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篇:沈凝芷全传(一)

    更新时间:2017-08-24 15:52:10本章字数:2051字

    冰凉的雨水像是刀子一样落在身上!

    她顶着大雨跑到主院,想开口喊父亲去见见母亲……

    母亲病了许久了,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她临走前最后的愿望就是能再见父亲一面。

    沈凝芷跑来找父亲,还未开口就见到屋中的父亲正在和主母吵架。

    “夫人,你就让我去看看她吧,洛儿快不行了!”

    “人都快死了有什么好看的?今儿这雨下这么大,着凉了该如何是好?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哎呀夫人!”

    “我跟你说沈义,你今天要出这个门,明天我就撞死给你看,然后我俩一块办丧,还能给你省钱。”

    父亲一脸的无奈和焦急,主母的态度十分坚决和强硬!

    就在他们争吵之时,一道雷电劈开了夜空,整个沈府一震,主母忽地看到站在门口的她,吓得大叫了一声。

    父亲也看到了她,目光负责的看着她轻唤她的名字:“凝芷……”

    她从父亲的眼中读到了懦弱和无奈,小小的少女握紧了双拳挺直了脊背转身跑回了夜雨之中。

    不是说最爱母亲了吗?

    为什么母亲病重却不敢来看母亲最后一眼?

    就因为主母是吏部尚书家的女儿,身份尊贵,所以怕她不敢惹恼她,所以她和母亲就活该受委屈,他的爱还真是没有勇气也没有力量!

    沈凝芷一路跑回破败的小院,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站在门外不敢进去,她害怕告诉母亲父亲因为害怕主母而不敢来看她,她害怕看到母亲那失望的目光。

    那样的目光她已经看的太多了,她不想再看到了。

    “沈义……沈义……沈义……”病榻上的美人一遍遍的呼喊着她爱人的名字,可是回答她的只有屋外滚滚的雷声,她喊得累了,越来越没力气,她知道自己还不回那个人了,于是开始叫她的女儿,“凝芷……凝芷……来啊,你在哪?凝芷……”

    听到母亲的呼喊,沈凝芷连忙抹了抹脸,又拍了拍,好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她跑进屋中冲到了床前:“娘,我在这,你在坚持一会儿,爹他就在后面很快就来了,娘,他很快就来了。”

    沈母朝她笑了笑,抬手摸着她的脸说道:“娘知道……他不回来了,咳咳……孩子,娘走后……你……你要照顾好自己,多和……大小姐亲近一些,她……她和她娘不一样……她还是……疼你这个妹妹的……”

    “娘,我要你照顾我,不要别人,你不会有事的。”刚刚擦干的眼泪此刻又流了出来,止也止不住。

    “咳……”沈母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最后一次嘱咐道,“等你长大后……不要像娘这样……爱上……爱上一个懦弱的男人。”

    说完这些,还不到三十岁的美人就香消玉殒在了这个雷雨夜。

    ……

    母亲去时候两个月,秋悄无声息的来了,天气转凉,树叶开始枯黄,沈凝芷坐在井边洗衣服,两大盆衣服,她已经洗了一天了。

    她才搓了搓被泡白的双手,又立刻拿起衣服揉搓起来。

    她搓衣服的力气很大,仿佛那一件件的衣服是她的仇人似的。

    “沈凝芷!”院外忽然传来一声怒喊,沈家主母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冲过来将一件衣服扔到了沈凝芷的头上,喝道,“你是怎么洗衣服的?衣服都搓烂了!”

    沈凝芷拿起衣服看了看,的确破了个大洞。

    主母被她冷漠的眼神激怒,拎起捣衣杵就往沈凝芷身上砸:“你这什么态度?做错事不知道认错吗?”

    任由木杵砸在身上,沈凝芷咬着牙一声也不吭。

    “娘,娘你干什么呀。”这时外面又跑进来一个妙龄少女,她衣着素雅五指白皙,她拦住了沈家主母砸向沈凝芷的木杵,“本来我还不信,娘,你怎么样这样对妹妹呢?”

    “凝诺……”

    “娘,你要想打就打我好了,别打妹妹。”说着,沈凝诺将沈凝芷护到了怀中。

    主母气呼呼的瞪着沈凝芷,但又恐无意间伤到自己的女儿沈凝芷,权衡之后,她扔掉了手中的捣衣杵:“好,就饶你这一次,把衣服洗干净。”

    沈凝诺震惊的看着母亲远去的背影,有点儿难以置信,在她的面前,母亲永远是温柔慈爱的,她还从未见过母亲这般刻薄恶毒的样子。

    对于沈凝芷的这顿棍子,沈凝诺向她表达了十二分的歉意,一个劲的跟她说“对不起”。

    其实沈凝诺和她母亲完全不一样,她温柔而善良,对沈凝芷也极为照顾,主母不给她请先生读书识字,沈凝诺就教她,主母让她吃清水白菜,沈凝诺就偷偷给她带烧鸡糕点。

    沈凝诺是沈家嫡女,拥有父母的宠爱,她们虽是姐妹,但是吃穿用度身份尊卑有着天壤之别。

    按理说,沈凝芷应该恨她们母女才对,但她对沈凝诺丝毫都恨不起来,她的内心和她的外表一样,清纯而美丽,她经常护着她照顾她,甚至比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们母女的父亲做的更多。

    “我不过才去姨母家住了两天,母亲她怎么就这样对你,以后我哪里也不去了,就天天看着你,不能让她再欺负你。”沈凝诺拉着她粗糙的手为她打抱不平,眼中甚至都有了泪光。

    沈凝芷看着她,淡漠的说道:“我没事的,姐姐。”

    “女孩子的手怎么可以变得这样粗糙,娘太过分了,对不起凝芷,都是姐姐不好。”沈凝诺说道,“对了,你跟我去住吧,就跟在我身边,有我的就有你的我不会再让娘这样对你。”

    主母最讨厌的就是她们母女,如今母亲不在了,她会翻倍的找她麻烦的,沈凝芷看着沈凝诺,她是真的想保护她,但是她真的能保护她吗?

    就在此时,沈义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到沈凝诺后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沈凝诺会在沈凝芷这里,随后他赶走了沈凝诺说是有话要和沈凝芷单独说。

    每次父亲看着她的时候,都会是那副又心疼又无奈满含亏欠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令她厌恶,沈凝芷冷着脸,漠然问道:“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