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不是配角

    更新时间:2017-01-08 15:52:23本章字数:1720字

    2014年,小鲁到北京参加总部的党代会,绕道基地机关来看我。我们说着话,办公室进进出出的人都和他打招呼。“鲁连长去年比武拿了三个第一吧,真够厉害的。”“小鲁真是光彩,许多基地首长都不是党代表呢。”

    小鲁自如地和大家交流,神采奕奕,自信满满。

    生活总不会让努力的人失望。小鲁是自己人生光彩亮丽的男主角。

    2006年,我在新兵连当排长,小鲁黑,瘦,内向。

    我逐个找新兵谈心,轮到小鲁,他低垂脑袋,小心拘谨。我问,你叫什么?他竟满头大汗,语无伦次。我说,慢慢说。他却更加不知所措。

    我说要处分他们班长,小鲁才不再每天凌晨五点起床,扫完整个院子。

    可他又钻进厕所,用一个旧牙刷从地板搓到便池,仔细认真,不留死角。每次我吹起床哨前去厕所,不见小鲁,只见通明洁净的白色瓷砖。

    小鲁三岁父母离异,跟着舅舅生活。舅母刻薄,百般凌辱,小鲁也无处去,年复一年忍气吞声。拼命学习,考上大学却没能去。就来当兵。

    营长说谁新训表现不好就要被退回去。小鲁很紧张,拼命干活。

    我宽慰他,只要遵守制度,跟上训练,你就不会被退回去的。他点点头。仍极尽努力,总是累活苦活抢着干,也总闪耀着满脑门子的汗。

    2007年,基地组织军事训练大比武。

    我在团里政治处当干事,拿着警卫营上报的名单找到小鲁,问他,怎么没有你?小鲁赤红着脸,含糊不清。最后说,张小北体能更好。

    全团都知道,小鲁和张小北伯仲不分。小鲁体魄强健、内心却卑怯,他没有代表全团官兵出战大比武的自信,他觉得别人都比他强,他怕自己去了掉链子出丑。是啊,在他看来,那是基地的军事大比武,比他强的何止十个八个,小鲁的胆怯无限放大,紧紧束缚了自己。我说,我一定要给你报上名。小鲁追着我说,排长算了吧,下次练好了再参加一样。

    名报上了,他还在问我:考砸了怎么办?我说:要自信,你行的。

    小鲁就跟疯了一样刻苦训练。他说,排长,我不能给你丢人。

    小鲁说到做到。第一名,破纪录,二等功。他从未那样荣耀过。

    2009年,我到基地机关。给小鲁打电话问,军校苗子班报名没有?

    小鲁吞吐:去年都没考上,今年可能也不行。又说,营里挺忙的,走不开。还说,他刚当班长,不想浪费机会。我知道小鲁所说的机会是干好班长,争取顺利晋升中士、上士,乃至军士长,他想在军队干一辈子。

    可是,军校不是更大的机会吗?当军官不比军士长更长久吗?

    小鲁当然想上军校,可考过一回差之毫厘,又听别人说要托关系走后门,越觉得离自己遥远。就像任何一部电视剧里,最令人羡慕的好事自然属于男主角,小鲁自我定位为配角,能干上军士长已经很是心满意足了。

    我费尽口舌,才换来他一句:那我试试吧。

    放榜那天,小鲁欣喜若狂。给我打电话说,排长,我真考上了。

    小鲁在军校表现很棒。当了班长、区队长、副队长,被评为优秀学员,大二暑假还在老家救一个落水孩子立三等功。风生水起,成了名人。

    那天在楼道碰见他去干部处报到,我很惊讶:你没有留校?

    小鲁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么多人,名额又少,哪能轮到我。

    小鲁主动请缨,去了山高林密的禁区警卫连当排长。几个月后我随工作组到了那个连队,被安排在独立驻防的小鲁排观摩,他一会儿讲解禁区警卫几横几纵,一会儿带着他的十几个人排兵布阵,有模有样,有板有眼。

    突然想起他第一次站在我面前的小心拘谨,语无伦次。心中感慨,小鲁用勤勉努力改变着自己。他不再是配角,而是自己人生的主角了。

    2013年,我接到采访任务,对象竟然是小鲁。

    小鲁和我面对面坐着,阳光打在脸上,金黄,耀眼。他说,排长,真没啥讲的。我说,我是奉命而来,你得让我完成任务。小鲁嘿嘿笑着,开始娓娓讲述他在山里的生活,一件件事,一个个人,听得我动情落泪。

    小鲁到禁区的两年里,竟然没出过山,自然也就无法解决在他这个年龄迫切需要解决的找对象问题,一根筋地扑在工作上,骨折三次,轻伤无数,一本《禁区地形要志》,一套禁区防卫的制度、规定、要点,七百多天安全无事故。一个个关键词串在一起就是立体的小鲁,真实的小鲁,令人感动的小鲁。他总那样尽力,丝毫不轻饶自己。

    稿件见报,小鲁一下子成了大忙人。

    获奖。作报告。参加座谈会。晋升连长。选上第二炮兵党代表。

    小鲁给我打电话:排长,没想到你的一支笔这么厉害。

    我说:不是我厉害,是你厉害。

    小鲁不再是配角,而是自己生活里星光闪耀的主角了。