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还好我们都活着

    更新时间:2017-02-27 21:37:05本章字数:3045字

    蒋玉书躺在床上,猛地睁开眼,他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愣。他环顾四周,这里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司徒府。

    他捂着头坐起来,努力回想着发生了什么事,好像他吃了下人送来的饭菜之后便觉得非常困,于是躺在床上睡了。他好像睡了很久,怎么睡都睡不醒,怎么醒来之后,所在的地方就变了个样呢?

    他是怎么到这里的?又是谁做的,有何目的?

    蒋玉书下了床,推开门后问道:“有人吗?”

    这时,有个小厮打扮的人走过来,见他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大喜道:“少爷,您醒了!”

    蒋玉书看着这张有些熟悉的脸,惊疑不定道:“你是……”

    那人恭敬道:“属下是老爷吩咐来保护您的暗卫,名叫玄九。”

    “老爷?”蒋玉书低声重复了一遍道:“你是说……我爹?”

    玄九点头道:“是,老爷吩咐属下等人保护在您身边。”

    蒋玉书忍不住问:“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把我救出来的?”

    玄九便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蒋玉书听罢,惊喜的问道:“你是说,我爹还活着?这是真的吗?”

    “是,老爷也服用了假死药,因为您服用的时间比老爷早,因此老爷还需睡上两天才能醒来。”

    蒋玉书捂着嘴哭出来:“那、那我爹现在在哪儿?”

    玄九带领着他去了蒋文渊所在的房间,蒋玉书看着自家爹爹熟悉的面容,忍不住扑在他身上失声痛哭。

    “爹!”蒋玉书哽咽道:“我还以为我永远都见不到你了……爹,我好想你,你以后不许吓我了……”

    玄九识趣的退下,将这个房间留给这父子两人,蒋玉书哭够了,替蒋文渊盖好被子,不好意思的擦去他落在蒋玉书脸上的眼泪,然后走了出去。

    关上房门后,蒋玉书问道:“我爹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玄九说:“看时间,应该是两天够的午时。”

    蒋玉书露出了这些天的第一个笑容,说:“那天我一定要为爹爹做一顿大餐庆祝庆祝!”

    “少爷,老爷那时三天未进食,不可吃太过油腻的东西,否则会引起肠胃不适。”

    玄九一板一眼的提醒给沉浸在兴奋之中的蒋玉书无语了片刻,他可怜兮兮的问:“那鸡鸭鱼肉都不能吃吗?”

    蒋玉书的眼睛亮晶晶的,直直的望着玄九,玄九的脸突然红了,他移开眼,咳了一声道:“可以吃些鱼肉的,鱼肉……好消化。”

    听到他的回答,蒋玉书高兴的一拍手,说道:“那我就在那天给爹爹做几道鱼,嗯……再做几道好消化的素菜,再来个汤吧,什么汤比较好呢?”

    “老爷最喜欢喝您做的紫菜蛋花汤。”玄九突然出声道。

    “是吗?我倒是没听爹爹提过,嗯,那就紫菜蛋花汤吧!”

    玄九低着头,嘴唇弯了弯。

    蒋玉书说干就干,这就要去厨房看看有什么材料,却被玄九拦住了:“少爷,您现在有孕在身,又刚醒,不可太过劳累,今天的午饭厨房已经在准备了,您还是在饭厅等着吧。”

    孩子?蒋玉书这才反应过来,是啊,他还有孩子呢。他低头抚着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的小腹,突然问道:“司徒景呢?”

    玄九眼神闪了闪,最终回答道:“司徒景他……听说他整日拿着您的画像在找您。”

    蒋玉书听了,冷哼一声道:“找吧,他这样算计爹爹算计我们,让他为他做的事赎罪也好。只是……可怜了我的孩子,恐怕他以后都不会知道他的爹爹是谁。”

    其实玄九很想说“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当他的爹爹”,可是他知道,蒋玉书是蒋文渊的珍宝,怎么可能同意把蒋玉书交付给他这样一个身份低贱的暗卫呢?

