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噩梦

    更新时间:2017-02-05 22:52:59本章字数:3034字

    不知不觉中,天已破晓,司徒景紧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滚落。

    “你这个不孝子!”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怎么死的了?”

    “你居然爱上了仇人的儿子!你是不是不想报仇了?!”

    不、不是的……爹,娘,我没有忘记!

    “爹——!!”

    司徒景猛的睁开双眼,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许久,他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在做梦。

    身边的蒋玉书依旧睡得香甜,司徒景的惊叫没有把他吵醒,司徒景抹了一把脸,手上竟全是冷汗。

    他重新躺回床上,虽然时间还早,可他没了睡意,一想到刚刚在梦里父母的质问,他就觉得痛苦。

    司徒景扭头看着沉睡中的蒋玉书,心里十分矛盾。理智告诉他,他不应该爱上蒋玉书,甚至应该杀了他了事。可是情感告诉他,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以后痛苦的后悔的,终将是自己。

    因为在这些年来的相处,他早已爱上了他。他有上百种方法能让蒋玉书死的无声无息,令人察觉不到是谁做的,可是他不想这么做。

    司徒景不是没有做过,原来的蒋玉书就是被他“无意”中害死的,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另一个蒋玉书附身在他的身上,蒋玉书又活了过来。

    司徒景神色复杂的看着蒋玉书,他的脸上还带着婴儿肥,一脸稚气,是啊,他还小呢。

    爹,娘,我做不到。那时他在蒋玉书的药里下毒时丝毫没有察觉他的感情,可是当他感觉到蒋玉书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时候,他的心居然像是被人挖去一块一样。

    那时他就明白,他爱上了蒋玉书。爹,娘,你们的仇我会报的,只是玉书他还小,而且当年的事情其实跟他没有半点关系,上一代的恩怨其实没有必要延续到这一代身上不是吗?

    爹,娘,别怪我好不好?不要怪我,我真的……不想让他死。

    爱上了仇人的儿子……司徒景闭上眼,他也没有想到他居然爱上了仇人的儿子。可是怎么办呢,如果蒋玉书死了,他恐怕也不想再活了吧?

    对不起……放心,他不会放过蒋文渊的,他一定要让蒋文渊身败名裂而且死无葬身之地!

    司徒景的眼中闪过一丝仇恨的光芒,蒋文渊,你给我等着!不知道当你得知你一手捧上天的人,如今却变成了让你跌入银云端的幕后主使,你心里会怎么想?

    他觉得,蒋文渊的心情一定很美丽。蒋文渊,你就等着吧,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司徒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他眯眯眼,心中对此很是笃定。

    司徒景再也没有睡着,他睁着眼睛看着沉睡中的蒋玉书。他笑了笑,然后捏捏蒋玉书的鼻子。蒋玉书皱皱眉,有些不耐烦的往后缩了一下,但却没有醒。

    司徒景的心情从沉痛恢复到现在的平静,看着皱着鼻子的蒋玉书,他的心里是前所未有的祥和。

    玉儿,也不知道当你得知你父亲的死的时候,你的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你一定会很痛苦吧!毕竟你跟蒋文渊的感情很好。

    如果你得知了真相,你会不会恨我?司徒景叹了口气,垂下了眼睑,他想,应该是恨的吧,可是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件事给瞒下去,一定不能让蒋玉书得知真相。

    否则他们的关系,恐怕也就完了,蒋玉书他一定不会原谅他的,毕竟他害死的人可不算少。

    司徒景又叹了口气,他想:玉儿,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呀!可是他甘之如饴。

    天早就已经亮了,阳光照耀着大地,估摸着时辰,司徒景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拍了拍蒋玉书的脸颊。

    但是蒋玉书却没有理他,继续睡。司徒景无奈的捏了捏他的鼻子,蒋玉书被憋的无法呼吸,他睁开眼睛,瞪着司徒景。

    司徒景收敛自己所有的情绪,对着蒋玉书温柔的笑。“玉儿,该起床了,你再磨蹭,老师该等急了。”

    蒋玉书不满的嘟嘟嘴。他十分不情愿地起了床,穿好衣服。两人一起洗漱,洗漱之后走到正厅。此时的蒋文渊像往常一样坐在餐桌旁等着他们。

    见他们来到了,对他们说:“你们赶紧坐下吃饭吧,吃完饭你们就去做功课。玉儿,你只有做完功课才能出去玩,可不能像以前一样,听到了没有?”

