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不要对我这么好

    更新时间:2017-02-01 18:20:56本章字数:3109字

    蒋文渊敲了敲桌子:“景儿,你在想什么?”

    司徒景回神,勉强笑道:“没什么,可能有些累了吧。”

    蒋文渊听了,叹口气说:“景儿啊,你若想考取功名便只有勤学苦读,总是想些没用的成何体统。”

    司徒景垂下眼帘,掩盖住其中的情绪,回答:“是。”

    蒋玉书托着腮帮子听着两人张口闭口的“之乎者也”,听得晕晕乎乎,他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继续把书翻来翻去。

    为什么他这个现代人要去学古文啊啊啊!简直就是在摧残幼苗好吗?请问穿越大神,他可以不学吗可以不学吗!

    蒋玉书听得昏昏欲睡,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最后干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司徒景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听蒋文渊讲课,可是余光却忍不往蒋玉书那里看。

    当看到蒋玉书困得不行睡着之后,他的目光沉了沉。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呢?

    为什么?是非要让他心软吗?

    这一下午,蒋文渊巴拉巴拉讲了一大堆,可是听课的两个人,一个没心思,一个时不时的就发呆。

    蒋文渊叹口气,挥挥手让他们下学了,天气转冷,逐渐进入秋天,玉书要是再这么睡下去,是会着凉的。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景儿,你送玉书回房间休息吧。”

    司徒景应了一声,抱起睡得昏天黑地的少年,一步步的走出书房。

    身体突如其来的悬空让蒋玉书不安的动了动,司徒景低下头,他还以为蒋玉书就这么醒了,结果人家咂咂嘴,又继续睡了。

    他的嘴角微微向上扬,又很快收敛了。笑意一闪而逝,就像是是一时的错觉。

    进入蒋玉书的房间,入目的便是堪比猪圈的床以及堪比鸟窝的房间。床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点心、茶杯、衣服什么的被人随意的放在一起,被子上很明显的有几处茶渍,地上也被人扔了些鞋子袜子。

    而这个人就是睡在他怀里的蒋玉书,瞅瞅这里,简直就不像个哥儿的房间嘛。

    司徒景的嘴角抽了抽,认命的把怀中的少年小心的放在床上,把被子盖好后开始收拾房间。

    皱着眉把东西一一放回原位,脏衣服脏袜子都拿去让下人洗了,又打扫了一遍之后,看着整洁的屋子,司徒景总算觉得这里顺眼多了。

    他在蒋玉书身边坐下,身旁的少年依旧睡得香甜,此时夕阳的余晖穿过打开的窗户照耀在他的脸上,给他的脸庞染上一丝温暖。

    司徒景下意识的抚摸着蒋玉书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手指蹭过他眉间的红痣,可能蒋玉书觉得痒,皱皱眉头,脑袋偏了偏,继续呼呼大睡。

    他的手来到蒋玉书的脖颈,抬手覆上去,修长的手指慢慢收紧,似乎可以轻易的就将脖颈拧断。

    蒋玉书感到脖子一疼,“唔”了一声,挣扎着想要醒来,司徒景松开手握成拳,闭了闭眼,终究没有继续。

    司徒景转身离开,身后的蒋玉书依旧在梦里和周公下棋,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劫。

    夕阳把司徒景离去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空无一人的庭院里,只有风吹动树叶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

    起风了,树叶飘落,在地上打着旋,转着圈,似乎在向人诉说着它们的哀戚。

    这天清晨,蒋玉书醒来后猛然想起来师兄的生辰快到了,于是掰着手指数着离自家师兄的生辰还有多久,数来数去他发现……

    哦凑,要死了,十月二十一日,可不就是今天么?然而他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呀啊喂!

    自我检讨一会儿之后,蒋玉书决定,他送给师兄的生日礼物就是亲手为他做一顿大餐。

    要知道他在现代那会儿,可是拿到过厨师证的人呢!就连一向挑嘴的弟弟也对他的厨艺赞不绝口……咦,怎么又想到他了?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要打理父母留下来的公司的话,他大概会选择当一名厨师的吧?因为,他最喜欢让自己在乎的人尝到自己做的饭菜呢!

    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也不错啊,虽然规定哥儿不能继承家产,但是没规定不能自己发家致富啊!

    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是爹爹大概是不会同意的……唔,有机会一定要去开一家,满足自己的愿望!

    蒋玉书打定主意要让司徒景眼前一亮,做了一桌现代风味的菜品。想想他光是找调料就花了好长时间呢!

    现代的许多调味料,古代根本就没有用起来,有些甚至好多人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实在让蒋玉书无语至极。

    于是当蒋文渊和司徒景来到餐桌上时,入目的便是一大桌他们没有见到的菜,蒋文渊惊奇的问:“这是谁做的,以前好像没见过这些,家里新来了个厨子吗?”

