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有孕

    更新时间:2017-02-16 18:35:02本章字数:3063字

    长公主走后,蒋玉书把身体扭到一边,一副拒绝谈话的模样,司徒景挠挠头,他不知道蒋玉书这是怎么了,这脾气来得毫无道理。

    司徒景试着跟蒋玉书说话,弄清楚他闹什么别扭,只是蒋玉书始终一副不想说话的模样,这让司徒景十分无奈。

    “玉书,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不告诉我你生什么气,我怎么知道我哪里做错了?”

    应该是他哪里做错惹玉书生气了……吧?司徒景不确定的想,要不然玉书不会不理他的,只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蒋玉书瞪着他,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你说,你跟长公主是什么关系?你们……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你们……是不是……蒋玉书咬着嘴唇,不敢问下去,他怕他听到他害怕的回答。

    原来是为这事啊,司徒景松了口气,拉着蒋玉书的手道:“我跟长公主就是普通关系……你还记得我得了探花,进宫参加宴席的那次吗?长公主那时候爱慕与我,甚至向皇上提出要让我做她的驸马,皇上得知我娶妻之后,便歇了这个心思。只是长公主不甘心,便私下约我见面,我去了以后,将你我的事情告诉了长公主,长公主听了之后倒也没了这个想法,反而祝福咱俩。”

    司徒景顿了顿,见蒋玉书听的一脸认真,继续道:“原本我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后来我听说长公主总是说想要嫁给我什么的,我又去找了一次她,她说,她只想利用这件事做个事情,对你我无害,虽然不知道她在谋划什么,但是既然对你我无害,我也就同意了。这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她想要设计柳妃,帮助皇后争宠。”

    “除了这些,其他的就没了?”

    司徒景老老实实的回答:“没了。”

    蒋玉书看他认真坦诚的样子,知道他没说谎,而再想想长公主,她在看司徒景的时候,眼里只有羡慕,没有爱慕。这么说,是他想多了?

    “玉书,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蒋玉书摇摇头。

    司徒景叹口气道:“你呀你呀,怎么就这么不相信我呢?玉书,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你在外面听到了什么不好的言论?”

    蒋玉书闷闷不乐的问:“阿景,你有没有想过要个孩子?”

    司徒景不甚在意的说:“咱们还年轻着呢,不用这么着急要,再说了,有了孩子之后你就该不在乎我了,现在要他干嘛?还是等几年吧!”

    蒋玉书被司徒景的话逗笑了,只是半响之后,他心情又低落下来:“阿景,你知道么?我前段时间请大夫来看了,大夫说我体寒,不易受孕,给了我一个药方让我调养,只是这么长时间了,我依然没有怀孕。你说,是不是我以后都没办法怀孕了啊?”

    司徒景安慰他:“不会的不会的,大夫不是说了嘛,你是不易受孕,又不是没办法怀孕。现在孩子没来可能是因为缘分不到,等缘分到了他就来了。”

    蒋玉书睁大眼睛,问道:“真的么?”

    “那当然是真的了,我听老人说啊,孩子是急不来的,越心急孩子就越不来。你呀,就放宽心吧,整天去做你喜欢的事情,让心情变好,说不定孩子就来了呢?”

    蒋玉书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你最近就是在发愁这件事么?”

    蒋玉书点点头,然后忐忑不安的问:“阿景,要是以后我真的不能怀孕呢?你会怎么办?”

    你会不会去找其他的人?

    蒋玉书紧紧的揪着自己的衣服,两眼眨也不眨得盯着司徒景的表情。

    司徒景想了想道:“那也没事,要是不能怀孕,那咱们就收养一个孩子罢!嗯……收养个特别特别小的孩子,这样他就会把咱们当成亲生父亲,等咱们老了,他就会孝敬咱们,这样其实也好。”

    “你居然不在意这个?”

    蒋玉书不敢相信,他能接受他收养一个孩子,把他抚养长大,可是他本质上是一个现代人,所以他比较能够接受。可是司徒景他是个古代人啊!古代人不都是看中血缘的吗?

    不是说古代人都信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吗?

    司徒景轻声笑了:“傻瓜,孩子哪有你重要?以后啊,咱们才是要一直一直相互扶持相互依靠的人。至于孩子么,我还嫌他夺走你的注意力呢!”

    蒋玉书听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他蒋玉书何其有幸,能够嫁给这样一个男人,与他相守到老!

