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男配来袭

    更新时间:2017-01-23 21:44:26本章字数:2129字

    相相相……相公?!

    蒋玉书瞠目结舌的看着大娘,左右望望没人,才意识到是在跟自己说话。

    对哦……他现在是那个什么像女人一样能生孩子的哥!儿!哦凑,这坑爹的设定,他才不要给别人生孩子呢摔!

    一旁的司徒景似乎有些羞涩,像是不好意思一样微微低着头道:“大娘,您别这么说,我们还没成亲呢!”

    大娘一摆手,爽朗的哈哈大笑:“我这么多年见过这么多人可从来没看错过,你们俩呀,一看就是对儿小夫妻,就别害躁啦!”

    他、他跟司徒景真的没关系啊啊啊!他昨天才穿越到这个世界,能跟司徒景有个鬼的关系!要有关系也是原主跟他的关系!

    蒋玉书张张嘴,想反驳大娘的话,可是余光在瞟到司徒景面带喜色的表情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司徒景,是喜欢原主的吧?说不定只等着他十八岁那年(哥儿十八岁便可嫁人)就提亲的,只是原主突然死亡,这般深情倒是便宜了他这个外来人。

    可是他终究不是原主,对司徒景也没什么感情,又怎么能接受他的喜欢呢?

    而且,他是不能坦白自己的身份的,如果自己坦白了的话,恐怕不是被人当做傻子就是被人当做鬼怪烧死的吧?

    这可是在古代啊啊啊!

    蒋玉书无语望天,翻个白眼,然后郁闷的低下了头。不行,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拒绝司徒景的求亲,他可不想像女人一样嫁出去,哪怕对方是颇有好感的师兄也不行。

    这个身体已经十六岁了,要在他十八岁之前打消师兄的想法。

    嗯,只能是师兄而已。蒋玉书用力的点点头,以此来提醒自己。只是不久以后,他就自己被自己啪啪打脸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蒋玉书被这么一打岔,也没了逛街的心情了,一旁的司徒景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在低着头,好像地上有金元宝似的。

    没办法,蒋玉书拉着他的袖子准备往回走,却被对方的挣脱了,还冷冷的说:“你滚!”

    蒋玉书睁大眼睛,有些疑惑又有些小心翼翼的问:“师兄,你怎么了?”

    司徒景怔愣了一下,似乎这才回过神,他垂下眼皮,轻声说:“没什么,我就是想事情想入迷了。”

    蒋玉书刚想问想什么事情让他刚才的表情这么可怕,只是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脸色时又不敢问了。

    师兄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说这句话呢?蒋玉书困惑的眨眨眼,有些不解。

    回去的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司徒景冷着一张脸,一副“别跟我说话说了也不想搭理你”的样子,蒋玉书只好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

    两人之间的僵局直到司徒景心不在焉的撞了人才被打破。

    一个下属模样的穿着蓝衣男子指着司徒景的鼻子耀武扬威的说:“哎,你怎么回事儿啊?走路不长眼睛啊!知道我们爷是谁吗?告诉你,出了什么好歹有十个脑袋都不够你砍的!”

    司徒景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被这么一搅和就更加不爽了,他冷冷的说:“让开!”

    那个蓝衣男子闻言,非但没有让开,反而撸起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架势。

    可是司徒景一个文弱书生,哪里会打架呢?蒋玉书一急,顾不得他哥儿的身份,挡在司徒景的面前。

    “撞了人是我们不对,我们可以道歉,但是你们的态度也太咄咄逼人有失风度了吧?”

    前面的少年突然冲过来,护着身后的人,仰着头坚定的说着,他的身形并不高大,面貌也很清秀,但是看着他的眼神,却让尚子旭有那么一瞬间心跳加速。

    尚子旭“哈哈”笑了两声,打着圆场,说:“抱歉抱歉,是我管教下人不力,为表歉意,不如由我做东请两位到八宝轩一叙?”

    蒋玉书从原主的记忆中翻出了八宝轩的信息,那是家味道好环境好服务好总之什么都好的酒楼,只是只对皇亲国戚开放,原主也只沾了蒋文渊的光去了一次,从此对八宝轩念念不忘。

    他咂咂嘴,眼睛冒着绿光,口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既然机会难得,要不要去见识见识呢?

    蒋玉书刚想开口答应,却被司徒景抢先回答:“不用了,本来这件事就是我的错,我们还有其他事情,先告辞了。”

    啊?这就走啦?可、可是他真的很想去啊!师兄啊师兄,可不可以通融一下?再说了,他们哪里还有什么事情嘛!

    尚子旭笑得和蔼可亲:“哦?我怎么看这位哥儿倒是很想去呢,不如在下带着这位哥儿……”

    “不、不用了!公子,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只是一会儿确实有事走不开,只能辜负您的好意了。”

    蒋玉书嘴上说得轻巧,但是心里却在呐喊:我的美食啊啊啊!真的好想去吃!可是师兄不许他去QAQ

    他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只是他的小心思简直就跟写在他的脸上没差,尚子旭好笑的同时对他的好奇更深了。

    蒋玉书向尚子旭告别之后,拉着司徒景走了,尚子旭嘴角带着笑意,直到看不清两人的背影时才收敛,他对身后的人说:“去查一下这两人的身份。”

    身后的一个黑衣人行个礼,然后消失在人群中。

    司徒景神色复杂的盯着身前哼着不知名的歌的少年,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被人维护的滋味了,虽然他并不需要,可是他却很羡慕那些被保护偏爱的人。

    只是护着他的这个人却是蒋玉书……

    司徒景的目光幽深,低下头,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他所想。

    蒋玉书一回到家就把今天的事抛在脑后了,他是个乐天派,在他看来,得不到的东西那就得不到好了,反正他拥有的已经足够多了,何必再去强求那些不属于他的东西呢?

    下午,蒋文渊照例为司徒景讲课,他想把司徒景培养成他的接班人,蒋玉书在他百年以后能依靠的大概也就只有司徒景了。

    两人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亲密无间,若是以后玉书受人欺负,司徒景也不会坐视不理的吧?

    看着爱子正在一副十分无聊的样子,把手中的书翻过来又翻过去就是不看其中的内容。

    蒋文渊摇摇头,心想:还是景儿更加成熟稳定些。

    咦,景儿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