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生产

    更新时间:2017-02-28 09:42:10本章字数:3608字

    两人吃完午饭,蒋文渊问道:“玉书,你有没有想过生完孩子之后做什么?”

    蒋玉书想了想,说:“我还是想开个饭馆,这两年先找人帮忙打理着,等孩子大了我一边带着孩子一边管着饭馆。嗯……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蒋文渊点点头:“这样也好,给自己找个事做,省得你整日太无聊。不过饭馆的事情就让别人来做,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

    “知道啦。”

    于是,蒋玉书的饭馆开始筹备了,选好店铺之后,就开始装修了。

    蒋玉书忙着装修他的饭店,这边,玄九正恭敬的跪在蒋文渊面前,向他汇报司徒景的情况。

    “你是说司徒景每天都拿着玉书的画像找他?”

    “是,不过他们都不相信少爷还活着,一直认为司徒景想少爷想疯了。”

    蒋文渊叹口气:“他父母的事终究是我对不住他,若是抛开这件事不提,他对玉书也算是全心全意。只是玉书似乎对他仍有心结,没打算原谅他……唉,这件事就听天由命把,若是他们有缘,大概会再次相遇的。”

    他们会再次相遇吗?那人……会原谅司徒景吗?玄九不知道,所以他很忐忑,若是他们相遇了,蒋玉书心软了,他们会不会和好?

    若是他们和好了,恐怕他连幻想的资格都没了,因为蒋玉书再也不需要他了。

    其实玄九很清楚的感觉到,自从他跟着他们父子来到这个偏远的小镇上时,他这个暗卫的用途就越来越少了。

    这个小镇民风淳朴,很少有偷盗、抢劫、杀人这些恶劣的事情出现,出门不用担心遇到什么坏事。

    他已经从暗卫变成了明面上的侍从了,若是再这样下去,他是否就连陪伴那人保护那人的资格都没了?

    玄九的眼睛里充满了痛苦,蒋文渊突然道:“玄九,你跟着我多少年了?”

    玄九打起精神道:“属下跟随主人已有二十一年了。”

    蒋文渊感叹道:“是啊,整整二十一年了,这些年来,你很不容易啊。”

    “主人……”玄九不知道蒋文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迷茫了一瞬,然后恭敬道:“这是属下职责所在。”

    蒋文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道:“我派你到玉书的身边保护他已经有几年了?”

    “回主人,已经有四年了。”

    “四年了,”蒋文渊俯视着他:“四年了,足够你去爱上一个人了吧?”

    玄九睁大眼睛惊慌道:“主人,属下不敢!”

    “不敢?你敢说你不爱玉书?你将玉书照顾得无微不至,事事为他着想,你敢说你对他毫无私情?”

    “主人,属下确实爱慕少爷,属下知道属下的身份低贱配不上少爷,属下只想着陪在少爷身边不敢越矩,还请主人明察!”

    “糊涂!”蒋文渊将茶杯摔在地上,杯子瞬间四分五裂。

    “主人……属下只求能陪在少爷身边,还求主人能够成全。”

    蒋文渊突然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问道:“怎么,你爱玉书,难道不希望他也爱上你么?”

    “属下只求能够陪在少爷身边,不敢奢望……”

    玄九的话被打断了,蒋文渊不耐烦道:“我就问你,如果我同意你和玉书在一起,你会不会把玉书的这个孩子当做你的孩子一样?”

    玄九震惊的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蒋文渊此时的表情告诉他,他是认真的。

    “属下愿意!属下会把那个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对待!”

    蒋文渊满意的点点头,他对玄九的为人还是很看中的,这孩子忠厚老实,长相也算不错,又知根知底,对待玉书一片真心,想来以后把玉书托付给他是个不错的选择。

    “既然这样,我便同意你去追求玉书,不过先说好,你也知道玉书的情况,到时候玉书会不会选择你也不太确定,所以你要先做好心理准备。玉书这孩子有些迟钝,你呀,要主动一些才好。”

    玄九大喜,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他原本以为他完了,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得到了蒋文渊的支持。他连忙向蒋文渊保证,蒋文渊笑呵呵的朝他摆手道:“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找玉书培养感情去!”

    “是!”

    玄九一路“飘”到了蒋玉书的饭馆,凑在了蒋玉书身边道:“少爷,你现在可有空?我……我有一些话眼跟你说。”

    蒋玉书依言跟他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玄九鼓起勇气,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少爷,我爱你,你可不可以给我机会,让我以后好好呵护你、照顾你、保护你?”

    哈?玄九……居然爱他?这是在开玩笑么?

    玄九见蒋玉书的表情十分茫然,说:“少爷,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接受不了,但是你能不能……能不能让我陪在你身边?就算你以后还是没办法爱上我也没关系,只要我能够一直陪着你就好。”

    这话说的很是诚恳,以前,玄九作为他的暗卫保护着他,现在他从暗处转移到明处,也在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他以为那是玄九的职责,所以没有往这方面想,可是现在想想,玄九对他的照顾关心其实早已越了界。

    “那……如果我跟你在一起,你会对我的孩子好吗?”

    “会。”

    “如果我要求,不要我跟你的孩子呢?我怕以后我会疏忽这个孩子。”

    “我同意。”

    蒋玉书不敢相信:“你……真的同意?”

