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哄劝

    更新时间:2017-02-08 23:25:28本章字数:3159字

    蒋玉书的脸都气红了,他愤愤不平的瞪着司徒景,然后把脸扭到一边去。

    蒋玉书的心里很是委屈,他没有想到司徒景居然这么不信任他。他明明知道他是讨厌尚子旭的,但是他居然还怀疑他!

    明明他应该知道他们两个什么事情也没有,也绝对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但是他却这样质疑他,是因为,他不信任他吗?

    蒋玉书偷偷的用余光瞄了一眼司徒景,然后又赶紧把目光收回去。司徒景低着头还背着光,他看不清司徒景的表情,自然也无法知道他的想法。

    蒋玉书心里有些慌又有些委屈,难道在司徒景眼里,他是这么不堪的人吗?随便有人向他献殷勤他都……

    想到这里,蒋玉书的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难不成他终究是得不到他想要的真情吗?

    司徒景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想试试蒋玉书的态度,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把人给惹哭了,顿时也慌了,蒋玉书可不会随便就哭鼻子的,定是他的话让他伤心了。

    他搂着蒋玉书轻声哄道:“好了玉书,你别哭了,我就是随口一说想看看你的态度,没有怀疑你的意思。真的!”

    蒋玉书没有理他,司徒景无奈之下只得继续哄着他跟他说其他的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许久之后,蒋玉书才肯拿正脸对他。

    “你这随口一说,说的倒是轻巧,可快把我气死了!你明明知道我讨厌他,明明知道我爱的是你,却还这样说,你没有想过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司徒静自知理亏,只得连连道歉,发誓再也不会了,蒋玉书这才变得和颜悦色。

    蒋玉书哼了一声说:“下次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不理你了!”

    司徒景连连点头,提着他为蒋玉书买的东西说:“好了别生气了,你看,这是我为你买的点心和一些你爱吃的东西,别生气了好不好?”

    蒋玉书朝天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真是让他好气又好笑,哄人都不会哄,翻来覆去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他哼了一声,说,:“那这次我就,勉强原谅你了,要是再有下次,后果自负!”

    司徒景看着蒋玉书还带着气愤的眼睛,在心里偷偷的笑了。他搂住蒋玉书的肩膀,轻声对他说:“我知道,这次是我错了,你不要再生气了,一定没有下次了好不好?”

    蒋玉书做出很勉强的样子说:“好吧好吧,这次就原谅你啦,以后不提这件事了,我要看看你给我买了什么?”

    他这么说着,准备拆开包装好的纸包,在心里说:他最近可真是越来越傲娇了,这可不行,有损男子气概,得改改!

    纸包很难拆,上面还缠着些细细的绳子,蒋玉书怎么也解不开,一气之下把纸包扔在一边,愤愤的说:“就连纸包也欺负我!”

    他看着正在抿着嘴的司徒景,掐了他一把,没好气的说:“你还不快来帮忙,笑什么笑?”

    司徒景三下五除二的解开了绳子,露出里面做得精致的点心,那是蒋玉书最爱吃的八宝酥。

    蒋玉书的眼睛亮了亮,连忙拿起一个放进了嘴里,感受着这熟悉的滋味。

    吃了甜食以后,他的心情瞬间变好了,都说吃甜的可以使心情变好,原来真的是这样。

    蒋玉书吃完之后继续吃,当一包八宝酥快要被他吃完的时候,司徒景拦住了他拿点心的手说:“你再吃下去,午饭可就没法吃了。”

    他只好放下点心,可怜巴巴的盯着剩下的点心,说:“那我得把他藏起来不让我看到,这样的话就不会总是想着吃它了!”

    司徒景又好气又好笑,他叹口气说:“好。”

    蒋玉书放好点心之后突然想起来什么,问:“你刚才为什么会那样说?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了什么?”

    司徒景听他这样问,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敛了,说:“外面有许多你和尚子旭传言,简直就是不堪入耳,我听了十分生气,所以这才……”

    “他们都说了什么?”

    司徒景把自己听到的都跟他讲了一遍,蒋玉书听了之后,气愤地说:“这明显就是造谣!我怎么可能跟尚子旭有那样的关系?”

    司徒静一脸赞同的说:“就是嘛怎么可能呢?”