    藏在心里的爱慕是不能说出口的,不管这份爱有多浓烈,都像冰块一样,是不能见到阳光的,他们的身份,便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与其说出来,还不如把这份爱藏在心里,这样的话,他便可以一直陪伴在他爱的人身边了。

    反正蒋玉书此时是不可能跟司徒景和好的,这样的话,也许他还可以在心里幻想一下……

    第三天一大早,蒋玉书觉得自己精神好了些,便想去亲自采购些水果蔬菜和鸡鸭鱼肉,玄九跟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照看着他。

    因为天还早,集市里人不算多,小贩们摆出自己要卖的东西,开始吆喝起来。

    其实选这些菜啊肉啊的都是去得越早越好,因为越早就越新鲜,这样吃了对身体也有好处。

    蒋玉书选了些蔬菜,又挑了两条鱼,结果在付钱的时候却傻眼了。

    他以前逛街没有带钱的习惯,因为都是司徒景陪着的,他只管选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好,其他的不用他操心,结果这才造成这尴尬的局面。

    蒋玉书不好意思的想开口说他们不要这些东西了,这边玄九却递给小贩一个碎银子,小贩接过后,低头给他们找钱。

    蒋玉书趁着小贩找钱的空当,庆幸的对玄九小声说:“幸好你带钱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玄九笑了笑,他跟在蒋玉书身边多年,怎会不知道蒋玉书的那些小习惯呢?他能为蒋玉书做的事情其实不多。

    “对了,你带的钱多吗,我想再买点肉。”

    玄九点点头:“够的。”

    于是,蒋玉书便开开心心的又买了许多东西才肯回去,玄九便提着东西跟在他身后。

    蒋玉书到了厨房就开始埋头研究做什么菜,可是他想来想去仍是很纠结,看见玄九帮他处理着鱼,蒋玉书随口问了句:“给爹爹做什么比较好呢?”

    玄九停下刮鱼鳞的手,抬头说道:“属下觉得清淡一些比较好,猪肉去掉肥肉只用瘦肉;鱼的话做成鱼丸汤比较好……辣和酸最好不要放太多,这些对胃刺激太大。嗯,大概就是这些。”

    蒋玉书星星眼:“玄九你懂的好多!可是暗卫不都学的只是武功么?你们还学做饭?”

    玄九低头继续刮鱼鳞:“属下是另外找人学的,想着以后若是娶了妻,便能让他不那么累了。”

    蒋玉书感慨道:“其实为家人做饭感觉挺好的,我觉得挺幸福的,不过你以后谁要是嫁了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玄九的手顿了顿。

    是吗?原来你是这么想的么?那你嫁给我……好不好?

    玄九抿着唇,终究没把这话问出口。想来这只是客套话而已,做不得真的,若是让蒋玉书嫁了他,那便不是幸福,是糟蹋了罢?

    蒋文渊果然在午时前后醒了,听说蒋玉书在厨房忙着,他摸着胡子笑着摇摇头。

    这孩子,怎么总爱往厨房钻呢?哎呀,他就在饭厅等着吃饭好了。

    蒋玉书做好后,带着下人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进了饭厅,蒋文渊听见响声,抬起头冲蒋玉书笑道:“玉书。”

    蒋玉书红了眼,把手里的盘子随便放在桌上便扑了过去:“爹爹!”

    蒋文渊抱住他,无奈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么?”

    “下次可不许这么骗我了,”蒋玉书眼泪汪汪道:“再有下次我就在也不管你吃饭了!”

    蒋文渊无奈:“好好好,爹爹错了,爹爹错了还不行么?爹爹保证,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好不好?”

    听见蒋文渊的保证,蒋玉书这才肯罢休,父子两人开始吃饭。

    蒋家向来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因此两人一边吃,一边聊,这聊着聊着话题就落到了孩子身上。

    “玉书,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蒋玉书认真道:“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玉书,你以后总归是要再嫁的,这个孩子是个累赘,有多少男人能够毫无芥蒂的对这个孩子呢?就算他接受这个孩子,多半对他也是不理不睬的,到时候你若是有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对这个孩子的关心未免不够,这样对这个孩子也不好。若是你打掉这个孩子,你也能重新再来,这样对你对孩子都好。”

    蒋玉书摇摇头,郑重的对蒋文渊说:“爹,我不会打掉孩子的,孩子是无辜的,他有这个权利来到这个世界。至于以后再嫁……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我,那么他也会接受这个孩子,如果他连这个都做不到,那么他也不值得我去托付。爱一个人,不就应该爱他的全部么?”

    蒋文渊沉默片刻,仍是一脸不赞同,蒋玉书劝道:“爹爹,若是我以后找不到这种男人的话,大不了我就不再嫁了,谁规定的我就非得找一个男人才能幸福呢?爹,我从来都不觉得我离开谁就活不下去。”

    见蒋玉书一脸坚决,蒋文渊只好道:“既然这样,那爹爹也不勉强你,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就留下吧,不过以后后悔了可别找我哭鼻子啊。”

    蒋玉书“嘿嘿”的笑,直说:“不会的不会的,谢谢爹爹理解我。”

    “爹,还好我们都还活着。”

    蒋文渊笑道:“是啊,还好我们都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