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章 诬陷

    更新时间:2017-02-19 17:11:41本章字数:2137字

    这一天,蒋文渊与司徒景像往常一样用完早饭后上朝,皇帝依旧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听着众位大臣对巴蜀之地发生旱灾的看法以及解决方案。

    听来听去,大臣们你举荐这个去赈灾,他举荐那个去赈灾,你说你的合适,他说他的合适,吵个没完。当皇帝问起赈灾款应该拨多少时,大臣们七嘴八舌的又议论开来,这个说应该派人先探查实际情况再做决定,那个说赈灾刻不容缓应当早做决定,毕竟灾民是等不起的。

    皇帝听得头大,冷着脸道了一声“安静!”

    刚刚还争论得热火朝天的大殿之上立刻安静下来,众位大臣低着头,不再言语。皇帝的脸色这才好了点,朗声道:“此事事关重大,人选和赈灾款朕都会好好考虑,现在进行下一个提议。”

    皇帝随手抽了一本奏章,原本以为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因此他漫不经心的扫了两眼,只是越看,神情便越凝重,直到最后,他猛地将手上的奏章摔到地上,怒斥了一声:“混账!!”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人知晓皇帝因为什么发怒。皇帝勉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怒气,两眼死死的盯着位于百官之首的蒋文渊。

    内侍将那本可怜的奏章捡起来,放在皇帝的手边,皇帝深吸了口气问道:“蒋爱卿,这本奏章上说你暗地里招兵买马意图造反,还说你勾结敌国想要自立为王,你怎么说?!”

    蒋文渊低头跪下,不卑不亢道:“回皇上,老臣绝无此意!此事定是有人蓄意诬陷,还望皇上为老臣讨回公道!”

    大殿之上,众臣纷纷跪下,为蒋文渊求情。

    “皇上,丞相对我朝忠心耿耿啊,您可不能听信小人之言便错怪忠臣呐!”

    “皇上,丞相自入朝以来,为人大家都看在眼里,他怎会是这样的人呢?还望皇上明察!”

    “臣附议。”

    “臣附议……”

    不久前还在吵个没完各自坚持各自的言论的大臣们此时却异口同声的为蒋文渊求情,整个大殿之上瞬间跪满了人,这让皇帝在愤怒之余,更多的是惊诧。

    他的大臣们什么时候居然这么齐心了?

    皇帝皱着眉,深感这件事不好办,且不说蒋文渊谋反勾结帝国是真是假,首先提出这件事的人就很有问题。

    蒋文渊他是了解的,简直就是老狐狸一只,这样狡猾而且做事滴水不漏的人怎会轻易的让人抓到把柄呢?

    只是蒋文渊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若是他确实有谋反的心思,那依照他对整个朝廷的了解……那可就真的大大的不妙了。

    皇帝的脸色极速的变幻着,他一方面希望这件事是真的,他好除了蒋文渊这个朝堂上最大的变数,一方面潜意识又告诉他此事多半是假的,蒋文渊确实没有那个心思。

    这两个念头在皇帝的心里极速交战,最后,皇帝道:“这件事确实需要好好查探一番,只是恐怕要委屈了蒋爱卿,在事情水落石出以前,蒋爱卿便在丞相府好好呆着吧!”

    这便是变相软禁了,蒋文渊心里清楚皇帝的想法,无非是希望借助此事打压与他,君王本就多疑,加上皇帝本就防备与他,有这个决定他也不觉得意外。

    反正他没有做过的事又何必惧怕?只是,诬陷他谋反的人是谁呢?与他有何怨恨要置他于死地?

    诬陷他不怕,只是怕就怕在此人心里深沉,现在敌在暗,他在明,又尚且不清楚此人的目的,又不知他下一步又会如何去做……

    这是让蒋文渊头疼的事情。

    下了朝后,蒋文渊皱着眉走在前面,司徒景大步跟上,担忧道:“爹爹,到底是何人有这样歹毒的心思,这是要把咱们往死里整!爹,您可有应对措施?”

    蒋文渊摇摇头:“现在还不知此人的目的,不好下结论,只是我觉得此人不会善罢甘休,恐怕还留有后招。”

    司徒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随后消失不见,他问道:“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玉书?他现在怀了孕受不得刺激,只是……只是这件事就算瞒也是瞒不住的。”

    蒋文渊叹口气道:“不必瞒他,玉书没你想的那么柔弱,他呀,坚强着呢!”

    两人各怀心思的回到了家,蒋玉书此时正在厨房指挥着下人准备晚餐,见他们到来,笑道:“今天回来的好早啊,你们快去洗手等着吧,饭菜马上就好。”

    两人对视一眼,蒋文渊说:“好,玉书,一会儿爹爹要跟你说个事情。你先忙,我跟景儿在饭厅等你。”

    蒋玉书冲他点点头,然后继续指挥道:“那个小李,肉已经差不多了,把配菜放进锅里……”

    “小刘,汤已经煮好了,盛出来吧!”

    司徒景回头,看着蒋玉书兴致勃勃的提醒这个,指挥那个,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只是不知他的笑容在得知这件事之后还能否保持住……

    厨房本来就把饭菜做的差不多了,蒋玉书让他们加快速度,很快,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被送到了餐桌上。

    蒋玉书坐下后,给两人盛了汤,殷勤的给他们夹菜,心疼道:“你们忙一天了,也该饿了,赶紧多吃点。”

    蒋文渊按下他的手,一脸凝重的说:“玉书,爹爹给你说件事,你不要太难受。”

    蒋玉书望向司徒景,见司徒景也是一脸严肃,他顿时也开始紧张起来,放下筷子后,他说:“爹,你说吧,我听着呢。”

    蒋文渊将今日在朝堂之上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给他讲了,蒋玉书听了脸色惨白,颤声问:“那、那皇上是什么反应?他信了吗?要是他相信了,那……”

    司徒景把手伸过去,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给他无声的安慰。

    “皇上那里恐怕是半信半疑,不过我估计他心里希望这事是真的。毕竟树大招风,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会借着这件事打压我。玉书,这件事非同小可,你一会儿用完饭就跟着景儿回你们自己的家里去,现在你跟孩子最重要,可不能有半点闪失。”

    蒋玉书张口想说些什么,蒋文渊劝道:“听话,你现在身体不方便,又不懂朝堂之事,就算你留下来也只能干看着,反而对你的身体不好。与其这样,倒还不如回家养着,等着消息,玉书,你可千万不能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