们打的激烈,心中十分担忧。

    就在她担心慕容离他们会输的时候,忽然一队人冲过来,人手拿着一根长枪,对准了丁若尘,开始泠幽还有些奇怪,这是什么东西。

    紧接着泠幽就看到里面射出暗器,而丁若尘毫无还架之力,她忽然想起,曾经在江南柳州的姬府内,雪姬画过那样的图,她叫它——枪。

    双方开始僵持,但是丁若尘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一时间竟然分不出胜负。

    泠幽看着他们,眼中渐渐有了泪光。

    “公子,我还是喜欢当初你一身白衣医病救人的模样。”泠幽冲了出去。

    在丁若尘受伤倒地之后,泠幽冲过去抱住了他。

    丁若尘以为她是来帮他的,朝她露出了一个笑容。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守护他脸上的每一个笑容,让他永远开心的笑着,可他已不是当年的医仙,如今他的快乐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

    她已经不想再看到任何人痛苦了。

    泠幽死死的抱着丁若尘,转过身来对带枪队过来的李为大喊道:“李为,快射啊!”

    她愿与他同死,也不愿他一错再错。

    他的一双手,是治病救人的一双手,不是夺人性命的刀。

    “砰砰砰。”

    几声枪响,子弹全部射到了她和丁若尘的体内。

    丁若尘恨恨的看着她,泠幽回以一笑:“公子!”

    意识模糊的最后一刻,她仿佛看到了当年初见的时候,惨遭战争袭击的村庄里,眉目清秀的白衣少年,他抓着她的手腕,有些不悦的皱着眉头,脸上有难掩的傲气却也透露着一丝关心。

    “汤那么烫,你怎么能直接下手呢?”

    好想……再喝一碗他亲手熬的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