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篇:冷月全传(二)

    更新时间:2017-06-04 22:54:28本章字数:2022字

    当时冷月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哭泣,直到很久以后她才明白,那是在她知道母亲去世的真相之后。

    母亲是自杀身亡的,在她出生后不久。

    至于原因,说是因为父亲在母亲怀孕期间多次带别的女人回家。

    老人们都说冷月长得和母亲很像,冷月想父亲平日里宠爱她多一些,或许是因为愧疚的缘故吧,将对母亲的辜负化为成倍的疼爱灌注在子女的身上,因此得到心灵的安慰。

    冷月和一鸣的婚约解除了,小红变得郁郁寡欢,她见了冷月总是低着头,冷月也懒得同她开口讲话。

    此外,冷月和章生越走越近,关系也越来越好,他们一起逛街,一起郊游,一起钓鱼,甚至有时候在一起什么也不做,但只要能够看到对方就是开心的。

    这一天中午冷月约了章生在桥边相见,可她一个人坐在桥边从日中等到日斜再到日落,始终没有看到章生。

    冷月心里有气,她狠狠地踢着桥头的石碑,闷闷不乐:“臭章生,爱来不来,以后都不约你了,哼。”

    天色已晚,她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父亲该担心了。

    冷月转身回家,却看到了姗姗来迟的章生,他举着两根拐棍,一脸的憔悴。

    看他受伤的样子,冷月很震惊:“你……”

    章生扬唇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连目光都是暖的:“你果然还在这里,我就怕你会一直等我,傻瓜。”

    知道他不是故意失约,之前所有的怒气都变成了心疼,冷月走上前扶住他:“你怎么了?”

    章生笑着摇头:“没事,不小心摔着了。”

    “撒谎!”他不是一个擅长说谎的人,冷月总能轻易的看破他的谎言,她逼视着章生,问道,“说,谁弄的?我让父亲去抓了他。”

    章生似有所担忧:“小月,真的是我自己摔得,而且大夫已经看过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我知道你在说谎,根本不是你自己摔的,如果你非要瞒我骗我不相信我不告诉真是情况,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泪水湿了眼眶,冷月赌气转过身装作要走的样子,她很生气,生气他没有照顾好自己让自己受伤,生气他选择隐忍而不是让她帮他讨回公道。

    “小月。”见她要走,章生慌了,连忙上前拽住冷月,连拐棍都掉了,他还是有些不想说,但又不忍看她生气难过,“我告诉你,但你答应我不追究好吗?”

    冷月还是有些生气,但章生已经做出妥协,她也不好再执着,只好不情愿的点头:“好,你快说是谁?”

    “哎!”章生轻叹一口气,眉目间透出些悲悯,“是一鸣少爷,他以为冷家退亲是因为我的缘故,他以为是我抢走了你。”

    提起那个一鸣,冷月就生气:“他混蛋!”

    章生连忙拽住她,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说道:“你答应我的,不追究。”

    每当章生认真起来,他的目光就总有一股沉稳的安定人心的力量,于是冷月明白了,他不追究一鸣,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因为宽容和慈悲。

    接下来的几日,冷月总是往章生家跑,照顾他陪着他,好几次碰到章生的父亲,章父看她的目光越来越友好和慈祥,冷月很开心,章父这是认同了她和章生的关系。

    由于女儿天天往外跑不回家,有一天晚上,父亲坐在大厅中专门等冷月,冷月从章生家回来被逮个正着,于是她便将自己的心事全部告诉了父亲。

    经历过一鸣的事情之后,父亲不再执着于门户之见,他见了章生,对这个谦和温柔的年轻书生很满意。

    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一切原本可以拥有一个幸福而温暖的结局。

    然而祸从天降,朝中政权变动,父亲被无辜殃及,官兵一队队的进入这座小城,为了活命,父亲带着他们仓惶出逃。

    冷月频频回望,心中无限伤感,她和章生这一别或许就是生离死别了吧!

    然而上天怜悯,让她在出逃的路上偶然遇到了外出的章生,再次相见,两人都很激动,抱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

    直到父亲轻咳了两声他们才分开。

    冷月擦干眼泪看着有话要说的父亲,父亲却意味深长的看着章生。

    冷月很快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他们出逃的时候大嫂正病着,出城一番折腾,病的更加严重了,他们是一家人,不可能丢下大嫂不管,唯一的希望就是给大嫂找些药期盼她的病好一些,然后一家人继续逃亡。

    章生点头,答应了父亲的请求。

    他们约定好傍晚相见,可他们没有等到章生。

    过了约定之间之后,大哥提议立刻走,冷月心有不甘:“他肯定是有事,他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失约之人。”

    “可是小月,我们现在出事了我们是逃犯,跟我们扯上关系就是共犯,他或许是害怕不来了呢?”

    “不会的,章生他不是那种人,你们相信我。”冷月极力的为章生辩解,她扭头看向拥有决定权的父亲,“爹,你相信我!我们不能丢下大嫂,我们需要章生带的药,他不会失约的,爹你相信我章生绝对不会失约的。”

    在她的恳求之下,父亲点头答应等一晚,她开心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章生不会失约,自己能够等到章生。

    可是,他们最后等到的是朝廷的官兵。

    看到官兵将他们围起来的那一刻,冷月彻底傻掉了,大哥口不择言的朝着她破口大骂,她却陷入了绝望的湖底,四肢冰冷。

    她无颜面对自己的家人!

    在政治斗争中失败的那一方,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父亲死了,哥哥死了,小侄子也死了!

    她成了官妓,大嫂也成了官妓。

    如果当时她没有选择等待章生,家人是不是就不会死?自己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冷月以为,这一切的悲剧,只因她错信了一个章生!

    于是深爱变成了痛恨,当身体撕裂的疼痛同时撕裂了灵魂,她就再也不是那个天真的小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