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大院里的春节

    更新时间:2017-01-07 21:48:04本章字数:1741字

    在谷雨的儿时记忆里,春节占据最多,离开大院儿多年的后的今天,再也没有了记忆中的年味儿。

    小孩子盼年,这说来也不奇怪。因为过年的新衣服和各式各样的炮仗足以让小孩子欢喜。谷雨也不例外,春节前大院里一片忙碌的景象,老三和她男人在村里的小陶瓷厂上班,年前厂里没活儿,早早的放了假。老三跟谷雨姥爷一样,是个闲不住的人。家里的瓶瓶罐罐,交叉板凳,连暖壶外壳都会被她擦的锃亮。真是应了那句“新年新气象”。志木和志远也会被老三安排去把大院里几件房的玻璃擦干净,志远还好,志木可没有那么顺从乖巧,志远只好一个人做两个人的活儿。

    大院南角有个砖砌的鸡窝,平日里谷雨姥姥每天都会极为规律的把鸡一早放出来,晚上关进去,每天还能从里面掏出几个新鲜鸡蛋。一到年底,平日里贪吃,最肥的那只鸡就要活到头了。

    “来,谷雨给二舅扯着鸡脖子,一会杀完了,用鸡毛给你做个鸡毛毽子。”

    明知谷雨没这胆,二舅还是故意嚷嚷着。每年眼看着被拉脖子放血后用热水退毛的鸡,谷雨就会感觉參得慌,年三十晚上带着皮冻的鸡肉上桌时,谷雨总能想起鸡被割喉后还在挣扎的景象,所以从来不吃自家做的鸡肉,想想都觉的恶心。

    虽说杀鸡是比较残忍的,但是对于谷妈妈每年都会做的鸡蛋饼,谷雨还是十分馋嘴的。几十个蛋被打在同一个盆里,用筷子打匀,平底锅少油烧热后放入一勺蛋液,就跟现在路边煎饼果子的做法是一样的,不同的是这个是纯鸡蛋饼子。谷雨呆呆的守在妈妈的旁边,一脸馋猫像,暗暗念叨着蛋液没有把锅底铺严实,形成破洞,这样自己就有口福了。

    大年三十晚上,大院里张灯结彩,提早儿,大红灯笼就挂在了门楼上,北厢房里一家人围在两张桌拼起的饭桌旁,享受着春节前一番忙碌后的美味。院外不时传来各家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甚是充满了年味儿。谷雨从小就憋不住事儿,还不等十二点,就嚷嚷着让妈妈给拿出明天的新衣服,谷妈妈没辙,只好从柜子的最上面取下来让谷雨穿上,新鞋,新袜子,新衣服。从里到外都是新的,冬天裹着厚厚的外套,谷雨看起来生像个“小圆球”。如愿以偿的穿上新衣服,自然是跟志远和志木两位哥哥肆意显摆,要么说谷雨是个憋不住事儿的孩子呢。

    随着春晚倒计时后新年钟声的响起,远近的炮仗声噼里啪啦的交织在一起,酒过三巡的谷雨姥爷起身晃晃悠悠走到床边,从抽屉拿出三个红包分给谷雨三兄弟,拿了红包,哥几个皆是欢喜。

    “快来,院里好多没炸的炮仗!”谷雨的大舅在院子里嘶嘶哈哈的抽着烟喊叫。第一个跑出去的是志木,从地上捡起一堆刚刚散落的炮头用卫生纸一包,拿火柴点着,闪到一边,又是一阵砰砰砰的声响。谷雨见二哥玩的高兴,索性从灶王爷香炉旁“偷来”一根熏香,单个的点炮仗,小手一抖一抖的,引线还没点着,人就跑出八丈远,看看没响,再跑回去点,这回引线点着了,还没来得跑,就炸了。低头一看新衣服上破个洞,想想觉得委屈,便嚎啕起来。

    过了三十,年初一。十二点过后,炮仗声接连不断,大人们赶着孩子去睡觉,节日的那股兴奋劲儿没过,怎么睡得着。后半夜谷雨和志远,志木三兄弟总算是折腾累了,在一张床上睡着了。谷雨的妈妈和姥姥开始忙着祭天。墙上贴着的灶王爷画像每年这时候也要换新的,谷雨姥姥常念叨,“年三十,灶王爷上天和玉皇大帝汇报一年的工作,所以一定要供糖瓜(一种麦芽糖糖果),寓意让灶王爷吃后嘴甜,上天多美言几句,好在新的一年能够得到上天的保佑。

    春节期间不乏亲朋好友之间的走动,谷雨老爷在整个家族的老人里面是威望比较高的,一大早天还没亮就会起床忙活着从南厢房开始往客堂倒腾瓜子水果,以备招待前来拜年的亲邻。邻近天亮,院里突然响起的炮仗声惊醒了谷雨和两个兄弟,谷雨推开志远压在身上的腿,跳下床找新衣服,裤子上的破洞妈妈已经给补好了,虽难看了些,总比破着强,那时候可不流行“破洞裤”。

    看兄弟几个醒了,志木的母亲忙活着下饺子招呼哥几个的早饭。门外狗叫,估计是来拜年的客人,姥爷出门迎客,见面就问过年好,迎客进屋,赶忙倒茶,抓一把瓜子,嘎嘣嘎嘣的嗑着,随便聊聊一年里发生的事,谷雨就随大人这么坐着,来客都说这孩子像个“小大人”,不乏有好事的亲戚出个算数或者事什么问题考考这个“笨小孩”。奈何谷雨不争气,硬是把脸憋的通红,也算不出答案,姥爷笑呵呵的一旁帮忙解围。谷雨觉得害臊,脸上只觉得冒火,嘟嘟嘴,走出客堂,去厨房看志远妈妈下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