    “是。”

    许久,蒋玉书道:“这件事太突然了,我……我想想吧。”

    玄九笑起来:“那你好好考虑吧,想多久都没关系的。”

    说着,玄九便扶着他去饭馆继续装修,两人沉默着走着,蒋玉书突然道:“玄九,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清楚我想要什么,可能会很久,你愿意等吗?”

    “少爷,我愿意等你一辈子。”

    “……好。”

    几个月后。

    这天夜里,蒋玉书突然感觉到腹部十分疼痛,他喊:“玄九!”

    玄九立刻赶来,蹲在蒋玉书的身边,问道:“怎么了?”

    “我可能要生了,你快去找产婆。啊……”

    玄九安慰他几句,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到产婆房间把人叫起来,又派人通知了蒋文渊,产婆进了蒋玉书的房间,看见蒋玉书疼得厉害。

    产婆看了看情况,道:“还未到生产的时间,你在这里陪着,我去准备生产用的东西。记住,一定要让他平静下来,不要慌,让他一直深呼吸明白吗?”

    “好。”

    玄九握着蒋玉书的手,轻声道:“少爷,不要慌,来,跟着我一起深呼吸。”

    他低沉的声音似乎有一种让人能够平静下来的魔力,蒋玉书慌乱的心慢慢的静下来,他抓着玄九的手,感觉十分心安。

    这个男人一直保护着他,从未让他受过丝毫伤害,那么这一次,他也会好好的保护他和孩子的吧?

    这样想着,蒋玉书学着他,跟他一起深呼吸,这样做了不知就。多久,他感觉肚子似乎没那么疼了。

    产婆准备好了生产所需要得东西,低头看看蒋玉书的肚子,说:“这产道还没开,恐怕还得等段时间,少爷,让玄九扶着您去院子里走走吧!这样容易生产。”

    蒋玉书点点头,玄九扶着他起了身,只是走了没几步,他就疼得受不了了。产婆道:“少爷,您想想孩子……”

    孩子……对,他要忍着,孩子还等着他呢!蒋玉书捂着肚子,艰难的往前走,玄九心疼的擦擦他头上的汗,慢慢的向前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蒋玉书只觉得一阵巨痛袭来,他惨叫一声,差点没跌坐在地上,玄九将他抱起来,产婆又看了看情况,这才道:“羊水破了,把少爷放进产房里吧!”

    玄九依言将蒋玉书放在床上,蒋玉书疼得全身蜷缩着,产婆却硬要让他平躺着,蒋玉书只得照着她的话去做。

    “啊——疼……”蒋玉书哭道:“玄九,我好疼……”

    玄九也流着泪道:“我知道。”

    蒋玉书委委屈屈的说:“我以后再也不要生孩子了……”

    “好,你不想生以后都不生了好不好?”

    “好……”

    蒋文渊等在大厅里,听着蒋玉书一阵比一阵大声的惨叫,有些坐不住了,对着管家道:“你快去房里问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管家去了,一会儿回来说:“已经在生产了,孩子的头出来了,老爷,再等等罢!”

    产房里,产婆鼓励道:“少爷用力!用力呀!孩子就快出来了,您再加把劲儿!”

    蒋玉书使出最大的力气,终于觉得肚子一阵轻松,好像肚子上的一个大包袱被卸下来一样,与此同时是孩子的哭泣声。

    “哇——”

    产婆大喜道:“恭喜少爷,生了个哥儿!”

    “快,让我看看。”

    蒋玉书看到了那个躺在襁褓里哇哇大哭的婴孩儿,他的皮肤皱皱的,鼻子小,嘴巴小,还有些丑,但是蒋玉书特别开心。

    这是他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丑点就丑点吧,反正他不嫌弃。

    “你把他抱给我爹看看吧,我有点累了,想睡一会儿。”

    “哎!”产婆应了,出去报喜。

    蒋玉书因为生产,声音有些虚弱:“玄九,你也出去吧,我累了。”

    玄九摇摇头:“你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蒋玉书想说些什么,终究抵不过困意,沉沉的睡过去了。玄九派人准备热水,拿了块毛巾为他擦拭身体,当他看到蒋玉书肚皮上的血迹和疤痕之后,心疼的吻了上去。

    少爷,你何必要为那么一个人生下孩子呢?真的值得吗?

    蒋玉书醒来时,玄九已经不见了踪影,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十分干净,被褥也是新换的,这个人除了玄九不做他想。

    “玄九!”

    玄九推开门,替他拉好被子,问道:“少爷,有什么事?”

    蒋玉书想了想,说:“我想吃面。”

    “我一会儿给你送过来。”

    “孩子呢?”

    “孩子在老爷那里,现在抱过来吗?”

    “抱过来吧。”

    “好。”

    玄九出去了,蒋玉书抱着被子,笑的十分温柔,他的孩子~还有玄九……他是时候该想想他跟玄九之间的关系了。

    他是一个十分细致体贴、忠厚老实的人,虽然话不多,但是和他相处时却感觉十分安心,比那些个花言巧语强多了。

    其实如果选他当夫君的话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蒋玉书自己也深切的觉得若是嫁了玄九,自己一定会被他宠得无法无天。

    可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他是否还有爱人的能力,而玄九对他是确确实实的爱,如果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跟他在一起,那对他未免也太不公平。

    蒋玉书轻叹口气,他还是先想想吧,都说日久生情,或许他可以和玄九培养培养感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