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倾慕

    更新时间:2017-02-11 22:53:40本章字数:3135字

    考试结束后,两人回到家中,蒋玉书总算能放下心来,他亲自下厨做了许多菜,犒劳犒劳司徒景。

    司徒景倚在厨房的门框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蒋玉书忙碌的样子,闻着这浓浓的烟火气息,他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的他爱玩爱疯,总是喜欢等到夜幕降临,家家户户升起炊烟时,才肯回家。他回家后,他的父母就在厨房忙碌,母亲负责做饭,父亲负责烧火,两人一边忙着一边说笑,温馨极了。

    待看到他回来后,母亲便会拿指头点点他的额头,嗔怪着他,然后让他去洗手准备吃饭。

    而他的父亲,则会盘问他跟谁一起,都去玩了些什么,只等他老老实实的全部交代清楚之后,才准他动筷子。

    而这时,母亲便会微笑着在一旁听着,不时的插上几句,一家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日子过得分外舒心。虽说家里很穷,但是他该有的,从来都没有少过他的,他的爹娘,一直把他当做宝贝来疼爱。

    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司徒景闭着眼睛,闻着这熟悉的油烟味,双手握成拳,指甲刺在手心,疼的他一激灵。

    望着他手上的这些深深浅浅的印子,司徒景神色不明的回想着母亲温柔慈祥的话语,以及父亲的略微有些呆板的神情。

    曾经他也是一个被父母千娇万重的孩子,只是后来,这幸福的一切,被那个人给打破了。

    回想着那血淋淋的一幕,司徒景愤恨的想着,发誓要让蒋文渊为他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最好让他失去一切!

    这时,蒋玉书回过头看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司徒景,拍了他一下,把司徒景惊了一下。

    司徒景回过神,蒋玉书问:“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司徒景说:“没什么,只是看你做饭觉得让你受累了。”

    蒋玉书擦了擦额前的汗珠笑着说:“做饭不都是这样嘛,你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司徒景点点头,继续看蒋玉书做饭。他有条不紊的翻炒着,油在锅里“滋滋”的响着。然后,他把菜装盘,然后都放到一边,最后再用另一个盘子盖上。

    蒋玉书说,这样可以让饭菜保温,不至于那么快就凉了。

    司徒景又继续想着他刚刚没有想完的事情,假如他真的报了仇,那么,蒋玉书该怎么办呢?

    应该会痛苦一段时间,但是也会走出来的吧?只要他永远不让蒋玉书知道蒋文渊死的真相,那就可以了吧?

    毕竟以后,还是他们最为亲密,能够陪着蒋玉书到最后的人,也只有他,反正蒋文渊早晚也会,死去的不是吗?

    想到这里,司徒景总算下定决心,同时也在心里压下了对蒋玉书的愧疚。反正,只要他以后,多对蒋玉书好就可以了吧?

    他的父母都为蒋文渊所害,他只杀蒋文渊和当年参与那件事的人,丞相府的其他人他谁都不会伤害,这样就可以了吧?

    蒋玉书做好饭菜后,端着饭菜招呼司徒景吃饭。蒋玉书明显感觉到司徒景有些心不在焉,他担心地问:“你是不是还在担心科举考试的事情?”

    司徒景叹口气,抬手揉了揉蒋玉书的头发,说:“没事,我就只是随便想想而已,只是一不小心入了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好了,赶紧吃饭吧!”

    蒋玉书“嗯”了一声,用筷子帮司徒景夹菜,两人就这样在等待中度过了这些天。

    这天,是考试放榜的日子,两人早早地就去了,焦急的等待着人来宣布学子们的名次。

    “状元——宋元!榜眼——斯图景,探花——……”

    蒋玉书听到放榜人在说榜眼是司徒景的时候,他激动地跳起来,抓着司徒景的衣袖说:“阿景,你听到了吗?你是榜眼!太好了,这样的话你就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华了!“”

    可是这也意味着,你父亲离他的死期更进了一步。司徒景看着兴高采烈的蒋玉书,抿了抿唇。蒋玉书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仍然很是高兴,一直到两人回到家中后,才慢慢的恢复平静。

    蒋玉书高兴之后,就有些低他的阿景什么都会,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如今更是靠自己的努力得了榜眼,能够入朝为官。

    而自己却毫无建树,像个女人一样被他养在深宅后院里,难不成他也要一直像这样天天像个女子一样,日日盼着他归来吗?

    想想以前听说的那些深闺女子的闺怨,蒋玉书打了个寒战,心想,他这个大老爷们儿,才不要像个女人一样呢!

    他是个男人,他要自食其力,反正他手脚健全,脑子又灵活,总能找到一条谋生的道路,他可不要像一个女子一样,整天整日的把自己关在家中,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等待着丈夫的回来那也太恶寒了!

