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吃吃吃

    更新时间:2017-02-04 23:28:08本章字数:3014字

    下午,三人用过午饭,蒋文渊果然提问了蒋玉书,蒋玉书因为认真听了司徒景的解答,已然将《论语》弄懂了。蒋文渊随手一指,蒋玉书便能很快的说出意思。

    蒋文渊满意的点点头,拿起书开始讲解《诗经》。

    蒋玉书心中的小人已经在哭泣了,这样下去他到底要背多少古文啊!虽然他有原主的记忆,也有他的脑子,但是穿越大神,你不觉得让他一个现代人整日跟古文为伴是件很残忍的事情吗?!

    好、好想睡觉!蒋玉书咬着嘴唇,试图让疼痛来使他清醒,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犯困了。

    蒋老爹的声音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催眠曲啊!蒋玉书索性心一横,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只是刚刚进入梦乡,他就感觉到大腿根猛的一疼。

    这下,蒋玉书再也不犯困了,他眼泪汪汪的看过去,用眼神诉控掐他的司徒景。这真是亲师兄啊!师兄,你这样对我真的好么!

    司徒景淡笑不语,蒋玉书撇撇嘴,悻悻的扭过头,有史以来第一次认真的听蒋文渊讲课了。

    不知不觉,已经傍晚了,蒋文渊摸着胡子,看着难得认真的蒋玉书,很是欣慰,大手一挥,说:“你们也累了,出去逛逛吧。”

    爹爹你真好~

    话音未落,蒋玉书已经拉着司徒景走了,他脚步轻快的走在前面,回头说:“师兄,你走快点啦,再磨蹭就没时间了!”

    司徒景无奈,只得加快脚步跟上。傍晚的大街人来人往,夕阳的余晖洒满大地,两人迎着夕阳,向前走去。

    蒋玉书看到一个卖包子的摊位就走不动路了,眼巴巴的等着小笼包的出笼,还未掀起蒸锅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锅盖掀起后,大量的水蒸气像烟雾一样向上方飘散,最终消失不见。

    卖包子的是位大叔,见蒋玉书一脸馋相,笑着说:“小兄弟,想吃包子啦?快让你夫君给你买吧!我们李记的包子,说实话,那真的是吃了还想吃,让你回味无穷!”

    夫……君……滚滚滚!什么眼神啊这是!凭什么以为他是下面的那个?!明明他那么攻!

    啊呸!重点应该不是这个……QAQ为什么他第一反应是上下的问题?不应该澄清他们不是夫妻关系吗?

    蒋玉书接过包子咬了一口,有些方……莫不是他弯了?还是自弯?!

    他是知道男男的事情的,现代腐文那么多,一些基本的他还是知道的,比如攻啊受啊扩张啊之类的,可是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直的,虽然惊讶于男人之间也有爱情,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是喜欢男人的。

    怪不得他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个喜欢的妹子,原来他竟然是弯的吗?蒋玉书狠狠地咬一口包子,此时有些不知所措。

    在这个时代,男男是可以谈恋爱告诉家长然后把人娶回家生孩子的,而且他作为一个哥儿,若是想成亲,除了嫁人之外恐怕没有其他出路了。

    貌似没有哥儿娶妻的说……

    嫁人……如果他要嫁人的话,司徒景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毕竟知根知底,性格什么的也合得来,重要的是,他竟对于“嫁给司徒景”这件事一点抵触都没有。

    这是代表,在他心里,他是接受司徒景的意思吧。只是,不知道师兄是怎么想的呢?他喜欢的那个蒋玉书,是原来的蒋玉书,而不是现在的他。

    虽然两人名字相同,可毕竟不是同一人。蒋玉书咬着下嘴唇,偷瞄着走在他身旁的司徒景,师兄他,是更喜欢哪个蒋玉书呢?

    在这里猜有什么意思,还是问出来好了,反正都是男人,他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蒋玉书拉着司徒景走向一个无人的小胡同。

    “玉儿,怎么了?”

    蒋玉书按捺着“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小心脏,有些羞涩的问:“师兄,你……你喜欢我吗?”

    司徒景低着头,他看见身前的少年有些紧张的问话,弯唇一笑:“我当然喜欢你了。”

    蒋玉书睁大眼睛,问:“真的吗?”

    “真的。”

    “那,你是喜欢以前的我,还是喜欢现在的我?”

    司徒景揉揉少年的头发,轻笑着说:“以前的你性格有些文静,不爱说话,现在的你更加活泼开朗,我当然是更喜欢现在的你了。”

    真好,他说更喜欢现在的我。

    蒋玉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师兄,我、我也喜欢你。”

    他直视司徒景的眼睛,不出意外的看到对方眼里惊喜的光芒,他有些羞涩,但是很坚定的伸出胳膊抱住对方。

    “师兄,以后等我成年了,我们成亲好不好?”