    蒋玉书点点头,心想,反正功课也不太多,等做完然后就出去逛逛吧,听说这两天街上有集市,说不定能得到什么好东西呢!

    这样想着,蒋玉书十分开心地吃了起来。司徒景斜着眼看着他,身边的少年正拿着一个肉包子往嘴里送,肉包子好像有点大,蒋玉书的嘴巴一口塞不完,还有一些露在了外面。

    司徒景看着他嘴边油汪汪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他觉得蒋玉儿书再这么吃下去,以后一定会变成大胖子的,他本来就非常喜欢吃,再这么吃下去可怎么好?

    不过,不管她成了什么样子,他都会像以往一样爱着他的。司徒景笑着替他擦了擦嘴角,蒋玉书看着眼前司徒景油的发亮的手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两人吃过早饭,一起到他们两人共同的书房里做功课。蒋玉书抄者蒋文渊给他布置的功课,有些烦躁的挠挠头,写了一会儿,就不想再写下去了。他十分无聊的托着下巴,盯着地上的,地毯在发呆。

    他的功课也不算太多,只是他这时候没有心情去写,经过这一夜,他才突然想到,他和司徒景的感情发展的似乎有些快。

    但是师兄那么优秀,他可不想他被别的人抢走。不管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师兄都只能是他的。所以啊,还是早点把这件事给定下来才好。

    他要不要先跟父亲通个气儿,以免父亲觉得太过突兀?不过他觉得,师兄对他的感情,应该是瞒不过父亲那个老狐狸的,蒋玉书想到这里,有些甜蜜的笑了。

    司徒景一直在关注着蒋玉书。此时,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地面上,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斑,让人觉得分外温暖。

    这么好的天气就应该出去逛逛嘛,蒋玉书心想,要不,他拉着师兄出去好了,到时候爹爹问起来他就说,他们的功课已经完成了。没错,就是就这样办。

    当蒋玉书拉扯着司徒景的袖子,对他说,他想现在就出去玩的时候,司徒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他知道蒋玉书的性格,恐怕是一刻钟都不能老老实实的呆在椅子上。

    玉儿实在是太贪玩了,可是哥儿不都是这样的吗?司徒景无奈地笑了,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牵过蒋玉书的手,跟他一起出了房间,在临走时,随手抓了几张银票,出去玩,怎么能不带钱呢?

    两个人来到大街上,果然大街上确实人很多,人来人往的。有许多小贩在吆喝,一时间吆喝声,行人谈话的声音,以及马车经过的声音混成一团。

    虽然显得有些吵闹,但是蒋玉书也不觉得厌烦,他是非常喜欢热闹的,只是一天到晚在相府里,不经常能出来,他觉得十分郁闷,现在,他终于能好好的逛一逛了。

    他蹦蹦跳跳的,看看这个,摸摸那个,玩的不宜乐乎。就在此时,一匹马从旁边的小胡同里窜了出来,差点撞到蒋玉书。

    蒋玉书被吓了一跳,十分生气,瞪着马上的男人说:“你走路没有长眼睛?”

    他气呼呼的抬头望着那个男人,此时这个男人背着阳光,使人看不清他的面目,只是看着他通身的气派,莫名的觉得有些眼熟。

    蒋玉书心想,他是不是见过这个男人呢?正在此时,马上的男人,对他笑了笑,说:“蒋公子,好久不见。”

    蒋玉书听着这有些熟悉的声音,觉得似曾相识,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男人从马上跳下来,站在他身旁,蒋玉书这才看清了他的面目,原来是前一段时间见过一面的尚子旭。

    蒋玉书撇撇嘴,心里对这个有些像笑面虎的尚子旭,不太感冒。他冲击尚子旭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转身就走,但是却被尚子旭拦住了。

    蒋玉书没好气的问:“你有什么事吗?”

    尚子旭笑得十分温柔,他说:“上一次没能请蒋公子用饭以尽地主之宜,这一次怎么也地让我请蒋公子,好好吃顿饭叙一叙。”

    蒋玉书不以为然的说:“我们没有时间,我跟师兄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他拉着司徒景就要走,而司徒景却说:“玉儿,既然这位公子两次三番的邀请,咱们就同意吧。”

    “那好吧,既然师兄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同意好了,先说好,你要是不请我吃大餐,我可是转身就走的。”

    尚子旭笑笑,说:“没关系,我请你去吃最美味的食物,去最好的酒楼,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尚子旭拉着马,带领着两人,走向了他所说的,那个酒楼。蒋玉书抬头,这座酒楼的名字叫做八宝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