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童年离婚证

    更新时间:2017-01-07 21:44:18本章字数:1300字

    人生有很多种可能,起点是我们不能决定的,但是终点往往被天注定。

    故事是从谷雨6岁开始的,为什么是6岁?因为谷雨是个笨小孩。1996年,谷雨六岁,记忆的起点是一纸离婚“绿皮书”。

    冬天快要来临的时节,北方大部分人家已燃起炭火供暖。

    清晨,天蒙蒙亮,天空中飘着小雨,谷雨被屋外催促的吵闹声惊醒。“快点儿,你们还在磨叽什么!”谷雨姥爷家共有六双儿女,其中四个女儿,除了老小——谷雨的妈妈,其他几位“女将”嗓门个顶个儿的大。刚刚这一嗓子正是谷雨大姨的“清晨亮嗓”。“行了,行了,催什么催,老二就是磨叽,这不马上就好了,别摆弄你那破衣服了,快点吧,都等你呢。”三姨一边不耐烦老大的催促,一边念叨二姨的磨叽。大清早的,他们这是要去干嘛?谷雨半梦半想。随后睁开惺忪的睡眼,怀着满心好奇揉揉眼睛,看到对面床上,妈妈沉着脸,坐在床边一声不吭。这天谷雨妈妈穿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大衣下裹着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曼妙的身材透着十足的女人味儿,可脸上却是一脸的忧郁。

    “妈妈,你们要去哪儿?”听到谷雨的声音,谷雨妈妈回过神来,看着谷雨。答非所问的道:“今天和你姥爷姥姥在家,不许调皮,小心回来收拾你。”谷雨生硬的点点头,大清早的蜷缩在被窝里,露个脑袋在外面,写着满脸的委屈。“二姐磨叽完了,我们快人生点走吧,早去早回。”老三进屋轻声对谷雨妈妈说。谷雨探头向窗外看了一眼,两个个头悬殊的男人,那裹着破旧黑色羽绒服,个头稍矮却顶着“沙僧头”,鼻头上的毛孔如煤球般粗大的是谷雨的二舅,家里出了名的犟角子。另一个叼着烟,带着大耳棉帽,身披绿色军大衣的男人是谷雨的大舅。“双舅“在前,后跟四位姨妈向大门外走去,几个大嗓门为了刚刚二姨磨叽的事还在争论不休,直到再也听不见远处村里的狗叫,院子里才开始静下来。此时的窗外已开始飘洒小雪,一想到大人们不知去哪儿,不带自己,谷雨就是满心的委屈,索性一卷,用厚实的棉子连头裹住,一觉又睡了过去。这一觉没有被惊醒。浓浓的面香味儿飘进被窝,还夹杂着荷包蛋的香气,美极了。谷雨的鼻子瞬间被牵制,被捏着似的连同脑袋露出被窝,还沉浸在睡梦中,只是随着香气不停的吧唧嘴。

    “这孩子,这都几点了还不起。”谷雨姥姥披着一个厚实的棉袄,放下手中刚往面锅里加水的瓢,从外屋走进来,轻轻的晃了晃谷雨,受面香的刺激,谷雨已经被饿醒一半,姥姥一晃,顺势就睁开眼。

    “快点穿衣服,姥姥给你用葱油炝锅下了面条,还打了两个鸡蛋,你和你姥爷一人一个,麻利的下床,慢了鸡蛋可就都让你姥爷给吃了。”小孩子就是好哄,何况是谷雨这般的笨小孩,急匆的穿好衣服下床。

    临近午饭,天放晴了,门外传来狗叫,随后是一阵伴随着脚步声的喧闹,这声音,这嗓门,谷雨再熟悉不过。一群人从大门走进来,谷雨看到进门的妈妈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忙上前解释:“妈妈,上午我在家很听话……”。还没等谷雨说完,谷雨妈妈就一把抱紧谷雨,只听得不停的呜咽。见此景,后面几兄妹也停止了进门时的争论,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间被瞬间凝固,全场陷入安静,透过谷妈妈的肩胛,谷雨看到了二姨手中拿着的小绿本,时隔多年后,谷雨才知道,这个本子是爸妈婚姻的终止,从那时起,按法律讲,谷妈妈是谷雨唯一的监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