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如果有来世

    更新时间:2017-01-01 17:31:21本章字数:2707字

    现代,某重症监护室。

    蒋玉书半睁着眼睛,默默的看着头上方颜色惨白的天花板,心里是说不出的凄凉。

    自从两天前他出车祸后第一次醒来,就发现自己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周围医生凝重的神色,以及自己自身的情况让他明白,他的时日不多了。

    可是,他要是死了,弟弟玉涵怎么办呢?他独自一人要如何应对董事会的那些老狐狸?

    玉涵……你怎么还不过来?哥哥好不放心你……

    他吃力的转过头,眼巴巴的盯着房门,期望自家弟弟快点过来,哪怕,让他再见一面也是好的。

    可是病房里,只有他微弱的呼吸声和仪器的“滴滴”声。

    不知过了多久,蒋玉涵终于推门而入,蒋玉书的嘴角有一丝笑意,看着弟弟的身影,他突然发现,弟弟原来已经那么高大了,是个男子汉了。

    蒋玉书的嘴张张合合,缓慢,而又吃力的说:“你……来了……”

    蒋玉涵微笑,说:“哥,我当然要来了,我当然要来看看,我亲爱的哥哥是怎么一步步走向死亡的!”

    蒋玉涵的话让蒋玉书心里“咯噔”一声,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弟弟会这么说。

    “哥,你现在肯定很奇怪吧?”蒋玉涵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开车开的好好的,却被一辆卡车撞得半死不活,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蒋玉书的眼睛猛地睁大,蒋玉涵得意的笑了:“哥,你现在都快死了,我就告诉你为什么。因为,那个私机是我安排的!”

    蒋玉书的眼泪落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什么他一直宠爱有加的弟弟居然要至他于死地!

    “为……什么?”

    “为什么?”蒋玉涵那张与蒋玉书有九分相像的脸上充满了怨毒与不甘,他压低声音冲他吼道:“为什么?!我还想问问老天为什么呢!为什么我就比你晚出生几分钟,我就要叫你哥哥,然后从此一直生活在你的光环之下!为什么从小到大爸爸妈妈都一直那么重视你,培养你,而对我不闻不问!为什么爸爸妈妈去世前还要在遗嘱上写公司是由你继承而我却只是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

    蒋玉书闭上眼睛,他已经不想听下去了,原来这些年来,弟弟都一直生活在不甘中吗?原来,弟弟就那么恨他吗?

    蒋玉涵握紧拳头,恨声说:“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有多希望你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如果没有你,爸爸妈妈的疼爱是我的,公司是我的,你拥有的所有都应该是我的!!”

    因为……

    看着神情愤恨的弟弟,哪里还有以前那活泼开朗的样子?蒋玉书还是把话咽了下去,藏在心里。

    玉涵,因为你的性格并不适合管理公司。不过,恐怕我也没办法管你了。

    就算管了,你也是不听的吧?因为在你眼里,我只是你恨的人,而从来不是你的哥哥吧?

    蒋玉涵又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到了。在弥留之际,他眼前就像在看别人的故事一样,把他这一生都浏览一遍。

    自从父母因意外去世后,他就一直视弟弟为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不舍得弟弟像他一样经历风雨,不舍得他受一丁点的委屈。

    管理那么大的公司哪是那么容易的呢?因为怕弟弟心中不平衡,所以在公司安排了最适合的他职位,让他能够轻轻松松的处理事情。

    哪知,他的做法却让弟弟对他越来越不满,从而形成现在的局面。

    蒋玉书闭上眼睛,呼吸越发微弱。也罢,他就当没他这个弟弟好了。

    在意识完全消散之前,蒋玉书默默的在心里想,如果有来世就好了,让他投胎到一户父母健全的人家。他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子欲养而亲不待。

    如果有来世……他一定……

    病房里,只剩下蒋玉涵的咒骂,以及床边的监护仪发出的最后一声长长的滴声,随后,全部恢复平静。

    ……

    “你可知道我有多恨你!”

    “你怎么不去死?!”

    “我真希望没有你这个哥哥!!”