    蒋玉书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这些是我做的,师兄,对不起啊,我一开始忘了你的生辰,没有准备礼物,所以就只好给你做一桌菜表示一下心意,你可千万别嫌弃啊!”

    “不……不嫌弃。”

    “真的啊?”蒋玉书眼睛亮亮的,眼里的开心几乎要溢出来:“不嫌弃就好,师兄你放心,你下次生日我一定早早的给你准备好生辰礼物!”

    司徒景弯弯唇,说:“好。”

    蒋文渊摸摸胡子,坐下来瞪他一眼:“也亏得你师兄不嫌弃,生辰礼物是一桌菜这种主意也亏你想的出来,这说出去让别人知道了成何体统?”

    蒋玉书对蒋文渊露出讨好的笑:“爹,师兄,你们是不是该饿了?咱们快吃饭吧,再不吃饭菜就凉了!我做的饭菜可好吃了,你们肯定吃了还想吃!”

    蒋文渊摇摇头,有些不相信:“就你?这些年进过几次厨房?能好吃到哪儿去?我可告诉你啊,要是你做的不好吃,你以后的功课翻倍!”

    说着,夹了一筷子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放进口中嚼了嚼,然后眼睛就亮了起来。司徒景原本也没有对这桌菜抱多大的希望,看到蒋文渊的表情后也跟着夹了一筷子。

    蒋玉书期待的问:“觉得味道怎么样?”

    司徒景不住的点头,好吃,真的是太好吃了!他吃的是糖醋里脊,切的薄厚均匀的里脊肉的外面裹上一层面糊,炸的外焦里嫩,最外层浇了蒋玉书自制的番茄酱,吃到嘴里又酸又甜,里脊肉的摆放井然有序,再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香味,简直就是色香味俱全!

    蒋玉书又把头转向蒋文渊,问:“爹,你觉得怎么样?”

    蒋文渊摸摸胡子,不住地点头:“好,太好吃了!”

    他吃的是蒋玉书做的北京烤鸭,烤好的鸭肉是无味的,酱红色的鸭皮和粉嫩的鸭肉连在一起,配上调制好的咸甜味的烤鸭酱,卷上大葱和荷叶饼,简直就是绝配!

    蒋玉书做的北京烤鸭和现代的不太一样,他是做好后用荷叶饼卷好然后用牙签固定,这样吃起来又方便又卫生。

    一向不注重口腹之欲的蒋文渊此时吃了一个又一个,吃完后还不满足,抬头问蒋玉书还有没有烤鸭,得到他否定的回答之后就果断的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菜上去了。

    看着司徒景和蒋文渊一副狼吞虎咽生怕被人抢的架势,蒋玉书轻笑了声,心里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递给蒋文渊一杯水,关切的说:“爹,你慢点吃,可别噎着。”

    蒋玉书又问司徒景:“师兄,你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

    “喜欢,”司徒景随口答道:“以后谁娶了你,那可真是享福了。”

    蒋玉书:“……”

    蒋文渊抬起头,有些惆怅的说:“唉,这么一想,还真舍不得你嫁出去。”

    ……

    喂喂,咱们能不提这个糟心的话题么?想他一个堂堂男儿,为什么要跟女人一样去嫁人啊?!

    蒋玉书撇撇嘴,就当自己没听见这句话。

    三人酒足饭饱之后,蒋文渊去了书房,蒋玉书拉着司徒景神神秘秘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玉儿,怎么了?”

    “哎呀你不要问了,我有东西要给你!”

    说着,他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小布袋,递给他以后,期待的对他说:“你自己打开看看。”

    司徒景依言打开,入目的是一个晶莹剔透的麒麟玉佩,他拿着这个玉佩仔细端详。

    这玉佩入手温热,应该是以暖玉为材料雕刻而成,玉佩的形状是一只腾云驾雾威风凛凛的麒麟,最下段系了一排白色流苏。

    望着手上精致的玉佩,司徒景哑着嗓子问:“这是……我的生辰礼物?”

    蒋玉书帮他把玉佩佩戴好,欢快的回答:“是呀,那桌菜跟这个玉佩都是我送你的礼物,师兄,等我生辰你也要送我双份的!”

    见司徒景盯着他看,蒋玉书有些羞涩的说:“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选来选去觉得这个最好看了,就买下来了。但是我害怕这个你不喜欢,就做了一桌菜,这样,两个礼物你总得有一个喜欢的吧?”

    司徒景弯弯唇,抬手揉了揉低着头的羞涩少年,轻声说:“这两个我都很喜欢。”

    他很久没有收到过这么用心的生辰礼物了,坚定冷硬的心也因此变得柔软,只是玉书,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好?

    我怕,我会真的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