    蒋玉书朝天翻了个白眼说:“这会儿你倒是说怎么可能了,刚刚,你问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司徒景摸了摸鼻,暗骂自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当时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这样自打脸。

    蒋玉书皱着眉头道:“你说,这些话是谁传出来的,怎么一夜之间就多了这么多谣言?而且说这些话说的人跟真的看到了一样,恐怕有许多不明真相的人还真的以为,我跟尚子旭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多半是尚子旭搞出来的,你说如果我因为这件事误会了你,跟你闹翻,尚子旭会不会,趁虚而入?”

    蒋玉说想了想,深以为然,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尚子旭会这么做了,除了他,别人没有道理会这样针对他。

    “这个成王,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了,觉得我非常不可吗?”蒋玉书一脸不屑地说:“就这样就这样的人,倒贴我都不要!”

    司徒景听了,心里很是开心。听蒋玉书的语气,他跟尚子旭是,更加不可能了。

    “”反正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我们不理他就是了,谣言这种东西,时间长了,老百姓们也就忘了。”

    蒋玉书不情愿地说:“难道咱们就这样放过他吗?”

    司徒景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说:“他是位高权重的成王,而咱们无权无势,就算知道是他做的又怎么样?咱们是斗不过他的,就算让父亲来处理,恐怕他也不好做。毕竟咱们没有证据,这一切只是猜测而已。好了,反正这些留言终究会散了的,就不要太在意了,咱们自己做过自己的日子好了。”

    蒋玉书点点头说:“好吧,那就这样吧。只是尚子旭做的这些事情让我可真不爽。他最好在心里祈祷可别落在我手上,要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回敬他的!”

    蒋玉书握着拳头,坚定的说。

    司徒静的眼睛里满是愉悦,他想,这下可好了,玉书是越来越厌恶他了。尚子旭,看你以后拿什么跟我斗?只要我跟玉书两个人好好的,你连钻孔钻空子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成婚后,很是甜甜蜜蜜的过了一阵,羡煞旁人,很快司徒景期待已久的科举考试便来到了。

    蒋玉书往常是不关心这些的,他本来就讨厌文言文,在上学的时候就对这些不感兴趣,现在好了,他倒是有些后悔了。

    作为一个妻子,居然连丈夫,最为重要的科举考试都不懂,他这妻子当的也太失败了。

    司徒景倒是没有放在心上,蒋玉书的性格难道他还不知道吗?听课的时候都能睡得昏天黑地,他实在不指望他对科举考试有多了解。

    他安慰道:“没事儿,反正这本来就是我应该操心的,你只需要在家里,等着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蒋玉书有些不安地说:“听说科学考试好像挺辛苦的,你能不能吃得消啊?会不会累坏啊?”

    他以前好像是在小说里看到,科举考试很累很辛苦来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司徒景看他一脸紧张,有些好笑说:“我这个要考试的人都这么很淡定,你瞎紧张什么劲儿?”

    蒋玉书不服气地说:“我紧张怎么了?还不是因为你紧张的?真是的好心当做驴肝肺!”

    “好好好,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蒋玉书笨拙的安慰着他说:“嗯……反正这一次考不过总会有下次的,要是落榜了,你可别太伤心。”

    司徒景无奈,哪有还没开考就开始说这些话的呢?只是他知道蒋玉书喜欢有什么就说什么,也不太在意。

    科学考试当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一大早,蒋玉书就早早起来为司徒已经准备好了科学考试要用的东西,他把包袱里塞的满满的,生怕有什么东西给忘带了。

    司徒景看着他那紧张的样子,有些好笑的敲他的脑袋说:“好了,你淡定一点,你这样紧张搞的我也紧张起来了。”

    蒋玉书“啊”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一旁说:“那你可千万别紧张,我也不紧张了。”

    司徒景看他那可爱的样子,安慰他道:“没事儿,反正科举考试又不是只能参加这一次,若是我这次落榜了,还会有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蒋玉书点点头,开始专心给司徒景夹菜,说:“那你可带多吃一点,据说要折腾一天呢,连个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可别饿着了。”

    蒋玉书的手很麻利,不一会儿,饭菜就在司徒景碗里堆成了一座小山。司徒景又好气又好笑,这样的蒋玉书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当然不会落榜的,他还要让蒋文渊为他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呢,他还要踩着蒋文渊,为他父母报仇。

    这么想着,他有些期待蒋文渊得知他的身份时的表情,那时候一定很有趣。

    司徒静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坚定,心想: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让蒋文渊,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的!

    他低头看了看正在专心吃饭的蒋玉书,心里有些不忍,他无法想象,当蒋玉书得知蒋文渊的死讯时,会是怎样怎样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