    耳边是司徒景的轻声哄劝,蒋玉书觉得,他现在能有一个爱他如命的爹爹,有一个爱他呵护他理解他的爱人,真的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赐。

    两人吃过饭后,没羞没躁的进行了和谐的房事。云雨过后,蒋玉书累得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睡了。司徒景原本还想跟他说些话,见他实在困的不行,便也抱着他睡过去了。

    只是到了下半夜,蒋玉书突然觉得自己肚子疼,他醒来后,揉着自己的肚子,疼得快要哭出来。蒋玉书推推沉睡中的司徒景,司徒景没有醒,他张开口,想喊醒他,却发现自己居然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啊……好疼……”

    蒋玉书无意识的在床上扑腾着,滚来滚去,使劲儿的压着自己的肚子,希望它能够消停下来,只是一点用都没有。

    只是他这动静,却无意中把司徒景给惊醒了,司徒景睡眼朦胧的睁开眼,见蒋玉书浑身是冷汗的躺在他身边,顿时吃了一惊,连忙派人去请大夫来。

    “阿景……我好疼……”

    蒋玉书的脸上湿漉漉的,说不清是冷汗还是眼泪,司徒景看着这样的蒋玉书,心疼极了。他把蒋玉书抱进怀里,帮他揉着肚子,希望能够减轻他的疼痛。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蒋玉书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大夫终于在下人的带领下急匆匆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司徒景赶紧让来,请大夫来诊断。请来的大夫是上次帮蒋玉书调理身体的那位老大夫,他帮蒋玉书把脉之后,皱皱眉,拿来纸笔开始写东西。

    写完之后,老大夫吩咐下人按照纸上的方子煎药。司徒景握着蒋玉书的手,问:“大夫,内人这是怎的了?”

    老大夫一听,眼睛瞪得老大,怒气冲冲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家娘子有孕了你知不知道?居然给他吃那么多螃蟹!你家娘子本来就体寒,又怀了身孕,你这不是瞎胡闹么!!现在倒是知道心疼了?”

    蒋玉书一听,着急的问:“大夫,我真的有孕了?”

    老大夫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抚着一把胡须,仰首道:“老夫的医术那可是这帝都里数一数二的,难不成滑脉这件小事老夫还会把错吗?”

    “那倒不是,就是我太激动了,没想到我居然有孕了。”

    蒋玉书这会儿也不觉得肚子疼了,他欣喜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受着这新奇的感觉。

    老大夫道:“看来你也不知道你有孕了?怪不得竟是吃了这么多螃蟹,唉!”

    蒋玉书一听,顿时紧张了:“大夫,是不是吃螃蟹对孩子不好啊?那、那孩子会有危险吗?”

    司徒景握着他的手,给他以无声的安慰。

    大夫一脸骄傲道:“老夫是什么人?那能让区区几只螃蟹难住吗?你喝下药后,肚子便不会疼了,只是以后便要开始忌口了,你有许多东西都吃不得了。”

    司徒景道:“还请大夫帮我们写一下忌口的东西,以后一定记住。”

    老大夫“嗯”了一声,一边写一边道:“你这个丈夫以后可要多多担待,他怀孕之后啊,需要注意的地方多了。还有啊,这怀孕中的人呐,要多注意保持心情愉快,这样对孩子好。然后就是……”

    老大夫絮絮叨叨的讲了一大堆,两人认真的记下,此时,药熬好了,下人把药送了过来。

    蒋玉书忍着药的苦涩,一口一口捏着鼻子把药喝了下去。

    司徒景起身,把大夫送走了,回来后,他欣喜的对蒋玉书说:“太好了玉书,以后咱们就要当父亲了!”

    蒋玉书幸福的点点头,摸摸肚子:“我还以为还得再等好几年呢,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原来我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怎么之前一点都没有察觉呢?”

    “这孩子呀,知道你等急了,所以就想早点来让你放心,你看这孩子多听话!”

    蒋玉书听着新晋傻爸爸司徒景的话,有些无奈的想,听听,简直骄傲的不行了。合着就这孩子最聪明最听话最懂事,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逻辑呢?

    两人又聊了会儿,折腾了大半夜,睡意很快就涌了上来,两人依偎在一起,熟睡过去。

    第二天清晨,司徒景按时醒来,他还要去上朝。

    司徒景小心翼翼的起身穿衣,生怕把蒋玉书惊醒。他洗漱完毕后,草草的吃完早饭就来到蒋玉书的身旁。

    替他拉了拉被子,又把他伸出来的胳膊放进被子里盖好,司徒景亲了一下蒋玉书,吩咐下人好好照顾蒋玉书之后,便去上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