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喜讯

    更新时间:2017-02-17 14:12:37本章字数:3327字

    蒋玉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慢腾腾的起身,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是孕夫了。

    抬头望望窗外,看时辰司徒景应该早就上朝去了,反正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蒋玉书收拾好之后就去了他的小酒楼。

    酒楼如旧,上午的人不太多,大部分是来喝茶水歇息的,人们交头接耳,很是热闹。

    蒋玉书请来的李掌柜见他来了,满脸是笑的迎了过来:“东家,您来啦。”

    蒋玉书对他点点头,要他把这月的账本给他。看过之后,蒋玉书见没什么事,呆了一会儿便走了。

    他无所事事的走在街上,司徒景上朝去了,蒋文渊自然也是去了的,他一个人走着,见到来来往往的行人,心情莫名的有些低落。

    酒楼已经步入正轨,李掌柜是个老实人,很值得信任也很能干,不用他事事操心。他能说的上话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此时的他觉得自己很孤单。

    别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而自己却无所事事,就好像自己被排除在外一样。

    蒋玉书叹口气,只觉得自己太过敏感了,或许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吧,他不应该想这么多的。嗯,应该听大夫的,要保持好心情。

    想想他有段时间没有回丞相府了,吩咐跟在身边的下人会自家府里,等司徒景回来后告诉他一声,蒋玉书便改了方向,朝着丞相府走去。

    丞相府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门口的两个石狮子威武的蹲坐在门的两旁,呲牙咧嘴的瞪视着走进的蒋玉书。而蒋玉书却觉得这两个石狮子很是亲切,还记得他刚穿越到这里的时候,整天闲不住,一有时间就跑出去玩,每天见到最多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大街上的事物,而是门口的这俩石狮子。

    因为只要一见到这俩石狮子,他就知道自己到家了啊,因为他知道家里有人一直在等着他回来,那里有一份牵挂。

    可能孕夫此时喜欢多愁善感吧,蒋玉书的眼睛突然湿润了,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他遇到什么事情,只要回到这里,他的心就安定下来了。

    因为,这里是他的家啊。

    门口的侍卫见到蒋玉书回来了,急忙迎上去,接过蒋玉书手里的东西。

    “我爹出去多久了?”

    管家李叔笑呵呵道:“老爷走了几个时辰了,看看这天,老爷也快该回来了。”

    蒋玉书点点头道:“我回房间歇息一会儿,李叔你去忙吧。”

    李叔“哎”了一声,恭敬的退下,蒋玉书走在路上,发现丞相府似乎变得冷清了,偌大的丞相府里,他都没看到多少下人,闲的丞相府格外的空旷。

    家里的下人似乎少了不少,也没以前热闹了。

    蒋玉书回到自己的房间,推开房门环顾四周,房间的摆设依旧,没有一丝灰尘,想来有人一直在打扫。他躺在床上,两眼看着上方熟悉的帷幔,无比安心的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下了早朝,蒋文渊与司徒景告别,像往常一样,按时回家,只是回家后听说蒋玉书来了,脸上顿时充满了喜悦。

    他吩咐厨房中午做些蒋玉书爱吃的菜,又让下人把司徒景请来,自己去了蒋玉书的房间,想看看他在做什么。

    还没走进房间呢,蒋文渊就问:“玉书啊,你在干什么呢?”

    蒋文渊走进,却发现蒋玉书睡着了,他摇摇头,给蒋玉书盖上被子,嘴里念叨着:“你这孩子,睡觉都不知道盖被子,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嘴上是埋怨,但是心里却是十分开心的,自己的儿子,他自己怎么回不心疼呢?

    看着熟睡中的蒋玉书,蒋文渊觉得他有点胖了,抬手捏捏蒋玉书吃胖的脸,捏在手里软绵绵的,蒋玉书皱皱眉,也没有醒。

    蒋文渊宠溺的笑笑,轻轻的关上房门,去了书房。书房里,一位黑衣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面前,蒋文渊问道:“玉书最近跟景儿如何?”

    黑衣人低下头恭敬道:“少爷与景少爷依旧恩爱,昨日少爷生病请大夫把脉,大夫说,少爷已经有孕两个月了。”

    “哦?”蒋文渊大喜,问道:“此时当真?”

    “千真万确,少爷确实有孕两个月了。”

    蒋文渊笑的眯了眼:“原本玉书就体寒,我还以为得再等等,没想到这再过几个月外孙就要出世了。真没想到老夫有生之年还能享受享受天伦之乐!”

    蒋文渊又道:“玉书既然有孕,他平常吃的用的穿的你们都要好好检查,不该出现在他面前的东西,坚决不能让他碰到。”

    “是,属下已经在厨房针线房安插了我们的人,就连平常跟在少爷身边的人也都做了调整。”

    “景儿可有所察觉?”