    玉涵……

    蒋玉书紧紧的皱着眉,头无意识的左右摆动,额头上,鼻子上,全是细汗。

    不是的,玉涵……哥哥是爱你的,我们都很爱你……

    “啊——!”

    蒋玉书一下子起身,坐在床上,汗珠大滴大滴的从他脸上滑落,最后没入他的衣襟。

    起身太猛,又加上身体虚弱,他的头有些晕,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旁边有一个惊喜的女声传来:“呀!少爷,您醒啦?奴婢这就去请老爷过来!”

    不是,等下!谁能告诉他,老爷是谁?这又是哪儿?

    蒋玉书瞠目结舌的看着前方,映入眼帘的是绣着精致花纹的床帐,再往四周看,到处都是古色古香的摆设和物件。

    他的头开始疼起来,他不是死了吗?不是……死在了重症监护室里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蒋玉书抱住头,心里十分慌乱。电光火石间,他的脑海里多出了许多东西,有开心的、伤心的、痛苦的……这些像是一个人的回忆。

    他闭着眼睛慢慢梳理,然后发现了一个让他十分惊讶又十分欣喜的事实:他穿越了!

    他现在的身份也叫蒋玉书,是夏朝丞相蒋文渊的独子,从小深得父亲宠爱,自从蒋玉书的二爹去世之后,蒋文渊更是恨不得把他宠上天去。

    是的,蒋玉书是他的二爹生下的,这个朝代不仅有男人、女人,还有一种极为特殊的、被称作为哥儿的人。

    “哥儿”的外表与寻常男子没有太大差别,只是比他们更加清秀,身材也更为纤细,在出生时,父母便在他的眉间点上一颗红痣,因此可以区分男子与哥儿。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可以嫁人,也可以生子,但是哥儿是不能继承家业的,蒋玉书的二爹玄彬便是个哥儿。

    根据原主的记忆来看,玄彬与蒋文渊是自由恋爱,两人感情一直很好,只是在生下原主之后,玄彬便伤了身体,再也不能生育,这成了他一直以来的心结。

    蒋文渊极爱玄彬,就算玄彬只给他生下蒋玉书这个不能继承家产的哥儿,他也从来没有过其他哥儿和女人。

    玄彬一直很愧疚,也因此闷闷不乐,直到五年后的一天,他偶然遇到被人欺负的司徒景,把他带回家之后,十分喜爱。

    又听说司徒景是个孤儿,玄彬便与蒋文渊商量,提出要把他收为义子。

    蒋文渊原先不同意,生怕委屈了蒋玉书,但是禁不住玄彬的哀求,又生怕触动了他的心结,便同意了。但是,不是收他为义子,而是作为徒弟。

    玄彬很是欢喜,觉得司徒景才不过八岁,如果一直都相处下去,说不定以后相府也后继有人了,自家儿子蒋玉书在他们百年后,也至少有了依靠。

    只是没过几年,玄彬便生了一场大病,所有大夫都束手无措,没过多久便因病去世了。

    蒋文渊伤心许久之后终于振作起来,全力培养蒋玉书和司徒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一直这么生活下去。

    只是就在昨天中午,蒋玉书吃过饭后,突然呕吐不止,而后昏迷不醒,蒋文渊急忙请来大夫,大夫说是吃了相克的食物。

    蒋玉书喝下药后,众人都以为已经没事了,因此也就放松警惕,哪知就在昨天夜里,蒋玉书在众人不知情的时候一命呜呼。

    也正因为这样,同样是死去的蒋玉书附身在现在的蒋玉书身上,两人成为一体。

    蒋玉书皱着眉,他觉得原主的死有蹊跷,府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单单只有他食物中毒,又为什么明明喝下药之后病不但没有好,反而死了呢?

    是不是因为蒋文渊的敌人为了打击他,所以出手害死了他的独子呢?毕竟原主的爹权大势大,得罪过什么人也是有可能的。

    唔,可能也有其他原因,可是不管怎么说,府里一定有心思有异的人。正在想着,蒋文渊激动的声音传进来,打断了他的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