    想到这里,蒋玉书便向司徒景提出,他要为自己选个谋生。

    司徒景想了想,很快就答应了,一来,等他入朝为官,他就会变得很忙,无法陪伴蒋玉书。二来,他要开始着手对付蒋文渊了,如果他,蒋玉书一直在身边的话,说不得他会心软,所以还是给蒋玉书找个事做的好。

    这么想着,司徒景笑着问他:“你打算做什么呢?”

    蒋玉书眨眨眼,嘴角的笑意变得勉强起来,好像他什么也不会做呢……

    他在穿越到古代这几年,除了会写一些简单的毛笔字之外,就什么也不会了。哦好吧,再加上他的厨艺,除了会写几个字,除了厨艺好,好像其他的,他也没有能拿到出手的东西了。

    蒋玉书想到这里,心情有些低落,他怎么就这么没用呢?

    最后,蒋玉书仍然提出了他一开始最想做的事情,他想开一家酒楼。他喜欢厨师这个职业,虽然这么想有些丢他丞相老爹的脸。

    但是他确实很喜欢,他想争取一下,不想放弃。如果是司徒景的话,也是会支持他的吧!

    蒋玉书提出这件事情之后,司徒景听了,想了一会儿,就同意了。在他眼里,蒋玉书难得有自己喜欢在意的事情,再加上一些他自己的原因,他也不希望他整天被拘在家里,反正只要他喜欢就好。

    于是,在司徒景和蒋玉书的劝说下,蒋文渊勉强同意了两人的想法。

    于是,蒋玉书在蒋文渊的帮助下,开了一家小酒楼,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创业”。

    而司徒景,则因为皇帝邀请,进皇宫参加宴席。

    蒋玉书早就想去看看,传说中的皇宫是什么样的。他在现代见过故宫,但是这里是一个架空的朝代,他不知道这里的皇宫和故宫有什么不同。

    他原本想说服司徒景带他一起去,只是皇帝下了明令,只能学子前去,蒋玉书无法只好作罢。

    蒋玉书眼巴巴的看着司徒景上了马车,跟他告别后,马车就朝着皇宫的方向出发。

    而蒋玉书则一头扎进厨房,开始继续研究菜式。

    司徒景坐着皇宫专用的马车,一路进入了皇宫。皇宫果然富丽堂皇,到处是雕龙画风的建筑,地上铺满了绣着繁复花纹的毯子,踩上去感觉软绵绵的,十分舒适。

    等待诸位学子都陆续到齐之后,皇帝这才姗姗来迟,他朗声大笑道:“朕来晚了,自罚三杯!”

    说着皇帝就连连饮了三杯酒,这才放下酒杯。

    这个晚上过得很快,皇帝陛下将诸位学子按照考试的名次,来划分职位,虽然司徒景的官职不高不低,不过他也很是满意。

    就在宴席进行到一半时,旁边突然来了一位太监,在皇帝耳边小声说着什么,皇帝听了以后点点头。

    这时,原本在舞池中央起舞的舞女们退去,随后便来了一位戴着面纱,身材身材曼妙的女子,在独舞,与此同时,就连奏乐也变化了。

    司徒景对舞蹈不感兴趣,他一心一意把心思放在吃饭上。那舞蹈的女子见司徒景没有看她一眼,那女子像是跟他赌气似的,抬手向司徒景那个方向扔了一个东西。

    司徒景受了一惊,四处张望,那女子冲他嫣然一笑,他这才发现是那位女子做的好事。

    他皱了皱眉,这女子要么是失手,要么便是故意的。

    独舞结束后,女子恭敬的跪下,口中喊着:“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笑呵呵地请那位女子起身,一旁的宫女连忙扶起那位女子,皇帝笑呵呵的说:“这位是朕的长公主,莹儿,还不快见过诸位爱卿?”

    顿时,学子们,大臣们,便纷纷起身向长公主请安,长公主一一回礼。司徒景打个哈欠,有些困意,若是往常,此时的他应该早就抱着蒋玉书睡过去了,哪里会遇到这么无聊的事情?

    司徒景耐着性子等待着,长公主一脸骄傲的走向司徒景,对皇帝使了个眼色。皇帝看到后,笑了笑,试探着问司徒景:“司徒爱卿,不知你可否婚配?”

    司徒景恭敬的跪下,说:“回皇上,臣早已娶妻。”

    长公主跺了跺脚,说:“那本公主就命令你,把他休了!”

    司徒景皱眉,压制着心中的怒气,他冷声问:“这该从何说起?又是为何要沉好端端的休掉自己的妻子?”

    长公主难得有些羞涩,吭哧了半天才道:“因为本公主倾慕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