    说完,蒋玉书的脸颊有些发烧,他把脸埋在了司徒景的怀里,有些期待对方的回答。

    司徒景的脸上满是笑意,他很是郑重的回答:“玉儿,我以后必定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过门!”

    “谁、谁要你娶了?为什么不能是我娶?”

    虽然蒋玉书嘴里这么嘟囔,但是心里却美滋滋的,他捂住胸口,感觉心跳的越来越快了,脸上的红霞更是越来越多了。

    司徒景亲了一口蒋玉书的耳朵尖,蒋玉书感觉一阵酥麻,不自在的动了动脑袋,却被司徒景按住,耳垂也被他含住,舌尖还来回拨弄两下。

    蒋玉书“啊”的叫出声,颤抖着身体想让他松开,只是司徒景在吃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吮吸得“啧啧”作响。

    蒋玉书缩着脖子,在心里祈祷司徒景赶紧松开嘴,他现在只觉得耳垂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快把他给逼疯了!

    许久以后,司徒景才放开他,说:“玉儿,你的耳垂好敏感啊,真是美味啊!”

    蒋玉书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他把头埋在司徒景怀里,好一会儿才肯抬起来。

    两人回了丞相府,饭菜已经做好,蒋文渊正坐在餐桌前等着他们。蒋文渊有些奇怪的问:“玉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蒋玉书瞪了司徒景一眼,说:“可是是因为刚才跑了一段吧,应该一会儿就好了。”

    用完晚饭后,两人来到蒋玉书的房间,司徒景把蒋玉书抱起来,然后轻轻的放在床上,随后自己压上去,亲吻着他。

    “玉儿,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吗?玉儿……”

    蒋玉书心说你想上就上呗,反正他没什么好矫情的,他也很喜欢。只是……会不会很痛啊?那个地方那么小,真的能进的去吗?

    他在心里纠结了一会儿,说:“师兄,你想要就要吧,就是,你轻点好不好?我怕疼。”

    看见司徒景欣喜的样子,蒋玉书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求被那啥什么的,总是有些害羞的。

    司徒景轻笑了一声:“没想到,玉儿你居然比我还急。”

    咳咳……这是被取笑了对吧?这绝对是被取笑了吧?!

    他哪里是急,只是他喜欢司徒景,司徒景也喜欢他,两人做这些事情有什么不对?再说了,他明显感觉到司徒景那个地方已经……已经硬了,他总不能当做没感觉到吧?

    “玉儿,虽然我很欢喜你这么需要我,但是我想把我们的第一次放在我们成亲那晚。那样,更有意义不是吗?”

    “那,那你下面怎么办?”

    总不能忍着吧?

    很快,他就知道怎么办了,想知道啊?问问他酸疼的手吧……

    “玉儿……你好棒!”

    蒋玉书的脸又红了。

    司徒景摸了一把小玉书,笑着说:“你也起来了,要不要我帮帮你?”

    “嗯……”

    话音刚落,蒋玉书便感觉自己的小玉书被司徒景纳入口中。

    “唔……师兄……你不用这样的,我、我啊……”

    蒋玉书觉得此时的自己正处于一个极乐的天堂,随着司徒景的动作上下摇摆。

    司徒景被呛了一下,然后把嘴里的东西分给了蒋玉书。

    “感觉怎么样?”

    “有点腥……”

    司徒景亲亲他汗津津的额头,说:“睡吧,明天还要做功课呢。”

    蒋玉书乖乖的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熟睡了。

    司徒景清理好脏东西之后,满足的抱住了他,蒋玉书找了一个舒服的睡姿然后沉沉睡去。

    “玉书……你是我的了,真好。从此以后,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知道吗?”

    我会好好的爱着你宠着你,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所以,你也要只爱我一个人。你现在还不懂爱没关系,喜欢也是可以的,你以后会爱上我的。

    司徒景在蒋玉书的唇上印了一个吻,抱着他睡着了。

    蒋玉书朦朦胧胧间,看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小兔子,被一只大灰狼给捉住了。不管小兔子怎么挣扎,它就是挣脱不了大灰狼的怀抱。

    小兔子哭得惨兮兮的,害怕自己被大灰狼吃掉,嗯,小兔子确实被吃掉了,只不过是被大灰狼放在床上然后吃干抹净的。

    小兔子:屁股好疼的说QAQ……看什么看!没见过吃兔子的啊?!

    然后,小兔子蒋玉书走上了天天被吃的道路一去不复回。

    嗯,这是一个悲伤而又欢乐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