    “景少爷整天关注的便是朝廷上的事情,回家就围着少爷转,倒也发现了少爷身边的人换了,问了几句之后吩咐细心照顾少爷,不然就把他们辞退,除此之外,便也没说什么了,看样子是没有起疑。”

    蒋文渊点点头:“很好,你们继续留在玉书身边保护他,注意一下景儿,若是他有什么歪心思,及时报告给我。”

    黑衣人应下后,蒋文渊挥挥手,黑衣人便退下了。

    司徒景带着给蒋文渊的礼物和蒋玉书的外袍很快就来到丞相府了,得知蒋玉书此时正在睡觉,便去了蒋文渊的书房。

    蒋文渊翻着一本医书,时不时的拿着一只笔在上面写着什么,见到司徒景到来,便放下笔,对司徒景道:“快坐吧!”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厨房来人说饭菜已经做好,问何时上菜,蒋文渊让他们将饭菜摆好,和司徒景一起到蒋玉书房间叫醒他。

    蒋玉书迷迷瞪瞪的醒来,本来还有些起床气,在看到一脸慈祥的蒋文渊,顿时什么起床气都没了。

    他紧紧的抱住蒋文渊的脖子,撒娇一样,对着蒋文渊说道:“爹爹,我好想你啊!”

    蒋文渊把跟个孩子似的蒋玉书抱起来,口中道:“哎呦呦,爹爹也想你啦,最近小日子过得不错嘛,都胖了,爹爹都抱不动啦!”

    蒋玉书“嘿嘿”的笑了,一脸幸福的说:“爹,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呀,说来听听。”

    “爹,我怀孕啦!”

    蒋文渊恰到好处的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道:“这是真的?”

    蒋玉书点点头道:“嗯嗯,大夫说都已经两个多月了,请的是一个特别有经验的老大夫,不会出错的!”

    蒋文渊连忙把蒋玉书放下:“那你以后可千万要小心了,一些不能吃的东西千万要忍住,头胎那是最重要的,这头胎不顺以后你也遭罪巴拉巴拉……”

    蒋玉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揉揉眼睛道:“爹,你怎么这么啰嗦啊,这些大夫都跟我们说过啦。”

    蒋文渊假装生气道:“怎么着,嫌我老头子烦啦?”

    蒋玉书连忙讨好的挽住他的胳膊,拖长了声音道:“爹,我不是这个意思嘛~”

    蒋文渊抬手敲敲他的脑袋,说:“好了不闹了,咱们赶紧吃饭去吧,马上饭菜都凉了。”

    蒋玉书一听,立刻就要从床上蹦下来,吓得蒋文渊连忙拽住他:“你这孩子,这都怀孕了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蒋玉书理亏的吐吐舌头,小心翼翼的下了床,一手挽着蒋文渊,一手挽着司徒景,三人说说笑笑的来到大厅开始用饭。

    下人很有眼色的把他们各自最爱的饭菜摆在他们面前,司徒景一边跟蒋文渊说话一边为蒋玉书夹菜,蒋玉书认真的听着,不时的说上几句。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用着饭菜,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大厅,整个场面很是温馨。

    用完饭后,蒋文渊舍不得他们离开,便提出让他们在丞相府住上几天,两人欣然同意,便住在了丞相府。

    在丞相府的这几天,蒋玉书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上一世的小时候。那时,父母还没有去世,他的弟弟蒋玉涵也还是个对他很是依赖的模样,他们一家四口活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只是后来,一切被打破了,父母去世,弟弟亲手设计了他的死亡。在绝望之际,他来到了古代,有了新的家庭,开始了新的生活。

    你们说,人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苦难呢?都说生活是先苦后甜的,那么这些甜在来到之后,会不会终有一天又让他再次失去呢?

    蒋玉书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他叹口气,双手无意识的拨弄着面前的花草,好好的一朵芍药花的花瓣被他揪得七零八落,一副如台风过境的模样。

    直到这株芍药的花瓣被他扯完,蒋玉书才回过神来,望着地下“芍药残,满地红”的样子,蒋玉书不好意思的松开,把花瓣收集起来放在花盆里。

    唔……虽然花瓣没了,但是还是可以被花根吸收当做养分的不是?其实他不是故意的QAQ……

    这时,司徒景把他揽进怀里,双手握着他的手,蒋玉书的手很凉,而司徒景手里的温度让蒋玉书的手很快就暖了起来。

    司徒景道:“怎么你出来也不知道披一件衣服?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

    蒋玉书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一不小心忘了嘛,这外面也不算冷。”

    司徒景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认真道:“就算是这样,你也该好好照顾自己了,怎么都怀孕了都不知道对自己上上心呢?”

    蒋玉书“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有你呢嘛。”

    司徒景觉得这绝对不是他娘子怀孕,而是他的孩子怀了孕,可不是么,蒋玉书他自己都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呢!

    于是,司徒景觉得自己这“父亲”的身份要一直这么下去了,不过,他甘之如饴。

    他抚摸着蒋玉书微微有些凸显的肚子,温柔而期待的笑了,孩子会长什么样呢?是像他,还是更像蒋玉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